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31章 两难境地
    康琴心见他凶神恶煞的模样,没好声道:你嚷什么?我看你是喝多了,大晚上的在这里叫喊,也不怕吵到了妈。

    你可不就是怕妈知道吗?莉莉怀了我的孩子你为什么瞒着我,还让司家的人把她带走,你这人怎么如此狠毒?难道莉莉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侄子了?

    康书弘不讲道理,康琴心也窝火。

    见他还想冲上前,她站起身道:我可是要多谢你给我在外面添这么个侄儿了?若不是你的风流债,银行能落到今天的地步吗?

    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吧,怎么着还想把人接回来当姨奶奶不成?

    我接回来怎么了?这是我房里的事,你平时管家里、管银行就算了,难道连我屋里头女人孩子的事情也要管?

    康书弘怒不可遏,康英茂见状连忙上前拉扯,劝道:少爷,二小姐都是为您着想,您可别误会了她的好心……

    滚开!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不过就是家里养的一个下人,也敢来教训我?别以为老爷子抬举你做了副行长,你就能取代我成为康氏银行的主人了。

    你和你爸的姓都是我家赐的,你知道自己什么身份吗,家奴!家奴懂吗,我是少爷你是奴才,别以为穿上了西装衬衫就把自个儿当豪门少爷了,还敢和我摆谱?康书弘一把推开康英茂,恶语相向。

    康英茂面色发白,勉强站直身子,没好再上前。

    这番话康琴心可听不过去,反手抓了康书弘的胳膊怒道:你说的是什么话?英茂哥为了你的事连日奔波,夜夜都在银行里替你收拾篓子,你不感恩还这样说他,像话吗?

    真是好笑!我们康家养他不就是替主子分忧吗?替我们家办事是他的职责,我何苦要感谢个奴才?

    他挣扎着想甩开康琴心,又因浑身是伤而使不出力,气道:康琴心,我是你亲哥,你不向着我倒是偏袒个外人说话。

    难道真的像外面说的那样打算招他做上门女婿,好来和我争夺家产吗?

    啪!

    康琴心伸手甩出去,瞪目道:你平时胡言乱语就够了,怎么能这样侮辱人?康书弘,说话注意分寸!

    康书弘呆愣住,伸舌舔了舔口中血腥,又抹了抹唇角,不羁狂妄道:好啊,都动手打亲哥哥了。

    还有没有点长幼尊卑的规矩了,真是威风有本事!你打量着勾搭上了司家的二少,我就得看你眼色是吗?

    你嘴里放干净点,你有今日是我害的吗?还不是你咎由自取!康琴心走向康英茂,客气道:英茂哥,见笑了,你先回去吧。

    康英茂好脾气的点点头,没同康书弘计较。

    走什么走?咱们有话倒是说说清楚。康英茂,平时我让你做点事,你拖拖拉拉的各种意见,怎么二小姐吩咐你你就跟狗一样唯命是从?

    康琴心见他咄咄逼人,生气的正想再骂她,忽见姜玉兰扶着叶妩出了大门,她连忙唤母亲。

    叶妩皱着眉头问:你们在花园里做什么,吵架吗?

    又看向儿子,责怪道,书弘,你怎么能这么和英茂说话?

    康琴心走过去:妈,不好意思吵到您了。

    叶妩握着她的手,关切道:刚回来?怎么不进屋去?

    园子里碰见英茂哥,与他商量点事,可巧他就出来了,逮着人就发他的大少爷脾性,好像谁都欠他似的。康琴心斜眼看向康书弘。

    旁边姜玉兰面色尴尬,正想说几句话调和一下,康书弘就蹿到叶妩身边恶人先告状:妈,儿子有事求您做主。

    叶妩:都站在外面做什么,进去说吧。

    朱婶上了茶,目光担忧的看向康英茂,又不敢插话。

    康琴心与康书弘夫妇都站着,见状轻声道:朱婶,英茂哥,不早了,你们先回小楼休息吧。

    朱婶望向叶妩,叶妩点了点头。

    等他们离开,厅内静谧,叶妩久等不来情况,望向康书弘道:到底有什么事,值得你们兄妹又闹矛盾的,心儿你怎么还对你哥哥动起手来?

    您是还不知道他在外面做了什么事,刚刚又讲的什么话,我打他那一巴掌算轻的了。康琴心语气不善。

    康书弘也气上心头,妈,您听听,当着您的面,她可有半点把我当哥哥的态度?您再不管管,哪日她都要翻天了。

    康琴心回道:我是翻不了天,你仔细着别败了咱们家才是真的。

    叶妩扶着额头摇了摇:我真是想不明白,好好的亲兄妹怎么会变成这样子,你们这样争吵到底是为了什么?

    康琴心扭过身,难以启齿。

    康书弘揣测着母亲想抱孙子的心态,避重就轻的把事情说明了。

    姜玉兰脸色惨白,站在那的身姿晃了晃,又悄悄打量丈夫的脸色。

    叶妩表情严肃:你平时在外花天酒地就很说不过去了,是玉兰脾气好才不和你计较,现在居然公然养女人,连孩子都有了?这叫什么事!

    她言语歉意,看向儿媳妇。

    妈,儿子在外面办事,酒桌饭局上难免有应酬。儿子知道这事影响不好,但木已成舟,那终归是你的亲孙子,您就忍心不管不顾吗?

    二妹她明知莉莉怀有身孕,还让司家的人把她带走,这是见我受了牢狱之苦还不称心,非要我那还没出世的孩子也折在里头!康书弘一心认定康琴心是故意想害他父子。

    康琴心懒得解释这事,只同母亲道:妈,那个莉莉就是牵线搭桥让他沾惹上吗啡之人,这种人怎配进我们康家?

    不说她本来就犯了法,就算没有,那种勾引有妇之夫的女人又能是什么好女人?我又凭什么去捞她?

    叶妩沉默着不说话,过了会看向姜玉兰,语气严肃:儿媳妇,这件事你怎么看?

    姜玉兰迟疑道:儿媳、儿媳觉得毕竟是康家的骨血,总不能流落在外。妈和书弘若是同意,儿媳觉着倒不如把人接回来。

    接回来做什么?嫂子你别太好心了,那种女人可不会记得你是贤惠大度,只会觉得你好欺负,真的进来了只会索求更多。

    再说,他年纪轻轻的事业没弄出什么名堂,倒学着那些个旧社风气纳姨奶奶,传出去我们康家可就成笑话了!康琴心态度明确。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