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千四百四十九章:吉森行动
    阮通阿木躺在血泊中,周围有人发现了,马上尖叫起来,酒吧里有人喝多了打架正常,可闹出人命就是不正常了。

    酒吧里瞬间乱了起来,不少人纷纷逃离,也有胆子大的留下来看热闹,而瘦龙和铁塔两个人,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呆住了,过了好几秒钟两人才回过神儿,一起向阮通阿木扑了过去,老板,你没事吧,老板!

    阮通阿木的瞳孔已经完全涣散,身体也僵硬了,瘦龙和铁塔的脸色顿时又是一变,他们马上站起来想要寻找凶手,可周围的一切乱哄哄的,哪能找到嫌疑人。

    有人报了警,瘦龙和铁塔不敢继续留下来,他们本打算带着阮通阿木的尸体离开,可酒吧的门外已经响起了警笛声,附近警察局的警察正在街上巡逻,接到报警后第一时间赶了过来,瘦龙和铁塔只好暂时弃了阮通阿木的尸体。

    逃出酒吧,两人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这一路上两人都没出声,司机接连问了两遍要去哪里,这两个人都不吱声。

    这司机觉得两个人不正常,就悄悄地将车子开向了附近的警车局,当车子即将停在警察局门口的时候,司机的后脖子突然一凉,一把刀子抵在了他的脖子上,瘦龙声音阴冷地道:不想死,就别给我玩什么花样!

    司机浑身打了个哆嗦,连忙说:误会,这都是误会。

    瘦龙怒道:少特么的给我废话,赶紧把车给我开走。

    出租车最终停在了离海边近的一块地界上,这里距离他们居住的别墅区不是很远,徒步大约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但此刻的两个人绝对没有回去睡觉的心思,他们两个面如土色,在清冷的月光下脸上的愁容层层叠加。

    瘦龙苦笑道:老板死了,我们这一下应该也活不成了。

    铁塔叹了口气道:是啊,大老板是不会放过我们的,我们的脑袋必须拧下来祭奠老板,可是我这心里不甘啊。

    瘦龙道:这件事要不要通知矮兽,他的职责和我们一样,是保护老板的安全,现在老板出事了,他也脱不了干系。

    铁塔道:说的有道理,矮兽那个王八蛋躲在外地就没事了,不能这么便宜了这个王八蛋,我们死了也得拉他做垫背的。

    瘦龙当即给矮兽打了个电话,电话里说得很直接,矮兽听了之后先是骂瘦龙开什么玩笑,可当瘦龙再次肯定之后,矮兽马上撇开自己道:我在外地干事业呢,这件事和我无关,你和铁塔别想把我也拖进来,我这这件事无关。

    瘦龙阴测测地道:矮兽,我们的职责就是保护老板,现在老板出事了,不管你在哪儿都有责任,你要是识相的话,就赶紧来中港市来商议一下,老板死的消息我可以暂时不向大老板汇报,不然让大老板知道的话,你、我、铁塔三个人,脖子上的脑袋都得搬家。

    瘦龙没有和矮兽多说,便将电话挂断了,很快矮兽的电话就追了过来,他大声地对瘦龙说:听着,你们两个在中港市等着我,不管结果如何,我们都要先商量,你们两个不想活了我不管,但我想好好活下去。

    瘦龙再次挂断了电话,他目光凄楚地看向铁塔,铁塔那半年如生铁一样的脸,此刻满是阴郁的光芒,他从兜里摸出了一根烟,打火机攥在手里却怎么也打不着。

    瘦龙将打火机接了过去,替铁塔点着了烟,铁塔深吸了一口烟,然后眯着眼睛将烟雾吐了出来,瘦龙从兜里也摸出了一根烟,这一次换他怎么点也点不着了,铁塔将他嘴里的烟捏了出来,帮瘦龙将烟点着。

    瘦龙深吸了一口,说:老铁,你说是谁杀死了老板?

    铁塔苦笑,想杀他的人多了,不知道是不是有仇家跟到了中港市,又或者是不是中港市江湖上的人干的,江诗婷有嫌疑,但嫌疑最大的那个人是姓林的,矮兽说他从岛国回来了,可回来之后一直不见其踪影,他一定是在计谋着什么,而杀死老板只是他的第一步。

    瘦龙脸上的表情凝重起来,话是这么说,可我们要怎么向大老板交代,这件事只要是交代了,必定就是个死。

    铁塔道:一切等矮兽过来商议吧,这小子的主意多。

    ……

    林昆干掉了阮通阿木后,便给已经回到了吉森省的李春生打了电话过去,李春生接到了电话之后,说了两声好便挂了电话。

    矮兽连夜从吉森市往中港市赶,火车高铁便捷,可他的身份特殊,坐高铁容易被警察查出来,所以只能开车上高速。

    矮兽开着的是一辆霸道车,这车跑起长途来耐操,而且大容量的油箱子,也不用担心跑在半道上还得找地方加油。

    霸道车刚要到高速入口处,后面突然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追了上来,直接一个急刹车挡在了他的面前,矮兽赶紧一脚急刹车停下,他的车上还有三个手下,他喜欢亲自开车,所以就没让这三个手下开。

    下去看看。

    矮兽冲三个手下道,这三个手下马上拔出了腰间的匕首,推开车门就下了车,慢慢地向那辆黑色的奔驰车走去。

    砰……

    奔驰车的车门打开,上面突然跳下来了一个年轻人,看样子也就二十七八岁,解开了裤腰带就去路边撒尿。

    矮兽的三个手下脸上的表情一愣,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这辆奔驰车这么急火火的停在路边,应该不是针对他们的。

    三个人看着那个男人在路边一边撒尿一边吹着口哨,其中的一个人不冷不热地问道:你为什么要别我们的车?

    撒尿的年轻男人提了提裤子,回过头笑着说:不好意思,尿有点急,开车有点走神了,造成不便多理解一下。

    MD,真是晦气。

    说话的人骂了一声,冲另外的两个人道:走吧,这是个尿急鬼,估摸着是肾不好,瞧他那瘦了吧唧的模样。

    哈哈……

    三个人一起笑了起来,这时身后的年轻男人突然喊了一句:喂,你们三个狗杂种说谁肾不好呢,敢再说一遍么?

    三个男人冷笑着回过了头,怎么着,你小子还想……话不等说完,三个人的脸上同时愣住,紧接着一副讨好的笑容……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