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949章 放心吧
    

    “放心吧师父,这些我都安排好了,当年的事情,我也公开了……哎,我爷爷一生正直,但这件事情……做的”

    “做的怎么样?”叶皓轩问。

    “感觉不太好。”胡君摇摇头道:“虽然这样做也是救他的命,但我觉得,至少,这得征得他的同意才行。”

    “哦,你意思是说你爷爷当初的考虑不当吗?”林煜问道。

    “不不,我不敢对我爷爷的要求有所质疑,毕竟胡氏是在他的执掌下才壮大了起来,我只是保留一点自己的意见罢了。”

    “意见,就是不认同。”叶皓轩摇摇头道:“当初你爷爷,应该是十分看重他的吧。”

    “是的,听家里的长辈说过,我爷爷当初十分看重他,甚至有把他收为关门弟子的想法。”胡君点点头道。

    “正是因为太看重他,所以才会心痛。”叶皓轩叹了一口气道:“你爷爷他老人家,也可能是实在无路可走了,所以才走了这么一步昏招啊。”

    “是昏,但至少,让他活下来了。”胡君说。

    “也是侥幸活下来了,当初他走投无路,去自杀,如果不是机缘巧合之下整合了火之精,恐怕现在的结局比死也好不到哪里去吧。”叶皓轩说。

    “机缘啊,说到底都是机缘,这些东西也不是什么人都有的,他当时被废成那样,都有机会重新在来,真是羡慕啊。”胡君感叹道。

    他这是发自内心的感叹,他真的发现人比人气死人,他从小修行,虽然算不上特别刻苦,但是也是付出了常人接受不了的努力的,但是人家一个不能修行的废物。

    机缘巧合之下整合了火之精,这立马就是一个翻身,如果不是叶皓轩出现,他和朱良对上,还真的是凶多吉少。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不要去羡慕别人的机缘,羡慕不来的。”叶皓轩摇摇头道:“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走好你自己的道,别人的路,不是你的路。”

    “明白,师父。”胡君连忙说。

    “我还没有答应收你为徒呢。”叶皓轩瞥了这家伙一眼,这家伙的师父,是叫的越来越顺口了啊。

    “没事,我会一直努力,直到师父答应为止。”胡君嘿嘿一笑道:“相信我的聪明才智和努力,师父一定会发现我有过人之处的。”

    “恩,你的确是有过人之处,那就是寻常人的脸皮,绝对没有你的厚。”叶皓轩无语的说。

    “脸皮厚,也得豁得出去才行,师父,你不觉得我的脸皮厚,也是一种天赋吗?”胡君嘿嘿一笑。

    “行,你开心就好。”叶皓轩简直无语了,脸皮厚也是一种天赋,也只有胡君这种人才能说得出来了吧。

    “话说,司清兰的事情怎么样了?”叶皓轩想起来了这个关键的问题。

    “暂时还没有消息,不过师父你放心,我这些天一直都盯着呢,你交给我的任务,我肯定上心。”胡君正色道。

    “好。”叶皓轩点头道:“这件事情务必要小心,我们得帮司家一把。”

    “师父,你是真的看好司家吗?”胡君忍不住问道。

    “当然看好。”叶皓轩说:“你真的以为司家的冥想,是鸡肋吗?”“当然不是鸡肋。”胡君说:“司清兰的家里,也是出现过大人物的,只不过是司家的情况有些特殊,必须借助媒介,才能将他们一身实力发挥出来,而且这些年因为内斗,

    也损失了不少人。”

    “所以司家的事情,务必要盯好了。”叶皓轩说:“如果能把司家争取到龙部,那对我们来说也是一大助力。”

    “他们现在不已经是龙部的人了吗?”胡君有些莫名其妙的说。

    “人在,但心不在。”叶皓轩微微一笑道:“冥想,大者也,司家的思想太过于超前了。”

    “单从司清兰身上,我就看出了不同,她的想法,是天地宇宙,不是我们这些人所能揣摩的,所以单凭一个龙部,他们肯定看不上。”叶皓轩说。

    “那师父的意思是……”胡君有些不懂。

    “没其他意思,让他们欠我们人情,欠的越大越好。”叶皓轩微微一笑道:“有些人情,他们是必须要还的。”

    “明白了。”胡君点点头,他决算是明白了叶皓轩的意思,叶皓轩是要把司家,给牢牢的抓在手里。

    “明白就好,去办吧。”叶皓轩挥挥手,然后他看向远处那座孤峰道:“巫山重狱,你了解多少?”“了解的不多,这个地方很神秘,我们与他们没有什么接触。”胡君说:“毕竟有些事情太过于敏感了,我们和他们接触的太多也不好,师父是想知道什么吗?如果是,我找

    人去打听一下。”

    “不必了。”叶皓轩沉默了片刻道:“我只是想起来,我还有一位朋友在巫山重狱里面住着,不知道那位朋友,现在是在谋划什么呢?”

    “哈哈,师父你说笑了,进入巫山重狱的人,还能谋划什么呢?就算是能活命,也绝对是一辈子被关在里面的命,他们可是没有机会在出来了。”

    “那可未必。”叶皓轩摇摇头道:“我那位朋友,你也知道是谁,他是一个天生有野心的人,如果这样就想把他关在里面一辈子,这也不太现实。”“师父,你对他的评价太高了,哈哈,你都把你打成丧家之犬了,你觉得,那家伙还能重振旗鼓在来吗?”胡君哈哈大笑道:“你要知道,摧残一个人的精神,比摧残他的肉

    身要痛苦的多。”

    “你觉得,他不会在重拳振作了?”叶皓轩笑了。

    “那是肯定的,明摆着的事情嘛,龙翔是鳞之首,做为守护者,他是多么心高气傲啊。”

    “可是现实扇了他这么响亮的一个耳光,这还不足以能让他看清楚现实吗?”胡君笑道:“师父,你是真的想多了。”“呵呵,我也希望是我想多了,但是胡君你记着,每个人承受压力的潜力是不一样的,你的想法,并不代表别人的想法。”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