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9章 你还会关心我的死活
慕希妍美艳的脸上全是惊慌,
“是我做的,可是小染我从没想过要你的命,我只是想吓唬吓唬你,我只是想让顾二少看着你掉进海里的狼狈,可是我不知道海是顾二少的禁忌,要是他不救你,你、你……”
慕希妍说着说着自己都吓哭了,虽说她恨慕染染,可在她眼里她们毕竟还是亲姐妹,她没想过要她的命。
在林文城跟慕凌风离婚的第二天,她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那端的声音显然已经被处理过了,但是听得出来是个女人的声音,她问她要不要报复慕染染。
那时她正被愤怒气昏了头脑,新仇加旧恨然后就一口气答应了,那个女人只问了她慕染染的禁忌,便给她出了这一招,只是她却万万没有想到,顾二少的禁忌竟然也是海!
当她一直倾心爱慕着的那个男人今早命人将她带到这里来,冷冷对她说明一切的时候,她当场就惊得瘫软在地上了。
然而这倒不是最致命的,最致命的是那个男人竟然无情地说,作为对她的惩罚,要将她卖到金角地区,让她永世沦为被男人蹂躏的工具。
那一刻她不再觉得这个男人英俊也不再觉得他迷人,她只觉得他残酷无情地如同地狱里走出来的撒旦,他没有心。
她忽然有些庆幸,还好这个男人当初娶的不是她,不然她早晚被他折磨死,但是他折磨起人来却又如此的云淡风轻就像只是在做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而已。
她哭着喊着求他,求他放过她,她保证以后不会再做这种事情,可是任凭她怎样苦苦哀求,他都不松口,甚至脸上的寒意和杀气越来越浓。
她只好搬出了慕染染来,她想她看着这么多年的姐妹情分应该会帮她一把,最起码不至于被卖到金角。
“慕染染,我知道过去这些年我对你不好,可是求求你这一次帮帮我,二少要把我卖到金角去……呜呜”
慕希妍狼狈地坐在地上哭得妆也花了发型也乱了。
慕染染只是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冷冷的笑,
“金角?二少真是好主意,你这身段卖到那里去肯定很抢手!”
慕希妍当场便惊呆在那里,似是没想到她会说出这般无情的话语来,愣了半天之后她忽然疯了般地扑向慕染染,撕扯着她的衣服歇斯底里地吼着,
“慕染染,你怎么可以这么冷漠无情?好歹这些年我们也姐妹一场,你竟然这样对我!”
在慕希妍冲过来的时候早有顾陌城手下的人上前将她拉开,慕染染只是伸出纤细的手指随意弹了弹被慕希妍拉扯过的地方,满脸嘲讽地说,
“姐妹一场?慕希妍,你拍着自己的良心问一问,这些年你跟慕凌风有把我当过姐妹吗?”
慕希妍的面上有些僵硬,慕染染继续毫不留情地说着,
“小时候你跟慕凌风辱骂我和我妈,是把我当姐妹吗?将我推进人工湖差点淹死,是把我当姐妹吗?一次又一次地甩我耳光,是把我当姐妹吗?哭闹着让慕云海把我送去孤儿院让我自生自灭,是把我当姐妹吗?”
她的声音不大,语气也不激烈,可却偏偏带着刺骨的冷意,像一把把尖锐的刀子狠狠割在慕希妍的脸上,她被她训得渐渐没了声响,脸上的表情也十分尴尬。
慕染染冷哼了一声,
“所以,慕希妍,现在跟我讲什么姐妹之情,不觉得恶心吗?”
慕希妍被气得浑身发抖,嘴唇哆嗦着,
“慕染染,你行!你真行!你还真是够冷血无情的!”
被卖到金角任那些男人蹂躏,这对一个女人来说还不如直接杀了她。
“彼此彼此!慕希妍,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源自你的亲身‘教导’!”
慕染染不理会她的控诉,只淡淡转身对着一直坐在那里不做声的顾陌城说,
“顾先生,若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他的面色看起来依旧有些苍白,不过他办事还真是速度,一天的时间就查到了慕希妍的头上,不过她却一直好奇给慕希妍出招的那个幕后女人是谁,其实也没有必要好奇了不是吗,没有任何悬念了不是吗?
对于慕希妍的处置,她不发表任何意见。是慕希妍无情在先,现在又何必来说她无情!
他一手撑着下颌靠在椅子里不说话,就那样神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便差龙二将她送了回去。
后来她听说是慕凌风和慕云海双双出动才救下了慕希妍,慕希妍虽未被卖去金角,但是这座城市她是彻底呆不下去了。
季宸灏的公司更是直接将她给开除了,被宸极开除的人再也没有别的公司敢要了,所以她无奈之下只能再次远赴海外。
……
晚上,秦若云心情极差地回到自己的寓所,刚打开门就被人按在门上狠狠的吻住。
她吓了一跳本能的反抗,后来闻出那人身上传来的熟悉的味道时惊喜地攀上了那人的脖子,整个人都融化成了一潭水,
“陌城——”
黑暗中那人没有说什么,只是抱起她就往大床走去,秦若云的心被喜悦连环冲刷着,憋了一整天的火气因为他突然的柔情而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过他身上传来的浓重酒气却又让她心头有些不快,
“陌城,你喝酒了?”
“嗯!”
他淡淡应了一声。
激情过后,她紧紧搂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偎在他怀里满足的笑,他伸出手来摩挲着她的发丝,
“若云,以后……不要再动她,我可以纵容你一次,两次,但不会再有第三次!”
她惊得一把松开他,坐起身来借着昏黄的床头灯看着他,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些失控,她连忙轻了轻嗓子故作平静地问,
“陌城,你什么意思?”
他抬眸看向她,琉璃般晶亮的眸子里一时间划过许多她看不懂的东西,有遗憾?有难过?有警告?还有心痛?她忽然间觉得自己离这个男人越来越远,她感觉自己正一点点失去这个男人。
他看了她半响,她被他看得快要失去立场,他这才淡淡说道,
“若云,我的手段,你是知道的!”
然后他起身毫不留恋的下床走进浴室,剩下她一个人坐在床上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昨天的事情,他不该查到她这里来的,她用的是公共电话而且打电话的声音她也已经处理了,最重要的是在昨天案发之后,她早已经将那群人送走了。
没有人出卖她,他怎么那么笃定是她做的?就在她忐忑着的时候就见他从浴室里出来走到衣帽间去换衣服,她急急下床跟了过去,
“陌城,你要走?”
“嗯,忽然想起有件事情没有处理完!”
他边穿着衣服边随口说着,表情淡淡的,语气也淡淡的。
她心里忽然痛得难受,
“可是陌城你都好久没有在我这里过夜了!”
“乖,下次吧,最近真的有些忙!早点睡!”
顾陌城说完在她额头轻轻印上一吻,边转身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去。
秦若云披着薄薄的睡衣紧紧抱住自己,一个人在偌大的衣帽间缓缓蹲了下去,是她错了吗?她不过是想要好好守护自己爱的男人,想要好好守护自己的感情,如此而已,连这样都错了吗?
……
自从那天在他的办公室见过他一面之后,慕染染便再也没有见过他,倒是龙意经常约她一起吃饭或者到她的小窝蹭饭,反正她也挺喜欢这个真性情的美女的,也没有拒绝她每次的邀约。
那天龙意又在她家蹭饭的时候说他最近一直在越国那边出差,她随口说了句,也不知道他那精神病恢复地怎样了?
精神病?
龙意当场喷了一口刚到嘴的汤,要是她家老板知道自己被人骂成精神病的话,估计会气得真的发神经。
慕染染见她那样,笑了笑说,
“难道不是精神病吗?精神性疾病,简称精神病啊!”
据她观察啊,他那还真的是精神性的疾病,因为某件事物对大脑产生的刺激太强太大,大脑会下意识地去排斥这些东西。
龙意立马兴奋地拿起手机拨通了那人的电话,嚷着说小嫂子关心他的病情,然后她跟那头的人说了没几句便将手机递给了她,她一将手机贴到耳朵上救听到他戏谑的声音传来,
“冷漠无情的慕小姐还会关心我的死活?”
“呵呵!”
慕染染只能尴尬地笑,那天她对慕希妍的那一幕,这个男人一丝不漏的全部都听到了,这回儿想必是对她那无情进行讽刺了吧。
“听顾先生这语气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那没有什么别的事情的话就挂电话了!”她说完便欲挂电话,他却忽然喊住她,
“等一下!”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