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二章 急转直下
    第一百六十二章 急转直下

    离星空集团大门口五百米远的一个小山坡上,站立着三个人,他们在黑暗中观察着星空集团门口发生的闹剧。

    “玉小姐,既然知道周腾云回了香港,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冲进去,将周腾云抓出来,为三老爷报仇,而偏偏要在这里等候呢?”一位老人问前面站立的少女。

    “钱伯,这个星空集团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他们的人员实力很强,只看他们门口的那些保全人员就知道了,他们居然全部到了后天境界的顶峰,马上就要踏入先天境界了。现在有少林寺的和尚和他们对峙,我们就在这里隔岸观火好了,让少林寺的和尚去试试他们的深浅,反正那个周腾云也逃不掉。”那个少女回头说道,在微弱的月光下,她的全身一片雪白,像个幽灵,正是蜀州燕家的燕红玉,她身后站立着两位老者。

    燕红玉和她带来的两位老者在不远处观看那场闹剧,那黑侠就忽然没有征兆的出现,讯息之间就将少林寺的四大高手废掉,这让燕红玉大吃一惊,她没有想到忽然出现的黑侠的实力居然是如此的惊人,就算是她也只能勉强对付永熊一个人,那四个和尚一起上她就只有逃跑的份了,没有想到黑侠居然举重若轻的将那四个和尚全部废掉。好奇之下,她将目光紧紧的盯住黑侠,想要看出个究竟来。

    黑侠刚刚跳上大树,他的灵觉惊人,马上就发现在两个地方有人在偷窥他。他向那两个地方看过去,一下子就发现了躲藏在黑暗中的燕红玉。黑侠眼里射出两道摄人的光芒,其中一道光芒直接进入燕红玉的眼里。燕红玉一个哆嗦,顿时全身开始冒汗,感觉到了那道光芒的恐怖。那光芒里面充满了警告的意味,让她明白要是不马上离开,她将受到黑侠的猛烈打击。

    燕红玉感觉到了危险,于是马上转身,快速的离开,那两名老者急忙跟了上去。燕红玉不知道的是,在另外一个方向的黑暗中,一个干瘪的老者也受到了黑侠的警告,也选择了马上退走。

    “玉小姐,我们怎么忽然离开了,那个周腾云还没有找到呢?”燕红玉身边那个叫钱伯的老者奇怪的问道。

    “不要说话,马上离开。”燕红玉全身大汗淋漓,依然快速的奔跑着。

    燕红玉和两个老者一直不停的奔跑,半个小时后,才在一个山顶上停了下来,这个地方已经离星空集团非常的远了。燕红玉不停的喘气,她的脸色潮红,浑身无力。

    “玉小姐,你怎么啦?”她身后的两位老者大惊失色,他们并没有出现燕红玉身上的症状。

    燕红玉在地上休息了好一阵,才回过气来,她心有余悸的说道:“太可怕了,实在是太可怕了。”

    “玉小姐,你在说谁可怕?”钱伯好奇的问道,他觉得今天晚上玉小姐的表现太不正常了。

    “我在说那个黑侠好厉害,好恐怖。没想到人的力量居然可以达到这样的层次,如果不是他手下留情,光是他那一个眼神就可以将我杀死。”燕红玉依然心有余悸。

    “玉小姐,你在说什么啊,我们两个怎么什么都没有发现呢?”另外一个老者疑惑的问道。

    “你们不会明白的,因为他没有针对你们。他的那个眼神里面蕴含了强大的力量,那里面的力量完全可以将我击杀,那种感觉好可怕,我出道以来从来没有遇见过。”燕红玉叹气道。

    “一个眼神就可以杀人?这是什么样的实力?”两个老者惊讶的问道。他们这时才感到一阵后怕,他们非常清楚这位玉小姐的力量,玉小姐虽然年纪轻轻,但是修为已经非常深厚了,在年轻一辈中出类拔萃,无人能敌,从来没有遇见对手。而且她一向心高气傲,她说那个黑侠很恐怖,那么那个黑侠就真的很恐怖了。

    “那个黑侠好像在庇佑着星空集团,有了黑侠的存在,我们根本就无法闯进去将周腾云抓住,将他杀了为三爷爷报仇。我们现在还是先离开这里吧,等周腾云落单的时候在将他击杀。”燕红玉自知不能力敌黑侠,马上下了撤退的命令。只不过那个黑侠威猛的形象却在她的心底生根发芽,再也抹杀不去了。

    在另外一个方向上,那个干瘪老者在退出很远的距离后也瘫倒在地,浑身冒汗,做出了和燕红玉差不多的决定。

    这些发生在黑暗背后的事情,那些记者和武元嘉自然是不清楚的。见黑侠离开后,那些堵门的和尚马上围了过来,将那四名被废掉手脚的和尚抬到一边,然后开始打电话叫救护车,接着就是给少林寺的长老们汇报这里的情况。

    那些媒体记者马上冲上来,对着被黑侠废掉的四人开始录像。他们同时也想采访那些和尚,不过那些和尚却再也不愿意接受媒体记者的采访了。

    武元嘉和那些保全人员全部目瞪口呆,没想到这件让他们十分为难的事情居然这样离奇的结束了。黑侠忽然出现,花了很短的时间将那些和尚的首脑们废掉,然后那些和尚的堵门活动就停止了。

    第二天早上,香港人忽然幸福的发现,黑侠在昨天晚上再次出现了,他这次大发神威,轻松将少林寺的那些会武功的和尚全部废掉,他们的英雄并没有抛弃他们。于是香港人对这件事情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有人说香港是黑侠划定的势力范围,那些少林和尚没有经过他的允许就在香港进行活动,对黑侠的权威进行了挑衅,所以这种行为惹恼了黑侠,才被黑侠来了个下马威,将他们的手脚全部废掉,这也是为了警示后来者要注意这个问题。

    另外有人说,少林寺的和尚来到香港,在香港的传奇——星空集团里面闹事,让同是香港人的黑侠很不满,所以将那些闹事的和尚全部废掉,也是向世人宣告香港企业不容侵犯的原则。

    还有人说,那些少林寺的和尚其实是眼红星空集团的财富,于是前来化缘,而且狮子大开口,结果被星空集团的人拒绝了,所以他们恼羞成怒,准备敲诈星空集团,才将星空集团的大门堵住。结果被正义的化身——黑侠知道了,于是黑侠本着除暴安良的原则,出面将这些无良的僧人废掉。

    坊间众说纷纭,不一而足。不过总的一点就是,因为黑侠只在香港出现,香港人都将黑侠当做了自家人,所以将谴责的矛头对准了那些少林寺和尚,这让少林寺的威名在香港大打折扣。至于星空集团,香港人都认为他们是最无辜的,被莫名其妙的和尚找上门来,星空集团的应对也很得体,只是当地的警察表现得有些无能,居然无法阻挡那些和尚的行为。如果不是黑侠的忽然出现,天知道星空集团要被那些和尚骚扰到什么时候。

    刘辉哭笑不得的拿着那些充斥着各种八卦报道的报纸,觉得黑侠的事情是不是搞得太猛了一点,以后是不是应该低调一些。不过这样也好,因为黑侠的出现,不但解决了少林寺的麻烦,还给了那些想要来找星空集团麻烦的人一个警钟,否则少林寺被废掉的几个高手就是他们的榜样。

    少林寺的永熊和他的三个师弟已经被送到附近的医院进行抢救,医生诊断后得知,那个被黑侠用巨剑拍飞的和尚全身筋断骨折,以后都只能瘫倒在床。至于那三个筋脉全断的人,他们已经彻底的成为了废人,以后就算痊愈了,也只能小小的活动身体,再也不能使用武功了,先天境界的武功算是全废了。

    那四个少林寺的和尚成为了残废,刘辉一点也不紧张,反正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他们全部是被黑侠干掉的,根本就不关星空集团的事情。而且堵门这种行为为人所不齿,相信少林寺也不敢前来找自己的麻烦。

    那少林寺最后还是出面,悄悄的将那四名和尚接了回去,也没有来找刘辉算账。警方对此专门发布了一个通告,在通告上,警方呼吁黑侠马上投案自首,不要再次挑战香港的法制。不过广大的民众却对此嗤之以鼻,这黑侠要是自首了,那些贪赃枉法的人可就无所顾忌了。黑侠只要存在一天,那些贪官污吏就不敢得意忘形,因为他们头顶还悬着一个黑侠,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黑侠给干掉了。

    见少林寺的事情得到圆满的解决,周腾云于是和刘辉告别,离开香港,返回非洲基地去了。

    几天后,星空之眼的得胜前来找到刘辉,他在刘辉的办公室里面和刘辉关起门来一阵详谈,然后得胜悄无声息的按照刘辉的吩咐开始布置安排。

    年关将近,星空集团在去年一年中取得了长足的发展,所有星空集团的员工都喜气洋洋,觉得自己选择星空集团工作是他们最幸运的决定,按照这样发展下去,明年会比今年更加的美好。

    与这些普通工人喜气洋洋不同的是,在刘辉办公室里面,胡仙儿却非常的着急。她对刘辉说道:“老板,我们在美国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说今天他们得到了一个消息,市场上出现了消费者服用我们公司的“星空近视灵”后出现严重副作用的事情,那个消费者准备到联邦法院起诉我们,这件事情估计在香港时间中午十二点就会在媒体上公布出来,到时候肯定会给我们公司带来非常负面的影响。”

    “仙儿,不要着急,这些只是小问题而已,不会对我们公司造成什么影响的,你就不要担心了。”刘辉笑嘻嘻的给胡仙儿泡了一杯茶,让她冷静一下。

    “怎么能不着急呢?这个事情如果被捅出来,一个应对不好可能就会将我们好不容易培育起来的市场毁于一旦。”胡仙儿根本就冷静不下来。

    “仙儿,你就放心吧,我们公司的产品质量绝对没有问题,所以那个新闻绝对是虚假的,我们只要阐明一下我们的观点就可以了。”刘辉依然不着急,安慰着胡仙儿。

    “老板,我自然是知道我们的产品没有问题的,可是那些消费者并不知道啊!就怕这个坏消息被市场无限放大,如果在有心人的操作下,就会给市场带来恐慌。如果是那样的话,肯定会让我们的总代理商失去信心,他们说不定会要求退货。就算不退货,他们要求将之前预付给我们的货款要回去,我们都没有办法啊。”胡仙儿忧虑的说道。

    “我们将他们的预付款还给他们就行了啊,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刘辉依然悠哉游哉的说道。

    胡仙儿生气的剁了一下脚,然后在刘辉胳膊上拧了一下,说道:“我的好老板,难道你忘记了吗?你已经将那笔巨款挪用了,那笔钱现在已经到了资产公司王一郎王总那里了,而且我听说他好像已经将那笔钱花掉了,现在怎么还给人家啊?”

    “啊,原来钱已经花掉了啊!那应该怎么办呢?”刘辉摸着自己的脑袋问道。

    “老板,我服了你了。算了,我马上去找王总,让他将收购的资产找银行进行抵押,看看能不能将那笔资金凑出来。不然真的出事了的话,那些总代理商找我们要款,我们又拿不出来,那就真的是个大危机了。”胡仙儿无奈的说道。

    “情况居然已经这样严重了吗?”刘辉问道。

    “希望这只是我的猜测而已。”胡仙儿忧心忡忡的走了。

    刘辉看着胡仙儿的背影,露出满意的笑容。

    香港时间十二点,忽然在电视台上出现了一条新闻,说在美国有一位消费者服用了“星空近视灵”,然后身体出现了严重的副作用,那位消费者的视力不但没有出现好转,还急剧的下降了,现在那名消费者已经将星空集团告到了美国联邦法院,美国联邦法院的大法官据说已经接受了这个诉讼,他们现在正在收集详细的资料,将择日开庭审理这个案件。

    这则消息一出,顿时在市场上引起了小范围的恐慌,那些曾经服用过“星空近视灵”的消费者人开始担心起来,纷纷拨打星空集团的售后服务电话,星空集团总部的售后服务电话都被人打爆了。在经过售后服务人员的耐心解答后,在加上那些消费者自己服用后感觉非常的不错,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副作用,这才将心放了下来。

    不过到了晚上的时候,忽然又有几条消息被电视媒体捅了出来。说是在欧洲、美洲都连续的出现了消费者服用“星空近视灵”后出现严重副作用的消息。那些消费者在电视上对星空集团进行血泪控诉,说他们之前还不知道自己的副作用是因为“星空近视灵”引起的,现在被那位美国消费者提醒了,才知道这些副作用和星空集团的产品有关联,所以他们也决定要起诉星空集团,让星空集团进行赔偿。

    这几条消息一出来,顿时就引起了连锁反应,那些服用过“星空近视灵”的消费者在心理暗示下,纷纷觉得自己身上最近出现的一些不正常的症状都可能和服用了“星空近视灵”有关,是服用后产生的副作用,一时间形势急转而下,媒体上全部都是对星空集团进行讨伐的声音。

    星空集团此刻正在开会,星空集团所有高层干部全部到场,共同商讨如何应对公司面临的困境。

    销售公司李智的手里拿着几张刚刚收到的传真,她对刘辉说道:“老板,这些都是我们各个区域的总代理商发出的传真,要求我们对报道的内容进行答复,同时将他们之前预付的货款全部返还给他们。我刚刚计算了一下,他们所说的这批货款的总金额达到了五百亿美元之多。”

    刘辉问道:“他们只是要求将他们的预付款拿回去,有没有要求退货呢?”

    “除了美国总代理商外,其他区域总代理上并没有提退货的事情。”李智说道。

    “王总,我刚刚拨给你的那笔巨款呢?你手里还剩下多少?”刘辉问资产公司的王一郎。

    王一郎惭愧的说道:“老板,对不起,那笔巨款已经全部被我用完了。因为之前遇到一个很好的投资机会,我为了把握这个机会,就将钱全部投在了那上面,现在已经没有钱了。”

    “就是那个投资澳大利亚的力拓和巴西的淡水河谷的事情吗?”刘辉问道。

    “是的,因为力拓和淡水河谷的资金出现了短缺,所以他们开出了很优厚的融资条件,我见有机可乘,就将我们的资金投了进去,占到了他们20%的股份。”王一郎说道。

    “不错不错,这两家公司的铁矿产量非常的高,我们加入进去后,就可以在铁矿石上谈判上取得话语权。”刘辉高兴的说道。

    胡仙儿在旁边小心提醒道:“老板,你跑题了。”

    刘辉一愣,笑道:“对不起,我走神了。我想问的是,你能不能找家银行,将我们刚刚得到的股权进行抵押,将那些资金抽回来啊?”

    “老板,非常对不起。我刚刚已经联系过了银行,那些大银行都说他们最近资金很紧张,不能给我们提供贷款,而那些小银行又没有这个能力。”王一郎惭愧的说道,正是因为他的大手大脚花钱,居然让星空集团在资金上出现了缺口,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王总不要担心,既然那些银行不能给我们贷款,那我们就找其他的银行,总会有解决办法的,不是吗?”刘辉安慰王一郎。

    “各位,现在我们的公司遇到了一个大麻烦。不过我要告诉你们的是,这个大麻烦很容易解决,我现在需要你们团结同心,干好自己的本质工作。至于其他的方面,自然有我来处理。你们要对我有信心,要知道,自今为止,还没有什么难题可以真正的难倒我呢!”刘辉最后总结道。

    虽然刘辉说一切有他,不过那些老总还是有些担心,并不象刘辉说的那样轻松。毕竟这次资金的缺口达到了五百亿美元之多,这么大的数目压在他们的心里,让他们都有些喘不过气来,更不用说公司即将面临的法律诉讼了。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