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823章 争锋相对
    “什么要求?”皇正华想了想,道:“嗯,只要我可以答应你的,尽管说!”

    他觉得,像林奇这样的妖孽少年,有一些要求也是正常的,毕竟,谁也不会白白为人卖命!

    林奇徐徐道:“第一,吴通海已经废了,想要在炼造武器,也是不可能的,所以,我给他一刻钟时间,让他交代完后事,安排东吴商会的其他人,继续给大皇子制造,交付武器,然后,我再杀了他!”

    “这样,我并没有让他现在死,而是在随后死,也没有拂逆大皇子面子,还让上古皇族守卫顺利更换更新武器。”

    林奇顿了顿,继续道:“第二,东吴商会群龙无首,难免有些作奸犯科之人,我觉得,最好给所有东吴商会之人,施加一些阵法,保证他们能够安心做事!”

    “恰好,我精通阵法,可以由我来施展,保证东吴商会的稳定。”

    “最后,第三点,我最近事务缠身,无法抽身事外,所以,追随大皇子一事,我想等到十年后,不,十万年后在做商议。”

    “如此,大皇子觉得可好?”

    听到林奇的第一个要求,皇正华觉得,好像也是那么回事,吴通海废掉了,基本也就没用了,只要让东吴商会继续运转就行,杀不杀了他,都无所谓。

    第二个要求,皇正华听起来,算是合情合理,要稳定东吴商会,必须要使用一些手段。

    可听到第三个要求。

    皇正华微微一愣,继而有些错愕道:“你说十万年后,在追随我?还要在商做议?”

    “不错,大皇子既然开口了,我也要认真考虑,慎重一点,不是吗?”林奇说道这里。

    皇正华脸色变成了猪肝色,大喝道:“你在耍我?这都是什么狗屁要求?而且,这根本不是一个,是三个!”

    “大皇子,何尝又不是跟我提了一些狗屁要求?而且,又不止一个?”

    林奇说道这里,脸上满是不屑,继而,手中一动,虚空朝下一拍。

    砰一声震响。

    脚下,本来就是奄奄一息的吴通海,连闷哼都没有,便是彻底断气。

    “不好意思,刚才,我本来准备抓吴通海起来,交代后事的,太用力了一点,嗯,应该还可以在抢救一下!”

    林奇再次虚空一抓。

    嗤!

    吴通海化作了一团血雾,像是被捏破气球,消散在了空气中。

    此时此刻。

    全场每一个人,汗毛倒竖,满脸刷白,连呼吸和心跳都在瞬间停止了。

    这哪里是在提要求,分明是在搞事情!

    而且,林奇这些要求,完全就是与皇正华的目的,截然相反。

    看起来,林奇好像是客客气气的,可,其中针尖对麦芒味道,不言而喻,是个傻子都能看出来,林奇根本是在与皇正华做对。

    “不知死活的东西,护卫军,给我抓了他!”皇正华气的快要爆炸。

    他没想到,林奇居然用的他的口气,来反讽了他。

    这就好像一巴掌出去,没有打到别人身上,反而打在了自个脸上,何等的羞恼?

    “凭什么?”到了此刻,林奇也是毫无掩饰,全身气势爆发:“王者之城,是一个秩序深严的地方,我是因何被抓?给我一个理由!”

    “之前,你上生死台之时,可是御空飞行而来?”

    皇正华可是精明的很,早就抓住了林奇的这一个遗漏破绽。

    在王者之城,可是不能御空飞行,这绝对违反规定。

    林奇呵呵一笑:“御空飞行?我想你搞错了吧,那不过是为了赶路,大步一跃而已,何来御空飞行一说,我只是靠单纯的力量,你可以问问在场各位,我上生死台的时候,身上有没有真气或者神力运转。”

    “这个不得不说句公道话,林奇的确没有。”

    “他之前上台,虽然气势汹汹,但,身上的确没有其他力量运转,也算不上是御空飞行。”

    “如果说连大步起跳,都算是御空飞行,未免有些太扯淡了吧。”

    现场有一些微小的声音证明道。

    这一点,谁都看的清楚,只是畏与上古皇族的权势,大家不免压低了姿态。

    皇正华脸色涨的通红:“我说有就有,即便没有,也得先把你抓起来,将事情搞清楚之后,在放了你!”

    “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林奇鄙夷至极。

    “都愣着干什么,给我动手!”这一刻,皇正华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现在必须把林奇抓起来,否则,他威严何在?

    这件事,又如何收场?

    然而,就在这些护卫,冲上去,准备拿人之时!

    “大哥,火气那么大,可是对身体不好!”一声幽幽的声音传来,音色温和,让人浑身舒坦,如浴春风。

    继而,是铿锵的铁蹄声。

    只见一行人忽然穿过了人群,站在了生死台边缘。

    为首的是一个面色温和,俊朗非凡的少年,他身上同样穿着三爪龙袍,更是与皇正华有三分面似。

    “是七皇子,皇岳七!”有人立刻认了出来。

    而在皇岳七身后,正是一群铁甲护卫,盔甲上刻画有一个“执”字,庄严无比,这正是王者之城的执法队。

    “七弟,你来干什么?难不成,是想来指教与我?”皇正华扫了一眼皇岳七,眼神之中,多了几分不屑。

    他早就策划好了,要对皇岳七动手,让其成为他继承帝王之位的垫脚石。

    本来他是打算昨天就动手,只不过,因为东吴商会的事情,有所耽误,而现在,他还没找皇岳七,反而是送上门来了!

    “指教谈不上,但,当大哥的有些糊涂,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让你清醒一下。”皇岳七谈笑间,却是隐有锋芒毕露。

    这一句话,更是让皇正华愕然一怔。

    在他记忆之中,皇岳七一直是个任人欺负的软脚虾,现在,怎么好像有点强势了?

    “七弟,你的话可真有意思!”皇正华的口气没有半分客气,甚至,有些肆无忌惮:“不过,我觉得,你最好还是不要多管闲事,小心,惹祸上身,小命不保!”

    火药味十足!

    在场之人,或多或少的有些听闻,大皇子皇正华,想要坐上帝王继承人的位置,而他自然要对其他皇子打压。

    可现在听起来,皇正华怎么有点不择手段,手足相残,想要了皇岳七的命!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