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6章 她做了对不起你的事!
    听到这里,沈翘一懵。

    “什么意思?”

    林江不断地给她道歉:“我知道是我不好,之前在医院的时候我一直缠着你说那种混账话,今天我给你道歉,求你的原谅。翘翘,你一定要原谅我,如果你不原谅我,我跟宝儿还有孩子就都活不下去了。”

    沈翘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莫名其妙他突然跑来救她放过他,还说什么他跟小三孩子都活不下去了。

    “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一个字都听不懂!”

    沈翘往后退了几步,避开了林江的手,林江的手落在地上,抬头见沈翘皱着秀眉的样子,以为她是不愿意原谅自己,于是刷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沈翘,你装什么装?不是你让你那个男人对付我的吗?我刚花钱注册的一个小公司而已,这还没赚着到钱呢,全部都被你男人给搞破坏了!我现在来求你原谅,你就不能看在以前的情份上原谅我一次?还是说,你是想看我家破人亡你才会甘心?”

    他说的激动,眼神里还含有浓烈的恨意,可沈翘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倒是能从林江的话里提取到一些信息,但这些信息还是很少。

    她的男人……

    她的男人是谁?难道是说夜莫深?

    不对啊,夜莫深根本没见过林江,怎么可能会对付他?

    “沈翘你别再装了!不就是上次在医院门口那个救你的男人吗?我还听说他给了你妈三十万对吧?”

    听言,沈翘面色一变:“你说什么?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林江恶狠狠地啐道:“你自己做的那些龌龊事难道还要我一件一件地提出来给你听吗?”

    沈翘:“……我做什么龌龊事了?你倒是一件一件给我说出来!”

    她往前一步,眼神犀利地瞪着林江,身上的气势也变得与之前不同,她倒是想知道,她什么时候做龌龊事了?

    林江被她身上突然大盛的气势给吓住,心中胆怯地往后退了一步。

    “你,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你这副样子就是被我说中恼羞成怒了吧?沈翘,枉我以前觉得你是个冰清玉洁的女人,没想到你居然也这么不要脸的,勾引男人不说,居然还拿他的钱倒贴你的娘家。我现在告诉你我为什么不碰你吧?就是因为我早就识破了你那贪慕虚荣的嘴脸所以不想碰你,我就怕你娘家哪天以此来讹我知道吗?没想到居然有人中招了,沈翘,你们一家子还真的是好本事!”

    “你给我闭嘴!”沈翘气愤地打断了他的话。

    “还没结婚你就跟那个施宝琴在一起了,还没离婚你们就有孩子了,中了五百万彩票你转头就跟我离婚了,我跟你结婚那么长时间我没有得到一丁点利益和补偿,你以为我是真的怕你吗?”沈翘低笑一声,嘴角的笑容渐冷渐阴狠:“如果不是念在往日情份上,你以为我会就这样什么都不要吗?林江,说白了你就是个渣男,忘恩负义,一个不能同甘共苦的垃圾角色。我不知道是谁在对付你,但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今天你既然把话说得这么难听,那我也有话要告诉你。”

    沈翘盯着对方的眼睛,缓缓出声:“你活该。”

    林江:“你!”

    “别再来找我,否则……你可能会家破人亡得更快。”

    林江气得嘴唇哆嗦,可因为她的威胁,却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沈翘转身便走,眼眶却还是不争气地在转身的时候红了,她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林江却又扑了过来抱住她的小腿:“对不起翘翘,是我鬼迷心窍错失了你,是我忘恩负义,我林江真不是个东西啊。可我现在公司面临危机,我即将会破产,而且我还要赔偿一大笔钱财,我,我接受不了!沈翘,你帮帮我,帮帮我!”

    “那本来就不是你该得的,别忘了你中彩票的那组号还是我给你买的。”

    结果,他转头就直接跟她离了婚,然后……一分钱都没给她。

    虽说她并不念着那些钱,但他这种做法真的丧心病狂。

    “翘翘……”

    “别再叫我的名字,你不配。”沈翘用力地迈开步子,可无论如何林江总是抱着她的腿不愿意松开,似乎是打定主意死赖着她了。

    “翘翘,你就帮我一次,一次就好,以后你就是我的恩人。”

    沈翘深吸一口气,闭起眼睛,脑海里浮现的全是那个小三大着肚子向她耀武扬威的模样。他在婚内出轨,又带着小三登堂入室将她赶出家门,害得她在雨夜被别人压去了初次,她逃回沈家以后又被逼嫁到夜家,如今她身陷这种境地,全部都是拜林江所赐。

    她为何要帮他?绝对没有可能!

    “我说最后一次,放开我。”沈翘睁开眼,眸子里一片阴冷,可是很快又闪过诧异,她不可置信地看着出现在面前的人。

    不知何时,萧肃居然推着夜莫深出现在她们面前,这会儿坐在轮椅上的那个高大俊美的男人正像天神一样地好整以暇地睨着他们,那双墨色的眼眸中盈满了嘲讽的笑意。

    他怎么会在这里?

    萧肃却是同情地看了她一眼,未等沈翘开口,她身后的林江像是猴子一样跳窜起来,直接扑倒在夜莫深的腿下,“我记得你,你之前跟沈翘出现在商场里,你是那个夜氏集团的夜总对吧?沈翘跟你是一对对吗?夜总,你要救我,帮帮我!”

    “哦?”夜莫深眸底涌现厌恶之色,却是挑了挑眉:“帮你?你希望我帮你什么?”

    “夜总,只要您愿意帮我,我可以告诉您一个秘密,一个有关沈翘的秘密!”

    沈翘站在旁边像木头一样,她内心有些麻木,可是在听到林江这么说以后,她忽然又觉得心里一阵咯噔,有一点很不详的预感。

    “你要干什么?”她质问了一句。

    林江嘿嘿地笑出声:“夜总,您看她害怕了,她做了对不起您的事情,夜总……只要您愿意帮我把公司东山再起,我就把她害怕的事情告诉您!”

    沈翘脸色大变,心里在打鼓。

    林江不会把他从来没有跟同过房的事告诉夜莫深吧?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