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830章 你们手上的鲜血也并不少
或许别人会害怕势大根深的玄医门,但是他林羽,丝毫不怵!
而且,有朝一日,他一定会将这个黑心的玄医门灭到渣都不剩!
"你……"
陈管事顿时气的胸口直闷,听到林羽如此狂妄的话,再加上想起上次在替烈士家属捐款的活动中被林羽搞得颜面尽失,身子就抑制不住的发抖。
但是,他确实拿林羽没有丝毫的办法!
作为玄医门的管事,他医术不凡,但是却不会什么功夫,所以此时面对林羽别说动手了。脏话他都不敢说,因为他看出来了,林羽这几个手下可不是吃素的!
"别你了,说吧,你们跟凌霄和离火道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林羽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定声说道。
陈管事闻言脸色微微一变,眼中闪过一丝惊诧,不过很快便恢复如常,沉着脸冷声道,"什么道人?!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离火道人,万休!和他的徒弟。凌霄!"
林羽耐着心思,一字一顿的说道,尽量咬字清晰。
陈管事沉着脸摇摇头,说道,"我压根不认识你说的这两个人……"
让他没想到的是,他话未说完,林羽便闪电般闪到了他的跟前,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坚硬的手掌和手指宛如一把力道奇大的铁钳,死死的箍住他的脖子。
"呜……"
陈管事嗓子眼里顿时发出一阵低鸣,接着整张脸刹那间涨得通红,额头上也是青筋暴起。胸口憋得难受,一点空气也无法吸入。
"你以为我是在跟你闲聊天吗?!"
林羽面色一寒,声音中几乎不带丝毫感情,赤红的双眼宛如两把锋利的铁钩,眨也不眨的瞪着陈管事,咬牙切齿道。"我告诉你,凌霄和离火道人杀人无数,十恶不赦,你们玄医门帮这种人制药,知道会害死多少人吗?!我现在就是将你千刀万剐,也绝不会眨一眨眼睛!"
从林羽看到陈管事的刹那,他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毫无疑问,这些药材都是玄医门的,本来他还纳闷离火道人和凌霄去哪里搞来了这么多名贵的药材,现在一切都解释通了,而玄医门跟凌霄和离火道人肯定是达成了什么合作关系,所以玄医门才会帮着凌霄和离火道人配制药材!
当然,这个合作关系也不会太复杂,以玄医门的行事特点,只要离火道人和凌霄肯给钱,玄医门便会跟他们合作。
玄医门永远都是那个玄医门,吃着人血馒头,吸着人骨骨髓的玄医门!
"先生!先生!"
百人屠见林羽有些往我,赶紧站出来提醒了林羽一句。
因为陈管事此时已经被林羽掐的翻起了白眼,眼看着马上就要咽气。
"何老弟,何老弟!"
胡擎风见势不好,也急忙冲林羽喊了一声,一步跨过来伸手拽了林羽的胳膊一把,示意林羽松手。
经他们两人这一喊,林羽这才回过神来,从愤怒的情绪中脱离出来,一把松开了掐着陈管事的手。
陈管事一个趔趄摔在地上,红着脸大声的咳嗽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用了好一会儿脸色才缓和过来。
"说。你跟凌霄和离火道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胡擎风立马用力的踹了陈管事一脚,怒声道,"你要是再不说,我兄弟就是掐死你,也是活该!"
"不错,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要是不如实说的话,那我保证,你将再也没有开口的机会!杀你,我连眼皮都不带眨!"
林羽沉着脸冷声说道,"因为在我眼里,你们玄医门的人跟凌霄和离火道人都是一路货色。你们手上沾的鲜血,并不比他们少!所以,你们都不配活在这世上!"
陈管事闻言心头涌起一丝恐惧,咕咚咽了口唾沫,想起刚才林羽掐着他的脖子望着他的阴冷眼神,心头怦怦直跳,他能断定,刚才林羽真的要掐死他!
陈管事内心斗争了一番,最后还是觉得自己的命重要,这才蜷缩着坐起来,低声说道,"我……我确实认识凌霄,但是我没接触过什么离火道人,是凌霄给我们钱,让我们帮他们炼药的,他……他给的价格很高!"
百人屠闻言嗤笑一声,眼中闪过一丝恨意,冷声道,"果然还是老样子,只要肯给钱,你们屎也愿意吃!"
"我……我不知道他是什么人,我也不知道你们要抓他……"
陈管事有些怯懦的望了林羽一眼,低声道,"他给钱。我们办事,至于其他的,我们也不清楚的,所以我们也是被他蒙在了鼓里……"
"被他们蒙在鼓里?!"
林羽冷哼一声,嗤笑道,"你们玄医门难道是傻子吗。他给你们那么多血玉牌,你们会不知道这是用人血制成的?!"
要是说普通中医诊所对这些血玉牌不了解也就罢了,但堂堂的玄医门肯定知道这些血玉牌是什么来头!
但是他们无所谓,他们才不管什么死人不死人的,他们眼里只有钱!
陈管事闻言面色变了变,缩了缩脖子。没敢说话,其实林羽这话说的不错,他们玄医门确实知道这些玉牌每一块都是一条人命,但是他们不会多问,也不会在乎,只要凌霄结账及时即可。
"那你们怎么跟凌霄约定的交货时间和交货方式?!"
林羽沉着脸继续问道。
"每月的十五号凌霄会派人来取!"
陈管事低声说道,"但是这个月,没……没人来取……"
林羽闻言似乎立马明白了什么,低头一看,发现今天已经是月底了,而十五号的时候张佑偲已经被抓到了,所以说,凌霄派来取药的人多半是张佑偲,看来那个春华路弄巷里488号的短信,应该是凌霄给张佑偲发的,就是提醒他过来取药!
林羽面色变得愈发的阴沉,暗想张佑偲这么多日没有把药取回去,那离火道人和凌霄肯定已经觉察到了什么!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响起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林羽和胡擎风等人面色微微一变,互相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顿时谨慎的望向了墙头。
"家荣,你在里面吗?!"
外面突然响起了韩冰的声音,她见雨搭上破损了一个大洞,知道里面一定起过冲突,所以才敢放声问了一句。
林羽闻言长出了口气,不过同时也有些失望,本来他还以为是凌霄等人呢。
"是我们,没事了,人已经抓到了!"
林羽赶紧答应一声。
"抓……抓到了?!"
韩冰闻言顿时大喜,迫不及待的在外面等着,但是等她看到林羽从墙头扔出的是陈管事等三人后,神情顿时僵住,有些不可置信。
"这其实是玄医门的窝点,是玄医门帮他们制药!"
林羽有些无奈的摇头笑了笑,跟韩冰解释道。
韩冰见状不由有些失落,轻轻的叹了口气,接着面色一寒,冷声冲自己的手下说道,"把他们三个带回去仔细审查!"
"从他们嘴里,你可能发现不了什么太有用的信息!"
林羽轻轻地摇了摇头,既然凌霄取个药都如此隐蔽。绝对不会告诉玄医门自己的行踪,所以他刚才才没有问陈管事凌霄的下落,因为问也是白问。
"不过这次倒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你可以借着玄医门跟凌霄的关系,好好的查一查这个玄医门,他们手里的人命,不比凌霄师徒手里的少!"
林羽面色凝重的冲韩冰嘱咐道,既然这次玄医门跟凌霄他们有了瓜葛,倒是一个很好的严查玄医门的机会,要是韩冰能带人查出玄医门里面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说不定还能直接通过军机处的力量,把玄医门给扳倒!
当然。这不过是林羽最理想的情形罢了,以玄医门在京城的一些特殊关系,没那么容易垮台的。
"放心吧,我肯定会借机好好查查他们,就是搞不垮他们,也绝不会让他们好受!"
韩冰沉着脸点点头。对于这个黑心的玄医门她也从林羽的口中听说过一二,也一直想找机会查查这个玄医门,这次正好是个非常好的契机!
说着韩冰冲自己的手下招招手,示意他们把陈管事押上车。
"对了,陈管事,望了谢谢你们玄医门了,送了我这么多药!"
林羽冲陈管事的后背喊了声,虽然没有抓到凌霄和离火道人,但是好在这一屋子的药材到手了,算是唯一的安慰吧。
"不属于你的东西,你拿了之后,是没好果子吃的!"
陈管事转头沉着脸说道,因为此时有韩冰在,知道林羽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弄死他,所以他说话也硬气了许多。
"得了这么多名贵的药材,不管吃什么果子,都值了!"
林羽笑眯眯的说道。
此时林羽和韩冰等人都没有察觉,在数十米之外小巷墙角处。站着一个身着黑色斗篷的人影,正凝视着他们这边。
"喂,兄弟,你站这干嘛呢?"
这时从小巷中走过来的一个黄毛男子看到身着斗篷的人影之后,忍不住拍了下斗篷人影的后背,好奇大白天的。怎么会有人穿的这么奇怪。
身着斗篷的人影突然猛地回过身,干瘦的手闪电般往黄毛男子脖子间一伸,接着又闪电般收回,随后快步离去,身子迅速的消失在了小巷中。
而黄毛男子惊恐的张大了嘴,身子颤了颤,接着头软趴趴的往肩上一歪,噗通一声栽到在了地上,没了声息恐。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