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6章 打肿脸充胖子
林羽那一刀击来的力道极重,刚才白衣人就已经感受到了胸口的剧痛,不过他刚才一直在强忍着罢了。
要是被林羽知道他已经受了伤,绝对会趁机对他痛下杀手的。
张佑偲在看到龙鳞甲上这个凹槽后面色猛然一变,惊声道:“师父这龙鳞宝甲相传是由祖师爷传下来的,由玄钢打造,不是说哪怕是重机枪扫上也毫发无损吗?!”
“看来是师父高估了这龙鳞宝甲的硬度了!”
白衣人铁青着脸说道。
在他心里,更愿意相信是祖师爷打造的这龙鳞宝甲不行,而不愿意去相信是林羽的力量太过巨大。
“嗯……可能是质量不太好……不过不得不说,何家荣那小子着实有两下子!”
张佑偲一边撕碎衣服,将腿上的伤口包扎好,一边语气凝重的点头说道,对于林羽的实力,他可是了解的。
他胳膊和腿如今还没好利索,但是他一人仍能勉强迎战玫瑰和玫瑰那个同样精通玄术的同伴,虽然显得吃力,但是起码能支撑一段时间。
但是他身体完好状态下,对战身负重伤的林羽,仍旧会被虐成渣……
那天在维多利亚湾外面的马路上,要不是玫瑰及时赶到,他估计早就被林羽给解决掉了。
不过他实在没想到,师父最得意的大徒弟,他的大师兄凌霄,竟然也在林羽身上讨不到便宜!
“有两下子?哼!也就那么回事!”
凌霄一听极其的不服气,冷哼一声说道,“我刚才根本就没有用出全力,而且主要是我太轻敌了,加上又有人帮他,所以我才着了那小子的道儿,否则以他的能力,岂能伤我分毫?!”
话音一落,他再次忍不住“噗”的吐了一口鲜血!
“师兄,你没事吧?!”
张佑偲见状满脸黑线,师兄这逼装的有点勉强啊……
接着他面色急切的关心道,“走吧,你跟我一起去医院吧!”
“我没事!”凌霄咬牙摇了摇头,嘴硬道,“祖师爷这龙鳞甲真的不行,回头我得跟师父他老人家反映反映!”
“那是,那是!”
张佑偲满脸汗颜的连连点头。
接着张佑偲便掏出了手机,见虽然屏幕在整个都裂了,但是还在还能打电话,便直接打给了自己的大哥,让大哥派人过来接自己和自己的师兄。
“师兄,你跟我一起去医院吧,放心,那边都是我们的人!”张佑偲回身冲凌霄喊道。
“无妨,这点小伤,我调理调理就行了!”
凌霄此时已经盘腿坐在地上运息调理起了身体,但是他不调理还好,这一调理,顿时感觉胸口气血翻涌,没忍住,再次噗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很显然,林羽刚才那一刀所用的力道,已经震伤了他的五脏六腑,随意催动气血,反而会适得其反。
“师兄,你这……还是跟我去医院吧!”
张佑偲吓得脸都白了,师兄这几口血吐得,比他大腿处的刀口流血都多吧?!
这要是再吐几口,就会失血过多,晕过去了吧……
“没事,我……我把淤血逼出来就好了!”
凌霄摆了摆手,一本正经的冲张佑偲说道,随后岔开话题道,“师弟,你的伤没事吧?”
“我没事,就是点皮肉伤而已!”张佑偲摆了摆手,面色一沉,厉声道,“妈的,玫瑰这小丫头片子,下手可真够狠的!真想要我的命啊!”
“你放心,她和何家荣一个都跑不了!”
凌霄冷哼一声,眼中迸发出一阵寒芒,说道,“等我这伤养好了,一定要好好的会一会这何家荣!”
说着他又忍不住一阵剧烈咳嗽,等缓和下来,才冲张佑偲低声嘱咐道,“不过那什么,师弟,今晚上的事情,就不要对外宣扬了!尤其是我受伤的事!”
张佑偲微微一怔,随后立马明白了师兄的意思,皱着眉头疑惑道:“师兄,您受伤了?您何时受伤了?!我怎么不知道?!我只知道要不是那帮人过来瞎掺和,您此时已经解决掉何家荣那小子了!”
凌霄听到这话很欣慰的冲自己的师弟点了点头,不错,这个师弟很上道。
话说林羽带着玫瑰和玫瑰的同伴逃离树林之后,整个人累的差点扑在地上,毕竟带着两个完全用不来上力的人逃跑,确实有些吃力。
随后林羽带着他们藏在了路边,给步承打了个电话,让他抓紧来接他们。
“何先生,人生当真是何处不相逢啊!”
玫瑰转头望着林羽,声音虽然虚弱,但是语气中倒是又恢复了那种轻松魅惑的腔调。
再次见到林羽,玫瑰显得有些兴奋,上次一别,她已经抱定了必死的决心,以为自己有生之年再也见不到林羽了,但是没想到今晚上竟然在庄园的拍卖会上见到了林羽。
跟以前一样,不管这位何先生走到哪里,永远都是最瞩目的焦点,轻而易举便将别人觊觎不已的神王鼎给竞拍走了。
当时拍卖会上她一直在注视林羽,但是林羽却始终没有发现她。
不过对她而言,能最后见上林羽一次,也算了无遗憾了,不过让她做梦都想到的是,在她行动失败,马上要被杀死的刹那,林羽竟然突然神奇的出现并且救了她,再次扮演了她心中所幻想的那个盖世英雄!
“你这人不厚道啊,上次为什么不告而别?!”
林羽冲她笑道。
“不逃难道等着你们抓我吗?”
玫瑰想起当初弟弟死时的情景,有些凄然的笑了笑,说道,“现在你再次抓到我了,可以回去交差了!”
林羽转过头望向她,此时距离离着近,他才终于看清了玫瑰那张堪称美艳的面容,只不过相比较往常玫瑰永远神采奕奕不同的是,此时的她面色看起来有些苍白,显得十分憔悴。
“你忘了,对于你而言,我除了是军情处的少校,还是你的朋友!”
林羽望着她郑重的说道。
其实在得知玫瑰不是那个变态杀手之后林羽如释重负,本来想着要好好的帮她的弟弟治好眼睛,让玫瑰的生活重新变得光明起来,但是没想到意外来的那么快……
玫瑰听到他这话微微一怔,随后轻声道:“谢谢……”
可能夜晚的风有些大,她陡然间便红了眼眶,不过好在光线太差,林羽看不清,让她显得不那么难为情。
“你出现在拍卖会上,就是为了刺杀张佑偲吗?”林羽冲她疑惑的问道。
“你知道我出现在拍卖会上了?”玫瑰有些惊讶的问道。
“不错,我当时看到有个身影跟你很像!”林羽笑了笑。
“不错,我就是要杀了张佑偲这条走狗!”
玫瑰面色一寒,冷声道,“我查过了,当时掳走我弟弟的就是他!”
“大仇当然得报,但是……你这么做,实在是太冒险了!”
林羽轻轻叹了口气,接着转头望了眼旁边的黑衣人,询问道,“这位是……”
“他是我的朋友!”
玫瑰立马介绍道,“这次的事件是他帮我策划的,人手也是他帮我找的!不过由于一些原因,我不能跟你透露他的身份!”
“理解!”
林羽笑了笑,他知道,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军情处的人,所以很多事情玫瑰都不方便跟自己明说。
“那他是位小兄弟吧?”
林羽有些疑惑的问道,虽然不方便透露身份,但是他总得知道是男是女吧,否则都不知道该如何称呼。
玫瑰轻轻嗯了一声,林羽这才转头冲那男子说道:“兄弟,你忍忍,等回去之后我再帮你把腿骨接好!”
“不必了!”
男子冷冷的说道,抬头望了眼远处,见刚才那帮警察也没追过来,抓过路边的一根树枝,拄着地踉跄着站了起来,回身冲玫瑰说道,“既然你没事了,那我就先走了,以后再联系!”
“你的腿都伤成这样了,还是让何先生帮你看看吧!”玫瑰急切的说道,“何先生是神医,他一定能让你的腿骨恢复到完好如初的!”
“不必了,我就是死了,也不用他帮忙!”男子冷冷丢下一句话,说完男子便吃力的翻过了公路,踉跄着顺着路边往西走去。
“他怎么了,我以前见过他吗?”
林羽不由有些纳闷,从这几句话听来,这个男子似乎对他带有很大的成见啊。
“没事,他就这种性格,一会儿会有人来接他的,他不会有事的!”玫瑰望着男子的身影神情复杂的说道。
过了没一会儿,步承便赶了过来,接上林羽和玫瑰后,按照林羽的吩咐,快速的朝着医馆赶去。
“忍忍,一会儿就到医馆了!”
林羽见玫瑰捂着腹部疼的满头大汗的样子,满是心疼,轻声安慰道,不得不说,这个白衣人下手实在太狠了,怪不得他能做出那种惨无人道的坏事!
等赶到医馆之后,林羽先替玫瑰把了把脉,随后替她扎了几针,接着开了一些药材,让厉振生去煎了一副药。
药熬好,玫瑰把药喝下去之后,整个人精神状态便好了许多。
林羽见她没什么大碍了,这才松了口气,递给她一杯热水,在她面前坐下,打量她一番,笑道:“这么久不见,你瘦了!”
玫瑰闻言心头一酸,笑了笑,没有说话。
“其实你不用这么勉强自己,非要把把一切自己扛下来的,我可以帮你!”林羽冲她郑重道。
“你斗不过他们的,我不想你因为我跟他们不死不休!”
玫瑰轻轻的摇头叹了口气,“你今晚上跟凌霄也交过手了,也知道了这个人身手不简单!”
“凌霄?他叫凌霄?”
林羽皱了皱眉头,随后疑惑道:“这个凌霄到底什么来头,我看他年纪也不大吧?为什么年纪轻轻,竟然就练成了至刚纯体?!”添加"hongcha866"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