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794章 艰难的赛程
林羽闻言微微一怔,装出一副迷惑的样子不解道,“做到什么?!”
“行了,你小子就别在我面前装了!”
向南天眉头一蹙,有些嗔怪的说道,“你以为我看不来吗,以那个范岩的实力,他根本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出现力竭的情况,所以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林羽闻言嘿嘿一笑,索性也不逗向老了,说道,“刚才他们不已经说了吗,那衣服上被薄荷浸泡过!”
“薄荷?!莫非真的是那薄荷的问题?!”
向南天眼睛一瞪,满是惊诧的问道,怎么也想不通,这么一种清凉的药材,怎么可能会让范岩出现体虚气浮的现象!
“这个也不是什么秘密,索性把他们叫过来一起说说吧!”
林羽瞥了眼远处同样好奇不已的韩冰、步承、百人屠以及袁赫、水东伟等人,冲他们招了招手,将他们叫了过来,打算跟他们一起解释,省的自己回头被问第二遍。
“你们肯定也都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吧?!”
林羽笑眯眯的问道。
众人皆都用力的点点头,脸上写满了期待的神色。
“其实检测结果没错,那件衣服我确实只是用薄荷的汁液泡过!”
林羽点头笑道,“所以,严格说来,我并没有做任何违规的事情!他范岩输,是他活该,输在了他自己非要走旁门左道上!”
众人闻言面色一变,满脸狐疑,不知道林羽这话是什么意思。
“旁门左道,什么旁门左道?!”
向南天有些不解的问道。
“向老,刚才你可看出那范岩所用的是玄术里的什么招式?!”
林羽沉声冲向南天问道。
“奥,这个我自然知道,是黑掣拳,我师父当年曾经教过我们!”
向南天点头说道,很显然,范岩的黑掣拳,是黎崇传授的。
“不错,那您应该知道练好这黑掣拳需要什么吧?!”
林羽继续问道。
向南天再次点点头,说道,“练好这黑掣拳,首先要身体素质过硬,而且敏捷性和反应性也要十分凸出,另外专注……”
“我说的不是这个!”
林羽笑的摇了摇头,解释道,“我说的是,这些条件都具备之后,如何让黑掣拳的威力更上一层楼!”
向南天闻言顿时皱着眉头,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似乎也不知道林羽指的是什么。
“我给您提个醒!”
林羽笑着说道,“如果这黑掣拳,搭配一些通气活血的药材,是不是……”
“我想起来了!莫非你说的是那个辅练黑掣拳的药方?!”
向南天闻言面色一变,急声道,“可是那个药方不是因为太过阴毒,已经被禁用了吗?!”
说着他面色再次一沉,冲林羽急切道,“你的意思是说,黎崇让范……范岩用了这个药方辅佐自己练习黑掣拳?!”
“不错,难道您没有看出他的脸色和神情与常人不同吗?!”
林羽点头说道。
向南天拧着眉头细细的想了想范岩面色泛黑的脸庞以及脸上诡异的神情,面色不由变的凝重了起来,点头道,“不错,从他的脸色来看,他倒极有可能是服用了这个药方……”
“师父,这到底是什么药方啊?!”
步承满是疑惑的问道。
“这药方具体的成分,我也已经忘掉了,但是只记得里面有一味药叫黑乌血!”
向南天眯着眼缓声说道。
“黑乌血?!什么东西啊?!”
步承疑惑的问道,似乎知道问题在这个黑乌学血上。
“黑乌血,其实先前是中医中的一味药材,但是因为太过残忍,不人道,就被去掉了!”
林羽主动站出来解释道,“所谓的黑乌血,就是让一种奇毒无比的赤脚毒蝎将人咬伤,让毒素与人体的血液相互混合反应,随后从人体中抽出的血,就是黑乌血!”
众人闻言面色猛然一变,韩冰急声问道,“那这被毒蝎咬的人呢?!”
“因为提取黑乌血,需要蝎毒与血液在活体内充分反应,所以等到能够提取出黑乌血的时候,这个人,也就必死无疑!”
林羽沉声说道,“所以,在古代,提取黑乌血的时候,一般都是从身体健康的死刑犯身上提取!”
韩冰等人闻言面色不由一变,只感觉脊背发凉,自己练个功,竟然就要让别人付出生命,着实太过残忍!
“虽然这黑乌血从人体提取一次能够用很久,但是倘若范岩很早之前就开始服用这个药方,那因为他练功死了的人,起码也不下十数人了!”
林羽皱着眉头继续说道,“不过这黑乌血用来练功有奇效,但是也有副作用,毕竟这里面含有剧毒,所以范岩本身也就中了蝎毒,而这蝎毒碰到薄荷之后,就会激发出来,所以刚才他之所以身体虚浮,体力不支,就是因为薄荷味道呛入肺腔,导致自己体内的蝎毒发作罢了!”
众人闻言不由恍然大悟,皆都纷纷惊叹林羽的机敏与博学,没想到林羽只不过见了范岩一面儿,就看出了这么多东西!
“该!”
杜胜气冲冲的说道,“谁让这小子自己走这些歪门邪道的!”
“就是,就算他们用的死刑犯,但是这种死法……也太丧尽天良了!”
韩冰也沉声说道,猜到了被提取黑乌血的人死前一定十分痛苦。
林羽淡淡的一笑,转头望向说道,“不管怎么说,好在杜大哥冲进了四强,没有让那个范岩得逞!”
“不过接下来可能就没那么容易了!”
韩冰想到接下来的赛程,不由摇摇头苦笑道,“现在古川和也已经晋级了,将下来不管索罗格和亚瑟夫谁晋级,都将是一个无比恐怖的对手!至于另外还在争夺四强名额的两人,其中一位也是弥萨德的成员,另一位是特情处的头号种子选手!都十分难对付!”
“没关系!”
林羽笑着冲杜胜说道,“不管是弥萨德的人还是特情处的人,你对付起他们来,都有一定获胜的希望,不过落败的风险也很大,所以我更希望你抽中古川和也和索罗格,这样你就可以轻而易举的锁定第三了!”
听到林羽这话众人不由一阵狐疑,还以为林羽一时口误,说错了,因为他这话根本就是自相矛盾!
怎么抽中古川和也和弥萨德就能锁定第三了?!抽到他俩,连一丝获胜的希望都没了!
而且到时候落败后,杜胜还要跟另外一个落败的四强选手再次比赛,争夺第三,对身体是一个极大的消耗!
“家荣,你……你是不是说错了?!”
韩冰有些疑惑的问道。
“没错!”
林羽笑了笑,接着拍了拍杜胜的肩膀,说道,“杜大哥,你记住,就照着古川和也或者索罗格抽,要真抽到了,你就中奖了!”
杜胜满脸狐疑的望了林羽一眼,也是迷惑不已,似乎也不理解林羽到底是何用意,不过他刚才已经见识过林羽的神奇,所以也没有任何的怀疑,用力的点了点头,道,“好,我听您的,争取抽到他俩!”
一旁的袁赫和水东伟互相看了一眼,眼中满是深意,他们也听说是这位何先生一直帮着杜胜,所以杜胜才能一路杀到现在,现在看来确实如此。
林羽指导杜胜都能直接冲进前四强,那要是林羽亲自出马,岂不是冠军有望?!
糊涂啊!
袁赫心里不由生出一丝懊悔,想起当初将林羽逼走的情形,满是悔恨。
“怎么样,我早就跟你说过,你会后悔吧?!”
一旁的水东伟似乎看出了袁赫的悔意,冷哼了一声,有些嗔怪的说道,“现在后悔,晚喽!”
说完水东伟再没搭理袁赫,转身背着手离去。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