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768章 互相揭短
看到袁江竟然也一起跟着来了,林羽多少有些意外,不过他并没有给袁江好脸子,毕竟上次家居城人质劫持事件中袁江的"特殊照顾"他可是记忆犹新。
幸亏鸡冠头最后被他干掉了,要不然自己的名字可能早就已经传到了隐修会,虽然隐修会最终早晚会查到他头上,不过他起码有时间做好应对准备。
袁江听到林羽点到自己名字,心中发虚,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神情间难免有些紧张,硬着头皮笑呵呵说道,"何……何先生您……您好……"
"何先生。我听说上次袁江冲撞了您?!"
袁赫面色一沉,主动冲林羽说道,"我听说这件事之后,狠狠的把他教训了一顿,这不,今天特地带着他来给您赔礼道歉来了!"
林羽听到这话淡淡一笑,悠悠道,"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袁处长今天才带着令侄过来赔礼道歉,而且还是大半夜的,着实让人有些意外,要是过些时日你们再来。我可能都忘记了!"
林羽这话说的十分巧妙,不动声色的讥讽了袁赫一番。
袁赫面色微微一变,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原样,冲林羽解释道,"呵呵,何先生莫见怪,是这样的,其实我最近一直想带着他来给何先生赔礼道歉,但是没办法,刚刚接任了处长的位子,所以公务繁忙,没来得及……"
"代!"
这时一旁的水东伟沉着脸冷声纠正了一句。"是代理处长!"
袁赫阴沉着脸瞥了水东伟一眼,继续跟林羽解释道,"对,是暂时接任了代理处长的位子,所以公务繁忙,没能及时带着袁江来给何先生赔罪。希望何先生大人大量,别见怪!"
"是啊,何先生,我知错了,您别跟我一般见识!"
袁江也赶紧跟着弓着身子,歉意的冲林羽说了一句。
一旁的水东伟微微眯了眯眼,冷哼一声,说道:"老袁,据我所知,上次家居城时间,袁江对家荣做的事,着实有些过分啊,当时家荣的爱人就在里面,袁江事先不把江颜救出来也就罢了,而且还不让家荣进去找江颜,最终导致江颜被那帮凶徒绑架,就算家荣被你逐出了军情处,怎么说也是我们曾经的战友,这点情面都不讲,未免太过分了吧?!"
水东伟这番话字字珠心,每一点都十分精准的点在了林羽和袁赫叔侄俩的矛盾上。
袁赫听到这话面色瞬间一沉,恼怒道,"老水,你说话可要负责任,当初何先生被逐出军情处的时候,可是老胡任职期间,而且将何先生逼走的人是剑道宗师盟的人,不是我!我可当时也是为了军情处的大局考虑,迫不得已跟着附和了而已,你当时不是也同样同意了?!而且当初我们共同商量是否准许何先生进入一号密仓的时候。你可是反对最激烈的一个,还说何先生这人民族意识淡薄,不足为信!难道你忘了吗?!"
既然这个水东伟这么整自己,那袁赫自然要把他也拉下水。
水东伟听到袁赫这话脸色变的极为难看,没想到竟然会被袁赫倒打一耙,咬了咬牙,怒声道,"好,这些过去的事情我们暂且不提,那我要问问袁江袁队长了,当时那帮凶徒劫持江颜的时候,袁队长为何要当着凶徒的面儿直接说出家荣的名字。而且似乎还刻意用言语挑衅激怒劫匪,我请问,你意欲何为?!"
袁江听到这话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一片,紧紧抿着嘴,不知该如何作答。
袁赫听到这话脸色也不由青一阵白一阵,胸口气的一起一伏,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应对,这件事他确实也听说了,自然知道袁江这么做,着实是用心叵测。
不过袁赫瞥了自己的侄子一眼,很快计上心来,怒声喝道,"混账!竟然有这种事?妄当初何先生还救了你一命!"
话音一落,他猛地一步跨到袁江跟前,狠狠的朝着袁江脸上扇了一巴掌,怒声喝道,"要是早知道你做出这种混蛋事,我什么也不干了也要把你抓过来给何先生赔罪,还不给何先生跪下!"
袁江被袁赫这一耳光打的眼冒金星,耳边嗡嗡作响,知道袁赫这是在用苦肉计,但是听到袁赫让自己跪下他不由有些愣住了,惊诧的望了自己的叔叔一眼,这要是跪下。丢的可不只有他自己的脸,还有袁家的脸啊!
"我让你跪下,你聋吗?!"
袁赫脸色阴沉的愈发厉害,再次冲上来往袁江头上扇了一巴掌,同时十分隐蔽的冲袁江使了个眼色,这种情况下。他们除了道歉安抚林羽的情绪外,别无他法。
不得不说,他为了从林羽手里抢到张佑偲,也算是拼了。
毕竟张佑偲身份实在是太过特殊,抓到张佑偲之后,不只可以跟上头的人交差。而且到时候张家肯定也会找上门攀交求助,要是他能够帮着把张佑偲的罪责减轻几分,送张家一些人情,那到时候自然也就相当于得到了张家这种大世家的支持!
袁江看到袁赫的脸色之后咬了咬牙,二话没说,噗通一声跪到了地上,低着头冲林羽说道,"何先生,我……我错了!"
水东伟见状面色微微一变,显得十分的意外,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袁赫竟然会让自己的侄子做出这种举动。
一旁的韩冰也是甚为惊讶,要知道,这个袁处长可是心高气傲的很啊。
"何先生,袁江可能被某些喜欢搬弄是非的人混淆了视听,以为你我之间有什么不快,殊不知我们的误会早就解除了,所以他一时糊涂做出了这种事情,希望您大人大量。饶了他这一次!"
袁赫扫了眼水东伟,急忙转头再次冲林羽赔礼道。
林羽见袁江直接跪在了地上,脸色倒是也缓和了几分,扫了眼袁江,有些无奈的摇头说道,"袁队长真要是一直在这里跪着,我还真不好不原谅他……"
一……一直?!
袁江听到这话猛地抬起头,一脸懵逼的望向林羽,他本来以为跪一下就完事了呢。
袁赫闻言也不由有些意外,有些诧异的望了林羽一眼,不过很快他就回过神来,连连点头道,"对,对,是得一直跪!"
说着他猛地转头指着袁江怒声道,"听到没,混账,你给我一直跪着,何先生不叫你起来,你就不能起来!"
袁江面色难看的宛如吞了一大口苍蝇,不过也没敢说话,感受着膝盖上冰凉的触感,心中有苦难言,这么冷的天儿。这要是跪上个把小时,那还不得残废了?!
林羽看到袁江吃瘪的神情,心中的不快倒也消减了许多,转头冲袁赫开门见山道,"袁处长,你这次来,应该也是为了张佑偲吧?!"
袁赫闻言,面色一凛,急忙说道,"不错,何先生,虽然我这次来主要是想带着袁江来给您赔礼道歉。但是我也听说了您抓到张佑偲的事情,身为军情处的代理处长,我也不能置身事外,还希望何先生能够把人交给我!"
"老袁,你这就不对了,凡事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
水东伟闻言瞬间脸色一沉。冷声道,"刚才是我先来的,也是我先跟家荣表露的,想要把张佑偲带走,单独提审……"
"老水,你别一口一个家荣家荣的,何先生跟你很熟吗?!"
袁赫冷冷的扫了水东伟一眼,沉着脸说道,"而且,你别忘了,我现在才是军情处的处长!所以张佑偲交到我手里更顺理成章!"
"你一个代理处长,当几天还不知道,就别跟我耍官威了!"
水东伟冷哼一声,转头冲林羽说道,"家荣,人是你抓的,你来决定吧,到底愿意把人交给谁。相信你心里自然有杆秤,千万别忘记某些人曾经是怎么对待你的!"
"水东伟,你什么意思!"
袁赫沉声呵斥了水东伟一句,接着转头冲林羽恭敬道,"何先生,此时事关重大。希望您慎重考虑啊!别忘记,我们的主要目的是揪出凌霄和离火道人啊,张佑偲身份尊贵,你要是交到别的人手里,可能会被外部势力所左右,不一定能追查到底,但是我不同啊,我侄子差点被这离火道人害死,我就算掘地三尺,也一定要让凶徒伏法!"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