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756章 跟踪后的发现
步承和百人屠等人听到这话都不由有些纳闷,听不懂林羽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
"师父,您说隐什么气?!"
窦辛夷也一头雾水,有些疑惑的问道。
"隐煞藏气!"
林羽望着手里的簪子再次重复了一遍,沉声说道,"这隐煞藏气是风水术里的一种说法,而且是一种十分高明的风水术,意思就是用一些特殊的手段。将某些物件上面的煞气隐藏起来,使之看起来跟普通的物件无异,但实际上这些物件仍旧能够害人!"
要不是刚才步承用带着鲜血的手摸这把凤头簪,可能直到此时林羽也不会往这上面联想!
因为这"隐煞藏气"需要极其丰富的风水知识才能够实现,什么与什么相克,什么与什么相辅,什么与什么中和,都要一清二楚。而且一旦弄不好,就真的容易用一些祥瑞的符号或者元素将物件本身所存有的煞气去掉!
而他一直以来没有发现这簪子有问题,就是因为这簪子表面镀着的鎏金暗八仙纹路!
这种极其祥瑞的暗八仙纹路,把簪子本身所带有的煞气几乎整个的包裹住了,使人根本看不出来,但是这凤头簪本身仍旧对人有害,而且被加持了嗜血术之类的邪术,所以才会产生刚才那种类似吸血的景象。
此时林羽把这簪子挑开之后。便发现这簪子里面刻着一种奇怪的纹路,有些类似某种诅咒的咒语,是一种十分阴毒的聚煞凝晦的手段,能够让人心智迷失。甚至长久下去,有性命之忧。
林羽此时已经用匕首把这凤头簪周身的鎏金全部去掉,可以清晰的看到这簪子上面带着一些锈红色的东西,看来它以前也沾染过鲜血,留有一些十分不起眼的血斑。
"先生,这东西竟然这么歹毒,是那个什么晓艾设计出来的吗?!"
窦辛夷听到林羽的话气冲冲的问道,没想到天下真有心肠如此歹毒的女人。
"这簪子不是她设计出来的,她应该没这么大的本事!"
林羽扫了眼簪子,接着摇了摇头,说道,"我当时仔细的看过,这个簪子是有些年岁的东西,起码有着数百年的历史,这点是毋庸置疑的,所以这簪子应该是古代某位精通风水玄术的人特地制造出来害人的,而且害死的应该还是某位唱花旦的戏子,这个戏子的一缕魂识或者怨念附着在了这上面,所以配合着这簪子本身迷惑人心智的作用,就致使厉大哥出现了刚才的那种样子!"
他说着抬头看了眼一旁的厉振生。步承、百人屠和窦辛夷也都不由抬头朝着厉振生看去,窦辛夷紧紧的抿着嘴,极力的憋着笑,虽然刚才看到厉振生又是穿花衣服又是涂口红的一幕感觉十分的惊悚,但是现在想来,感觉还是挺好笑的。
厉振生被众人看的面色不由一红,低着头,没好意思说话。
"至于这个晓艾姐。应该是后来意外得到了这把簪子,得知了这把簪子中的门道,所以才把这件簪子送给江颜,意图对江颜不利!"
林羽眯着眼望了望手里的凤头簪,眼前不由浮现出晓艾姐的面容,声音冰冷道,"所以说要么这个晓艾姐懂玄术,要么就是她背后的那个人,十分的精通玄术!"
林羽想起晓艾当初跟自己买五灵涎的场景,猜测多半是晓艾背后有着什么更加强大的人,要不然她不必第二次见到自己的时候才提出来要购买五灵涎,估计她第一次见到五灵涎的时候只是猜出了几分,但是却不敢确定。
"这个简单,将她抓过来,逼问一番就是了!"
步承面无表情的冷冷道,"到时候问出来是谁。把他们全部杀掉就是!"
对于他而言,解决掉敌人最好最彻底的办法,就是直接弄死!
"不错,好主意!"
百人屠也神情冷漠的点了点头。在这一点上,他向来与步承志同道合。
"……"窦辛夷看了这两人一眼,有些惊慌的往林羽背后躲了躲。
林羽颇有些无奈的摇头笑笑,说道。"这个晓艾恐怕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对付!"
说着他略一沉思,冲步承说道,"步大哥,我和厉大哥离开这几日,恐怕要麻烦你跟踪跟踪这个晓艾了,看看她到底跟些什么人接触!"
紧接着他将上次派大军去跟踪晓艾却无功而返的事情跟步承说了说,让步承切记小心行事。
"放心吧,我肯定跟好她,并且忍住不杀她!"
步承十分郑重的点了点头,眼中寒光毕露。
"……"窦辛夷再次往林羽背后躲了躲。
"记住,江小姐和叶小姐那边也要注意!"
百人屠沉声冲步承嘱咐道,步承这段时间之所以没有留在向南天那里陪向南天练功。就是为了回来保护江颜,而且他师父还让他带了几个人手出来,照顾着叶清眉那边。
"我知道,老牛,不用你嘱咐!"
步承冷冷的扫了百人屠一眼。
"你知道就好!"
百人屠也冷冷的扫了步承一眼。
林羽看着这俩人相爱相杀,有些无奈的摇头笑了笑。
"先生,这凤头簪怎么处理?!"
而厉振生此时倒是更加关心林羽手中的凤头簪,沉声道,"不能让这东西再流出去害人了!"
想起自己刚才有些近乎失心疯般的举动,他内心就不由后怕不已。
"放心吧,我既然已经找到了它的问题所在,自然就有办法破解它!"
林羽冲厉振生坦然的一笑,接着找了一张符纸,不知道在符纸上面写了些什么,随后往凤头簪上面抹上朱砂,用符纸包了起来。冲厉振生说道,"这个符纸千万不要打开,你明天去找些菩提木,将这东西焚烧掉,就没问题了!"
"菩提木我屋里就有,我现在就去拿,现在就去拿!"
厉振生急声说道,他可不敢再私自接触这东西了。所以便想当着林羽的面儿把这东西给它焚烧掉。
说着他便跑到了屋里,将自己珍藏的一串菩提木珠串拿了出来,虽然有些心疼,但是此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总不能连命都不要了吧。
他赶紧从内间翻出一个火盆,接着当着林羽等人的面儿把菩提木珠串扔在火盆里,随后把用符纸和朱砂包裹着的凤头簪也扔到了里面,看着瞬间被熊熊火焰吞没的凤头簪,厉振生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行了,厉大哥,这样就没问题了,烧完之后,这东西就跟废铁没什么两样了!"
林羽笑着说道,"你直接把它扔了就行!"
"我一定把它扔的远远地,扔的远远地!"
厉振生用力的冲林羽点了点头,有些心有余悸的说道。
林羽冲他笑了笑。让厉振生自己把门修好,这才叫着步承和窦辛夷他们离去。
第二天林羽便跟百人屠一起如约去请了那位玄术前辈,这位前辈自己带着两个徒弟生活在了山上,据说老前辈所隶属的门派。曾是一个千年前辉煌一时的玄术门派,只不过随着玄术的凋零,他们这个门派也渐渐凋零了,到如今,只有他和手底下两个资历还算不错的徒弟,在秉承着这一脉的香火。
老前辈听说了林羽组织这帮民间奇人的初衷之后甚为感动,感叹林羽年纪轻轻就开始忧国忧民,所以自然对他也是定力支持,不过因为他自己年时已高,无法出山相助林羽,所以便让自己的两个徒弟春生和秋满跟着林羽下山。
春生和秋满是被师父从孤儿院捡来的孤儿,自小跟着师父生活了近二十年,此时分别难免有些哀伤不舍,毕竟还没为他老人家养老送终,这一走,生死未卜,还不知道能不能回来。
不过老前辈倒是看得很开,冲他俩笑道,"你们跟着何小友尽好一个华夏人应尽的责任与义务,就是对我最好的回报!"
"放心吧,我会请人来照顾老前辈的!"
林羽拍了拍春生和秋满的肩膀,冲老前辈挥手告别,带着他们往山下走去。
在下面的县城住了一夜,第二天林羽便跟百人屠带着春生和秋满往省会赶去,打算坐飞机回京城。
没想到事情进展的如此顺利,林羽不由有些喜出望外,到了机场后,步承就给他打来了电话,冲他问道,"先生,你们今天回来?!"
"嗯,正在坐飞机呢!"
林羽点点头说道。
"你猜我昨天跟踪那个晓艾之后,看到她跟谁见面了吗!?"
步承突然压低声音沉声说道。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