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753章 你的手指,仿佛有灵魂一般
安妮身为一名欧美女人,自然相比较华夏女人要豪放洒脱的多!
而且她本身也是一名医生,知道西医看病时,很多病情都是需要病人去掉衣物的,所以听到林羽这话,她神情没有丝毫的异样,因为在她心里,林羽只是个医生,而她就是个患者。
其实要是换做别人安妮自然不会同意,但是林羽在她内心的地位不一样,而且上次在深山老林里的时候,林羽又不是没看过,所以她才会如此的坦然。
林羽见安妮答应的这么痛快,不由有些意外,有些难为情的轻声说道,"那个……要不。我打电话把我徒弟叫过来吧,让她帮你做艾灸吧!"
这段时间林羽一直忙着给切布尔治疗,因为切布尔身份比较敏感,所以林羽把闭馆歇业的消息放了出去,让病人去其他回生堂的分店看病,而窦辛夷也被他给发配出去了,所以此时窦辛夷不在店里。
"让你徒弟?!"
安妮眉头一蹙,有些疑惑的说道,"你的徒弟医术应该没有你的好吧?!怎么,何,你不愿意为我做吗?!"
"没有没有,只是你这种情况……是需要……是需要褪掉全部衣物的!"
林羽神情稍稍有些羞赧的说道,"既然你说大腿处有酸痛僵硬的感觉,那说明臀部肌肉也有一定的劳损,所以也需要用艾灸烤一烤的!"
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安妮的这种情况需要不着片缕的全身艾灸。让他一个男性来做着实有些不合适。
虽然都说医患之间无男女之别,但是林羽内心相对保守,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其实当初在清海的时候,他倒是也给薛沁做过,但是当时他只是需要帮薛沁熏烤背部,跟现在的情况截然不同!
"嗯,你是医生,自然按你说的来!"
不过安妮倒是没有听出林羽话里的暗示,冲林羽点点头,说道,"何,最好还是你来帮我吧,我信得过你,而且我过几天就要回国了,到时候仍旧免不了加班熬夜,希望你能在我回国之前。帮我把身体调节到一个良好的状态!"
安妮之所以能够做到米国医疗协会副会长这个位子,靠的不只是她父亲的关系,更是她自己的能力!
所以就算是贵为副会长,她每天也都要工作到深夜。公众号:倒数呀倒数,江颜番外已更。
林羽听到安妮这话,自然便再不好意思推脱,毕竟事关安妮的健康,点点头。说道,"好,那我来帮你做,回国前只需要做两次,包你回去精神百倍!"
其实要是普通的艾灸,只能起到一个缓解的作用,但是要是艾灸的过程中配合上他的灵力,那效果自然要被放大数倍,甚至是百倍,能够有效去除安妮肌肉的酸痛感,促进血液循环。
"那就先多谢何先生了!"
安妮冲林羽笑着眨了眨眼。
"安妮会长客气了!"
林羽也冲她开完笑道,接着让安妮在自己跟前坐下,伸手在安妮肩膀和腰部捏了捏,确认肌肉劳损的程度,随后他又同样的在安妮的大腿上捏了捏,感受到他手上异样的力道,弄的安妮也不由脸色微微一红。
确认过后,林羽便起身写了个方子,让厉振生按照方子,帮自己卷几条艾草条,接着他便示意安妮先进屋把衣服脱了。
"先生,你放心,今天谁都没来,我什么都不知道!"
厉振生一边抓着药材,一边望着紧张的林羽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林羽闻言恨恨的瞪了厉振生一眼,板着脸故意沉声呵斥道,"厉大哥,你怎么回事,怎么跟了我这么久,思想怎么还如此肮脏呢!我这是帮安妮小姐治病,治病!"
"对对,先生,是我说错话了,是我错了!"
厉振生急忙冲林羽连连点头,"您这是给安妮小姐治病,治病,到时候我肯定会如实告诉江颜的!"
"你!"
林羽知道厉振生是故意的,面色变了变,想了想家里那个醋坛子,急忙道。"你还是谁也没来,什么也不知道吧!"
说着林羽深呼吸一口气,迈步进了屋。
厉振生望着林羽这样,不由摇头笑了笑,感慨着叹道,"我们家先生啊,就是太正经!"
林羽进屋之后便看到安妮已经按照他说的脱掉衣物趴在了诊床上,因为内间里有暖气,所以并不冷,不过林羽怕安妮着凉,还是开开了空调,眼睛有些不敢往一旁的诊床上看!
因为林羽满脑子就是"白的耀眼"这几个字,今天他终于见识到了白种人的肤色原来真的可以这么白!
"那什么,不冷了吧……"
林羽一边翻找着毛巾,一边冲安妮问道,以此缓解自己的局促。
"不冷。而且感觉有些热!"
安妮趴在床上,瞥眼望了林羽一眼,似乎看出了林羽的羞赧,忍不住也偷偷笑了一声,不过内心对林羽的好感有提升了不少。
她听说过华夏有个柳下惠坐怀不乱,暗想林羽绝对跟这柳下惠有的一拼,她对自己的颜值和身材有着十足的自信,恐怕这世上很少有男人能够抵挡的住这种诱惑,所以林羽能够做到目不斜视,实属难得,她心中对林羽不由多出几丝敬佩之情。
林羽找出长毛巾之后,便转过身朝着诊床上的安妮走来,不过他眼睛左右瞄着,避开视线,随后走到安妮跟前之后将长毛巾扑在了安妮的身子上,遮住了她大片的肌肤,他这才不由长出了口气。
说实话,他也不是圣人,面对安妮美好的胴体他难免也会呼吸急促,心跳加快,尤其是安妮相比较华夏女人,身材更加的丰满,但是肌肤却十分细嫩,没有欧美女人那种毛发重、皮肤糙的缺点,所以只要他不去看,那自然也就克制住了内心的念想。
紧接着他伸手在安妮后背、肩头和脖颈处按了按,发现安妮不只后背和肩头有问题,而且颈椎也很有问题,应该是长期低头的原因,导致她脖颈处的肌肉僵硬呆板,而且颈肩相连的颈椎处也微微有些外凸。
"以后别这么拼了,再这样下去。你的颈椎病会越来越严重的!"
林羽一边替安妮按捏着颈椎,一边轻声说道,因为安妮是医生,所以林羽也没必要提醒她颈椎病严重会有什么后果。
其实现在很多年轻人都多多少少患有颈椎问题,要是平时不注意,真的有可能导致腰背酸痛,甚至是瘫痪的风险!
而安妮这个显然已经到了比较严重的地步。
"我知道……但是我每多拼一天,就是多救治一条生命啊……"
安妮轻轻笑了笑。有些无奈又有些欣慰的说道。
林羽听到这话紧紧的抿了抿嘴唇,对于安妮这话,他感同身受,心中不由对安妮也生出几丝敬意,说道,"那这两天我调制一些膏药,你回去记得贴一下!"
接下来林羽便直接将心思的放在了帮助安妮治疗病痛上面,就连出去拿了艾草条回来。将安妮身上的毛巾拿开,替她熏烤身上穴位的整个过程中,他神情间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异样,此时他才真的把自己和安妮之间的关系,明确为了医患关系。
因为此时林羽体内的灵力已经相比较先前浓厚了许多,所以他这次的治疗,效果自然也好了许多。
艾灸结束之后,安妮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而且毫不避讳的当着林羽的面儿传起了衣服。
林羽看到眼前的景象还是有些不由自主的红了红脸,但是又不好意思开门出去,怕一开门被外面的厉振生或者来抓药的人看到什么不该看的。
安妮看到林羽害羞的样子,不由咯咯的笑了起来,感觉十分的有意思,冲林羽揶揄道,"何先生,看你这么害羞的样子,是没看过女人吗?!你该不会和你妻子都没同过房吧?!我听说你们两人还一直没有小孩呢!"
"咳咳……"
林羽紧张的咳嗽两声,见她穿好了衣服,赶紧转身拽开门跑了出去,后面立马传来安妮银铃般的笑声。
果然啊,像他这种传情的华夏小男生,确实不是国外这些大洋马的对手!
林羽内心恨恨的想到。
"先生,您怎么了,怎么头上这么多汗啊?!"
厉振生见林羽面色通红。急忙问道。
"屋里太热了,谁让你把暖气烧的那么热的!"
林羽气呼呼的冲厉振生呵斥了一句,接着转身去后面洗脸去了。
厉振生微微一愣,喃喃道,"这暖气也不是我烧的啊……"
随后安妮就长生口服液在米国的推广方案跟林羽商谈了商谈,整个过程中林羽还是多少显得有些难为情,尤其是瞥到安妮脖颈处的大片雪白肌肤,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她方才趴在诊床上的一幕。
商谈结束,好容易要送走安妮,林羽终于忍不住长舒了一口气。
不过他和李振生送安妮到门口的时候,安妮突然转过身冲林羽挤挤眼笑道,"何先生,多谢你的治疗,你的手指在我身上跳动的时候,仿佛有灵魂一般!"
说着她咯咯笑着冲林羽摆了摆手,钻进了车里。
林羽闻言面色不由一变。
"跳……您的手指在她身上跳动?!"
一旁的厉振生有些惊诧的望了林羽一眼,见林羽转头望过来要做解释,他立马一摇头,便往屋里走着,边嘟囔道,"谁都没有来,我什么都不知道,谁也没有来,我什么都不知道……"
"厉大哥……"
林羽见厉振生径直进了屋,不由泄气的叹了口气,恨恨的朝着安妮离去的方向瞪了一眼,内心颇有些无奈,被这个安妮找到了自己的软肋,日后肯定有他受的了!
林羽进屋之后便将自己挑选出的几样人生、灵芝之类的珍贵药材取了出来,用包装盒包好,接着往外走去,同时冲厉振生说道。"厉大哥,现在切布尔先生的病也治好了,我明天就跟牛大哥出门去请那位玄术前辈了,你自己在家看店的时候,多注意点啊!"
"您就放心吧,先生!"
厉振生在屋里冲林羽喊了声,也没出来,不知道在屋里做什么。
"那我,走了啊!"
林羽昂着头喊了一声。
"好,您慢走!"
厉振生答应了一声,还是没出来,林羽心头不由有些疑惑,这厉大哥怎么回事,自己以前回趟家,他都要送亲自送自己出医馆门的,这自己要出两天远门。他怎么还不出来了呢。
不过林羽正纳闷着,厉振生突然从屋里跑了出来,一边抓着一大把东西往嘴里填着,一边冲林羽含糊道,"中午没吃饱,饿死我了!"
林羽冲他摇头笑笑,说,"行。那你吃吧,我走了,用不了两三天,我们就回来了!"
"注意安全啊,先生!"
厉振生点点头,有些不放心的冲林羽嘱咐了一句。
晚上吃过晚饭,江颜便帮着林羽收拾起了外出的衣物,同时一个劲儿的嘱咐着林羽一定要注意安全,早去早回,因为她知道林羽这次去的是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所以自然有些不放心。
"行了,颜姐,你就放心吧!"
林羽冲她摇头笑了笑,接着突然想起来什么,问道,"对了,我让你帮我跟薛沁说租公寓的事儿,你说过了没有?!"
"说过了,她已经帮你租好了!按照你的要求,地点离着我们的新家和医馆也都不远!"
江颜点点头,说道,"荣沁美颜有个大客户就是做公寓开发的,据说给留了一整栋呢!"
"嗯,果然薛沁办事靠谱!"
林羽笑着点了点头。十分满意,这栋公寓就是他特地留出来给招募到的这些玄术高手居住的,也算是一个据点了。
"那我办事就不靠谱啊?!"
江颜哼了声,噘着嘴有些娇嗔的说道。
林羽看着她少有的撒娇的样子,心里温柔的感觉都要化了,轻轻的在她鼻头上捏了捏,柔声道,"当然谁都比不过你。只有你最好!"
"这还差不多!"
江颜冷哼了一声,转过头俯下身子继续整理衣服。
因为江颜此时正弯腰背对着林羽,所以这个自然不由让林羽有些气血翻涌,尤其是受到白天安妮那一幕的刺激,林羽一把从背后抱住了江颜,手有些不老实了起来,说道,"哎呀,颜姐,别收拾了,我困的睁不开眼了,我们还是睡觉吧!"
"求你的,才几点就困了!"
江颜说着抬头看了眼时间,也不过才不到十点而已。
就在这时,林羽扔在床上的手机突然响了,林羽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是窦辛夷打来的,心头不由有些纳闷,要知道,辛夷很少晚上给他打电话的。
"喂,辛夷,你怎么了?!"
林羽接起电话疑惑的问道。
"师父,你……你在哪呢?!"
电话那头的窦辛夷声音微微发颤的说道,声音压得极低,似乎生怕被人听到。
林羽眉头一蹙,急忙道,"我在家呢,怎么了?!"
"你……你能来医馆一趟吗?!"
窦辛夷语气惊恐的说道。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