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749章 有我何家荣,何须神医刘
"看切布尔先生的反应,想必是我猜对了吧?!"
林羽看到切布尔的反应之后,眯眼笑了笑。
"何先生,你……你再写一遍!"
切布尔心头怦怦直跳,极为惊讶,没想到林羽单凭看了几眼,就能说出他得的病,他生怕自己方才感知错了,急忙让林羽在自己的手心中再写一遍。
林羽这次稍微加了加力道,缓缓的在切布尔的手心写下了三个字母。
切布尔确认林羽写的无误之后。眼睛睁的更大,有些诧异的冲林羽说道,"你……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您这次来跟上次来脸色差别太大了!"
林羽轻声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您上次来的时候一直在服用某种药物吧?!所以能将症状压制的住,以至于我没看出来,当时您看起来还是十分健康的!"
"对,对!"
切布尔鸡啄米般连连点头,眼神中竟然迸发出一种极大的兴奋之情,又惊又诧。冲林羽急声道,"何先生,您竟然连这个也能看出来?!"
"何,切布尔先生这到底是什么病啊?!"
一旁的安妮听到林羽和切布尔的话显得极为惊讶,忍不住冲林羽好奇的问道,因为切布尔先生从没告诉过她,他得了病。
切布尔听到这话面色微微一变,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似乎有些难为情。
"安妮,我们中医讲究保护病人的隐私。既然切布尔先生觉得不方便透露,你就不要多问了!"
林羽似乎看出了切布尔的意思,冲安妮笑了笑,示意她先在大厅坐着,接着自己叫着切布尔进了内间。
安妮有些狐疑的皱了皱眉头。不过也没多说什么,无奈的耸了耸肩。
"何先生,您既然能够看出我得的什么病,那您是否有办法医治?!"
切布尔一进门便迫不及待的冲林羽问道,语气中带着一丝希冀。
"切布尔先生,关于艾滋病您也知道,是一种绝症,世界范围内暂时无药可解!"
林羽轻轻的摇了摇头,现在既然屋里没有外人,他便直接将切布尔所患的病症说了出来,方才他在切布尔手中所写的三个字母,正是"HIV",估计也正是因为这种病太过敏感特殊了,所以切布尔才不愿意当着安妮的面儿说出来。
不过林羽内心不由有些纳闷,米国医疗协会代表的可是西医医学技术的巅峰,切布尔为何不找米国医疗协会进行治疗呢?!
切布尔听到林羽这话心头咯噔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深深的失落,一屁股跌坐到了后面的椅子上,神情呆滞的望着窗外,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林羽看到他这样,不由摇头笑了笑,像这种身份地位都达到一定高度的人,往往越怕死。
"切布尔先生,能让我先给你把把脉吗?!"
林羽坐到桌子后面。冲他说道,"您也知道,每名艾滋病人的病症都是有所区别的,我可以帮您看看您现在的病情,已经发展到了什么程度了。"
艾滋病病毒本身是不致命的,但是它会极大的破坏人体的免疫系统,引发其他并发症,具体的症状因人而异,所以林羽在把脉之前,没敢贸然承诺什么。
切布尔听到林羽这话略一迟疑。还是将手伸到了林羽的面前。
林羽将手在切布尔手腕上轻轻的试了试,随后面色猛地一变,有些惊诧的冲切布尔说道,"切布尔先生,您这病,已经得了三十多年了?!"
切布尔闻言身子也是一震,睁大了眼睛无比惊讶的望着林羽说道,"何先生,您……您竟然连这个也能看出来?!"
林羽没有回答他,自顾自的摇了摇头,显然极为惊讶,要知道,虽然艾滋病潜伏期极长,需要数年甚至十年的潜伏期才能让感染者发展为艾滋病病人,但是病症显现出来存活的期限并不长。
当然,也有一些身体特殊的极少数人群能够活到七八十岁的,但是这跟个人的体质有关,切布尔的体质,显然不属于这种,所以林羽发现他得病之后能够活这么久。而且前几天来的时候还让自己毫无察觉,自然惊诧不已。
"切布尔先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这些年一直以来,都是从马拉西亚这个神医刘这里拿了一些药剂喝着。所以身体才能一直保持健康的吧?!"
林羽似乎已经猜到了这个切布尔找这个神医刘的目的,也终于明白安妮为什么不知道切布尔先生得病的事,既然已经找到了有效的药物,切布尔自然没有必要告诉安妮。
"对,对!"
切布尔再次用力的点头。望着林羽的眼神中闪着一种极大的亮光,感觉这个何先生当真是神了,竟然什么都能猜的到!
他不由对华夏人的观念也有了一些转变,其实切布尔是一个具有浓重"种族意识"的男子,有些敌视黄种人,尤其是华夏人,这也是他先前不愿意让林羽帮他看病的原因,这次要不是因为性命攸关,他也不会亲自来华夏打探这位神医刘的消息。
"拿这个神医刘当时给你开的方子还在吗?!"
林羽笑了笑,说道,"其实你不用找他的,只要方子在的话,按照方子抓药就行了!"
林羽本以为这个切布尔对华夏中医了解太少,连照方抓药都不知道,但切布尔听到这话却直摇头。说道,"这个药方他一直没有给我,我每次去,他都给我拿够我喝半年的药,等我喝完之后,再去找他要,这二十多年来一直都是这样,而且我每次去,他的药价都要提升,不得不说,你们华夏的中医医生太会做生意了!"
切布尔说到这里摇着头感慨了一句,语气半开玩笑半揶揄的说道,要不是这个神医刘一直不给自己方子,他也不至于亲自跑来华夏,更可恨的是,这个神医刘从马来西亚回老家走的突然,压根都没告诉他,他的药已经吃完了,症状又慢慢的显现了出来,随时可能有危险。所以这次过来,才会被林羽看出来,要是再拖上几日,他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状况呢!
也正是因为这个神医刘的所作所为,让切布尔对华夏人更加的没有好印象!
林羽听到这话面色瞬间一沉,眼中闪过一丝怒意,板着脸冷声道,"切布尔先生,我们华夏中医开门行医,是为了济世救人。不是为了做买卖!这种人,只是个例,无法代表我们整个华夏中医!"
他说话的时候紧紧握着拳头,身子气的颤颤发抖,怪不得华夏中医一直在国际上难以推行。甚至为外国人所仇视!全都是因为这些唯利是图的宵小之辈,败坏了中医的名声!
这个神医刘跟玄医门一样,空有一身好医术,却毫无中医的操守与风骨,简直就是中医界的败类!
"其实他赚钱我也可以理解,我本来想要一次性用一千万美金将他手里的药方买下来的,但是被他拒绝了!"
切布尔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叹息道,"毕竟,人的欲念是无限的,我不这么表示还好,我这么表示过之后,他反而把每份药的价格都提升了好几倍……"
虽然切布尔明知道这是在坑他,但是他也不得不伸着头挨宰,而且他虽然痛恨这个神医刘。但是却不敢对神医刘表现出半分的不敬,甚至每次去还要带一些贵重的礼物讨好这个神医刘,要是有人敢对神医刘不利,他还要帮忙出面解决!
而这位神医刘,也已经借助切布尔的手。铲除掉了许多与自己为敌的势力,这也是他一直不把方子交给切布尔的主要原因之一!
林羽面色阴冷的眯了眯眼,心底暗想,如果自己想要发展中医,想要让中医在世界上扬名,就一定要铲除以玄医门为首的这种中医中败类!
"何先生,既然您已经知道了我得的是什么病,那您能不能帮我再继续打听……打听这个神医刘的下落,毕竟,我……我还不想死……"
切布尔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声音有些哀求的冲林羽说道,虽然他贵为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老管家,跺一跺脚能让半个欧洲为之颤动,但是,在死亡面前,他仍旧是那么的渺小。
"不必了,切布尔先生,有我何家荣在,您再也不需要什么狗屁的神医刘了!"
林羽冷哼一声,一挺胸膛,满脸傲然的说道。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