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44章 不用全力,你会死的
鸡冠头在看清林羽面容的刹那大脑突然间一片空白,甚至都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不由用力的眨巴了眨巴眼睛,确认眼前的这个人确实就是"何家荣"之后,后背噌的出了一身冷汗,汗毛直竖。
他心中百思不得其解,就算这个何家荣没有被丧妻之痛击溃,那起码也要看一下自己死去的妻子,抱着痛哭一番吧?!这……这怎么眨眼间就追上来了?!
而且刚才翻过墙之后,他逃跑的时候。已经用出了全速,以他的速度,别说普通人,就是训练有素的精英,也无法这么快追上来的!
不过吃惊归吃惊,鸡冠头的反应倒也灵敏,猛地侧头往林羽背后看了一眼,惊声道,"谁?!"
林羽听到这声惊呼,下意识转头往后一看。与此同时,鸡冠头趁机猛地蹬地而起,身子极速的朝着林羽冲了过来,同时闪电般从小腿上的绑带上抽出一把匕首,手腕反转,一手握刀,另一只手压住握刀的手腕,刀尖直击林羽的心窝。
蠢货!
鸡冠头这一蹬的爆发十足,眨眼将便到了林羽的跟前,眼见自己手里的刀尖就要扎进林羽的心窝。他心中不由嗤笑一声,发现林羽原来也不过如此!
但是让他惊讶的是,在他手中的刀刃即将戳到林羽胸口的刹那,突然便住了,任他怎么用力也无法动弹分毫!
他神情惊诧无比。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手腕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只有力的手掌,他心头咯噔一下,一抬头,发现林羽正笑眯眯的望着他,饶有趣味的说道,"继续啊,用点力!"
鸡冠头一咬牙,看到林羽近乎轻蔑的神情,顿觉受到了莫大的羞辱,身子猛地一绷,双腿用力的蹬着地,几乎将整个身子的力道都压到了自己的双手上,手背和额头上皆都青筋暴起,但是让他无法接受的是,纵然他用出了自己的全力,仍旧再也无法将手中的刀尖往前推送半分!
而林羽的身子则挺的笔直,双腿曲都没曲的立在原地,而且仍旧只是用一只手推着鸡冠头的手腕。
林羽皱了皱眉头,有些疑惑的说道,"隐修会,就只有这么点实力吗?!"
林羽这话除了故意刺激鸡冠头之外,也多少有些诧异,虽然这个鸡冠头的实力比普通的特种兵要强的多,甚至比神木组织的人都要强。但是林羽对付起他来,竟然丝毫不费力!
其实林羽不自知的是,在习练了至刚纯体之后,再配合上掺加了天材地宝药材的辅助,他自身的身体素质和能力同样再次提高到了一个新的层次,所以现在他的实力,几乎可以直接碾压鸡冠头!
"FUCK!"
鸡冠头见自己全身的力道都敌不过林羽的一只手,自知拼力量肯定不是林羽的对手,猛地将手撤回来,凌厉的一脚踢向了林羽。同时以一种十分犀利的刀法攻向了林羽。
"这个嘛,还有点意思!"
林羽看到鸡冠头的刀法眼前一亮,发现自己从未见过,只见鸡冠头这刀法自成一路,每一招每一式都刁钻无比,猜测应该是隐修会内部的一种刀法。
林羽不紧不慢的躲闪着鸡冠头的匕首,没有急着出手,因为他想要摸清鸡冠头的功夫套路,从而加深对隐修会的了解。
他知道,日后自己必然会有与这隐修会交手的一天,所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林羽这边闲庭信步,鸡冠头却急的满头大汗,他发现自己不只是力量上无法与林羽抗衡,就连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脚步和刀法,竟然也都无法伤到林羽分毫!
"再尽点力啊,这种时候,如果你再不使出自己的全力,是会死的!"
林羽淡淡的冲鸡冠头说道,语气中隐隐带了一丝寒意。他追上来,就是为了要鸡冠头的命!
鸡冠头听到林羽这话心头猛地打了个寒颤,竟然莫名的感觉到了一丝深入骨髓的惊恐,此时他似乎终于明白方才袁江被林羽掐住脖子后,会跟林羽妥协了!
鸡冠头知道林羽这话不只是说说而已。他似乎已经嗅到了死亡的气息,自然没有丝毫的保留,将自己的潜力发挥到了极致,更加努力的朝着林羽攻去,只可惜杯水车薪。仍旧连林羽的衣服都碰不到!
林羽似乎也看出来鸡冠头已经用尽了全力,知道已然没有拖下去的必要,在鸡冠头一刀刺来的时候,他身子猛地一闪,接着一把抓住鸡冠头的胳膊用力一拽,趁鸡冠头身子前扑的刹那,一脚踹在了鸡冠头的腿弯处。
"咔嚓!"
鸡冠头的膝盖生生被踹断,腿瞬间以一个恐怖的角度弯曲到内侧,身子一偏,噗通一声栽到了地上。
"呜……"
鸡冠头紧紧的咬着牙,额头上冷汗如瀑,但是在这种剧痛之下仍旧没有发出任何的哀嚎,硬生生忍了下来,同时还不忘用手一撑地,猛地一甩手里的匕首。狠狠的朝着林羽甩去。
林羽一把抓住凌空飞来的匕首,接着身子一冲,势大力沉的一脚踹向了鸡冠头的肩头。
"咔嚓!"
又是一声清脆的骨头碎裂的声音,鸡冠头身子再次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感觉自己半边身子都快要散架了,再也没力气爬起来。
"我说过,不用出全力,你会死的!"
林羽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
还他妈没用全力?!
鸡冠头听到这话气的胸口憋闷,再次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他妈的他何止是用了全力啊!甚至将自己的潜力都发挥到了极致!但是仍旧还是遭到了碾压,他又有什么办法?!
此时他内心又惊又恐,猜不透这个何家荣到底他妈的是什么何方神圣!
林羽仔细的看了眼鸡冠头刚才冲他甩来的匕首,发现这把匕首跟原先那把玄钢匕首压根没法比,而且刀柄上也没有缠着类似那把玄钢匕首刀柄的锦绳,不由有些失望,接着转头冲鸡冠头说道,"你这把匕首,跟你们隐修会里那把玄钢匕首相比,实在是差远了!"
鸡冠头听到林羽这话猛地睁大了眼睛。满脸震惊的望了林羽一眼,十分意外林羽竟然见过那把玄钢匕首!
"说,你在隐修会是什么职位?!你们隐修会的总部在哪?跟剑道宗师盟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想要寻找那份有关于华夏命脉的文件?!你们到底替谁办事?!"
林羽一边玩弄着手里的匕首,一边蹲下身子,冲鸡冠头问出了几个自己最为关心的问题。
鸡冠头见林羽竟然知道这么多事,愈发的惊讶,接着脸色一沉,冷声冲林羽说道,"你是华夏军方的人?!果然,你们华夏人都是骗子!"
亏他刚才还信了林羽。以为林羽就是个大家族出身的大少,毕竟像这种大少,自小练点功夫,也很正常。
"我承认我在这件事上骗了你,但是我刚才答应过放你走。是真的想放你走的,但是只可惜,你自己先违背了承诺!"
林羽淡淡的说道。
鸡冠头听到这话心头一颤,眼中不由突然闪过一丝悔恨的神色,不过很快神情一冷,咬牙狞笑道,"就算你杀了我,你妻子也活不过来了,她是因为你才死的,你这一辈子,都要在悔恨和痛苦中度过了,哈哈哈哈……"
"奥,忘记告诉你了,这点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爱人没有被你打死。她只是肩膀受了一点点伤而已!"
林羽轻描淡写的瞥了眼鸡冠头,宛如在看一个白痴。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鸡冠头身子一颤,满脸不可置信的摇着头,急声道,"我那一枪绝对不可能失手……啊!"
他话未说完。林羽已经一刀扎在了他的大腿上,他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短促的惨叫。
"行了,我没时间跟你废话,说,你在隐修会到底是什么职位?!你们内部是什么结构?!你跟拓煞,又是什么关系?!"
林羽眼中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回答的我的问题,我会让你死的舒服些!"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