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26章 早晚有一天,我们会去任何我们想去的地方
严伦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摸了摸脸上的东西,发现有些粘稠,而且还带着一丝腥味,他不由瞬间清醒了几分,伸出手摸索着想去开灯,一扭头,突然发现床边竟然坐着一个黑影!
"什么人?!"
他吓得浑身一抖,彻底清醒过来,猛地起身去摸床头的台灯。但是突然感觉自己的右手似乎整个被压麻了,有些不听使唤,而且还有些异样,他来不及多想,急忙用左手去开灯。
"啪嗒"一声,台灯一开暗黄色的光芒陡然间照清了床头的那人,只见这人面如枯木,自嘴角到耳后的一条伤疤在昏黄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无比阴森恐怖!
"是你?!"
严伦一眼便认出了坐在床前的百人屠,身子猛地打了个机灵。瞬间面无血色,尤其是看到百人屠手里还拿着一把沾满鲜血的匕首之后,大脑突然嗡的一声,陡然间一片空白。
他做梦都想不到,他熟睡之际,百人屠竟然会出现在他的床前!
要知道,他这个宅子内外,可是有金发男和泰伦等人护卫的!
他话问完之后,突然注意到自己的床单上和枕头上布满了鲜血,他面色大骇。急忙低头顺着血迹看去,接着便看到了自己血淋淋的右手,而且他的手上此时竟然只剩下了三根手指!小指和无名氏已经不止所踪,创口处粘稠的鲜血正汩汩的往外冒!
"啊!你对我做了什么,啊!"
严伦顿时宛如杀猪般惨叫了起来。左手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右手,声音带着哭腔,凄厉无比,又惊又恐,身下也是陡然间湿热一片,一股浓重的骚味扑面而来,毫无疑问是吓尿了。
怪不得刚才他起身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右手有异样呢,原来他的手指在他醒过来前就被百人屠给切掉了,可能是睡的迷糊或者是百人屠刀法太快的原因,所以他刚才没感觉到疼,不过现在他倒是觉得创口宛如火烧一般,灼热疼痛不已。
"救命!救命!泰伦!迈尔斯!快来救我!"
严伦一边用力的用双腿蹬着床往后退,想远离百人屠,一边昂着头扯着嗓子大声的喊了起来。
百人屠坐在窗前的椅子上动也没动,自顾自的将手里沾染了鲜血的刀往床单上擦了擦。
"泰伦!迈尔斯!瓦格利特!你们都聋了吗?!"
严伦吓得浑身抖个不停,声嘶力竭的喊着,但是让他意外的是,外面丝毫的动静都没有,而且更为怪异的是,睡在他身旁的这个女模仍旧躺在床上动也不动,哪怕他都快要把她挤下去了,这个女模仍旧没有丝毫的反应。
"省省力气吧,你的司机、助理和保镖总共八个人,已经全部被我打晕绑起来了!"
百人屠把匕首擦干净后,这才不紧不慢的冷声说道。至于严伦背后的那个女模,一开始也早已经被他给打昏了过去。
严伦听到这话宛如被雷击中了一般,身子再次猛地一哆嗦,浑身汗如雨下,眼神无比惊恐的望了百人屠一眼,接着猛地起身,跪在床上,哆嗦着不停的给百人屠磕起了头,声音带着哭腔不停道,"大哥饶……饶命。饶命啊大哥,我知道错……错了,我知道错了,我该死,我该……该死……"
说着说着他便忍不住痛哭了起来,哭声中带着无尽的惊恐,他知道,倘若真如百人屠所说,他的手下都被打晕了,那也就意味着他的小命彻底掌握在了百人屠的手里,百人屠想解决掉他,不过是一刀子的事儿!
所以这下他是真的怕了,压根顾不上什么廉耻尊严,哭喊着跟百人屠求起了情。
百人屠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淡淡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吗?!"
严伦身子一紧,无比惊恐的抬头望了百人屠一眼,咕咚咽了口唾沫,有些惊恐的说道,"不……不知道……"
他话音一落。百人屠眼神猛地一寒,他身子猛地打了个冷颤,急忙改口道,"知……知道,知道!我……我该死。我该死,我找人谋害何家……不,何,何先生……我该死,我该死……"
说着他急忙抡起双手朝着自己的脸上来回抽了起开。顾不上乱飞的鲜血和手上的疼痛,一边抽一边痛哭,极力的祈求百人屠的同情。
百人屠猛地起身,躲开从严伦手上乱飞出来的血点,有些厌恶的看了他一眼,冷声道,"行了,你不用演苦肉计了,依照我的办事风格,我一定会杀了你,但是我们家先生为人仁义,打算饶你一命!"
"多谢何先生,多谢何先生!"
严伦听到这话陡然大喜,再次冲百人屠磕起了头,激动无比道。"请你替我多谢何先生不杀之恩!"
说着他再次大哭了起来,这次是喜极而泣。
"不过这次我们先生虽然饶过了你,但是你给我记住,以后你要是再耍小聪明小手段对何先生图谋不轨的话,就没这么幸运了!"
百人屠冷声道,"我既然能悄无声息的进来割掉你的舌头,自然也能割掉你的脑袋!"
他之所以割掉严伦的手指,既是为了让严伦长长记性,又是为了向严伦证明自己的能力!
对于堂堂世界杀手排行榜排名第三的杀手而言,严伦的那几个手下压根就不够看的!
"是,是,是……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我明天就离……离开京城……"
严伦声音颤抖的连声答应,现在的他,真的是一刻都不想在京城多待了!至于他跟冥王合作,也彻底告吹了,他知道,百人屠来找他,指定是已经识破了一切。他要真敢再找林羽的麻烦,那真的就是活得不耐烦了!
百人屠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再没多说什么,起身快速的离去。
等他到了外面之后,发现外面已经下起了大雨,他二话没说,低头便直接钻进了雨幕。
而此时江颜和林羽刚刚洗漱完进屋,江颜见外面雨下的太大,赶紧走到窗前确认了下窗子闭紧了没有。
"咔嚓!"
一声响亮的雷声响起。江颜吓得浑身打了个哆嗦,显然还未从刚才餐厅里的惊吓中缓过神来。
林羽急忙一把从身后抱住了她,笑道,"颜姐,别怕。有我呢!"
江颜一把抓住了林羽抱在自己腹部的手,想起今晚上的事情,有些心有余悸的说道,"家荣,要不我们离……离开京城吧……"
"离开京城?!"
林羽微微一颤,疑惑道,"离开京城我们去哪儿啊?!"
"去哪里都行!"
江颜望着外面电闪雷鸣、风雨交加的场景,有些惶恐的说道,"我们回清海,去南方,去国外,都可以,就是不要在京城了,这里的风雨太大了……"
林羽似乎听出了江颜语气中的惊慌,赶紧将她用力的往怀里揽了揽。将头轻轻靠在她的肩头,轻声道,"会的,会的,早晚有一天。我们会离开这里,去任何我们想去的地方,但是我现在身不由己,有些事,我既然已经知道,就必须要去面对,有些责任,我也必须要去承担,你放心,风雨再大,我也永远会为你遮风挡雨!"
现在的他,已经再也不是清海那个只希望苟且于世、安稳度日的小市民了,来了京城这么久,他见过了太多人,也接触过了太多事,心智和壮志早已经悄然转变了,尤其是见过气度凌云、传奇伟岸的向南天和壮志豪迈、义薄云天的何自臻之后,他怎么不心神往之?!怎么不想成为那样的人物?!
他还要发扬中医,还要抵御外敌,还要与这世间诸多的黑暗作斗争,所以岂会被一个小小的严伦给吓倒?!又怎么这么不战而退的离去?!
"我不用你为我遮风挡雨!"
江颜轻轻的摇了摇头,似乎听出了林羽话里的坚定,她知道有很多事因为不适合她知道,林羽都没告诉她,不过不管林羽作何决定,她都愿意一直支持林羽,一直陪伴着林羽。
说着她转过头,轻轻的摸了摸林羽的眉毛,温柔却坚定的继续道,"我不想做被你庇护的那个人,我想做陪你栉风沐雨的那个人!"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