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62章 上天眷顾
    冷峻男听出胡擎风语气中的怒意,身子再次不由一颤,面色泛白,额头上冷汗直流,垂着头,战战兢兢的如实说道,“回风先生,我们是天狼哥的人,是……是叶家的那个叶瑞宽花钱让我们替他解决麻烦,让我们把……把……”

    说着冷峻男瞥了眼一旁的林羽和叶清眉,当着胡擎风的风不敢直呼林羽他们俩的大名,后半句话也没说出口,但是意思已经很明白,是叶瑞宽花钱买林羽和叶清眉的命,他们只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

    叶清眉听到这话面色猛然一白,果然,高子珊娘俩儿这心真够狠的,竟然真的要置她于死地!

    “天狼?天朗集团的那个天狼?!”

    胡擎风闻言眉头微微一蹙,背着手,冷哼道,“行啊,这两年天朗集团做大了,天狼也今非昔比了,连老子的客人都敢动了!”

    “不敢,不敢!”

    峻冷男听到胡擎风这话脚下瞬间一软,差点一个踉跄摔在地上,急忙结结巴巴的冲胡擎风解释道,“风……风先生……您误会了,这件事天狼哥压根不知情,是我全权负责的,是我该死,听信了那个该死的叶瑞宽的话,以为何先生和叶先生只是来这边的游客……所以才上了他的当……我该死,我该死……”

    说着冷峻男直接伸出手用力的扇起了自己的巴掌,响亮的啪啪声一时间不绝于耳,可见他是真的用足了力道。

    他知道,以风先生的实力,要是为难他们天朗集团的话,天朗集团的日子一定不好过,到时候天狼哥一怒之下估计会弄死他!

    所以他只能把一切事情都揽到自己身上,想通过这种苦肉计的方式博取风先生的原谅。

    “窝囊废!”

    一旁的百人屠看到冷峻男这么一副窝囊样,忍不住有些厌恶的瞥了冷峻男一眼,他心里十分的气愤,这个胡擎风不也就是个两鼻子一张嘴吗,有什么可怕的,大不了跟他拼命就是了呗!不就是一死吗?!

    殊不知,这世上没几个人跟他一样,能够轻易的将生死置之度外!

    胡擎风听到百人屠这又恨又气的话,顿时胸膛挺的更直,感觉倍有面儿!

    “胡大哥,算了吧,他们也没把我们这么着!”

    林羽见状出面劝了一句,他倒不是同情这冷峻男,只是不希望胡擎风因为自己得罪这些当地的集团,毕竟他也知道,要是这帮人要是被逼急了,非要拼个鱼死网破,对胡擎风也没什么益处。

    “既然何先生替你们求情了,而且也幸亏你们没来及做什么冲撞何先生的事,我就暂时饶你们一次!”

    胡擎风冷冷的说道,“不过,你们这次的任务没完成,去回知道怎么办了吧?!”

    “知道,知道!您放心!”

    冷峻男急忙点了点头,连声答应道,“冲撞了您的贵客,就是跟我们天朗集团过不去,我们一定给您和何先生还有叶小姐一个交代!”

    冷峻男说着转过身给林羽和叶清眉鞠了一躬,不停的道歉。

    林羽冲他大度的摆了摆手。

    “风先生,我……我再次跟您道歉,那我们就……就先走了……”

    冷峻男胡擎风试探性的说道。

    “就这么走了,是不是也太不把我们风先生放在眼里?”

    未等胡擎风说话,一旁的干瘦老者率先冷哼了一声,板着脸沉声道。

    “司徒先生误会了,规矩我是知道的!”

    冷峻男急忙冲干瘦老者恭敬的回了一句,随后突然把自己身上的夹克脱了下来,右手拽着夹克的衣袖,手腕一抖,将整个夹克结结实实的缠到了自己的右手臂上,随后左手直接掏出手枪,二话没说,打开保险,将枪口顶住自己的小臂,没有丝毫迟疑的扳动了扳机!

    “噗!”

    一声闷响。

    因为枪上安装了消音器,所以这一枪发出的声音很轻,而且冷峻男胳膊上早就已经裹好了夹克,所以血并没有流下来。

    林羽和叶清眉面色微微一变,终于知道冷峻男方才为什么往自己胳膊上裹夹克了,是怕鲜血溅出来,弄脏地面。

    冷峻男咬着牙,一声未吭,不过额头上却渗出了层层的冷汗,身子不受控制的微微发颤,低声冲胡擎风说道,“风先生,您……您可还满意?!”

    胡擎风皱了皱眉头,面色缓和了几分,直接摆摆手,示意冷峻男可以滚了。

    “多谢风先生!”

    冷峻男强忍着疼痛感激了一句,语气中没有丝毫的怨怒,反而如临大赦,迅速的一点头,接着转身带着自己的手下快步往外走去,担心自己的血滴在这里,让风先生更加的不悦。

    “何兄弟,对不起,是我的疏忽,让这帮小混混惊扰到你了!”

    胡擎风有些歉意的冲林羽笑呵呵的说了一句,接着拽过椅子在林羽跟旁坐下,冲林羽另一侧的叶清眉关切道,“叶小姐,他们没吓到你吧?”

    “没有,多谢胡大哥!”

    叶清眉摇了摇头,但是面色却有些难看,对高子珊的蛇蝎心肠,有了一个更新的认识。

    “行啊,没想到啊,在名都这一亩三分地上,你倒是挺有威信的!”

    百人屠扫了胡擎风一眼,冷冷的说道。

    胡擎风一听百人屠头一次这么“夸”自己,顿时一昂头,满脸傲然的说道,“那是当然!这么多年,白混了吗?!”

    没想到啊,他胡擎风,终于也能在百人屠面前扬眉吐气一次了!

    “不过你也就这点能耐了,也就在普通人面前耍耍威风,要是换做我,早把你屎打出来了!”

    谁知百人屠话风一转,冷冷的讥讽道。

    “你他妈的……”

    胡擎风没想到百人屠在这里等着他,气的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瞪着百人屠厉声回击道,“那他妈的也比你好,成天被人像条狗似得撵来撵去,东躲西藏!”

    “找死!”

    百人屠面色一沉,冷喝一声,猛地拔出匕首,噌的站了起来,作势要动手。

    胡擎风也没有丝毫的畏惧,啪的一拍桌子挺着胸膛站了起来。

    林羽彻底无语了,急忙起身,有些哀求的劝道,“牛大哥,胡大哥,求求你们给我个面子,当对方不存在吧,好不好?!”

    他知道,百人屠和胡擎风之间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唯一能够不引发冲突的方式,就是让他两人当做对方不存在……

    叶清眉还是头一次看到林羽这么无奈呢,忍不住捂嘴偷笑了一声。

    不过按照林羽这种方式,接下来的氛围果然改善了许多。

    话说冷峻男和他的手下从酒楼出来之后,他的手下便直接将他送去了他们集团自己开的医院。

    “当啷!”

    一声轻响,冷峻男胳膊里的子弹被医生取出来之后,他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

    “他妈的!”

    这时他身旁的一个手下怒骂了一声,满脸恨意的说道,“冷哥,叶瑞宽这小子分明是想害死我们啊!竟然让我们去动风先生的客人,简直他娘的用心险恶啊!会不会是他们叶家故意针对我们天朗集团啊!”

    “不能吧,叶家敢惹我们,这不是找死吗!我估计叶瑞宽这小子也不知道这位何先生和叶小姐是风先生的客人吧?”

    另一个手下也插嘴道,“否则他岂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自己找死?!”

    冷峻男面色一寒,冷声道,“老子不管他知不知道,反正老子绝对不会放过他!草他妈的,老子这次受点伤倒算不了什么,但是整个天狼帮都差点毁在他手里!”

    “对,管他娘的这小子知不知情,我们和天狼帮都差点被他给害死,所以一定不能放过他!”

    先前说话的手下恶狠狠的说道,“我现在就查那小子的下落去!”

    他说完后见冷峻男默认了,便径直转身走了出去。

    与此同时,在市区一家高档酒店的西餐厅里,叶瑞宽和自己的母亲正相对而坐,优雅的吃着牛排,喝着红酒,有说有笑的畅聊着。

    “宽儿,等叶清眉这小野种一除,妈多年的心病也就没了!从今以后,你就是叶尚忠唯一的儿子和继承人了!”

    高子珊晃着手里的红酒杯,冲自己的儿子笑道,内心说不出的安逸满足,“我实在没想到,你竟然跟天朗集团的人这么熟,怎么不早告诉妈啊!”

    “妈,这主要也是我们运气好!”

    叶瑞宽笑道,“天朗集团就是再厉害,也不过是名都当地的集团罢了,叶清眉远在京城,他们也鞭长莫及,但是没想到,叶清眉这次自己跑名都来送死来了,简直是天助我也!”

    “对对对,老天爷都眷顾我们娘俩啊!”

    高子珊用力的点点头,咯咯笑着,笑的花枝乱颤,接着面色一冷,眯着眼恨声道,“这个小野种自己来找死,那她就是变成孤魂野鬼,也怨不得谁了!”

    这时叶瑞宽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叶瑞宽低头一看,顿时面色一喜,咧嘴笑道,“妈,是冷哥打来的电话!看来是他们得手了!”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