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56章 就你也配
见那个白鬓老人直接"隐"入了墙壁之中,百人屠也面色一沉,没有丝毫的迟疑,迅速的朝着方才干瘦老者消失的墙壁冲了过来,只见他的身子也陡然间没入了墙壁之中。
叶清眉再次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满脸惊诧的说道,"家荣,这……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可能会直接没入墙壁中呢?!"
她长这么大。这种情形还只在电影里看过呢!简直跟变戏法似得!
"你也可以啊!"
林羽没有回答她,笑眯眯的冲叶清眉说道,"你也过去试试吧!"
"我?"
叶清眉不敢置信的张了张嘴,接着略一迟疑,好奇的走到刚才百人屠和干瘦老者刚才没入的墙前,扑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这面墙,发现这面墙根本没有任何的异样!
她忍不住伸出手在墙上摸了摸。发现墙面摸起来跟正常的墙面没有任何的区别,也都是凉凉的,硬硬的。
"没事,学姐,你直接往前走即可!"
林羽笑眯眯的望着叶清眉说道。
"直接往前走?不行,我做不到!"
叶清眉摇了摇头,这要是直接往前走的话,不就撞到墙上了吗?
但是她话音一落。林羽突然抢步上前,用力的推了她一把。
"啊!"
叶清眉下意识的尖叫一声,接着身子狠狠的撞到了白色的墙面上,但是跟她预想中不同的是。原本摸起来"坚硬"的墙面在她的身子撞上去的刹那,突然间便变软了,而且身上传来一股粘稠感,不过这种感觉只是一闪而过,紧接着便直接进入了另一个空间!
"怎么样?学姐?!"
叶清眉还未反应过来,旁边突然传来了林羽的声音,只见林羽也从那面白墙上走了进来,正面带微笑的望着她。
叶清眉瞪大了眼睛,又惊又喜的冲林羽说道,"家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这就是个障眼法,这面墙上,有一部分被掏空了,换上了一种特殊材质的水溶布,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效果!"
林羽笑着冲叶清眉解释道,"关键之处就在于,这种水溶布需要用到的是冰心琥珀蚕的蚕丝,而这种蚕因为对生存环境要求极其严苛,已经在现代绝迹了!并且,这种水溶布的制作工艺。极其复杂,当今世上,能制作出来的人,已经屈指可数,所以存量极其稀少!"
因为这水溶布太过珍贵,所以在市面上几乎见不到,而且这水溶布虽然性质奇特,但是寿命很短。像他们几个人这样直接从这水溶布穿过来的举动,对水溶布的损害还是很大的,不用几次,这水溶布就得重新更换!
而雁草堂此时竟然直接将这水溶布当成掩人耳目的门帘,可见雁草堂手中绝对养有冰心琥珀蚕,而且也肯定掌握有水溶布的制作工艺!
所以林羽刚才才不由有些吃惊!
叶清眉听到林羽的解释后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好奇的往自己手上和身上一摸,确实沾有一些粘稠的白色物质,内心不由赞叹连连,没想到世上还有这么奇特的东西!
"没想到啊,普通人中竟然也有人认得这水溶布!"
这时一个低沉的声音突然传来,语气中隐隐带着一丝寒意,"百人屠,一定是你告诉他的吧?!"
听到这个声音,林羽和叶清眉这才抬头循声望去。
只见这是一栋面积极大的办公室,装修的十分典雅。墙边皆都是红木包边,旁边是一件黑红色的巨大根雕雕刻的茶台,茶台周边摆放着四把实木椅子。
最里侧则是一张巨大的红木桌,桌子后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千里江山图》。磅礴大气!
饶是林羽一眼看上去,都无法在刹那间分辨出这幅画的真假!
而这张红木桌子后面此时正站着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手中拿着一支笔,低头望着桌上的宣纸。仔细的对照着桌旁平板电脑上的照片,认真的描绘着什么,刚才那个带着讥讽之意的声音就是他发出来的!
而此时最早进来的干瘦老人已经走到了他身边,恭敬的站在一旁,望着林羽等人的眼中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寒意。
百人屠此时站在林羽身旁,冷冷的冲低头画画的男子冷声道,"何先生学识渊博,不用我告诉!"
"学识渊博?!"
画画男子冷笑一声,接着抬头扫了林羽一眼,明亮的眼中满说不屑之意,接着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面色一变。冲百人屠诧异道,"你刚才叫他什么?!"
"何先生!"
百人屠冷冷的回道。
"你叫他先生?!"
画画男子面色大变,宛如见鬼了一般盯着百人屠惊声道,"你……你竟然对他这么客气……不,是尊敬?!你竟然也会对人如此尊敬?!"
画画男子满脸的惊骇,仿佛发现了世界第八大奇迹一般!
"他值得我对他如此尊敬!"
百人屠脸上没有丝毫的情感波动,冷冷的冲画画男子说道。
"呵!看来这次是你带着他来找的我吧?!"
画画男子冷笑一声,突然把手里的画笔一扔,满是讥讽的冲百人屠说道,"令人闻风丧胆的世界杀手排行榜第三名的百人屠,竟然也开始任人指使了?!简直是可笑至极!你师父玄机老人要是知道自己的徒弟竟然对一个普通人俯首称臣,估计会气的从坟墓里泵蹦出来吧?!"
"我师父也是你能侮辱的?!"
百人屠双眼猛地一眯,眼神锐利如刀,冷声道,"找死!"
话音一落,他身子猛地一弓。作势要朝着对面的画画男子冲过去,但是林羽此时急忙开口喊住了他,"牛大哥,切勿动手!"
林羽内心无比无奈,来的时候他不是跟这个百人屠商量过了,要听自己的指使行事,这怎么一言不合就要动手啊!
百人屠似乎也想起了这一点,知道自己答应过林羽。听到林羽这话之后身子猛地顿住,压下心头的怒气,冷冷的扫了对面的画画男子一眼,十分隐蔽的将自己手里的匕首又塞回到了腰间。
画画男子看到百人屠竟然如此的听林羽的话。眼中的讥讽之意更浓,瞪着百人屠冷冷的说道,"百人屠,你竟然被个屁大的毛孩子呼来喝去,简直丢尽了我们玄术界的脸!"
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明显的怒意,似乎百人屠对林羽言听计从,不只是对自己的一种侮辱,也是对他的一种侮辱。
毛孩子?!
林羽听到画画男子对自己这个近乎有些歧视性的称呼,忍不住挑了挑眉头,脸上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眉宇间微微带着一丝怒气,不过他这次来是有求于人。所以能忍则忍!
"你懂个屁!"
百人屠冷冷的回骂了画画男子一句。
"这位想必就是雁草堂的堂主,胡擎风胡先生吧?!"
林羽压下心头的不悦,冲画画男子客套的笑道。
"不错,你是什么人。找我做什么?!"
胡擎风知道当着百人屠的面儿也没有隐瞒身份的必要,眼神不停的扫着林羽,冷冷的问道,眼中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敌意,因为百人屠对林羽的恭敬态度,让他也不由对林羽多了一丝忌惮。
"我是来找您合作的!"
林羽笑着冲胡擎风说道,"您仿制的《孔子行教图》我见过,简直可以说是以假乱真,不愧是丹青妙笔的传人!我代表清海市周氏拍卖行想邀请您……"
"合作?!"
没等林羽说完,胡擎风直接毫不客气的冷冷的打断了林羽,眼神轻蔑的望着林羽嗤笑道,"就你也配?!"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