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3章 应激性心理障碍
    林羽闻言微微一怔,心头苦笑,果然,这世间哪里有什么免费的午餐啊。

    "杜夫人请讲,既然这次你帮了我,那夫人不管遇到了何事,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我一定不会推辞!"

    林羽冲杜夫人笑了笑说道,毕竟杜夫人帮了自己这么大的忙,林羽也不好意思拒绝她。打算先听听她要说什么。

    "确切的说,倒也不是什么大忙!"

    杜夫人笑了笑,接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印有烫金字样的请帖递给林羽,笑道:"这月月底在我们庄园里有一场我组织的宴会,希望何先生到时候可以赏光参加!"

    林羽听到她这话,不由有些意外,望了眼杜夫人手里的请柬,有些迟疑道:"这个……杜夫人,恐怕也不只是吃饭那么简单吧?!"

    他双眼灼灼的望着杜夫人笑道。

    "只是一次寻常的聚会而已,何先生去了就知道了!"

    杜夫人冲林羽笑道。"怎么,何先生难道还怕我会害你不成?!"

    "哪里,夫人这话言重了!"

    林羽急忙摇摇头,笑道:"我只是觉得夫人邀请的人都是非富即贵,我这种身份的人过去,恐怕有些不妥啊,不过既然夫人如此盛情,我去就是了!"

    林羽说着接过了杜夫人手里的请柬。

    "那我到时候就恭候何先生大驾了!"

    杜夫人冲林羽笑了笑,接着冲江颜和李千影笑了笑,率先告辞了。

    大众脸也赶紧跟林羽点头说了一声。跟着杜夫人走了出去。

    "先生,这女的就是你上次所说的那个人称长生不老的女人?!"

    厉振生见人都走了,这才凑过来冲林羽说道。

    林羽笑着点了点头,用手里的请柬拍打着掌心,若有所思。

    "家荣。过来!"

    此时江颜突然喊了林羽一声,眼中带着一丝莫名的笑意,病床旁的叶清眉和李千影眼中也带有同样的表情。

    林羽早就注意到了,刚才江颜、李千影和叶清眉凑在一起不知道商量着什么,看到三个大美女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林羽不由有些心慌。

    "家荣,过来嘛!"

    江颜冲林羽眨眨眼睛,语气有些撒娇的说道。

    林羽还是头一次看到江颜这种神情,心中顿时涌起一丝不祥的预感,略一迟疑,还是朝着她们三人走了过去,疑惑道:"叫我做什么啊?"

    "低低头!"

    江颜伸出莲藕般白皙的手冲他招了招,望了门口的厉振生一眼,显的有些神秘。

    林羽这才俯下身子,顿时一股沁人的香味袭来,可以清晰的闻出是江颜、叶清眉和李千影身上的气味,让他心头不由一颤,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守着这么三个娇滴滴的大美人,任由哪个男人恐怕也把持不住吧!

    "家荣,我问你,你能不能有什么法子,让我们和那个杜夫人一样永远年轻漂亮啊?!"

    江颜低声问了一句。

    "……"林羽顿时满头黑线。

    "说呀!"

    江颜催促了他一句,跟李千影和叶清眉俩人一起闪烁着黑亮的眸子满脸期待的望着他。

    "这个我暂时还做不到!"

    林羽老老实实的问道。

    江颜等三人顿时泄了口气,江颜皱着眉头问道,"那刚才那个杜夫人怎么做到了。莫非她的医术还要强过你不成?!"

    林羽闻言面色一凛,望了眼桌上大众脸给的那个小药瓶,顿时双眉紧蹙,是啊,自己都没有法子做到容颜永驻,这杜夫人,莫非医术也高于自己不可?!

    可是这杜夫人说过,她根本不会医术啊,上次在神王鼎的拍卖会上,还是林羽帮她把脉的呢!

    莫非这杜夫人一直都在骗自己?!

    林羽心头微颤。想起那幽静深邃的庄园,想起那神秘的杜老爷子,再想到这个也容颜永驻的杜夫人,林羽心头顿时冒出了无数的问号,觉得自己也是奇怪,对这个杜夫人什么都不了解,竟然就答应了她的邀请!

    不过看到杜夫人那双"天真无邪"的眼睛,他似乎根本就无法拒绝!

    就在林羽想的出奇的时候,谭锴突然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满脸兴奋道:"何先生,何先生,韩队长醒了,韩队长醒了!您快去看看吧!"

    林羽闻言心头一动,兴奋道:"走,走!"

    自打前两天他替韩冰把伤治好之后,韩冰却一直没醒过来,林羽便心头担忧不已,没想到今天韩冰终于醒了。

    说着他跟江颜等人打个招呼,跟着谭锴快速的朝着后面的住院楼走去。

    "何先生,队长醒后得知是你医治的她。就一直嚷着要见您呢!"

    谭锴一边走,一边兴冲冲的跟林羽说道。

    经过几天的恢复,韩冰的身体已经好了许多,虽然刚醒过来没多久,但是气色却很好。此时正躺在病床上看着一份文件。

    "韩队长可真是心系国家啊!"

    林羽一进门看到这副情形,禁不住感慨道,"您这一醒过来就忙着工作,真是让人敬佩啊!"

    韩冰看到林羽后面色一喜,把杂志合上。冲林羽笑道:"何大少校,你就别拿我打趣了!"

    话说完之后,韩冰脸上的神情一滞,似乎意识到自己称呼错了,神色一黯,低下头,语气凄然道,"对不起,我又忘记你已经离开军情处了……"

    "没关系,无论何家荣身在何处,永远都是您韩大少校手下的兵!"

    林羽冲她眨眨眼,打趣的笑道。

    韩冰被林羽这话逗的咧嘴一笑,抬头冲林羽说道:"这次多谢你救了我,事情我都听谭锴说过了!"

    "可惜啊,我救的了你。却救不了其他死去的兄弟!"

    林羽面色一寒,紧紧的握住了拳头,想起那个该死的大魔头,恨得牙根直痒痒。

    韩冰听到林羽这话顿时眉头紧蹙,望着对面的墙壁,面色凝重,声音沉重的说道:"我们实在没想到,这大魔头的实力竟然如此强大,我们十个人对他进行合围,竟然……竟然都不是他的对手……"

    她的声音微微颤抖,带着一股深入骨髓的惊恐,似乎又回到了那天的情形当中,脸上的表情不由浮起了一丝恐惧。

    虽然已经过去这么多天了,但是她想起那天的情形,仍旧心头颤动不已,那些鲜血,那些惨叫,似乎仍在眼前,仍在耳旁,挥之不去!

    "我们不应该去抓他的……不应该去抓他的……"

    韩冰喃喃的说道。身子竟然有些忍不住微微的颤抖了起来,显然已经深深的陷入到了回忆当中。

    林羽见状面色一变,快速的冲到韩冰跟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急忙说道:"韩冰,没事,不用怕,有我在呢!"

    "我们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我们进去不过就是送死的……"

    韩冰呢喃几句,突然反过来一把抓住了林羽。急忙说道:"家荣,我们不能再追究下去了,否则只会有更多的人牺牲!我们抓不住他的!"

    她说话的时候,眼神闪烁不已,林羽知道。这次事件,对韩冰的内心造成了极大的心里创伤。

    便也没有继续刺激她,轻声道:"好,好,我们不去回想这件事了,你先休息休息吧!"

    林羽说着,在韩冰手上的两个穴位轻轻的按揉了按揉,韩冰激动地情绪这才缓和了下来,打了个哈欠,似乎有些疲惫,往后面的枕头一躺,沉沉的睡了过去。

    林羽赶紧将她的床摇平,望着面色憔悴的韩冰沉声说道:"看来这次事件对她造成的冲击不小,要想让她走出来还需要时间,所以告诉来访的人和上面的长官。这几日不要问她有关那天的事情,让她平复几天,另外,我开一些安神精心的药给她,吃个两三日应该就会好多了!"

    韩冰现在这种情况。有些类似西医学上应激性心理障碍,不过要轻的多,只需静养几日,就能好转。

    不过韩冰现在这种情况,林羽就无法通过韩冰了解那晚上的情况了,也同样无法通过韩冰知道那个大魔头使用的什么武器了。

    "袁队长那边怎么样?醒过来了吗?我能见见他吗?"

    林羽回头问道,既然现在不能从韩冰这里得知什么,那他只能寄希望于其他人。

    "醒过来了,但是……袁处长说了,军情处受伤的这几个人,绝不能让他们见任何外人……"

    谭锴有些为难的说道,"因为您和韩上校关系不一般,他才破例答应的!"

    "我知道!"

    林羽不禁摇头苦笑,这才想起来,自己早就不是军情处的人了,自然也就没有了见人家的权力。

    "砰呤!"

    就在此时,病房窗口的一页玻璃突然间爆裂,接着一个鸡蛋大小的硬物迅速飞了进来。

    林羽面色大变,猛地冲上前,一脚将那硬物踢飞到墙上,砰的一声闷响,硬物砸到墙上后又迅速的反弹了回来。

    林羽一个箭步窜到了窗前,往外望去,不过发现窗外没有任何可疑的人员。

    "何先生,快过来看!"

    谭锴此时已经把那个硬物捡了起来,面色严峻,急忙喊了林羽一声。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