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2章 危在旦夕
“京城那边的战友来了?!”
田首长闻言面色一变,急忙问道,“他们现在在哪呢?!”
“在大营门口呢!”
卫兵急忙汇报道。
“你为什么不请他们进来啊!”
田首长眉头一皱,有些责备的说道。
“他们不进来,说一会儿听您介绍完情况,直接进山!”
卫兵赶紧如实回答道。
“进山?还进什么山啊,何先生和安妮会长都回来了!”
田首长摇头笑了笑,笑容中说不尽的欣慰和庆幸。
林羽和安妮安然无恙的回来,少了诸多麻烦不说,让他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而且肩头的压力也小了不少,起码可以跟京城的裴首长有所交代了。
“首长,那我现在让他们再……再进来?”
卫兵闻言挠挠头,有些不知所措。
“废话!好不赶快去把他们请进来!”
田首长沉声呵斥了一句。
“是!”
卫兵打了个敬礼,转身就要往外走。
“等等!”
田首长突然又喊住了他,似乎感觉有些欠妥,急忙说道,“还是我亲自出去迎接他们吧!”
一旁的林羽则听得有些迷糊,听田首长话中的意思,似乎京城来的这帮人似乎是为了特地来寻找他和安妮的啊!
这才不到两天的时间,竟然连京城那边都给惊动了?!
林羽有些狐疑的转头望了田首长一眼,纳闷道:“田首长,您刚才说京城来的这帮人,是过来帮忙寻找我和安妮的吗?!是你主动请示的吗?!”
他有些想不通,既然人手不够,那从津门当地叫人不就行了,怎么还从京城军区直接调人过来了!这不是舍近求远吗?!
“不是我申请的,是京城军区的最高首长主动把人派过来的!首长对您的安危可是十分关心啊!”
田首长笑着说道,“何先生,实在没想到啊,您深藏不露啊!”
他这话指的是林羽的身份,既然能惊动京城军区的最高领导,那么林羽多半是京城那些家世煊赫的世家子弟之流。
不过他这话说完,林羽自己也愣住了,满脸诧异的望着他,似乎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疑惑道,“京城最高首长直接派过来的?您确定,是跟我有关系吗?!”
要是说首长是为了国际声誉,冲着安妮派的人,他还能相信,但是为了他派人,实在有些难以理解!
“何先生,到了这个份上,您就没必要跟我装糊涂了吧?!”
田首长拽着林羽走到了一旁,压低声声音神秘的笑道,“您放心,您身份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说出去!”
林羽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无奈道,“田首长,我压根不知道您在说什么,我不过是京城一个不起眼的小医生罢了,何来什么身份背景!”
他跟田首长口中所谓的京城军区最高首长连见过都没见过,而且他被军情处除名之后,在京城最大的倚仗和身份也没了,又如何能够惊动京城军区的最高首长?!
所以此时他心头也是疑惑不已,觉得田首长多半是搞错了。
“何先生,您这还是不相信我啊!”
田首长望了林羽一眼,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以为林羽不想跟他透露才故意这么敷衍的,也再没多问什么,冲林羽说道,“何先生,那走吧,麻烦您跟我一起出去一趟,也好让人家京城来的战友放心!”
“田首长,我想先给我爱人打个电话……”
林羽有些为难的说道。
其实本来他和安妮走出林子,找到村子的时候他就想充充电,跟江颜打电话的,但是他的手机在林子里的时候被大雨淋坏了,而江颜的手机号码他又记不住,所以他只能等回到军营在打,好在江颜、叶清眉和厉振生的手机号他曾在自己的笔记本中记过。
“打电话也不急在这一时,走,先跟我出去一趟吧!让人家在外面等着也不太好!”
田首长立马拽着林羽往外走去,既然京城的人是为了林羽来的,不让人家看到真人,人家怎么会相信,说着他冲老村长等人招了招手,让他们先回去,明天早上一早再过来集合,商量进林子抓猴子的事情。
林羽有些无可奈何的被田首长拽着往外走去,不过似乎想起了什么,赶紧冲安妮说道:“安妮,还记得我床头桌上放着的黑色笔记本吗,麻烦你帮我取过来!”
“好!”
安妮立马点点头答应了下来,这一个多星期她都是跟林羽一个屋睡的,所以自然知道林羽的笔记本在哪。
不过听到林羽和安妮的话之后,屋子里的众人都用一种暧昧的眼神望向了安妮,似乎也嗅到了他们俩关系中的一丝不一般!
安妮注意到了众人火辣辣的眼神,顿时面色一红,知道他们误会了,但是又不知该如何解释,二话没说,迅速的跑了出去。
老村长等一众乡亲也跟着往外走去,嘴里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关于那只大猴子的事情,直到现在,他们仍然不相信会有那么大的猴子,也不相信林羽真的能把那只猴子打跑。
林羽和田首长刚出门,就有一个士官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语气急切的说道:“师长,我们把整个军营都搜遍了,也没找到查德他们,我估计这俩人已经跑了,站岗的士兵说看到有两个人影走了出去,他们以为是当地的村民,便没阻拦!”
“妈的,便宜这俩小子了!”
田首长怒声说道,他知道,虽然山下设置了哨卡,但是这俩人要真想从林子里往外跑,他的人恐怕也发现不了。
林羽眉头一蹙,也不由感到有些不爽,这两个混蛋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难免让人感到愤怒!
“先不管他们了,我们先去军营外面吧!”
田首长急忙带着林羽往外走去。
林羽跟着田首长走到军营外面之后,只见外面停了不下十辆越野车,当先的是一辆黑色的骑士十五世,后面的几辆越野车,则是清一色的东风猛士,其中几辆还配备有重机枪。
田首长见到这幅场面不由面色一变,显然没想到京城军区那边会派来如此精良的装备,要知道,光领头的这辆骑士十五世,就价值近两千万,号称是武装到牙齿的越野车,就连大灯都有特制的灯罩。
而此时车子前面,则站着数十名脸色刚毅,身形挺拔,荷枪实弹的士兵,制服与田首长手下的兵有明显的区别,而且他们脸上此时都画满了迷彩,显然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随时准备进入丛林。
田首长先前就猜到了来的这帮人身份非凡,自然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说不定这里面有的人比他军衔还大,他急忙走出来,冲一众士兵打了个敬礼,神色肃穆道,“我是京城军区第五军第二师师长田子冲!感谢诸位前来相助,路上辛苦了!”
“田师长你好!”
这时一个身着黑色特战服,臂章上印着蝎虎字样的军官走过来冲田首长回了敬礼,说道:“我是京城军区蝎虎特种大队的副队长秦勇,很高兴见到您!这段时间,您和弟兄们辛苦了!”
说着秦勇主动冲田首长伸出了手。
蝎虎大队?!
田首长闻言面色陡然一变,心头惊诧万分,没想到裴上将竟然直接派来了蝎虎大队?!
作为一名军人,自然对华夏部队中的第二大特种部队有所耳闻!
这可是华夏特种部队里仅次于暗刺大队的王牌之师啊!
“哎呦,秦队长,您好您好!”
田首长赶紧握住了秦勇的手,激动不已,虽然这个秦勇的军衔可能比他低,但是论实际权力和地位,可能并不在他之下!
林羽望了这个秦勇一眼,不由咧嘴一笑,似乎想起来了,这个秦勇就是当初自己陪着何二爷回暗刺大队,跑到暗刺大队挑战的那个蝎虎大队的副队长!
不过因为秦勇脸上涂着迷彩的缘故,林羽一开始并没有认出他来,而秦勇同样也没有注意到站在田首长身后的林羽。
“真没想到,裴首长竟然会派你们过来!”
田首长感慨不已,心中愈发的震惊,知道林羽的身份铁定是世家子弟没跑了!而且还是那种非常牛逼的世家子弟!
不过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更让他震惊的还在后面,只见一个身着黄绿色特战服的男子也快步走了过来,啪的冲他打了个敬礼,说道:“田师长您好,我是暗刺大队的副队长,我叫李长明,很高兴见到您!”
“暗……暗刺大队?!”
田首长陡然间睁大了眼睛,满脸的震惊与不可置信,实在没想到,一个何先生,竟然把华夏最好的两支特种大队给调集过来了,这得是什么样的身世背景?!
林羽听到“李长明”三个字后也不由一怔,这个李长明他可是认识的,当初何自臻从军区总院回暗刺大队的时候,就是这个李长明开车去接的他们!
而且这个李长明跟秦勇两人还有着极大的摩擦,没想到这一次他们竟然联手出来执行任务了!
秦勇冷冷的扫了李长明一眼,冷哼一声,李长明瞥了他一眼,压根没搭理他,显然这两人仍旧十分的不对付!
“田师长,事不宜迟,您赶紧跟我们交代下这次任务的基本情况吧,我们好马上进山!”
李长明声音凝重的说道,“时间越长,何先生和那位米国医疗协会的副会长就越危险!”
他迫切的想马上进山,想马上把何家荣给救出来,除了想完成上面交付的任务之外,还带有一定的私人情感,他知道,这个何家荣,跟他们队长何自臻的关系不一般!
“李队长,不用了,何先生和安妮会长,已经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田首长冲李长明淡然一笑,缓缓的说道。
“已经回来了?!”
李长明和秦勇两人齐齐一愣,他们两人风尘仆仆的从京城大老远赶回来救人,人家竟然已经回来了?!
“李队长,秦队长,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林羽此时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冲他俩淡然一笑,打了个招呼。
“何先生?!”
李长明仔细的在林羽脏兮兮的脸上打量了片刻,才认出来,脸上陡然一喜,振奋不已。
秦勇也皱着眉头纳闷的上下打量林羽一眼,见他身上完好无损,不由沉了沉脸,冷声道:“你们这些富家子弟还真是待遇不俗啊,不过是个失踪,竟然就让我们放下手头的事,千里迢迢的赶过来,这简直是对国家资源极大的浪费!”
秦勇跟李长明和何自臻本来就是不同的两个阵营,知道林羽跟何自臻他们是一伙儿的,加上上次被林羽那么一搅合,让蝎虎大队名声扫地,他自然对林羽极其的不待见,所以此时忍不住有些冷嘲热讽了起来。
“秦勇,你什么意思,怎么,听你的语气,似乎对裴上将这次安排的任务非常不满嘛!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质疑上层领导的领导能力吗?!”
李长明瞥了秦勇一眼,冷哼一声,不紧不慢的给他扣了个大帽子。
秦勇闻言面色猛然一变,急忙冲李长明说道:“李长明,你可别血口喷人啊,我的意思是既然何家荣已经回来了,完全可以给总部打个电话,让我们半路折回去吧!”
“不瞒两位,何先生也刚刚回来没多久,就算通知你们,也来不及了,你们早就已经进入津门了!”
田首长笑呵呵的说道,“实在不好意思,让你们两位白跑一趟了!”
“没关系,既然何先生没事了,那我们的任务也就算完成了!”
李长明笑着望向林羽,语气中带着一丝欣慰,接着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急忙冲田首长说道,“对了,田师长,我们刚才往山上走的时候,在林子里看到了俩鬼鬼祟祟的人,我知道您这里已经实行了封锁,所以看到这俩人偷偷摸摸的好像有什么猫腻,我便让人下车把他们逮住了!”
刚才只顾着关心林羽的安危了,他差点把这事给忘记了。
“俩鬼鬼祟祟的人?!”
田首长眉头一蹙,显然有些疑惑。
“把人给田师长带过来!”
李长明立马冲自己手下的人招了招手。
他话音一落,几个身穿跟他同款迷彩服的士兵便立马从后面走了过来,同时架着两个被绑住了手脚,嘴上缠着布条的男子,从头发的颜色来看,不太像华夏人。
这俩人完全是被抬过来的,他们这俩一百多斤的成人,在这些士兵手里,看起来简直如一个毛绒玩具般轻盈!
那几个士兵走过来立马把这两人砰的一声扔到了地上,这两人瞬间发出了呜呜的痛苦喊叫声。
“把他们嘴上的布条摘下来!”
李长明沉声吩咐一句,那几个士兵赶紧照做。
等他们把这俩男子嘴上的布条摘下来后,田首长和林羽等人面色不有一变,这俩人竟然赫然是混血男和查德!
“妈的,你们这俩小子,竟然敢跑!”
田首长看到他们顿时火冒三丈,冲过去照着他们两人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查德和混血男两人顿时惨叫连连,不停的喊救命。
林羽看到他俩之后眯了眯眼,心头也不觉畅快,果然是人在做天在看,这俩人虽然想跑,但却误打误撞的被逮回来了,可以说是报应了。
“田师长,这俩人是你的人吗?犯什么事了?!”
李长明见田首长如此愤怒,不由好奇的问了一句。
田首长再次狠狠的往混血男和查德身上踹了一脚,这才抬头冲李长明说道,“李队长,实话告诉你吧,何先生和安妮会长这次失踪,不是意外,是人为的!”
“人为的?!谁这么大胆子?!”
李长明面色陡然一变,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扫了眼地上的两人,急声问道,“是他们俩吗?!”
“不错,就是他俩买通了当地的村民,让那俩村民带路的时候故意丢下何先生和安妮会长的!要不是何先生和安妮小姐福大命大,此时可能已经葬身在那片林子里了!”
田首长气冲冲的说道,同时有些气不过的冲到混血男跟前再次朝混血男脸上踢了一脚,正好踢中了混血男的鼻子,鲜血四溅,混血男哎呦哎呦的不停惨叫。
“妈的,什么东西!”
李长明也冲过去朝着混血男和查德身上狠狠的踹了两脚,怒声道,“田师长,这俩人说白了就是谋杀未遂的杀人凶手,鉴于何先生和安妮小姐的身份,以及他们对此次病毒事件的重要程度,我建议直接将这两人就地枪决!”
“我也是这么想的,那两个带路的农民已经被我给枪毙了!”
田首长怒气冲冲的说道,只有枪毙这俩人,才能解他的心头之恨,这两天因为担心林羽和安妮,他几乎都没怎么睡觉,可给他折腾坏了。
“我们是米国人,你们不能枪毙我们!”
查德用力的昂着头大声的叫嚷道,“否则我们的国家和政府一定会跟你们的政府交涉,肯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他话音一落,李长明猛地窜过来,一脚用坚硬的皮靴踩住了他的头,同时将手里的步枪对准了查德的脑袋,厉声道:“这里是华夏,杀你,完全符合华夏的法律!”
“不错!”
让人意外的是,先前跟李长明不对付的秦勇此时也走过来一脚踩住了混血男的脑袋,同样用手里的突击步枪对准了混血男的脑袋,冷声道:“在华夏,别说你是米国人,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他妈的得为自己做的事承担责任!”
他和李长明之间归根结底是自己家部队之间的摩擦,但是在面对大是大非的问题,在涉及国家尊严的事情面前,他愿意无条件的与李长明统一战线!
查德和混血男被坚硬冰冷的皮靴踩着,魂都要吓没了,他们知道,这帮士兵可是说到做到的狠主儿,刚才抓他俩的时候,可是让他俩吃尽了苦头!
所以他们俩见威胁没用,立马哭丧着脸,开始软磨硬泡的求饶了起来。
“妈的,哭哭啼啼的,跟个娘们儿似得,不就是条命嘛!死就死,有什么大不了的!”
李长明狠狠的冲地上吐了口唾沫,冲田首长说道,“田师长,可以开抢了吗?你一声令下,我立马扣动扳机!”
“啊!不要,求求你们了,千万别开枪!”
查德和混血男闻言齐声尖叫了一声,胯下顿时骚臭一片。
在死亡的恐惧面前,任何人都难以自制!
“等等!请等等!”
这时一个靓丽的身影快速的军营里面跑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本黑色的笔记本,跑到林羽跟前后把手里的笔记本递给了林羽,恳求道,“何,你能把这两个人交给我发落吗,我想把他们带回米国!对我而言,他们活着,比死了有用!”
她知道,查德虽然是XS组织的会长,但是XS组织的实际控制人,却是查德的父亲老查德,这次事件对她而言是一个有力的制约XS组织的把柄,她可以借此让老查德答应她很多事情,从而促进米国医疗协会的进一步发展!
林羽冲她淡淡一笑,说道:“他们俩害的不只是我一个人,还有你,你自然有权利处置他们,我答应你,不过……你还得问下一田首长的意思!”
“我没问题,没问题,你们两位想怎么处置这俩兔崽子,就怎么处置这俩兔崽子!毕竟你们才是受害人!”
田首长急忙笑呵呵的说道,面对一个能够同时让华夏两只最顶级王牌部队出动救援的“大少爷”,他怎么敢说半个“不”字。
“多谢你了,何!”
安妮冲林羽甜甜一笑,接着转过头对着田首长、李长明和秦勇分别道谢。
“田首长,您可以帮我暂时看押他们两人吗?”安妮冲田首长问道。
“当然可以!”
田首长一点头,冲范延沉声道,“把他们俩锁训练场后面的狗笼子里,看紧了!”
既然这俩人敢害林羽和安妮,田首长便决定给他俩苦头尝尝。
“是!”
范延答应一声,便叫人把混血男和查德抓了进去。
“好了,既然人已经没事了,那我们就回去了!”
秦勇扫了林羽一眼,接着把枪一背,转身要走。
“等等!”
林羽赶紧沉声喊住了他。
“又怎么了?!”
秦勇有些不耐烦的装过头望了林羽一眼。
“既然你们来都来了,也不能让你们白跑一趟,帮我们抓只猴子吧!”
林羽冲秦勇和李长明说道,他正愁着田首长这里没人手呢,没想到秦勇和李长明就主动送上门来了!也算是歪打正着吧!
“抓猴子?!”
秦勇和李长明两人齐齐一怔,满脸诧异的望着林羽,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错,抓猴子……”
林羽笑了笑,接着把事情的大致经过跟他们说了说。
“不是,你说的真的假的,真有那么大的猴子?!”
秦勇听完眉头紧蹙,显然对林羽的话抱有极大的怀疑。
“千真万确!”
林羽点点头,扫了一眼秦勇和李长明后面的人,面色凝重的说道,“它的身手十分灵活,只有我们这些人合围,才有可能抓住它!”
“那猴子身上带有病毒?!”
李长明疑惑道,“抓住它那所有感染了这种病毒的人都有救了?!”
“对!”
林羽用力的点了点头,郑重道,“其他的猴子身上病毒没有它身上病毒变异的快,只有抓住它,这些病人才有救!”
林羽沉声说道,而说话间,他眼前浮现出的是叶清眉那虚弱的面容,不知道此时学姐已经如何了,他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研制出抗病毒血清带回去了。
“好,既然是造福百姓的事,我们暗刺大队愿意留下来,我一会儿就跟上面请示,相信上面一定会答应的!”
李长明立马高声说道,接着扫了眼一旁的秦勇,冷哼道,“至于某些冷血的缩头乌龟,想走就让他们走吧!”
“你他妈骂谁呢,老子什么时候说要走了,既然事关老百姓的安危,那我们自然得留下来!别以为只有你们暗刺大队情操高!”
秦勇冷哼了一声,接着转头打电话请示去了。
李长明见状也赶紧掏出了手机,跟自己的上层请示,毕竟以他俩的身份,还是无法直接跟裴上将联系的。
“田首长,您的手机麻烦给我用用!”
林羽见状也赶紧跟田首长借起了手机,想趁机给江颜打个电话。
“来!”田首长慌忙把手机掏出来递给林羽。
林羽接过来便跑到了一旁,迫不及待的拨通了江颜的电话。
江颜此时正和何庆武、李千影坐在医院走廊的长凳上,她和李千影坐在病房门口,而何庆武则坐在他们的对面,步承后背倚靠在墙上,面如韩冰。
众人虽然面露疲惫,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有睡意,只有坐在远处的赵忠吉熬不住轻微的打起了鼾声。
这时一阵突兀的手机铃声,江颜身子一颤,听出是自己的手机,赶紧把皮包里的手机拿了出来,见是个陌生号码,她眉头一蹙,这种电话她见过,知道这么晚了,多半都是些骚扰电话,作势就要按掉,但是她手指滑动的刹那,她突然便犹豫了,万一是家荣打来的呢?!纵然这种几率可能只有几万分之一,她还是要试试!
随后她便直接接通了电话,小心翼翼的把听筒放到了耳朵上,屏住呼吸,没有说话。
“颜姐?!是你吗,颜姐?!”
电话那头陡然传来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江颜身子猛地一抖,心头压着的石头陡然间被击的粉碎,她噌的站了起来,急声道:“家荣?!你……你没事吧?!”
说话间她眼中的泪水瞬间夺眶而出,无尽的委屈如潮水般袭来,连日来的担忧终于一扫而空!
她多希望这个男人现在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啊,如果能够扑进他的怀里大哭一场,想必将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
她身旁的李千影和对面的何老听到她这话后猛地一怔,瞬间清醒了,齐齐起身,何老一把抓起自己的拐杖作势要走到江颜跟前。
但是因为他坐久了的原因,双腿发麻,脚下一软,猛的朝地上摔去。
对面的步承眼疾手快,一个箭步冲到他跟前,一把扶住了他,何老这才没有摔到地上,何老赶紧冲步承点头道谢,接着在步承的搀扶下走到了江颜的跟前。
“没事,颜姐,我一点事都没有,好着呢!”
电话那头的林羽眼眶也不由泛热,他又何尝不害怕再也见不到江颜了呢,似乎听出了江颜语气中的慌乱,他急忙的安慰道。
“没事就好,吓死我了,你这两天干嘛去了……”
江颜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和声音,不想让那边的林羽听出异样,不想让他担心。
“能干什么啊,当然是去找病毒的宿主了!只不过手机一不小心磕坏了,所以一直没联系上你,你……你别生我的气……”
林羽为了不让江颜担心,还是把事实隐瞒了下来,随便编了个瞎话。
江颜听到这话确实长长的松了口气,她还以为林羽这几日遇到了什么危险呢,既然没事就好,她也不好埋怨他,毕竟山区的凶险她也能猜到,手机坏了也正常,只要人没事就行。
一旁的何庆武和李千影也依稀听到了林羽的话,得知林羽没事,两人面色齐齐一缓,也立马跟着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那事情进展的怎么样了,病毒的宿主找到了吗?!”
江颜提着的心也放了回去,立马想到了正事,语气急切的问道,“清眉姐姐的情况有些不太好……今天开始老是咳血……”
“咳血?!”
林羽闻言心头猛地一紧,迟疑了片刻,才回过神来,急忙说道,“病毒宿主已经找到了,明天我就带人进山去抓它,只要抓住了它,那很快就能制作出抗病毒血清,最多也不过三四天的时间,我就能赶回去!”
林羽极力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静,但是手却微微颤抖了起来,江颜的这番话就宛如往他原本沉静如水的心中投入了一颗巨石,激起了巨大的涟漪,他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一旦出现咳血的症状,那病情便发展到了十分严重的地步!
不得不说,叶清眉感染的这种变异病毒确实厉害,别的人都是二十多天甚至三十天才出现这种症状,而她,这才不到十天的时间,病情竟然就已经发展到了如此严重的程度!
“你别担心,我会照顾好清眉姐的,有我在她身边,一定不会有事的!”
江颜也知道自己的话对林羽的内心产生了影响,急忙安抚他说道。
她话音一落,进病房给叶清眉换毛巾的小护士突然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语气焦急的冲江颜说道:“江医生,不好了,病人又开始咳血了,这次更加严重!”
“什么?!”
江颜面色陡然一白,抓着手机便快速的冲进了病房,连防护服都没来得及穿。
只见病床上的叶清眉面色苍白如纸,大口大口的咳着鲜血,胸口很缓慢的一起一伏,出气的幅度显然比进气的幅度大的多。
江颜身子吓得直颤,知道见仪器上叶清眉身体的血氧饱和度极速下降,顿时慌乱不已,急忙冲护士说道,“快,快,叫,叫……”
她按照习惯,想让护士叫主任或者院长等更高级的主治医生的,但是她突然意识到,这种病毒,叫谁都是没用的。
她突然想起了手里的手机,猛地抬起手,冲电话那头的林羽急声道:“家荣,家荣,清眉一直在咳血,呼吸困难,怎么办?!”
“颜姐,听我说,你别着急!把学姐的症状仔细描述给我!”电话那头的林羽急忙说道。
江颜赶紧将叶清眉的具体情况仔细的跟林羽描述了一番。
林羽闻言心头一颤,只感觉眼前一黑,身子一个踉跄,差点晕过去,听到江颜的描述,他知道,叶清眉此时情况危急,凶多吉少,可能连今晚都撑不过去了!
而他远在千里之外,悲痛万分,却无能为力!给力小说"xinwu799"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