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9章 唯一值钱的,就是我的名字了
赵忠吉闻言面色猛然一变,看到宽脸男身后的几个人已经早早地换好了防护服,意识到他们是冲着叶清眉来的,但是赵忠吉不知道这些防疫局的人是怎么得知这个消息的!
江颜听到这话面色也是不由一变,打量一眼宽脸男这帮人,万万没想到会把他们招来。
看到宽脸男气势汹汹的样子,她心提到了嗓子眼儿,紧紧的攥住了拳头,手心沁满了冷汗,生怕他们会把叶清眉给带走。
一旁的步承脸上倒是没有丝毫的表情,不过两只眼睛冷如寒冰,手也已经不知不觉间摸到了自己腰间的匕首上,准备随时动手。
林羽走前托付他的事情就是保护江颜和叶清眉的安危,那他就一定要做到,哪怕为此粉身碎骨!
赵忠吉没急着回答宽脸男,立马回身扫了眼矮胖主任等人,矮胖主任看到他的目光后立马眼神躲闪的低下了头,其他人也都跟着左顾右盼,没敢跟他对视。
赵忠吉立马便猜到了,这件事多半是矮胖主任等人捣的鬼!
“院长同志,我跟你说话呢!”
宽脸男子见赵忠吉没说话,立马沉着脸冷声喊了他一声。
赵忠吉闻言这才转过头,笑呵呵的说道:“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马维渊,防疫局二队队长!”
宽脸男沉着脸冲赵忠吉说道,语气冰冷,话语间没有丝毫的客气,显然他对赵忠吉这个军区总院的副院长并不怎么感冒。
毕竟他们跟军区总院不是一个系统的,而且他们这个防疫局看起来不起眼,但是权力却不小。
“赵院长,我你应该认识吧,我们以前打过交道!”
一旁的一个警察队长冲赵忠吉笑着打了个招呼。
他叫段然,是京城市总局的大队长,因为事情紧急,所以上头便派他来协助马维渊。
“段队,我当然记得!”
赵忠吉笑呵呵的冲段然笑了笑,说道,“近来如何啊?!”
马维渊见赵忠吉迟迟没有说正事,顿时面色一沉,冷声道:“赵院长是吧?!我跟您说话呢,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一个……”
“马队长,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走,我们去我办公室吧,请!”
马维渊还未说完,赵忠吉便直接打断了,伸着手,示意他往外走。
“什么不是说话的地方!赵院长,请你不要再顾左右而言他了!”
马维渊面带怒容的说道,“我这次来,是要把你们医院的这个病毒患者带走的!”
“带走?!”
赵忠吉疑惑的望着马维渊不解道,“为什么要带走啊,我们医院的病人,自然得留在我们医院里医治!”
“医治?!这种病毒不是根本就医治不了吗?!”
马维渊闻言眉头一蹙,有些疑惑的说道,“不是压根医治不了吗?!”
“马队,我们医院是军区总院,是京城最好的医院,什么病我们还能治不好啊!”
赵忠吉呵呵的冲马维渊说道,极力的想把这件事糊弄过去。
“赵院长,我倒不是怀疑你们医院医生的能力,只是这种病毒现在确实无解!”
马维渊冷哼一声,似乎看出了赵忠吉是在故意糊弄他,冷哼道,“津门那边已经都死了好几个人了,实不相瞒,现在外地牌照,尤其是津门的牌照要想进京,都要通过我们防疫人员的检测!”
赵忠吉听到这话面色陡然一变,急声道,“你的意思是,现在整个京城已经戒严了?!”
“戒严倒是谈不上,但是我们防疫局的人力已经全部抽调出去了,在出去京城的各大重要地点对进京的人进行检查!防患于未然!”
马维渊皱着眉头沉声说道。
“赵院长,您现在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吧?!”
段然也跟着提醒了一句,冲赵忠吉使了个眼色,提示道,“不瞒你说,这是国委直接下的命令!”
国委?!
赵忠吉听到段然这话面色再次大变,望了眼冷着脸的马维渊,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个马维渊为什么说话敢如此强硬了!
“赵院长,你现在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吧?!”
马维渊冷哼一声,说道,“我不管这个病人跟你是什么关系,我们不能让全京城的人跟着你担惊受怕,所以,请你把人交给我们!”
他在来之前也接到线报,知道病房里的这个病人跟赵忠吉关系不一般,所以赵忠吉一定不会轻易把人交出来,这也是他叫段然来协助他的原因。
“是啊,赵院,你还是听马队的,抓紧把人交出来吧,你放心,你现在把人交出来,我敢担保,这件事跟你和你们院将没有任何的关系!”
段然急忙冲赵忠吉担保了一句,笑呵呵的说道,“毕竟你们也是为了救人嘛!”
赵忠吉闻言额头上冷汗直流,心头慌乱不已,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抉择,看在何先生的面子上,他自然不能把人交出去,但是毕竟这件事与国委有关,让他感到了巨大的压力,低着头不知该如何回答。
“赵院长,请你抓紧时间,我没有时间等你!”
马维渊看了眼时间,冷冷的冲赵忠吉催促道,“我们局长那边还等着我交差,好跟国委那边交代呢!”
他特地又提了“国委”一句,显然是刻意给赵忠吉施加压力。
赵忠吉有些紧张的咽了咽唾沫,小心翼翼的冲马维渊问道:“那……那要是我把人交给你们,你们能保证她的安……安全吗?!”
江颜听到赵忠吉这话心头猛地咯噔一下,满脸惊诧的望了赵忠吉一眼,知道赵忠吉内心这是动摇了。
“那是当然!”
马维渊毫不犹豫的点点头答应了下来,冲赵忠吉说道,“赵院长,我们那是防疫局,只不过是要把病人隔离而已,而且我们那也有医师和护理人员,仍旧会继续为病人进行治疗!”
赵忠吉听到这话才抿了抿嘴,支吾道:“那……那好……”
“赵院长!”
江颜顿时急了,未等赵忠吉把话说完,便抢着急切道,“您真的相信他们的话吗?防疫局是什么地方,难道您不知道吗,如果清眉去了,还能有活路吗?!”
赵忠吉低着头,满脸汗颜,没敢说话。
他又何尝不知道把叶清眉交给这帮人意味着什么,但问题是他又拒绝的资本吗?!
这可是国委下的命令啊!
要是追究下来的话,随随便便就能给他扣一个叛国的罪名!
“那我请问你,这位医生。”
一旁的马维渊扫了江颜一眼,见江颜长得如此漂亮,不由眼前一亮,语气也不由软了几分,耐心道,“就算这位病人留在这里,你们能把她医治好吗?!病人不还是在这里等死吗?!说句不好听的,去我们防疫局,只不过是换一个地方等死罢了!”
像他们这种行业的人员,对于生死看的十分的超脱,所以他说话的就时候毫无避讳,因为对他而言,他这番话,就像股票评论员评论股票的涨跌一般正常。
但是他这话在步承和江颜听来确实十分的刺耳,江颜面色一寒,冷声道,“你胡说什么呢!我姐姐不会死!我爱人已经去寻找病毒的宿主了,很快就会拿出治疗方案,到时候我姐姐的病就会被治好!”
“你爱人?!”
马维渊眉头微微一蹙,有些疑惑的冲赵忠吉问道,“赵院长,她爱人也是你们医院的医生吗?!”
“不错!”
赵忠吉连忙点头,说道,“江医生的爱人不只是我们医院的,而且还是我们医院的副院长,何家荣何神医!”
“何家荣?!这个名字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
马维渊眉头皱的更深,疑惑的念叨着,随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面色猛然一变,急声说道,“可是回生堂的那个何家荣?!”
“不错,就是他,您也知道?!”
赵忠吉听到他这话顿时精神一振,急忙问道。
“听说过,知道是一位很厉害的神医!”
马维渊点点头,说道,“我有位朋友家人得病,就是去找他看好的!”
“哎呀,马队,这何先生可是位神医啊,只要有他出马,这病毒绝对能够被攻克啊!”
赵忠吉闻言面色大喜,有些讨好的冲马维渊说道,“而且何先生已经去了津门一个多星期了,而且还是跟米国医疗协会的副会长一起去的!据说他们已经找到了治疗病毒的初步方案,所以你看你这边能不能通融通融,再等等,说不定这一两天,何先生就回来了!”
赵忠吉为了保护叶清眉,直接瞎扯了一番,想着能拖一天是一天。
“赵院长,你这也太过分了,竟然故意拿话糊弄马队长!”
站在后面的矮胖主任立马冲过来厉声指责赵忠吉道,“我们刚才可是都听到了,江医生已经超过二十四个小时没与何家荣联系上了,说不定何家荣已经出了什么意外,什么研究出了医疗方案,又什么这一两天就回来,纯粹是一派胡言!”
矮胖主任在医院的权利不低,而且与另外两位副院长交好,所以此时倒也敢直接站出来拆赵忠吉的台。
赵忠吉闻言勃然大怒,猛地回头冲矮胖主任骂道:“常胖子,你的良心真是被狗吃了!”
“赵忠吉,大是大非面前,不是你讲私人感情,卖人情的时候!”
常胖子也毫不卫局的朝着赵忠吉冷冷的回击了一句,接着冲马维渊说道,“马队长,赵院长故意在骗您,其实何家荣早就已经失联了,还希望您明察!”
马维渊听到常胖子这话脸色也是瞬间一冷,转头冲赵忠吉冷冷的问道,“赵院长,此话当真?请您告诉我!”
赵忠吉满头大汗,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答话。
“马队长,我爱人不是失联了,是山里信号不好!”
江颜赶紧站出来冲马维渊解释道,“他去的地方是津门的深山,信号十分的微弱,我猜测他多半是进山了!”
“江颜,你真会睁眼说瞎话,信号再不好,会从昨晚上就没回应吗?!何家荣莫非晚上也住在山里吗?!”
常胖子站出来冷冷的冲江颜哼声道。
江颜面色猛地一变,十分愤怒的回头瞪了常胖子一眼,显然没想到这个平日里看似和蔼的常主任,竟然也是个落井下石的主儿!
“江医生是吧?!请你现在就给何医生打电话,问他情况进展到那种地步了?是否已经研制出了治疗方案!”
马维渊冷冷的扫了江颜一眼,冷声道。
江颜略一迟疑,咬了咬牙,神情有些紧张,没有说话。
“你要是不打的话,那我只能不客气了!”
马维渊面色一沉,冲自己身后人说道,“动手,给我把带走!”
他话音一落,他身后的人立马就要往一旁的隔离病房里闯。
“我打,我打!”
江颜心猛地一提,连忙喊住了他们。
马维渊这才把自己的人叫住,示意江颜打电话。
江颜手掌有些微微颤抖的掏出手机,心里不停的祈祷:家荣,你一定要接电话,你一定要接电话……
随后她便拨通了林羽的手机。
赵忠吉和常胖子在内的众人立马凑过来,认真的听了起来。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电话中响起一个熟悉的忙音,江颜心头一沉,身子猛地一颤,接着两行清泪不知不觉间从脸前滑落。
常胖子等人听到这个声音反倒是陡然间松了一口气,常胖子急忙说道,“怎么样,打不通吧,都这么久了,还没打通,谁知道这个何家荣是死是活!”
“你那张臭嘴给我放干净点!”
一旁的步承冷冷的冲常胖子警告了一声。
常胖子看到步承那宛如要杀人的眼神,咕咚咽了口唾沫,再没敢吭声。
……
“何,我……我们走的这个方向到底对不对啊!”
此时漆黑的树林中,安妮紧紧的跟在林羽的身后,伸手拽着林羽的背包,望着四周声音颤抖的冲林羽问道。
他们从林羽确定方位到现在,已经整整走了两个多小时了,她的脚都要被磨破了!
“应该是对的!”
林羽低头用手电筒往手里一照,看了眼手里的罗盘,十分肯定的说道,“放心,只要我们再坚持走上一段时间,应该就能找到村落了!”
他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也同样在打鼓。
安妮点点头,咬了咬牙,继续跟着林羽往前走去。
树叶打在他们身上发出沙沙的声音,在静谧的树林中显得格外清晰,时不时一个不知名动物突然钻进草丛的响动,都会吓的安妮浑身一颤。
从昨天下午到现在不过二三十个小时的时间,她几乎把这辈子的苦都吃了。
他们两人走着走着,林羽手里的手电筒突然灭了。
“何,怎么了?!”
失去光亮的安妮顿时眼前一黑,一把抓住了林羽的胳膊,声音颤抖的问道。
林羽上下推了下手电筒的开关,随后又在手电筒身上拍了拍,叹息道,“手电筒没电了!”
说着他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发现手机也没电了,回身冲安妮问道:“你手机还有电吗?!”
“我手机在我包里,被栓子给背走了!”
安妮有些惊慌的说道。
“没事,那你抓紧我!”
林羽说着继续摸黑往前走去,不过速度迟缓了几分,同时掏出打火机,时不时打着看一眼手里的罗盘,确定自己所走的方向是正确的。
他们两人就这么摸黑往林子里走着,走着走着原本茂密的林子突然变得稀疏了起来,接着他们就走出了林子,发现原来他们站的这个地方是个高坡。
而就在此时,林羽突然发现右手边远处闪烁着数十个光点!
“村子!那是村子!”
林羽仔细的朝着有亮光的地方看了一眼,惊声喊道,他心头激荡不已,内心对他祖上的感激之情和敬佩之情更为浓厚,他祖上这是又救了他一条命啊!
“何,我们出来了!我们出来了!”
安妮看到远处的亮光后顿时也激动万分,眼泪蓦地涌出了眼眶,她本来还以为要就此葬身在这片荒山野林中呢!
“走!”
林羽立马拉着安妮快步的朝着有亮光的地方赶去,不过这片亮光看起来十分近,但是走起来却十分远。
不过林羽和安妮此时心怀希望,不管多远,他们也不觉的远了,脚步轻快无比,先前的疲劳也顿时都一扫而空!
“这么久没有跟颜姐联系了,她一定担心坏了!”
林羽一边走,一边自顾自的嘟囔着,暗想等会儿到了村子,一定要先给手机充电,给江颜回一个电话。
……
而此时远在京城的江颜再次给他拨了一遍电话,这次跟刚才那次一样,仍旧是忙音。
“他,他一定是信号不好……”
江颜眼里的泪水不停的滑落,心中担心不已,不过嘴上还是固执的念叨着一定是信号不好。
“江医生,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就算我让你再多打十遍百遍,也是一样,既然你无法证明何先生已经研究出了治疗方案,那对不起,我只能先把人带走了!”
马维渊将江颜的电话迟迟打不通,也知道林羽多半凶多吉少,冲江颜沉声说了一声,接着一招手,示意自己手下的人动手。
他那几个换好防护服的手下立马把面罩带好,作势要往病房里走。
赵忠吉哭丧着脸一脸无奈,他知道,事已至此,不是他这个小小的副院长所能阻止的了的了!
“我看谁敢?!”
步承突然一个箭步窜到跟前,手中的匕首一转,舞出一个寒光闪闪的刀花,一双眼睛布满了凶狠之色,大有动手杀人的架势!
“你做什么?!你这是扰乱公务!”
段然见状面色一沉,立马和自己的手下掏出了手枪,对准了步承。
常胖子等人见状吓得脸色惨白,赶紧躲到了一旁的楼道里,大气不敢出,没想到这个步承果真是个不要命的主儿!
为了人家的女人,把自己的命搭上,值得吗!
“我命令你,立马把你手里的匕首放下,否则我们就开枪了!”
段然紧紧的握着手里的手枪,如临大敌的望着步承,冷声道。
“你大可以试试!”
步承冷声说道,“我就是死,也会拉上你和这个姓马的陪葬!”
他自认自己的速度不如林羽,无法同时躲过这么多子弹,但是他有信心能够在死之前带走段然和马维渊。
马维渊听到他这话面色猛然一变,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
“步承!你把刀放下!”
站在步承身后的江颜用力的用牙齿咬着自己的嘴唇,牙齿上隐隐有了丝丝鲜血,她迟疑片刻,冲步承喊道。
步承有些意外的回头望了她一眼。
“你没听见吗!我让你把刀放下!”
江颜再次冲步承喊了一声,定声道,“家荣走之前,可是说过,让你配合我的,现在,我让你把刀放下!”
步承眉头紧蹙,十分不解的望着她,见江颜面色坚决,略一迟疑,还是无力的把自己手里的匕首扔到了地上。
段然见状急忙探着身子挪到步承的跟前,用脚把步承脚底下的匕首踩了过来,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江颜抿了抿嘴,忍者眼中的泪水,冲马维渊等人说道,“病人就在屋里,你们要带走她可以,但是我有一个要求,就是我也要跟着一起去!”
赵忠吉听到这话面色猛然一变,顿时急了,急忙道:“江颜,你这是做什么?!防疫局那是什么地方啊!”
“是啊,防疫局是什么地方啊!”
江颜转头望了赵忠吉一眼,凄然笑道,“我怎么放心让清眉姐姐自己一个人去呢!”
赵忠吉身子猛地一颤,张着嘴,喉头动了动,一时间有些无言以对。
“不行,你不能去!”
步承紧紧的卧着拳头,声音冰冷又固执的冲江颜说道,“你要是去了,我怎么跟先生交代!”
他知道,叶清眉这一走,多半性命不保,他不能让江颜也跟着一起去,要是连江颜也感染上病毒,那他可就百死莫赎,此生再也无颜面对林羽!
“是啊,清眉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又怎么跟家荣交代呢?!”
江颜声音低沉,极力隐忍着自己的情感,但是眼泪还是不停的滑落,她语气执拗的说道,“我答应过家荣,会好好照顾清眉姐的,说出去的话,又怎么能够食言呢!所以无论清眉姐在哪,我都要留在她身边照顾她!”
“可是……”
步承把拳头捏的咯叭作响,但是却不知该如何劝说江颜,只能转过头愤恨的瞪了马维渊一眼。
“我这也是听令办事!”
马维渊冷冷的说了一声,冲江颜说道,“你可以跟我们一起走,不过不管出了什么事,后果自负!”
说着他冲自己的手下使了个眼色,几个手下其中一个把江颜拉到一旁,随后另外几个人打开病房门就要往里走。
“等等!”
就在这时,走廊尽头突然传来一个清丽的声音。
众人不由有些好奇的朝着走廊尽头望去,只见一个身形高挑,穿着高跟鞋和一身黑蓝色小西服套装的女子搀着一个老人从外面缓缓的走了进来。
只见这个女人长得极美,与江颜有的一拼,马维渊和段然在内的一众男人不由一怔,显然没想到他们今天竟然会有如此艳福,同时看到这么两个出尘脱俗的大美女!
江颜抬头朝着那个女子望了一眼,随后不由一怔,有些意外道:“你……你是李小姐?!”
“江姐姐,你好!”
李千影冲江颜一点头,微微一笑,十分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江颜不由有些意外,不知道李家的千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她认识李千影,却不认识李千影搀扶着的这个老人。
只见李千影和老人身后跟着几个身着黑衣的男子,可见这个老人身份不凡。
“你们是什么人?!”
马维渊回过神来冲李千影冷声道,今天就是美女来的再多,他也得把任务完成!
“你不能把人带走!”
李千影没有回答他,皱着眉头冲他说了一句。
“呵,你当自己是什么人啊,你说不能带走就不能带走?!”
马维渊对李千影命令似的语气有些不爽,嗤笑一声,不满道。
“她说话不管用,那我说话总管用吧!”
李千影搀扶的老人瞥了马维渊一眼,缓缓的开口道。
“你又是什么人?!以什么身份命令我!”
马维渊冷哼一声,同样不屑道。
“呵呵,老头子老了,没什么身份喽!”
老人摇头苦笑了一声,说道,“唯一值钱的也就我这个名字了吧,我叫何庆武!”添加"songshu566"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