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4章 战神未死
让林羽没想到的是,何自臻跟他约定见面的地方竟然是一处公墓。
只不过这处公墓跟别的公墓不太相同的是,门口有专门的武警镇守。
不过林羽往里走的时候,也没有受到什么特别的盘查。
只见一片山坡上树满了白色的墓碑,每一个墓碑上面都有一张黑白照片,写有死者的名字和生辰等信息,同时每块白色的墓碑顶上,都带有一个红艳艳的五角星。
林羽能够猜出来,埋在这里的,多半都是部队里的士兵,而且极有可能是当年壮烈牺牲的。
山坡上其中一块墓碑前离着几个身着军装的人影,其中一个正是何自臻。
林羽快步的朝着何自臻他们走了过去。
“家荣,你来了!”
何自臻听到身后的动静后,连头都没回,便知道是林羽来了,语气温和的说道。
“何二爷,您这是刚从部队出来吗?!”
林羽看到何自臻的一身军装后,有些纳闷的问道。
“不是,我一会儿要回部队,正好从部队赶回边境去!”何自臻语气凝重的说道。
“您要走?!”
林羽听到他这话顿时一惊。
“不错!”
何自臻点点头。
“怎么走的这么突然?!”林羽不由有些疑惑的说道。
他还以为何自臻叫他出来是为了亲子鉴定的事儿呢,没想到何自臻竟然就要走了。
“边境那边出了一些事情,死了两个兄弟,我必须得尽快赶回去!”何自臻低声说道。
林羽听到这话不由一怔,他实在没想到,像暗刺大队这种训练精良的人,竟然也会死,在他印象中,这些人就近乎是无敌的存在。
但其实现实就是,越是这种人,越容易死!
哪怕是强如何自臻,不也是在鬼门关兜了一圈儿吗?!
边境的凶险,根本不是普通民众所能想象的!
“您的伤虽然已经好了,但是您卧床这么长时间,加上原先毒素对肌肉的侵蚀,你的体质其实还是需要再静养一段时间的!”
林羽有些不放心的说道。
这种东瀛奇毒,还有一个非常严重的一点,就是会对人体的肌肉产生很大的副作用,以何自臻这么短的疗养和锻炼时间,根本无法恢复到他原先的巅峰状态,所以何自臻要是这么回去的话,可能会冒有极大的风险!
“看看这满山的墓碑!”
何自臻昂着头望了眼四周的墓碑,挺胸抬头的傲然道,“躺在这里的,都是为祖国抛头颅洒热血的大好男儿,我何自臻又有何颜面躲在这太平之地苟且?!只要能够回去与我那帮兄弟浴血奋战,纵然一死,我何自臻又有何惧!”
现在边境的情况比他所说的要严重的多,几乎是每天都要有兄弟伤亡,所以他怎么可能还能在京城待得住,要不是他部下一直隐瞒着他,他院都不住了,也要赶回去。
林羽看到他这样无奈的摇头苦笑,他知道,以何自臻义薄云天的豪爽性格,他是劝不住的,索性也没劝他,直接说道:“何二爷,那走之前,我是不是该履行一下跟你的约定?去做一次亲子鉴定?!”
何自臻闻言这才转过头,摆手笑道:“这件事我也考虑过,既然我何自臻此去生死未卜,能不能安然回来,还是个问题,那又何必给你或自己徒增痛苦?!倘若你果真是我儿子,那我自然要有所牵挂,哪怕是死,也会心存遗憾,而且我要是死了,你自然也要难过,如果这个鉴定结果没做,我们反倒都没有那么难过,而且还给彼此一些期待,这不是更好吗?!”
“何二爷说的对,那便依你的决定吧!”
林羽望着洒脱不已的何自臻,点头笑道。
“你放心,家荣,如果我何自臻此去能够活着回来,欠你的酒,我必然一杯不少,哈哈哈……”
何自臻昂头笑道,说的正是他跟林羽约定痛饮的事。
不过可惜,现在他虽然出院了,但是却要离开京城了。
“好!我等您不醉不归!”林羽也用力的点了点头,眼神中多了一丝凝重与担忧,他是多么希望何自臻此去能够安然无恙的归来。
“教官,那自臻走了!”
何自臻说完之后,啪的给面前的墓碑打了个敬礼。
林羽这才顺着他的眼光一看,接着身子一怔,发现何自臻面前的墓碑上镶嵌的照片不是别人,正是战神向南天!
“何二爷,您这是来特地跟向老告别的?!”林羽冲何自臻询问道。
“不错,虽然他只当过我半年多的教官,但是我从他身上学到的东西却非常的重要,要不是他传授给我的那些技巧,我可能不知道死过多少次了,其实我早就在心里把他当成自己的师父了!”
何自臻轻轻的叹了口气,轻声道,“只可惜,我曾经发誓要替他报仇,但是至今为止都未能寻到杀他的凶手,这次一走,要是回不来,那恐怕就要遗憾终生了!”
他是一个重信重诺的人,虽然替向南天的承诺是他自己对自己许的,但是如果做不到,他也会感觉是自己亏欠了向南天。
林羽见到他这样,心头不由有些不忍,犹豫了片刻,低声冲何自臻说道:“何二爷,可不可以借一步说话,我有个重要的事情想告诉您!”
反正现在他已经快要把向南天给治好了,就算跟何二爷说了,也无妨,毕竟他不想看着何二爷满心遗憾的走。
何自臻微微一怔,随后跟着林羽走到一旁,好奇的望着林羽。
“其实向老并没有死!”
林羽望着何自臻一字一句的郑重道。
“向老,你说的是向南天向老?他没有死?!”何自臻望着林羽,一头雾水,满眼迷惑,毕竟向南天在多年前就已经死了,这是人尽皆知的事实啊!
“不错!”林羽神色十分认真的说道,“其实他的死是假的,就是为了防止神木组织的人来继续报复他,而早在前段时间,我就已经开始给他治疗体内的毒素了,现在近乎已经康复了!”
何自臻眼睛陡然间睁大,满脸的不可置信,随后眼角堆满惊喜,颤声道:“家荣,你这话当,当真?!”
“千真万确!”林羽用力的点点头。
“哎呀,太好了,太好了!”
何自臻知道林羽不可能拿这种事骗他,一把抓住了林羽的胳膊,随后小心的瞥了眼四周,冲林羽说道:“家荣,多谢你告诉我这个好消息,也多谢你医治好了向老,等我这次若能活着回来,我们三个人一同畅饮!”
“好!”林羽用力的点点头笑道。
等到送走何自臻之后,林羽望着车子远去的方向站了好一会儿,祈祷何二爷能平安归来,接着才打车回了医馆。
到了医馆之后,林羽便找出钱给司机,司机找零的间隙,林羽看到一辆黑色的讴歌越野车便停到了医馆的门口,随后车上便下来了几个男子,几个人都穿着一身黑灰相间的东瀛式和服,脚下踏的也是一双木屐,其中两人鼻子下面还留着一撮小胡子,而后面的两人手里竟然一人抱着一把藏在刀鞘里的长刀。
下车后,几个男子抬头望了眼回生堂的照片,接着叽哩哇啦的一边笑,一边说了一通话。
因为是东瀛语,所以林羽听不懂他们话里的意思,但是能够听出来他们语气中的嘲讽与讥笑。
几个倭国男子冲地上吐了口痰,接着晃着身子大摇大摆的进了医馆。
林羽见这帮人来者不善,不由心头纳闷,不知道这帮东瀛人到自己医馆里来做什么,他怕这帮人吓到病人,赶紧跟了上去。福利"songshu566"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