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0章 空口无凭
何自钦话音一落,众人立马齐齐转头望向林羽,眼睛明亮,但是皆都默不作声,尤其是医院里的一众医生,他们都知道何自臻是什么人,所以伺候他的时候都分外小心,生怕稍有不慎就会受到何家的迁怒,但是没想到他们如此小心,竟然还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所以此时他们一个个都噤若寒蝉,不敢替林羽说话,生怕连累到自己。
林羽倒是面色坦然,但是还未等他说话,萧曼茹却立马抢上来,语气质疑道,“那今天晚上的药呢,药有没有问题?或许是有人在药里偷偷做了手脚呢!”
虽然萧曼茹对林羽不了解,但是她打心眼里不相信林羽会害何自臻,所以她首先就想到了药材被人做了手脚。
赵忠吉闻言面色一变,急忙从人群中挤出来,说道,“药的话,更不可能有问题的,我一直指派中药部的部长亲自给何二爷煎制,就是借他二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做手脚啊!”
“是啊,我给何二爷煎药的时候都是加了十二分的小心,一丝一毫都不敢弄错的!”
这时人群中的中药部部长方正也立马挤开前面的人钻了出来,满脸的苦色,简直随时都要哭出来了。
他刚才接到副院长的通知,没敢有丝毫的耽搁,立马便跑了过来,得知情况后,整个人吓得身子都软了。
“赵院长,你别着急,现在何二爷已经没事了,那大家就都可以放心了,具体什么原因我们可以慢慢调查,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林羽说道,“既然何二爷是喝了中药之后出现的这种情况,那多半跟这个药有关,所以我要求检查何二爷喝过的药渣,如果检查出问题来,那谁的责任谁来承担,如果真的是我何家荣用药不当,那所以责任我也绝不推卸,要杀要剐,我何家荣悉听尊便!”
“好,我这就去把药渣取过来!”方正没敢有丝毫的耽搁,立马回身快步的跑了出去。
“何家荣,我告诉你,一会儿这药要是没问题,那我绝对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何自钦冷声道,“谋害国家英雄,这可不是一般的罪名!”
何自钦之所以如此自信,是因为他不相信药里会有问题,因为这件事他特地叮嘱过老赵,让他找一个靠谱的人煎制中药,不管是剂量还是药材,都不容许有一丝一毫的差错。
而老赵当时也跟他信誓旦旦的担保过,绝对不会出任何问题。
而且他看那个方正神色慌张,显然是真的害怕了,并不像装出来的,否则要是心里有鬼的话,也不会答应的这么痛快。
林羽没有回答他,也不由狐疑,皱着眉头细细的思量了一番,知道自己的方子绝对不可能有问题的。
很快,那个方正便跑了回来,手里端着一个黑色陶制煎药器,里面盛着的正是煎剩下的药渣。
“何先生,您看看,有没有问题!”方正赶紧将煎药器递给林羽,小心翼翼道:“药材和剂量我全部都是按照您说的放的,绝对不可能有丝毫差错的!”
林羽接过煎药器,随后取了一个镊子,拨弄了拨弄里面的药材,接着眉头一蹙,有些意外,面色凝重道:“药材不管从种类还是剂量,确实没有丝毫的差错,而且,药材里也看不出掺杂过丝毫的杂物!”
林羽的本意是找出问题所在,并不是推卸责任,所以将情况如实说了出来。
他此话一出,赵忠吉和方正等人不由长松了口气。
而何自钦闻言先是一怔,显然林羽的态度有些出乎他的意料,随后他双眼一瞪,冷声道:“好,你承认就好,既然药没有问题,那就说明你开的方子有问题了,来人,给我把他带走!”
何自钦话音一落,跟他一起来的几个身着黑衣的男子立马欺身上来,准备要对林羽动手,但此时步承一个箭步窜出,挡在林羽的跟前,身上的肌肉猛地绷紧,冷声道:“不想死的就尽管动手!”
“你是什么人?知道我是谁吗?!”何自钦立马怒声喝道。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是你要是再敢对何先生出言不逊,我就会让你变成一个死人!”步承抬头望了何自钦一眼,眼神锐利无比,声音中不带一丝感情。
他话音一落,整个病房的人面色陡然一变。
狂妄!
简直是太狂妄了!
整个京城,敢对何自钦如此说话的,恐怕还真找不出来一人!
何自钦气的更是气血翻涌,没想到何家荣狂妄,何家荣的手下比何家荣还狂妄!
他堂堂的国安局一把手,竟然被步承当众如此羞辱,他气的身子都颤抖了起来,立马冲自己的手下吩咐道:“给我把这小子也一起抓了!”
“等等!”
林羽眼见要起冲突,赶紧站出来喊了一声。
“怎么,何家荣,你要反悔?!”何自钦冷笑道,“你刚才不还豪言壮语的说是你的责任你绝不推卸嘛,现在又想当缩头乌龟了?!”
“现在还不能确定是我的责任,就算法官要给人定罪,也至少会给人辩解的机会吧?”林羽扫了他一眼,淡淡道。
“好,那我就给你这个机会!”何自钦冷声道,“还有什么话,你尽管说!”
“虽然药渣没有问题,但是我猜测,这里面极有可能被人放了一种无色无味的剧毒!”林羽皱着眉头说道,说话的同时他一直在用镊子翻搅着陶器里的药渣,并且捏起几块放到鼻子上闻了闻。
这些药渣确实没有问题,而且也并没有掺放过其他会导致毒性的中药材,但是林羽还是通过自己对中药深入骨子里的了解,闻出了这药渣上的一丝异样,这些药渣的药味,竟然要比正常情况下淡的多!
所以他才猜测里面放过剧毒的无色无味的液体毒药。
而提到无色无味的毒药,他不由的联想到了上次自己中毒的情况。
那种毒也是无色无味,但是他迄今为止还不知道是谁给他下的毒,所以他忍不住联想,给何二爷下毒的人,会不会跟给自己下毒的人是同一个人?!
倘若真是一个人,那这个人可能根本不是要害何二爷,而是要陷害他!
“下毒?!”
一众医生听到这话面色顿时一变,不由骚动了起来。
“谁敢给何家的二爷下毒啊,这不是找死吗?”
“就是啊,咱医院监管系统这么严,可从没出过这种事啊!”
“方部长在我们医院干了十几年了,不太可能做种事吧……”
“该不会是何医生为了推卸责任,故意污蔑别人吧?”
人群小声七嘴八舌的低声议论着,猜测不已。
这时一旁的方正立马颤抖着身子站了出来,面色惨白,满脸委屈的急声说道:“哎呦,何医生,这可是天大的冤枉啊!您可不能把事情往我头上栽赃啊,这药我煎制完,都是我亲自来给何二爷送的,怎么可能会放毒呢?那我岂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林羽没说话,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盯着方正看了半晌。
方正被林羽这么一看,看的心慌无比,满头大汗。
“何先生,您,您为什么一直看我啊?”方正面色通红的问道。
“既然你说这里面没有下毒,那你为什么清洗药渣!”林羽瞥了他一眼,淡淡道,这就是药味变淡的原因。
清洗药渣?!
一众医生顿时面色一变,立马满脸质疑的望向了方正。
“没,没有啊!”
方正吓得身子一个趔趄,差点一头栽到地上,扫视着众人急声辩解道:“没有,我没有清晰啊,这药渣煎完才不过一个小时,放在那里动都没动过啊,就是害怕会出什么意外情况,所以每副药渣我都要存留半天的,这要是有问题,那我不早就偷偷倒掉了!”
“哼!”步承此时突然站出来,冷声道:“说不定你就是为了准备这套说词,所以才特意没把药渣倒掉!”
一屋子的人听到两人的话,不由也是满脸狐疑,不知道该相信谁。
“口说无凭!”何自钦扫了眼方正,见他不像说谎,便对着林羽冷声道:“你说这药渣里有毒,可有什么证据?!”
“这还不简单,拿去检验科化验化验就是!”萧曼茹立马站出来冷声冲自己的大哥说道。
“弟妹,你这是怎么回事,二弟差点被这小子害死,你怎么还处处维护他呢?!”何自钦皱着眉头,满脸疑惑的转头冲自己的弟妹质问道。
“我不是维护他,我是为了维护真相!”
萧曼茹面色坚毅,接着转头望了林羽一眼,眼里闪过一丝不经意的慈爱,直到现在,她仍旧坚定不移的相信林羽。
“药渣已经被清洗过了,而且毒药又跟这么多中药混合过了,不知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所以现在就算送去检验,可能也检验不出什么来的!”林羽轻轻地摇了摇头。
他不得不说,这次背后使坏的人绝对是心思缜密的高人,不只是擅长权谋,而且还精通中医中药,将整个事件都布置的精密无比,无懈可击!
而如果林羽拿不出证据,那他显然要为此次的事件负责!
以何家的能力,抓住他这么大的把柄,绝对能让他身败名裂,将他打压的毫无翻身之地!
“呵!小子,我算是看出来了,合着你是在变着法儿的推卸责任是吧?”何自钦冷笑一声,说道,“既然没有证据,那你所说的一切就都是杜撰!你小子编故事的能力倒是挺强!”
“是啊,什么证据都没有,这不是瞎扯嘛!”
“果然啊,何医生为了推卸责任,竟然睁眼说瞎话!”
“看来他这个人也不过如此嘛!吹得那么医术高超、医德高尚,结果为了自保,竟然栽赃别人,小人一个!”
一旁几个年轻的医生忍不住低声你一句我一句的议论了起来,他们见林羽与自己年龄相仿,却拥有如此高的成就,本就心生嫉妒,逮住机会自然忍不住诋毁林羽。
一旁的赵忠吉也是冷汗涔涔,没想到自己吹了这么久的何医生,竟然也会做出这种事,有些无奈的说道:“何医生,你这么说没用啊,我们需要事实说话,你能有法子证明你说的一切吗?”
“有!”
林羽扫了眼一旁脸色缓和下来的方正,面色淡然的点点头,胸有成竹道。美女小说"xinwu799"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