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5章 报仇的执念
“领导,什么领导?!”
江颜微微一怔,随后哼笑道,“怎么,你翅膀硬了,想做咱家的领导了?”
“那倒不是,咱家的领导一直不都是你嘛!”林羽立马讨好的笑道,“我说的是在单位的领导!”
“单位的领导?什么意思?”江颜不由疑惑道。
“你不是被调去军区总院了吗?”林羽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
江颜不由有些惊讶,这件事她本来还想当做一个惊喜告诉林羽呢,结果没想到林羽竟然已经知道了。
“什么事能逃得过我的法眼啊!”林羽得意洋洋的昂头道,“小江同志,我郑重的告诉你一个特大喜讯,敝人呢,已经是军区总院的副院长,也就是你的领导,麻烦你以后对我尊敬一点!”
“你是军区总院的副院长?!”电话那头的江颜不由瞪大了眼睛,满脸惊讶的问道,“你该不会是说梦话吧?!”
她可是知道,军区总院作为华夏最好的医院,别说是副院长了,就是一位主治医师,都得经过千锤百炼,层层挑选,从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才能被选入!
虽然她知道自己的老公的能力在中医界出类拔萃,但是军区总院可是西医医院啊,怎么可能会聘请林羽这个中医医生当副院长呢?!
“小江同志,你怎么回事,怎么跟领导说话呢?大白天的,我做啥梦呢!不信你可以打打电话找季院长或者赵副院长求证!”林羽立马装出一副领导的样子呵斥江颜道,“告诉你,这是组织上的决定,你接受也得接受,不接受也得接受,希望你能摆正心态,好好接受我的领导!”
江颜被林羽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笑了,见他提到了季院长和赵副院长,知道多半是真的,心中不由为自己的男人感到有些自豪,接着冷哼一声,啐骂道:“我现在先让你神气,等回家之后,你给我等着!”
“你甭管回家以后怎么样,但是在单位、在外面,我是你的领导,希望你以后不要对我这么放肆!”林羽无比得意的说道,“来,叫声领导听听!”
“领导,大领导!行了吧!”江颜哼了一声,特地满足了下林羽的虚荣心。
“嗯,这个态度嘛还不错,在外面我领导你,回家的时候你领导我,互补互助!”林羽嘿嘿笑道,“不过领导就应该有个领导的样子,别光说不做,以后在床上的时候希望你能多领导领导我,别老是让我领导你!”
“呸,不要脸!”
江颜被林羽这话说的脸色一红,接着立马把电话挂了,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四周,见没有人注意到她,这才松了口气,顺了下胸口,脸上习惯性的恢复了那副冷冰冰的面容。
虽然这个副院长林羽并不怎么看在眼里,但是能够成为江颜的领导,倒是也让他感到了极大的满足感。
话说林羽刚从军区总院的大门处离开,一个身着黑色西服的瘦高男子立马从一侧的车子后面闪身走了出来,径直目送着林羽的身影远去,接着转过身,快步的朝着住院楼走了过去。
进了住院楼,他直接坐电梯赶到了十二楼的VIP病房层,径直朝着走廊尽头一间病房走了过去。
这间病房外面站着几个跟他穿着一样的男子,正警惕的扫视着周围,显然屋里住院的人身份非同一般。
几个黑衣男子看到瘦高男子后,立马恭敬的一点头,齐声叫了一声滨哥!
瘦高男子没有理他们,轻轻的敲了敲房门,只听里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进!”
瘦高男子这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豪华的单人病房,空间很大,病房内卫生间、厨房以及配有高档意大利皮质沙发的会客区一应俱全,此时一张多功能护理床上,正半躺着一个身材瘦削的老人,只见他眼眶深凹,颧骨凸起,整个人脸上带着一丝疲惫。
而他身边坐着一个跟他长相有些相似的老人,正是万士勋和万士龄兄弟俩!
除此之外,屋里还有两个看起来十分年轻的女护工,正在收拾着房间。
上次万士勋接到仲主任停止生物工程项目合作的电话后,便立马被气昏了,随后便直接住进了军区总院。
这间病房是他的御用病房,被他全年承包了下来,就是为了应对这种突发情况。
好在他二弟之后替他看了看,发现情况并不严重,是气血攻心所致,只需要静养一段时日就可以了。
今天万士龄正好闲来无事,便再次赶过来陪他。
“董事长,二老爷!”
瘦高男子走进来恭敬的跟万士勋兄弟俩打了个招呼,接着扫了眼两个女护工。
“你们先出去吧!”万士勋摆摆手,两个女护工便赶紧走了出去。
“阿滨,怎么样?”万士勋立马有些急切的问道,“何家荣呢?”
阿滨急忙汇报道:“董事长,何家荣已经走了!”
“走了?”
万士勋微微一怔,不由有些意外,先前手底下的人发现林羽的时候,他还以为林羽是冲着他来的呢,没想到说走就走了。
一旁的万士龄听完长出了口气,这才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自从上次差点被关进监狱之后,万士龄便成了惊弓之鸟,彻底有些被吓到了,再也没了以往的戾气和张狂,不再去想那些恩恩怨怨,只希望安稳以度日。
“不错,他并不是冲着您来的!”阿滨急忙汇报道。
“不是冲着我来的?!”万士勋不由立马往上坐了坐,一旁的万士龄赶紧帮着他垫了垫后背的枕头。
“那这小子是冲谁来的?!”万士勋急忙问道。
“是何家请他来的!”阿滨面色冷峻的说道,“何家的二爷受了伤,现在正在楼下的重症监护室住院呢!”
“何家二爷?何自臻?!”万士勋闻言面色不由有些动容,好奇道,“他怎么了?”
“受伤了,据说是在边境执行任务时被人刺伤了,中了一种很奇怪的毒!”阿滨如实的汇报道。
“那何家请何家荣来是怎么个意思?!是为了给何自臻看病啊,还是说这何家荣真是何家的种,让他来看他爸最后一眼?!”万士勋皱着眉头,急切的问道。
对于何家荣可能是何自臻骨血这件事他自然也听到过一些风声,不过在他看来这件事绝对是假的,毕竟何家荣要真是何家的子孙,何家怎么可能不认呢!
所以他也没往心里去,但是没想到今天何家在这种情况下竟然把林羽叫来了,他自然不由紧张了起来。
“是为了给何自臻看病!”阿滨回答道,从林羽一进医院,他的手下汇报上来之后,他就亲自去跟踪了林羽,当林羽到了九楼之后,没多久他也赶了过去,所以当时发生的事情他也全都知晓。
万士勋听到这里不由松了口气,点头道:“只要他不是何家的种就好说!”
“大哥,你,你还不死心啊!”万士龄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既然何家荣不是冲着我们来的,那我们就没有必要招惹他了!”
“老二,你怎么越活越怂包了!”万士勋怒气冲冲的转头瞪着弟弟说道,“你忘了晓川和维运现在成什么样了吗?你忘了维宸是……是怎么死的了吗……”
说到这里他声音已经抑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带着一丝哭腔,丧子之痛,现在想来,仍感觉心如刀割。
“我怎么可能会忘呢!”万士龄垂着头无奈的叹道,“现在想想,我是真的后悔啊,如果当时医馆输给何家荣之后,我不想着报复,维运和晓川也不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那么同样的,维宸也就不会……也就不会……唉,都是我造的孽啊!”
“士龄,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万士勋怒不可遏的说道,“什么叫你造的孽,分明是何家荣那个小兔崽子造的孽,我现在之所以坐在这里,也是因为他!你让我放过他?!那你还不如让我直接去死!而且就算死,我也没脸下去见维宸!”
话音一落,他深陷的眼窝中立马滚出两行泪水。
“唉,大哥,你……你这又是何必呢!”万士龄重重的叹了口气,“执念害死人啊,要是你再不收手,我怕接下来伤害的会是晓岳和晓峰啊,那到时候我们万家可就真的要后继无人了啊!”
“你放心吧,这件事我绝对不会扯上晓岳和晓峰!”万士勋面色阴冷,冷声道,“等我出院,我就会将万家的产业全部转移到晓岳的名下,到时候我就拼上我这把老骨头跟何家荣斗,大不了一命换一命,我一个老头子,换他的命,值了!”
“唉,大哥,你这是又是何苦呢……何苦呢……”万士龄连连叹息。
万士勋再没理他,转头沉着脸冲阿滨问道:“阿滨,那个何家二爷中的是什么毒,严重吗?!”
“具体是什么毒不清楚,但是确实挺严重的,据说十年前也有人中过这种毒,结果到现在还没能解!”阿滨说道。
“太好了!”万士勋闻言忍不住兴奋的喊了一声,冷哼道,“何自臻死了,那何家就相当于被废掉了左膀右臂啊!”
他语气中带着一股解恨的畅快,而他之所以如此憎恨何家,是因为他曾经巴结过何家,不过何家压根没把他这种商人家族放在眼里,搭理都没搭理,所以他对何家一直心怀怨恨,但是苦于自己家跟何家压根不是一个层次的,根本报复不了人家,所以只能偷偷的生闷气。
现在何自臻出事,也算是解了他心头的一口恶气。
阿滨见自己的老板如此开心,不忍心打断他,顿时犹豫了起来,思考着要不要把剩下的情况告诉老板。
不过思量再三,他还是决定如实相告,挠挠头低声道:“但……但是……好像何家荣能治!”
万士勋身子一滞,脸上的笑容陡然间凝固住,转过头石化般望向了阿滨。给力小说"hongcha866"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