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7章 暗藏凶险
“不方便?!能有什么不方便啊?”
张佑安眉头一挑,随后云淡风轻的笑道:“不瞒二位,我二弟刚才吃过饭后,跟我侄子一起去探望一位亲戚去了。”
“那没关系,我们在这里等一会儿吧!”韩冰面带微笑道,她见张佑安如此推辞,猜测这里面绝对有猫腻,说不定真如林羽所猜,那个面罩男子真的就是张佑偲,便铁了心的要等到张佑偲。
“这个……我侄子刚从国外回来,亲戚见了一定有很多话要说,还不知道几点能回来,说不定今晚上就不回来了!”张佑安有些为难的说道,“还是我帮你们转送吧。”
“没关系,我们等等吧,如果真的不回来,那我们明天再过来!”韩冰笑着说道,坚持要亲自把手里的请柬和东西交给张佑偲。
“是啊,我们等等也无妨,怎么,难道张首长不欢迎我们?”林羽也跟着附和了一句,张佑安越是推辞,他感觉张佑偲的嫌疑就越大。
“哪里的话,我这里平常很少有人来,两位军情处的贵客愿意留在这里作客,我求之不得!”张佑安笑了笑,接着朗声回头喊道,“来人,把我珍藏的太平猴魁拿过来!”
他话音一落,管家便急匆匆的将茶叶送了过来。
张佑安一边泡茶一边笑道:“何少校,听说你这个军情处的少校,是挂职的是吧?!”
“不错!”林羽点点头。
“小兄弟当真是前途无量啊,据我所知,军情处还从没有过挂职这一说呢,倒也是让张某大开眼界!”张佑安呵呵的笑道,语气虽然很平淡,但是带有强烈的针对性意味,“不知道何少校以前是哪个部队的?又为军情处立过何等军功啊?!”
他说话的时候强忍着内心的怒气,一想到儿子因为这个何家荣被警备团开除,他心中就悲愤难当。
而且令他惊讶的是,那天晚上在维多利亚酒店遭遇那么多人的伏击,这个小子竟然还能够活下来,简直是匪夷所思!
“对不起,张首长,我们军情处是独立的情报部门,属于军委管辖,有极强的保密性质,具体的操作和决定,您无权得知,恕我们不能相告。”韩冰也毫不客气的针锋相对的回应道。
“这个是自然,我也不过是好奇,所以才问了一句,希望二位不要往心里去!”张佑安眯了眯眼,笑呵呵的说道。
“没关系,张首长,虽然具体的我不能跟你告知,但是我可以告诉您,何少校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这也是我们军情处赏识他,为他特地破例的原因!”韩冰笑道,“就好比前几天,有群自作聪明的无耻小辈想要借国际上训练精良的雇佣兵伏击何少校,结果最后何少校安然无恙不说,还让那帮雇佣兵折损了大半!”
她说话的时候故意加重了“无耻小辈”这个词语,显然是意有所指,如果张家与此事有关,那她就是在赤裸裸的骂张家了!
张佑安听到这话心头气血翻涌,不过还是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皱着眉头诧异道:“哦?竟然有这事,何少校,你没事吧?谁这么大的胆子啊?!敢对军情处的少校下此毒手?!”
“不知道,但是猜想一下,也知道绝对是些见不得光,猪狗都不如的卑鄙小人干的!”韩冰淡淡的说道。
张佑安的脸色不由一青,强吞了口气,不过很快神色就恢复了正常,眯眼望着林羽说道:“既然何少校没事就好,不过话说回来,何少校的身手当真是让人意外啊!”
“意外?”林羽笑道,“您不应该觉得意外吧,上次我跟令郎张大少切磋的时候,他应该知道我的能力的啊!难道他没跟您说吗?”
张佑安听到这话气的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他知道,林羽说的是上次他把自己儿子踢得满地找牙的事儿。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件事现在提起来,他在一众同僚面前还抬不起头来,要不是碍于军情处的地位,他早就跟林羽和韩冰撕破脸了,哪还会对他们如此礼遇。
“呵呵,来,喝茶,喝茶……”
张佑安本来想嘴上讨些便宜,结果便宜没讨到,还惹了一肚子气,所以索性不说话了,叫着林羽和韩冰喝茶。
“大爷,家里来客人了啊?”
这时两个身影快速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其中一个是张佑安的小儿子张奕堂,另一个则是张佑偲的儿子张奕庭,刚才说话的,也正是他。
只见张奕庭四方脸,面容白净,一双眼睛煞是明亮,跟张佑偲长得十分相像,看到林羽和韩冰后似乎并没有太意外。
而张奕堂看到林羽后眼中则闪过一丝阴狠,心头满是恨意。
“哎呦,小庭,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你爸呢?”张佑安看到侄子后面色一喜,急忙问道。
“奥,我姑父不是住在大哥那里嘛,我爸就留在那了,正跟我姑父聊天呢!”张奕庭笑道。
“我给介绍介绍,这位是军政部门的韩冰韩上校和何家荣何少校!”张佑安急忙给他们做了个介绍,“韩上校,何少校,这位是我的侄子,张奕庭,刚才国外回来!”
林羽和韩冰起身笑着跟张奕庭打了个招呼。
林羽发现张奕庭的眼睛在自己身上刻意打量着,忍不住抬头望了他一眼,接触到林羽的目光后,张奕庭立马不动声色的把眼睛瞥向了一边。
“对了,奕庭,你回来的正好,这两位军官特地过来是给你爸送请柬的,你要不带着他们去见见你爸吧!”张佑安笑着说道。
“好,那两位就跟我来吧,我大哥就住在旁边!”张奕庭点头笑笑,接着跟张奕堂两人转身往外走去。
林羽和韩冰两人不由一愣,显然没想到张奕庭竟然会答应的这么痛快,两人互相看了一眼,接着跟张佑安招呼一声,赶紧跟了上去。
张佑安笑着点了点头,但是在他们走出去之后,脸瞬间沉了下来,整张脸上散发着一股无尽的阴寒,冷声道:“来人!”
“老爷!”
这时管家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把桌上的茶具和这两把椅子全部给我拿出去给我扔掉!”张佑安冷声道。
管家微微一怔,随后一点头,恭敬道:“是!”
因为张奕鸿跟父亲的别墅同属一个小区,隔着也就几户人家,所以林羽和韩冰没走几步便到了。
张奕堂敲了敲门,保姆便跑出来开了门,等他们进去后,重新锁好门,带着他们往里走去。
张奕鸿居住的别墅也是独门独院的,甚至相比较他父亲的住处还要宽阔一些,整个院子里种满了草坪,只有中间一条碎石铺就的小路。
“两位,麻烦你们先在院子里等等,我进去通报一声!”张奕庭歉意的笑道,“我大哥很不喜欢把别人打扰,而且我姑父、姑姑和两个小侄女也住在这里,所以贸然带你们进去不太方便,请两位见谅!”
“好,麻烦你告诉张二爷,就说全部长有东西让我亲自交给他,给过他之后,我们立马就回去!”韩冰点点头。
“没问题!”
张奕庭点点头,接着便跟张奕堂、和保姆一起进了屋,张奕堂还特地把客厅的玻璃门给锁上了,十分隐蔽的冲林羽和韩冰露出了一个阴险的笑容。
“进了门,连客厅都不让我们进,这什么人啊?!”林羽有些不爽的嘟囔了一句。
虽然这个张奕庭看起来对人客客气气、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但是林羽却觉得他浑身透着一股精明,而且整个人散发着一股阴寒的气息。
“算了,等等吧,只要他们能让我们见张佑偲就行!”韩冰说道,倒是有些不以为意,不过虽然现在已经是初春了,但是晚上的夜晚还是很冷的,她不由裹了裹身上的大衣。
“呜……”
就在此时,从后院方向突然传来了一阵奇怪低沉的响动,同时伴随着的是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林羽和韩冰好奇的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有些好奇,转身朝后院方向走了走,侧头往里面看了一眼。
不过因为后院没有亮灯,光线很暗,所以他们两人压根也看不清后院的景象,只看到黑洞洞的一片,不过突然之间,黑洞洞的暗处陡然间出现了几点碧绿色的光芒。
“小心!”
林羽面色猛地一变,一把将作势还要往前走的韩冰拉了回来。
他话音一落,立马几声低吼传来,数条矫健的身影极速的冲着他们狂奔而来,陡然间高高跃起,几张满是锋利牙齿的血盆大口突然间凌空咬空,迅速闪了过去,接着便见几条毛色发灰,身形修长,嘴巴尖长的大狗正龇牙咧嘴的瞪着他们,嘴中发出低声的呜鸣之音。
韩冰看到这一幕面色陡然一变,闻到空气飘来的带着血腥味的温热气息,心中不由一阵后怕,如果不是林羽拽的及时,她可能已经被其中一条狗给咬伤了。
“张奕鸿竟然养了这么多狗?!”
韩冰仔细的扫了一眼面前的几条狗,心头不由有些惊恐,小时候她训练的时候曾经被几只凶恶的军犬围攻并咬伤过,所以天不怕地不怕的她,唯独对这种凶猛的犬类心存恐惧。
林羽扫了眼面前的几条恶犬,一时间没有看出他们的品种,扫了眼它们粗钝的眼眶和嘴巴中的弧形齿,面色陡然一变,惊声道:“它们不是狗,是狼!”福利"songshu566"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