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9章 就为了亲你几口
林羽瞥见这道金芒,面色陡然一变,一把拽起自己的大衣侧摆,猛地一抖,一转,便将那道金芒包到了大衣里面。
随后他一抖衣服,金色物体弹出,他凌空抓住,发现那道寒芒竟然是一把精致的金锁。
“小弟弟,替我保管好,改日我会再来找你取哦!”
这时楼下突然远远传来玫瑰那柔媚媚的声音。
林羽低头一看,发现这把金锁跟他手中那把银锁一模一样,锁面上同样雕刻着荷花和一对鲤鱼,不过中间的字却是一个“雪”字!
既然小智的银锁上刻着的是个“智”字,那就说明这个“雪”字才是玫瑰的真名。
林羽顿时大怒,这个满嘴谎言的女人,不是说告诉别人的名字都是假的,只有告诉自己的才是真的吗?!合着只有告诉自己的才是假名字!
林羽一个箭步窜道窗前,但是发现空荡荡的地面上,早已经没有了玫瑰的影子。
他一时间不由有些发怔,不知道自己做的这个决定到底是对是错。
“砰!”
此时门突然被人撞开来,接着一帮人急匆匆的冲了进来,走在最前头的正是韩冰,看到林羽后她面色一喜,急声道:“何少校,那个变态杀手呢?!”
“跑了……”
林羽无奈的一摇头,叹息道。
“跑了?!”
韩冰面色陡然一变,注意到窗户上碎裂的玻璃后立马冲了过来,往楼下望了一眼,沉声呵道:“给我追!”
“是!”
跟她来的一帮人立马回身冲了出去。
虽然他们很多人也具有从这里跳下去的能力,但是他们害怕吓到孤儿院里的孩子,所以便回身原路跑了下去。
最主要的是他们知道,如果要抓的那人从四楼的高度跳下去安然无恙,那他们肯定追不上。
韩冰这才回身望向林羽,眼神带着一丝寒冷和不解,沉声道:“那个人是个女人?!”
她已经从空气中嗅到了一丝女人身上才有的香味。
“不错,是个女人!”林羽老老实实的点点头。
“这就是你放走她的原因吗?!”韩冰皱着眉头,有些苛责的说道,她知道,以林羽的能力,既然已经控制住了对方,怎么可能会让对方逃走呢,除非他是故意的!
“我中了她的迷药,被她控制了两三天了!”林羽笑着摇了摇头,“虽然我借机解开了迷药,但是其实我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
他说的是实话,只不过说的是一部分实话而已。
“啊?那你没事吧?受没受伤?”韩冰面色一缓,颇有些愧疚,急忙扶着林羽让他坐下。
“不碍事!”林羽摆摆手,凭借他的止血生肌药膏的功效,他身上的伤口全部都已经愈合了。
“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韩冰皱着眉头疑惑道,“当时你给谭锴打电话的时候,不是已经脱离危险了吗?”
林羽便把那天晚上的大致经过跟韩冰说了说。
韩冰面色陡然一变,握着拳头冷声道:“他们竟然敢明目张胆的对付军情处的上校?!这是多不把我们军情处放在眼里!你放心,我这就跟上面反映,请求追查……”
但是话说到这里,她自己就停住了,因为她也意识到了,要是追查下去,不说别的,就只凭着万家的关系和地位,还不知道要查到何年何月!说不定到头来只是查到了个替罪羊。
“你放心,这件事我自己会处理的!”林羽冲韩冰点点头,心头有些感激。
随后林羽去找到了龚院长,龚院长看到这么多警察都过来了,不禁面色苍白的对林羽说道:“何神医,雪儿她……她真是杀人犯吗?”
“这个我也说不准,可能是,也可能不是!”林羽轻轻地摇了摇头。
“何神医,你们可要明察啊,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龚院长一把握住了林羽的手,急声道:“雪儿那么好的人,怎么可能会杀人呢,你不知道她帮了多少我们孤儿院里的小朋友呢!”
“您放心,我们一定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会放过一个坏人!”林羽冲她郑重的点点头,随后将玫瑰留下的银锁和银行卡递给了龚院长,让她代为保管,嘱咐她从下周开始,每天都带小智去自己的医馆里做治疗。
现在玫瑰没有被抓,这些东西他自然不能留在身边了,不过玫瑰留下的那个金锁,他并没有交出来,算是代为保管了。
或许他内心也期待着有一天能够再与玫瑰见面吧。
从孤儿院出来后,林羽便直接打车来到了京大一院,不顾一切的径直冲到了内科,正好与刚要出门的江颜碰上,林羽二话没说,一把抱住江颜便在原地转了起来,大声笑着冲她喊道:“颜姐,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江颜吓得叫了一声,看到是林羽后,这才咧嘴一笑,一双清亮的眸子中满满的柔情蜜意。
“哎呀,江医生的男朋友竟然是何神医?!”这时办公室中一个新来的医生满是惊讶的说道,显然她已经认出了林羽。
“什么男朋友啊,是老公,人家都已经结婚好几年了!”另一个医生笑道。
“那我岂不是没有机会了!”新来的女医生捂着胸口顿觉万箭穿心,何神医可是她的偶像啊。
“你?你觉得你比得上江医生的一个脚趾头吗?”
“真羡慕江医生啊,能够嫁给这么厉害的神医!”
“是啊,何医生还这么专情,结婚这么多年了,还这么恩爱,真是难得!”
“哎呀,放我下来!”江颜被周围的一众同事这么一说,脸顿时红了,要是在以前,可都是别人这么说林羽啊,都说林羽三生修来的福气,找了个这么漂亮的老婆,没想到现在反过来了,嫁给林羽,倒成了她的福气了。
不过她现在内心对这话也十分认同,嫁给林羽,确实是她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林羽这才把她放下来,旁若无人的在江颜吹弹可破的脸上狠狠亲了几口,给江颜的脸都亲红了,同时嘟囔着说道,“颜姐,可想死我了!”
一旁的几个医生捂着嘴偷笑,随后很懂事的拉着手跑了出去,给他们两人留出了空间。
“才几天不见啊,就想死了,搞得跟生离死别似得!”江颜白了他一眼,脸色羞的通红,这个不要脸的,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又亲又抱。
林羽轻轻的摸着江颜的脸,眼神无比温柔,可不是生离死别怎么着,他真的以为这一次差点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可是颜姐咋一点都不紧张呢?自己差点都死了,她就不担心吗?该不会变心了吧!
“怎么样?病人治好了吗?”江颜眨着水灵灵的眼睛问道。
“病人?”林羽疑惑道。
“对啊,厉大哥不是说你去外省出急诊去了吗?”江颜纳闷道。
“奥,对,对!”
林羽听到这话面色大喜,原来颜姐没有变心啊!
“那你解释解释吧!”江颜的手在林羽胸前轻轻的摸索着,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这身衣服是哪里来的?身上的香味,又是哪个女人身上的?!”
噗!
他差点一口鲜血喷出来,最后他瞎扯了半天,才把这件事给圆了过去。
“颜姐,那我就回去了,我还没回医馆呢!”林羽在她脸上又亲了几口,这才说道。
“还没回医馆?”江颜一惊,说道:“你回来就直接来了我这里?就为了亲我几口?”
说着她不由面色一红。
“对,就是为了亲你几口!”林羽哈哈一笑,忍不住又亲了几口。
“快滚吧,不要脸!”
江颜娇嗔的一哼,有些嫌弃的推了他一把,但是等林羽甩着胳膊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之后,她望向他的眼神又说不尽的温柔,满是宠溺的笑骂道:“傻子!”
林羽回到医馆后,窦辛夷面色大喜,急声道:“师父,你回来了!太好了,这几天累死我了!”
林羽不在,这几日的病人全都是她坐诊的,累的她都想撂挑子了。
“回来了?”叶清眉也轻轻的对林羽笑了笑,神情平淡,看来她也不知道实情。
“回来了!”林羽语气加重了几分,眼神有些不舍的在叶清眉脸上扫着,喉头动了动,欲言又止。
“先生,你回来了?!”此时内间的厉振生突然急匆匆的跑了出来,看到林羽后身子一颤,又惊又喜,猛地窜过来,一把抱住了林羽,用力的拍了拍林羽的后背,颤声道:“先生,这几日可担心死我了!”
说着他急忙捏着林羽的肩膀上下看了一眼,眼中已是热泪盈眶,这几天他根本都没睡过一个好觉,日夜担心林羽的安危!
要不是怕被江颜和叶清眉她们看出来,他早就跑出去把京城搜个底朝天了。
叶清眉和窦辛夷看到这一幕愣在原地目瞪口呆,不就是出去出诊了几天吗,两个大男人又抱又哭的,至于吗?!
“先生,快进屋!”厉振生迫不及待的拉着林羽进了屋,急忙道:“您快给我讲讲这两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羽把事情大致跟厉振生一说,厉振生面色一变,满是不解道:“那个玫瑰想杀死你,你竟然还放了她?!”
林羽皱着眉头低声道:“虽然她确实要杀我,但是我总感觉,她似乎并不是真的想杀我,可能是迫于无奈吧!”
他知道,玫瑰不过是这件事里被操控的一把刀子而已。
“妈的,这件事肯定跟那几个大家族脱不了关系,只要把幕后的人揪出来,一切就都明了了!”厉振生捏着拳头怒声道,“绝对不能这么便宜了他们!”
“当然不能便宜了他们!”林羽眯了眯眼,冷笑了一声,随后急忙问道:“对了,步大哥呢?!”
“奥,他这几天都在外面呢,带着人没日没夜的找你!”厉振生一拍头道,“我一高兴就给忘了,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林羽听到他这话心头不由有些感动,自己与步承总共相处了没有几日,他竟然能如此对自己,实属难得!
接到厉振生的电话后,步承便急匆匆的赶了过来,看到林羽后,一向神情冰冷的步承眼中陡然间也迸发出一股兴奋的光芒,随后立马朝前大踏一步,噗通一声单膝跪地,低着头冷声道:“何先生,我步承没用,没能保护好你,请你责罚我!”
“步大哥,快请起,这件事不怪你!”林羽赶紧伸手把他扶了起来,眯着眼说道:“要怪就得怪给我们设伏的人!”
“先生,我发誓,一定找出那些人,一个一个的把他们都宰了!”步承皱着眉头冷冷道,声如寒冰。
“是啊,先生,哪怕是他们家族再有势力,我们也不能罢休,必须给他们长个记性,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好欺负的!”厉振生面色狠戾的冷声道,显然已经动了杀心,当年他在境外执行任务的时候,一些别国政要,死在他手里的,不计其数!
“查,当然要查!”
林羽眯着眼背着手踱步到窗前,悠悠道:“既然那天是楚大少先走的,那就先从他查起吧!”给力小说"songshu566"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