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4章 真正的用意
说完她自己也躺到了床的另一侧,不过林羽注意到她腰间竟然揣着一把锋利的匕首!
这个疯女人!
林羽摇摇头苦笑,好奇道:“你到底想要让我帮你做什么?”
玫瑰笑眯眯的说道:“快点睡,明天你就知道了!”
这一夜林羽一宿未眠,一直睁着眼盯着天花板。
不是因为旁边躺着一个揣着匕首睡觉的疯子,主要是因为他对江颜的挂念。
一夜未归,她一定担心坏了吧?
“小弟弟,昨晚睡得好不好啊?”
此时玫瑰甜软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他甚至都能感受到玫瑰呼出的温热的气息,心中忍不住一荡,随后轻轻叹了口气。
接着玫瑰便翻身起床,随后换了一身衣服,扔给林羽一件大衣,督促着他穿上后,便带着他急匆匆的下了楼。
过了一晚上,林羽发现那种迷药的药效不仅没有减慢,甚至还加强了,自己的身上仍旧软绵绵的没有一丝的气力,除了走路之类的小行动,什么都做不了,甚至跑都跑不动。
林羽严重怀疑这个女人给他的衣服上有问题,不过他也没有办法,总不能脱下来光着吧……
玫瑰开车的时候,林羽坐在车上确认了一下方位,发现玫瑰是往市里开之后立马来了精神,立马说道:“不管你让我去干什么,总得让我吃早饭吧?饿着肚子,我可是什么都干不了啊!”
他知道,只要到了人多的地方,他就有逃脱的机会,说不定还能碰到军情处的熟人呢!
“放心吧,姐姐怎么舍得饿着你呢?”玫瑰娇媚的笑道。
林羽听她这么说,才松了口气,沿途一直观察着四周,想着一会儿要怎么趁机逃脱。
出乎林羽意料的是,玫瑰开着车七拐八拐,最后竟然来到了一家孤儿院!
孤儿院的门口写着“京城幼安孤儿院”的字样,林羽不由有些纳闷,不知道这个女妖精怎么会带自己来这种地方。
而大门上的“幼安”两个字,让他不由想起了张奕鸿的父亲,张佑安。
“走吧,带你去吃饭,小弟弟!”
玫瑰下车后一把挽住了林羽的手,毫不避讳的把她那耸翘的胸脯挤压到了林羽的胳膊上,不过林羽却丝毫没有享受的心情,因为他能清晰的感受到玫瑰腰间硬邦邦的皮套里藏着的匕首。
以他现在的力气,就算把匕首递给他,他也刺不动,所以只能任人摆布。
看起来玫瑰对这个地方很熟,轻车熟路的带着林羽去了孤儿院后面的食堂。
此时正是孩子们吃早饭的时间,整个食堂乌泱泱的全是小孩子,有男有女,有大有小,最大的有十多岁,最小的也就三四岁。
林羽和玫瑰进来,食堂的一众小孩子突然间眼睛一亮,立马围了上来,兴冲冲的喊道:“雪儿姐姐好!”
“雪儿姐姐,你又变漂亮了!”
“雪儿姐姐,我好想你啊!”
雪儿?!
林羽转头看了眼,见自己和玫瑰身边也没有其他人啊。
“哎,乖,阿姨一会儿给你们买好吃的!”
玫瑰笑着弯了弯身子,亲切的伸手抚摸着那些孩子的脸。
林羽微微一怔,望着身旁的玫瑰,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个不要脸的,不是叫玫瑰吗?怎么又成了雪儿了呢?
雪儿这么高雅圣洁的名字,她也配吗?!
等孩子散去,玫瑰便打了两份饭,叫着林羽在一处空位坐下。
“你不是叫玫瑰吗?怎么又成了雪儿了?”林羽怒气冲冲的冲她问道。
“这俩都是我的名字啊!”玫瑰眨巴眨巴眼睛,笑眯眯的说道。
林羽猜到了,这个满嘴谎言的女人多半是在这说谎呢,可能玫瑰和雪儿两个全都不是她的名字!
“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林羽皱着眉头疑惑的盯着玫瑰,他发现,自从进了这里,玫瑰身上那股肃杀的气质陡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丝毫看不出是个动不动就要杀人的女魔头,转而变成了一个温婉柔和的大姐姐,浑身都散发着母性的光辉。
“你猜啊!”玫瑰笑眯眯的说道。
“我猜你儿子被收养在这里!”
“噗!”
玫瑰刚到嘴的稀饭突然一口喷了出来。
“你注意点影响,这里是公共场合啊,大姐!”林羽皱着眉头嫌弃的望了她一眼,提醒道。
玫瑰面色微微一红,这还是她长这么大,头一次这么失礼呢,赶紧拿过纸巾擦了擦嘴,脸上也没了那种风情万种的笑容,沉着脸冷声道,“你看我像是生过孩子的人吗?”
“像!”
林羽的回答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利落无比。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宰了你!”玫瑰捏着拳头,咬牙切齿的瞪着林羽,向来都是她风轻云淡的把男人玩弄于鼓掌之间,没想到还有男人能把她气到这种程度。
“信,不过当着这么多孩子的面儿杀生,你的罪过可就大喽!”林羽淡淡的回了她一句,丝毫不以为意的低下头继续喝粥。
玫瑰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气呼呼道:“吃!吃!噎死你!”
“雪儿小姐,你来了!”
这时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突然快步走了过来,冲玫瑰打了个招呼。
“龚院长!”
玫瑰看到中年妇女后面色一喜,急忙站起来,显得温婉怡然,一扫先前那种轻浮妩媚的神情。
“龚院长,小智他在宿舍里吗?”玫瑰急忙问道。
“奥,他在活动室,刚才我派人去给他送过早饭,他也没怎么吃,可能最近心情不好吧,要是他知道你来了,一定会非常开心!”龚院长笑着说道。
“我带来了一个医生,想帮他看看。”玫瑰轻轻地拨了下耳边的秀发,优雅大方的冲龚院长一笑。
林羽看的不由一愣,他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个女人有这么正经的一面呢,不由有些意外。
从她刚才跟龚院长的谈话内容中,林羽也终于知道这个女人不杀自己的原因了,感情是她要让自己来帮人瞧病啊。
“好,请跟我来!”龚院长笑着冲林羽一点头,接着做了个请的手势,往前走去。
“走啊!”
玫瑰见林羽站着没动,立马跑过来拽林羽。
“我还没吃完呢!”林羽不情愿道。
“乖!”玫瑰娇滴滴的冲林羽抛了个媚眼,香喷喷的身子往他身上一靠,媚声道:“要是你帮这个孩子治好了病,别说是早饭了,姐姐整个人都给你吃!”
林羽咕咚咽了口唾沫,只感觉心头直跳,感觉要被这个女人折磨死了,真不知道到底这才是她真实的一面儿,还是刚才那种优雅大方才是她真实的一面。
林羽随她跟着龚院长一起去了活动室,只见活动室里有几个小女孩围在一起踢着毽子,几个小男孩在乒乓球台子上打着乒乓球。
却唯独有一个孩子坐在明亮的窗边动也不动,一双明亮的眼睛正望着对面打乒乓球的两个小男孩,但是他的眼神却十分的奇怪,始终望着一个角度,没有丝毫的移动。
林羽见状眉头不由一皱,看出了端倪,低声道:“这孩子的眼睛……”
玫瑰没有说话,没了一开始那股柔媚之情,望向小孩子的眼中满是疼爱与怜惜。
“不错,小智双眼失明……”龚院长忍不住叹了口气,摇头道。
林羽仔细的打量了一眼这个孩子,发现他也就十岁左右,相貌长得十分清秀,眉眼跟玫瑰竟然有些相似,不由面色一变,急忙冲玫瑰道:“他……他是你儿子?你生他的时候,还,还没成年吧?”
玫瑰双目一瞪,伸手狠狠的在林羽腰上掐了一把,气的都要疯了,这个混蛋,诚心气自己呢,咬牙道:“他是我弟弟!”
“奥,不好意思……”林羽满脸吃痛的摸了摸自己的腰。
“我带你过来,就是要给他治病的,你要是治不好的话,我立马就杀了你!”玫瑰低声冲林羽说道,语气冰冷无比,眼中也闪着一股锐利的光芒。
“这个,我也不确定,尽力吧!”林羽望着小男孩的双眼不由若有所思。
“小智,你过来,看看谁来了?”龚院长笑着喊了小男孩一声。
小男孩听到声音后双手摸索着走了过来,接着鼻子用力的嗅了嗅,随后惊喜道:“雪儿姐姐!”
说完他便扑了过来,玫瑰一把把他搂在怀里,笑道:“小智,最近乖不乖?”
接着蹲下身子,跟小男孩兴冲冲的聊了起来。
林羽望着这种情景,心里不由一软,感到一股温馨之情。
“龚院长,这个孩子今年多大了,眼睛出了什么问题?”林羽冲一旁的龚院长问道。
“这孩子今年十岁了,两岁的时候被送过来,眼睛就开始慢慢的有些看不清东西了,据医生检查,说是脑部受过外力的作用,导致颅内淤血压迫视神经,当时孩子太小,而且我们孤儿院经费不足,所以就没动手术……”龚院长轻轻地叹了口气,遗憾道,“后来就彻底失明了,再去医院检查,医院说已经过了最佳治疗期,无法治愈了。”
“奥……”林羽点点头。
“虽然明知道没办法,但是雪儿小姐还是锲而不舍的给小智找医生,你已经是她带来的第……第二十多位医生了!”龚院长笑了笑,无奈道,“其实谁都知道治不好,不过是图个心里安慰罢了!”
“二十多位了啊?”林羽不由有些意外,随后望着小智笑眯眯的说道,“那就让我做他最后一位医生吧!”福利"xinwu799"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