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6章 何家二爷
“是!”
岑钧啪的打了一个敬礼,随后转头望向万维运,冷声道:“站在你面前的这位就是军需处处长卢绍靖卢处长!”
“啊……啊?!”
万维运身子猛地一震,顿觉五雷轰顶,大脑一片空白,嗡嗡作响,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双腿颤个不停。
“你连我都不认识,就敢拿我的名头四处逞威风?!”卢绍宗冷笑道,“我早就听说你父亲万士龄徒有一手医术却毫无医德、唯利是图,我一直半信半疑,现在看到他教出的这种儿子,我倒是真有几分相信了!”
这时特警部队的车已经迅速的停在了路边,随后数十个全副武装的特警急速的跑了过来。
“不许动!”
一帮特警立马端起枪对准了场地中间的卢绍靖、林羽、红鼻头和万维运等人。
因为他们也分不出到底要抓谁,所以只能暂时将所有人都控制住。
万维运见状顿时面色一喜,急忙道:“老甄,救我啊,救我!”
他知道,只要自己不被军方的人带走,那一切还有回旋的余地,他大伯和父亲可以运作运作,上下打点,把他捞出来。
但是万一被卢绍靖带走了,就凭他刚才的话,卢绍靖就绝不会给他好果子吃。
所以只要甄队长肯帮他,一切都好说。
“闭嘴!”
领头的队长冲他怒喝一声,急忙冲到浓眉男跟前,急声道:“甄队长,哪些是暴徒?!”
“这还用问吗,没听他刚才叫唤吗,就是他!”
浓眉男立马将手指向了万维运和红鼻头等人,冷声道:“还有他们几个,全都是!”
他才不傻呢,军需处处长什么身份,他要仰望的存在啊,随口给他上司递个话,他就得玩完。
所以他只能选择倒戈,毕竟万家就是再吊,也跟人家没法比啊!
“什么?!”
万维运闻言身子猛地打了个激灵,脸上毫无血色,满脸惊恐的指着浓眉男颤声道:“老甄,你……你可是拿了我们家……”
“你给我闭嘴,万维运,我差点就上了你的当!冤枉了好人!何先生多么好的一个医生啊,你们千植堂竟然要污蔑人家,你们良心被狗吃了吗?!”
浓眉男立马怒声打断了他,装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对万维运破口大骂。
林羽听到这话忍不住笑了,眉头一挑,笑眯眯道:“甄队长,您刚才不还说要击毙我们吗?”
“误会,误会啊,何先生!我是受了这个小人的蛊惑!”浓眉男急忙讨好的嘿嘿笑道。
“那我们刚才打了你的人……”
“哎呀,何先生,你这话就不对了,什么打啊,指导!是这位大哥指导我这帮手下而已。”
浓眉男立马躬着身子讨好的笑道,说着冲厉振生竖了个大拇指,“老哥真厉害啊,回头我得请您去我们局好好的帮我们指导指导下面的刑警。”
“好说!”厉振生冷笑着捏了捏拳头,暗自佩服这个浓眉男是真会见风使舵啊。
林羽见浓眉男主动示好了,便也没多说什么,毕竟多个朋友比多个敌人来的划算。
卢绍靖冷冷的扫了浓眉男一眼,冷声道:“你帮我们把这几个人押回军需处,我可以考虑不计较你的事。”
“好,多谢卢处长,多谢卢处长!”
浓眉男一听这话如临大赦,急忙点头答应了下来,冲特警队人吩咐道:“兄弟们都听到了没,还不抓紧把他们几个抓了。”
一帮特警立马冲上去把红鼻头等人铐了起来,押送到车上。
不过他们要抓万维运的时候,万维运突然站了起来,疯狂的抵抗了起来,嘶吼道:“你们他妈的给老子滚开!老子没犯法!是何家荣,你们要抓的人是何家荣!”
很显然,万维运经过连番的打击,精神已经有些崩溃了。
如果换做其他人,可能早就撑不住了吧,一次次的想谋划着算计林羽,结果一次次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把千植堂的名声砸了进去,把儿子的半条命砸了进去,现在,连他这个万家未来的二当家,也砸了进去!
他想不通,实在想不通,这个何家荣到底是他妈的什么神仙人物!为什么如此神通广大?!来了京城才不过短短两个月的功夫,竟然就让京城堂堂两大家族之一的万家第二支系步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特警队员没惯他毛病,一个箭步冲上去,双手握枪猛地一扫,一枪托砸到了他脸上。
万维运一个跟头栽倒地上,顿时头破血流,随后两个特警队员给他戴上手铐,架起来往车上拽去。
“何家荣!老子弄死你!弄死你!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
万维运整个人已经几近癫狂,拧着头回身对林羽破口大骂,鲜血几乎布满了整个面部,看起来恐怖狰狞。
“该!自作孽不可活!”
“万家真不是东西!”
“听说他儿子也瘫了,活该,这就叫恶有恶报!”
围观的群众看到万维运这样子不禁没有丝毫的同情,反而破口大骂,将一直以来对千植堂的怒气全部发泄了出来。
林羽看到他这样倒是颇有些唏嘘,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他一直就没想过跟万家作对,但是没想到万家却死缠着他不放。
他知道,虽然现在万维运被抓去了军部,但是万家的万维宸还在,新仇旧恨,万家绝不会放过他的,所以接下来他要做好打硬仗的准备。
“何先生,既然这样我就不对待了,得尽快回去查出我们的药膏到底是怎么流出来的!”
卢绍靖把手里的补品塞给林羽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转身上了车。
岑钧也啪的给林羽打了个敬礼,随后上了车。
等到警车离去,周围围观的众人也纷纷离去,走之前还不忘过来跟林羽道一声歉。
林羽倒也没跟他们计较,知道他们也是受了万维运的蛊惑。
“先生,京城从今以后,恐怕再无千植堂了吧?”厉振生抄着手望着车辆离去的方向,吸了吸鼻子,喃喃道。
“谁知道呢……”
林羽眯着眼抬头望了眼灰蒙蒙的天空。
厉振生猜的没错,第二天,千植堂便被勒令停业,无限期自查整改,几乎是一夜之间,整个京城二十多家千植堂医馆或药店,全部关闭,而且所有与万士龄有着合作关系的疗养院或者医院,也几乎在同时与万士龄解除了合作关系,这也宣告着响彻京城二十多年的千植堂彻底覆灭,永远倒在了滚滚前行的历史车轮下。
“大哥,我没脸再活在世上了,没脸了!”
万家大宅内,万士龄跪在万士勋跟前掩面痛哭。
他二十多年来积攒的一切,被一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掠夺一空,而且还被害的家破人亡,孙子瘫了,儿子在军部生死为卜,他确实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念头了。
“二叔,二叔,您放心,我一定尽力把二弟救出来!”万维宸见二叔哭的如此惨绝,也是于心不忍,急忙把他扶了起来。
万士勋自始至终没说话,脸却阴沉的如泼了墨的宣纸,半晌才缓缓开口道:“维宸,动用你一切能动用的关系吧,我要这小子死无葬身之地!”
“是!”万维宸赶紧点头应道,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颜姐,你怎么又来了?!”
回生堂内,林羽见江颜又拎着熬好的鸡汤送了过来,赶紧迎上来接了过去。
这已经是这几日来江颜连续第三次过来了。
因为这几日不忙,所以晚上的时候,江颜都会提前下班,给林羽炖完鸡汤送过来。
“这不是担心某人身子骨弱,怕给人治病的时候一不小心吐血晕倒吗?”江颜翻了个白眼,语气冰冷,带着浓重的醋味。
叶清眉听到这话立马捂嘴笑了起来。
林羽上次救李小姐把命差点搭上的事情,江颜到现在还耿耿于怀呢。
她自然要耿耿于怀,她自己的老公,她能不心疼吗。
“真香啊,我能喝一碗吗?”厉振生笑呵呵的凑过来说道。
“当然,厉大哥,你也得多喝点,等某人住在别人家的时候,有你操劳的呢。”江颜哼声道。
对于林羽住在李家的事情,她更是心存芥蒂,谁知道林羽和李千影独处一室,发没发生过什么。
“好了,我的颜姐,我以后不管做什么,都先跟你打报告好不好?”
林羽知道江颜爱吃醋的性格,笑着逗了她一句,其实他知道,江颜这么说,也是因为关心他。
据叶清眉说,得知自己吐血的事情,江颜担心的一连哭了两晚上。
“嗯,不亏是我颜姐做的鸡汤,真是色香味俱全!”林羽边喝还不忘边捧了江颜一番。
“叮铃铃……”
这时林羽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见是何瑾祺打过来的,赶紧接了起来,笑道:“瑾祺,最近怎么样啊?”
“挺好的,二哥!”何瑾祺依旧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接着突然压低了声音说道,“二哥,我爷爷这几天身体不太好,你能帮忙过来看看吗?”
“你爷爷生病了啊?严重吗?他生病好像用不着我吧?”林羽一边说,一边继续喝着鸡汤。
“我看着倒是挺严重的,连我二爷都回来了!”何瑾祺轻轻叹了口气。
“你二爷回来了?!”林羽微微一怔。添加"xinwu799"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