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1章 火眼金睛的窦老
“窦老,您确定?”毛忆安皱着眉头试探性的问道。
“忆安啊,你是在质疑我?”
窦老颇半开玩笑半质问的说道。
“不敢不敢,我怎么敢质疑您老。”毛忆安诚惶诚恐的欠了欠身子,急忙道,“是这么回事,写这篇治疗方案的刘主任其实已经进去给黄夫人推拿过了,但是丝毫没有见效。”
“是按照治疗方案里写的手法推拿的?”窦老不由皱了皱眉头,有些疑惑。
“不错,进去前我特地嘱咐过她,让她按照治疗方案里写的手法推拿。”史副院长急忙抢着答道。
“那不可能!”
窦老摆了摆手,“我刚才的手法你们也看到了,很有效果,不瞒你们说,方案里写的手法比我这种手法还要强的多,我熬夜研究过方案里的手法,很难学,不花费大量时间是学不来的,所以我今天还是只能用自己的手法给黄夫人治疗。”
“窦老,我觉得,她可能只是会理论,但是不会实践。”毛忆安有些疑惑的说道。
“怎么可能,我老头子读了这么多医术了,还从没见过哪种推拿手法是不经实践就能写出来的,但凡能写出这种医疗方案的人,单论中医骨科方面的经验,可能并不在我之下。”窦老有些狐疑的说道,“你们说的这个刘主任给黄夫人推拿过了却没有效果,这确实有点奇怪……要不你们把他叫过来我问问吧,正好我有些医术上的事情想跟他探讨探讨。”
“好。”毛忆安点点头,赶紧吩咐一旁的助理医生把刘芹再叫回来。
“我告诉你们,我是你们组的主任,你们的去留全部由我决定!你们要不想滚回老家,就给我识相点!”
此时刘芹正在怒气冲冲的跟她们组的学员训着话,“某些人不要以为自己有点本事,就可以跟我叫板,告诉你,你这是自寻死路!”
话音一落,她冷冷的扫了江颜一眼,显然是意有所指。
“咚咚咚!”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接着一个助理医师探头进来说道:“刘主任,毛院长和史副院长叫您再过去一趟呢。”
“好的,你先过去,我马上就去!”
刘芹冲他招了招手,接着继续冲自己组的学员冷声道:“看到没有,连毛院长和史副院长遇到疑难杂症都得亲自请我过去,所以你们自己心里好好掂量掂量,是不是有能耐可以跟我作对!”
说完刘芹一扔手里的笔,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再次被毛忆安叫过去,她内心并没有任何不安,因为她觉得自己刚才已经把话说的很圆满了。
“毛院,史院,你们找我。”刘芹笑着快步走了过来。
“刘主任,这位是疗养院的窦老。”史副院长跟刘芹介绍了一下。
“窦老您好。”刘芹笑盈盈的跟窦老握了握手。
以她这种级别,并不认识窦老,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说过,所以见到窦老后依旧面色坦然,还以为是毛忆安特意要给他介绍什么名师。
“这……这就是你们说的刘主任?!”
窦老打量了刘芹一番,颇有些惊讶。
“没错,窦老,这就是我们内科的主任,刘芹刘主任。”史副院长点头道。
“内科?西医?!”
窦老微微一怔,接着皱眉道:“你们这不是胡闹吗,是不是找错人了?”
“我跟您担保,绝对没错,虽然刘主任是西医医生,但是在研究生期间对中医也有着很深的修研,那篇心得里的治疗方案也确实是出自她之手。”史副院长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刘主任,我问你,那篇有关腰椎滑落和腰骶椎隐裂的治疗方案,真是你写的?”窦老有些狐疑的说道,她才不相信刘芹能够中西医兼顾呢,西医他不了解,但中医他可是清楚地很,以中医的博大精深,如果不全心思的投入进去,根本不可能取得成就,很多人学个一二十年,都一无所成。
“不错,窦老,是我写的。”刘芹提起这个话题内心难免忐忑,但是脸上还是表现的十分镇定自然,轻轻用手拨了拨头发,缓解自己的紧张。
“那我问问你,你里面提到的人体阴阳五行所谓的‘比象取类’是什么意思?”
窦老背着手,不紧不慢的说道。
刘芹面色瞬间一变,有些慌乱的看了毛忆安和史副院长一眼。
“窦老问你话呢,你看我们做什么!”
毛忆安皱着眉头不悦道。
“刘主任,别紧张,窦老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窦老这是帮你查缺补漏呢。”史副院长赶紧安慰了刘芹一声,因为一开始的先入为主意识作祟,所以直到此刻,他还没有意识到其中的不对。
“刘主任,回答我啊,你说的‘比象取类’是什么意思啊?”
窦老挑眉再次问了一声。
“这……窦老,我这篇心得写了这么久了,我……我有些忘记了……”
刘芹低着头,支支吾吾的说道,“要不您容我再看看?”
“刘主任!这一个简单的‘比象取类’你还看什么啊,这不是中医里最基本的东西吗?!”
史副院长皱着眉头急声问道,不明白刘芹这是怎么了,怎么连这么最基本的东西都忘记了。
“奥,对,我一紧张,就有些想不起来了……”
刘芹咕咚咽了口唾沫,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强忍着慌乱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窦老就容易紧张……”
“你不是紧张。”
窦老悠悠的说道:“你是骗不下去了而已,这篇医疗方案压根就不是你写的,一个连五行的‘比象取类’都解释不清楚的人,也敢自称懂中医?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说!那篇治疗方案,你是从哪抄的?!”
毛忆安也早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见窦老都肯定了,立马沉声冲刘芹呵斥了一句。
“院长,我,我不是抄的,是,是我自己写的啊……”
刘芹硬着头皮,装作十分委屈的说道。
“老史,报警!”
毛忆安转头冲史副院长道:“说我们这里有人非法行医!”
“啊?”史副院长微微一怔,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我让你报警!”
毛忆安沉声呵道。
“奥,奥,好。”史副院长连连点头,赶紧往外掏手机。
“院长,不要报警,我承认,我承认!”
刘芹吓得浑身一哆嗦,连忙冲过来抓住了史副院长的手,冲毛忆安颤声道:“院长,我承认,那篇治疗方案是我从网上抄的!”
这要是给她扣上个非法行医的帽子,她的名誉可就全毁了!
“你一开始为什么不说实话!”
毛忆安指着刘芹怒声质问道。
没想到自己堂堂一个院长,被一个副主任医师耍的团团转!
“我一开始是为了讨好史院长,所以从网上搜了一篇文章,拼凑了一个两万字的心得给他,但是没想到他看到了里面的治疗方案,问是不是我写的,我一时糊涂,便承认了下来。”刘芹低着头,眼泪吧嗒吧嗒的落了下来,“院长,我知道错了,您饶了我这一次吧。”
虽然她被毛忆安和窦老识破了,但是仍旧不愿意把实情说出来,因为她不想让江颜在院长面前露脸。
“她还在说谎!”
窦老冷哼了一声,颇有些恼怒道:“那篇医疗方案绝对是出自大家之手,价值连城,别说网上没有,就算有,也早已经响彻了整个中医圈,可是为什么我从没听说过呢?!”
毛忆安听完这话大为震怒,再也隐忍不住,一个箭步冲过去,狠狠的朝刘芹脸上甩了一耳光,刘芹一个趔趄摔到了地上。
“混蛋!事到如今了你竟然还不说实话!我们京大一院,怎么出了你这么个败类!”毛忆安指着她怒不可遏的恨声骂道。
“刘主任,还不快如实交代!”史副院也满脸怒色的呵斥道,“窦老是有名的中医国手,你真以为能够骗的过他吗?!”
刘芹见实在瞒不下去了,这才捂着被打通的脸,哭着说道:“这是刚才那个叫江颜的外来学习医生写的,我为了贪功,就谎称是我自己写的。”
“还撒谎!”毛忆安满面通红,厉声道:“一个外来学习的内科医师怎么可能会懂中医!老史,报警!”
“毛院长,不要啊毛院长!”
刘芹浑身打了个激灵,急忙起身,跪着爬到了毛忆安跟前,一把拽住了他的裤子,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毛院……我说的句……句句属实,要是有一句谎话……我天打五雷轰!”
“忆安,先别急,把她说的那个江颜叫来问问再说。”这时窦老提醒了毛忆安一句。
“好。”毛忆安冲窦老点点头,接着冲刚才的助理医师吩咐道:“去,再去把那个江颜叫来。”
助理医师一点头,急忙转身跑回内科。
“我告诉你,要是一会儿江颜来了不承认这个医疗方案是她写的,我立马报警抓你!”毛忆安指着地上的刘芹怒声道。
“江颜,毛院长喊你。”助理医师进内科后喊了江颜一声。
“啊?喊我?”江颜顿时内心有些忐忑,急忙问道,“这次喊我是为什么啊?”
“有事要问你,快走吧。”助理医师急忙招呼了她一声。
江颜这才起身跟着他往外走,心里惴惴不安,暗想该不会是刘芹跟院长打了自己的小报告,想要开除自己吧?给力小说"songshu566"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