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0章 欺上瞒下
“刘主任,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
江颜一脸茫然道。
“不明白我什么意思?!你没看到这个病人疼的都要昏死过去了吗?你难道就不能出手相救吗?!”
刘芹气势汹汹的问道,“作为一个医生,你连这点最起码的医德都没有吗?!”
此时病床上的黄海萍疼的意识已经模糊了,所以刘芹说话也不必避讳她。
“我当然知道作为一个医生不能见死不救,但是我更知道做医生要力所能及,对症下药,像她这种情况,应该找骨科的大夫来,而不是你和我!”
江颜冷着脸沉声道,不知道这个刘芹是不是吃错了药,竟然要自己一个内科医生给骨科病症的病人治病。
说完她再没搭理刘芹,转身往门外走去。
“江颜,等等!”
刘芹见江颜要走,顿时急了,连忙跑过来拉住了江颜的手,态度缓和了许多,换上一副笑脸,语气恳切道:“江颜,我知道以前的事是我做的过分了,我跟你道个歉,你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我跟你保证,只要你这次帮了我,我以后一定会着重照顾你,好不好?”
她这番话说的心不甘情不愿,但是现在情况紧急,她只能暂时放下身段讨好江颜,等事情结束了之后,再好好跟她算账!
江颜见刘芹态度转变的这么快,颇有些惊诧,微微一怔,接着把刘芹的手拿开,正色道:“刘主任,我想你误会了,我跟你之间是有过不合,但是我绝不会因此而报复你,更不会因此而对病人置之不管,我刚才已经说过的很清楚了,不是我不救她,是我实在无能为力,她这种情况必须找骨科!”
江颜内心十分的不解,自己档案上从没写过自己懂骨科,这个刘芹为什么死抓着自己不放呢?
“江颜,你敬酒不吃罚酒是吧?!”
刘芹见江颜油盐不进,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冷声道:“我实话告诉你吧,这个女患者是京城卫生部部长的爱人,她要是出个三长两短,别说是你和我,就是院长也得跟着担责!”
听到女患者的身份,江颜不由一愣,看了眼床上痛不欲生的黄海萍,皱着眉头冲刘芹说道:“既然事关重大,那就更应该请骨科的大夫来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拉着我在这里耽误时间!”
说完江颜直接转身打开了病房的大门。
“你!”
刘芹伸手想拦她,但是为时已晚,毛忆安和史副院已经快步走了进来,他们见门开了,以为医治结束了,急声问道:“怎么样,见效了吗?”
话音一落,看到病床上仍旧痛到翻滚的黄海萍,俩人脸色瞬间一沉。
“毛院,史院,黄夫人这种病情太复杂了,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复杂,已经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之内了!”刘芹生怕江颜乱说什么,急忙跑过来抢先插了一句,反正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最好的办法就是把黄夫人的情况往严重里说,既能不暴露自己,还能把事情糊弄过去。
反正医院里也没人能治得了,要不然也不会找到她头上。
“你也束手无策?!”史副院长顿时一惊,急忙道,“你是按照你治疗方案里说的那样医治的吗?”
“不错,我按照我治疗方案里的推拿手法全部都试了一遍,但是没有任何效果,所以我推断黄夫人的情况可能比X光片子里呈现的还要复杂!”刘芹叹了口气,低下头,满脸自责道:“都怪我能力不够,还请毛院和史院责罚!”
“不应该啊……”史副院长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按照治疗方案里的手法,是完全可以缓解这种症状的啊。
“毛院,史院,我觉得刘主任说的在理,黄夫人这种情况,很有可能是脊椎移位,压迫到了神经,有关神经方面的问题,片子是显现不出来的,我建议把神经科的祝大夫找来。”
这时荀大夫也赶紧把自己一开始的疑虑说了出来,没想到正好成为了刘芹下台阶的垫脚石。
“那快去把祝大夫找来吧!”史副院长急忙说道。
“老史,我就说叫窦老,叫窦老,你不听!”毛忆安满脸恼怒,急的跺了跺脚,接着转身快步走到一边,给窦老打去了电话。
江颜听到刘芹刚才的话,满脸惊讶的问道:“刘主任,你什么时候会医治骨……”
“行了,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回去吧!”刘芹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眼中满是恨意,恨不得立马将江颜千刀万剐。
“刘主任,就不要对手下发火了,你们也都已经尽力了。”史副院长劝了刘芹一句,仍然被蒙在鼓里。
“史院长,是我没用啊,辜负了您和院长对我的信任,我请求您处罚我,把我清出‘精英人才培养计划’!”
刘芹低着头满脸惭愧,欲擒故纵的说道。
“你这话言重了,这世上有哪个医生能担保所有的病人都能治得好?这件事也不怪你,你回去吧,我会跟毛院长解释的。”史副院长果然中了她的套儿,冲她摆了摆手,示意她别太自责。
“那就多谢史院长了,我们先回去了。”说着她便迫不及待的带着江颜走了。
等回到内科办公室,刘芹突然毫无征兆的“啪”的一耳光甩在了江颜的脸上,怒声骂道:“贱人!你不让我好过,我也绝不会让你好过!想整我,你还嫩着呢!”
说完她狠狠瞪了江颜一眼,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江颜被打的一愣,白皙的脸上瞬间浮起五个鲜红的掌印,她紧紧的咬了咬嘴唇,眼眶微微泛红,不知道刘芹为什么无缘无故的打自己。
“江颜,她就是疯子,别跟她一般见识。”,从清海一起来的一个女医生赶紧过来安慰了江颜几句。
其实他们所有人这段时间都一直受刘芹的压迫,但都是敢怒不敢言,毕竟出门在外,只能选择忍让。
江颜轻轻点点头,没说话,转身回到了座位上。
“怎么样,窦老怎么说?”
史副院长见毛院打完了电话,急忙凑上前询问道。
“窦老现在正好有时间,说马上过来。”毛忆安沉着脸说道,得亏他和吕部长的面子,人家窦老才答应这就往这边赶。
“毛院,祝大夫来了!”
这时荀大夫带着神经科祝大夫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
“不用了,回去吧。”
毛忆安摆摆手,说道:“窦老吩咐了,他来之前任何人都不要碰黄夫人。”
“可黄夫人已经疼了这么久了,会不会……”
荀大夫十分担心的问道。
“放心吧,窦老说了,这属于正常反应,出不了人命。”毛忆安背着手皱眉道,“对了,窦老说吗啡就不要打了,让我们给黄夫人打一针杜冷丁试试,你快吩咐人去准备。”
“是,我这就去。”荀大夫赶紧跑回了办公室。
“毛院长,这杜冷丁不一定管用吧?”史副院小心的询问道。
“不管用我能怎么办?!是谁担保的那个刘芹一定能把黄夫人医治好的?!”毛忆安立马把火气撒到了史副院长头上,满脸火大道。
“照理说不应该啊。”史副院长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早就跟你说了,理论是理论,实践是实践,你们中医啊,虚头巴脑!”
毛忆安气呼呼的甩了一句话,再没理会史副院长。
史副院长幽怨的的看了他一眼,敢怒不敢言,不相信中医,你还请窦老。
过了有半个多小时,窦老便赶到了,背着一个医药箱,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虽然窦老已经年近七十,但是走起路来依旧健步如飞,而且面色红润,精神头十足,整个人给人感觉也就六十出头,这都得益于他平日里坚持不懈练习的八段锦。
“窦老,快,里面请,里面请!”
毛忆安见到窦老来不及寒暄,急忙把他往病房里请。
窦老点点头,快步进了病房,要过黄海萍的片子看了看,面色凝重的点点头,沉声道:“情况果然如我预想中的一样。”
说完他走到黄海萍身旁,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臂,轻声道:“黄夫人,别紧张,放轻松,我现在就给你做推拿,很快便能缓解。”
说着窦老挽了挽袖子,等黄海萍趴起来之后,便在她腰椎上做起了推拿。
推拿了有七八分钟,黄海萍的痛感便消减了许多,整个人也镇定了许多,呼吸渐趋平稳起来。
整个过程持续了三十分钟,窦老累的都有些喘息了起来。
窦老收回手后,见黄海萍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不由松了口气,能睡着,就说明她的疼痛感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抑制。
窦老招招手,轻声道:“疼了这么久,黄夫人也累坏了,让她睡会儿吧,走,我们去外面说。”
等出了病房,毛忆安擦了把头上的汗,满脸感激的冲窦老说道:“窦老,这次多亏了您啊,要不是您,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这也是治标不治本啊,只是能暂时帮她缓解痛感罢了,说不定过不了几天,又会疼起来。”窦老叹了口气,冲毛院长坦诚道,“忆安,你及时跟吕部长打个招呼吧,实在不行去国外看看吧,要是再这样下去……不出一年,黄夫人下半身可能就彻底瘫痪了。”
毛忆安和史副院长闻言面色微微一变,满是后怕,这要是黄夫人瘫在他们医院,那他们俩可就完了。
“我一定转告,这次真是多亏您老了啊,刚才把我们俩都吓坏了。”毛忆安抹着额头的冷汗说道。
“哎,不对啊。”
窦老好像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冲毛忆安问道:“你上次不是咨询过我一篇治疗方案吗,里面写的不就是黄夫人所得之症吗?写方案的医生不是你们医院的吗?”
“是啊。”毛忆安急忙点了点头。
“那既然他在,你们把我叫来干什么,这不是折腾我老头子嘛。”窦老皱着眉头不解道。
“哎呀,试过了,窦老,不管用。”毛忆安摆摆手,叹息道,“那所谓的什么方案,不过是纸上谈兵罢了。”
“谁跟你说是纸上谈兵了?!”
窦老眉头一皱,不悦道:“那篇文章我足足研究了一夜,里面的手法和治疗方法全部都入木三分,只要按照里面说的手法来,别说缓解黄夫人的痛感,就是减轻病症,也不无可能!”
毛忆安和史副院长闻言面色陡然一变,互相看了一眼,神情间颇有些惊诧。美女小说"xinwu799"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