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3章 睡觉记得关门
楚锡联说完后就要带着楚云薇走。
林羽赶紧站起身急切道:“楚伯父,我可能短时间过不去。”
毕竟清海这边还有一大摊子事呢,他不可能说走就走,而且还需要跟江颜和家里人商量。
他能感觉出来,江颜对自己身世的问题很敏感,所以如果江颜不愿意他去京城,那他就会尊重江颜的意愿。
毕竟相比较那两个扔下何家荣这么多年的父母而言,江颜要更珍贵的多。
而且京城这种是非之地,他实在不愿意涉足。
“去不去是你的事情了,反正按照约定,云薇年底完婚。”
楚锡联头也没回,朗声道,“不过我相信你一定会去的!我在京城等你!”
出了回生堂,楚锡联的脸瞬间沉了下来,嘴角勾起一丝得意的冷笑,眼中陡然间多了一丝精芒。
“爸,您为什么一定要让何先生去京城?你也觉得他是何家二爷的儿子?”
一上车,楚云薇就迫不及待的问了起来。
“住嘴!这些事轮不着你过问,你先操心操心你自己吧,你爷爷担心你担心的都病了,看我回去不好好跟你算账!”
楚锡联冷冷的呵斥了楚云薇一声,神色颇为恼怒,这个臭丫头,这几天把家里人心都操碎了。
楚云薇被他这一呵斥吓得再没敢说话,委屈的撅了噘嘴。
她并不害怕回去后父亲会把她怎么样,毕竟这些年父亲一直是刀子嘴豆腐心,从没真正的责骂过她,只不过父亲不高兴,很多话她都问不出来,只能憋在心里,她老感觉父亲执意让何先生去京城这件事,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楚云薇走后林羽也无比纳闷,这个楚锡联显然也认为自己跟何家二爷有关系,但是就是不把话说明白,非要让自己去京城查,林羽也察觉到他似乎抱着某种目的,但是具体是什么目的,他根本猜不透。
而且他能看出来,楚锡联这个人看起来豪爽简单,但其实深不可测。
林羽叹了口气,暗想管他的,他可不受楚锡联的忽悠,京城他愿意去就去,他不愿意去,八匹马也别想把他拉去。
晚上饭还没吃完,江敬仁就迫不及待的催起了林羽,“家荣,快,快吃,吃完陪我杀上两盘。”
林羽自打学会下象棋后,江敬仁每天晚上都要拉着他下上两盘。
“您不是嫌我臭棋篓子吗?”林羽不紧不慢的吃着饭。
“不嫌,不嫌,好女婿。”江敬仁呵呵的陪着笑脸,林羽确实是臭棋篓子,但是臭归臭,起码还能陪自己下上两盘,总比他自己跟自己下的好。
“我让你一个车。”江敬仁讨好道。
“不行,再加俩马!”林羽摇摇头。
“一个不行吗,让俩马还怎么玩?”江敬仁讨价还价道。
“那不下了!”林羽直接果断拒绝,说实话,江敬仁让他俩车俩马他都没把握赢。
“好好好,听你的,俩就俩,快吃!”江敬仁只好连忙应承下来。
林羽吃完饭一放碗筷准备起身。
“家荣,爸,你们先别急,我有个事……想跟你们商量。”江颜迟疑了一下,突然开口喊了他俩一声。
江敬仁一看江颜脸色不对,急忙坐了回来,关切道:“怎么了,好闺女。”
林羽也赶紧坐下,聚精会神的望着江颜,李素琴不由放慢了吃饭的节奏,好奇的望向江颜。
“我们医院准备培养一部分年轻人,外调出去学习,我们科也有两个名额。”江颜不停的拿着筷子戳着碗里的米饭,有些支吾道,“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但是……需要去京城的医院待上一年……”
“不行!”
没等其他人发话,李素琴率先拍下了筷子,极力反对道:“太远了,两地分居,我还怎么抱孙子?!”
“是啊,颜儿,你也为家荣考虑考虑,你这么远要是出去了,留他一个人在家多孤单啊。”江敬仁也急忙点头劝道。
“我会经常回来的。”江颜早就知道会遭到家里人的反对,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强烈。
其实她心里也犹豫不决,这么远出去,她放心不下爸妈,也放心不下林羽,但是她又不想错过这次机会,这可是医院好不容易跟京城那边的顶级医院争取过来的合作。
对她而言,去这种顶尖的大医院工作上一年,可能比在清海工作两年收获的经验都要多。
“我同意!”
出乎大家伙的意料,林羽竟然突然举手表示强烈支持,“我觉得颜姐应该去,我无条件支持!”
“你支持?”
老丈人和老丈母娘不由一怔,“家荣啊,你傻了吗,你为什么要支持?”
“就是,何家荣,你为什么支持!”
让林羽没想到的是,江颜竟然也突然“啪”的把筷子拍到了桌子上,怒气冲冲的瞪着他。
这个没良心的,自己这一去这么远,聚少离多,他竟然答应的这么痛快,指定没安好心!或者说他根本就不在乎自己!
江颜无比愤怒的脑补到。
林羽不由惊讶,这怎么自己支持她还支持错了啊。
“那你不是说出去学习吗,颜姐,你学有所成,是好事啊。”林羽挠挠头,解释道。
“那你就放心我自己出去那么远吗?人生地不熟的,万一我出点意外呢?万一我被人骗了呢?难道你就不会想我吗?还是说你早就已经厌烦我了?或者说是你变心了?!对,你就是变心了!你竟然迫不及待的想赶我走!”
江颜越说越气,眼眶都不由有些泛红了。
林羽张大了嘴,满脸的惊恐,这都是什么逻辑啊?!怎么还成了自己要赶她走了?不是她自己想要去的吗?
他还不是看全家没有支持她的,才支持她的吗,难道这也有罪?!
“就是,家荣,我看你根本就是不在乎颜儿!”
老丈母娘也怒气冲冲的瞪了他一眼。
“我看你们想多了,家荣不是那个意思。”江敬仁急忙替林羽说了句好话。
“好啊,果然男人都一个样,看来你也迫不及待的想赶我走了是吧?好,我们母女俩一起走!”老丈母娘双目一瞪,逻辑更加的奇葩。
林羽的脸色更加的惊恐,真不愧是娘俩儿!
“家荣!”
江敬仁突然“啪”的一拍桌子,怒声道:“你怎么回事你,你怎么还把自己老婆往外推呢,你做男人怎么没一点担当啊你!”
林羽满是嫌弃的看了他一眼,叛徒!
“算了,过够了就离婚吧!”江颜扔下一句话起身就要走。
“别,颜姐,颜姐,我陪你一起去,一起去!”
林羽赶紧起身拉住了江颜的手。
“真的?谁反悔谁是小狗啊!”
江颜转过身冲他狡黠的一笑,林羽不由一怔,突然有种上当了的感觉。
“好啊你,你敢算计我!”
林羽一把扛起了江颜冲进了屋。
“啊!你放我下来!”江颜不由惊声叫了一声。
一旁的李素琴和江敬仁看的满脸惊诧,家荣这小身板竟然这么有劲儿?!
随后他们脸上浮起了一丝满意的笑容,身体强壮是好事啊,生个孩子也强壮。
林羽扛着江颜进屋后把她扔到了床上,随后整个人扑了上去,压在江颜的身子上,嘿嘿笑道:“你是不是早就想好了,想让我陪你一起去?”
“呸,我才不稀罕呢,你爱去不去,不去我自己去。”江颜喘着气扭动着身子,拼命的想把林羽推开,“你起来,压死我了。”
“我就不。”
“咳咳……睡觉记得关门!最好小点声,我和你妈神经衰弱……”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江敬仁的声音,接着江敬仁贴心的替他俩把门关上。
“哎呀,你起来。”江颜感觉林羽的手突然间不老实的攀向了自己的腰间,顿时紧张了起来,拿手推了推他,但是林羽跟个死猪似得根本推不动。
“还没洗澡呢……”
江颜蚊子哼哼般说了一声,脸上烧的难受,其实她心里早就已经完全接受林羽了,也准备好做他的女人了,但是这些日子他们两个人住在一起的时间不多,而且就算住在一起,自己也不方便,所以一直没有机会,而且林羽这傻蛋又有色心没色胆,就导致事情一直拖到了现在。
“洗什么澡,昨天不是刚洗的嘛。”林羽心口也怦怦直跳,感受着江颜身子的绵软,兴奋的直颤抖。
“叮铃铃……”
这时林羽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你手机响了,快去接电话吧。”江颜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急忙催促了他一声。
“不用管它。”林羽摇摇头。
“万一有急事呢。”江颜很认真的提醒了句,“说不定是病人。”
林羽这才起身,气愤道:“这谁啊,真会挑时候生病。”
他一看是宋征的电话,立马没好气的接了起来,“什么事啊宋征?”
“何大哥,我姐生病了,正在人民医院呢,麻烦你过来看看吧!”电话那头的宋征语气十分的急切。
“怎么了?严重吗?”林羽一听是薛沁,面色顿时一变。
“说严重也不严重,说不严重也严重,你还是过来看看吧。”宋征急忙道。
“行,那我现在就过去。”林羽急忙应了声,挂了电话跟江颜解释道:“薛沁生病了,我得过去趟。”
“多穿点衣服,别冻着。”江颜赶紧起身给他找了个厚一点的外套,现在已经入秋,晚上凉意十足。
林羽急匆匆的赶到了医院,找到病房后见薛沁正躺在病床上,整个人很清醒,但是面色有些苍白。
“怎么样,检查过了吗?”
林羽快步的走了过来,伸手在薛沁的额头上摸了摸。
“你别听小征瞎说,没多严重,我说不用叫你,他非要让你来。”薛沁摆摆手,示意她没事。
“还不严重,都晕倒了!”宋征急切道。
“是啊,幸亏我发现的及时。”一旁的丁叮也点头附和。
林羽赶紧搬了把椅子坐下,摸过薛沁的手腕把起了脉,接着松了口气,说道:“没事,疲劳过度引起的身体紊乱,而且还有些上火,怎么了,最近出什么事了吗?”
宋征一听这话,提着的心立马放了下来,虽然检查结果说问题不大,但是他还是不放心,所以坚持把林羽叫了过来,在他心里,林羽完爆任何检查仪器。
“还不是荣沁大厦停工的事呗。”丁叮翻了个白眼,对林羽颇有些不满,所有事都交给了薛总,自己一点也不知道着急。
“不好意思,我最近各种事也是忙得焦头烂额,也没顾上。”林羽有些歉意道,满心愧疚,接着眉头一皱,纳闷道,“事情都过了这么久了,安监局还不让动工吗?”
“安监局那边说了不算,是市委不给批复。”薛沁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薛总为了这件事都跑了好几趟市委了,那个韦誉恒,软硬不吃!”丁叮颇有些恼怒道。
“人家也是依照政策办事。”薛沁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什么依照政策办事,就是针对我们,要是换做别人,他早就批了!”丁叮有些愤怒道,看到薛沁如此劳累,她也不由有些心疼。
“这件事,你别多想了,好好休息,我再想想办法吧。”林羽没想到这个韦誉恒竟然如此顽固,暗想实在不行就动用一下军情处的关系吧,说不定能有效。
“哎呦,何医生也在呢。”
这时铁阎王带着两个医生走了过来,笑呵呵道:“薛总,你感觉怎么样,没什么大碍吧?年轻人重事业是好事,但是也不能这么拼啊。”
“没事,还麻烦阎院长特地跑一趟。”薛沁笑了笑,知道铁阎王是看在外公的面子上才特意过来探望自己的。
“应该的,应该的。”铁阎王笑着说道,自从当上院长后,他的笑容明显比以前变多了。
“院长,不好了,来了一个高龄脑血栓患者,您快过去看看吧!”
这时一个护士长跑了过来,语气急切道。
“你去叫李主任啊,叫我做什么?”铁阎王皱了皱眉头,他又不是心脑血管方面的专家。
“李主任已经去了,说让您亲自过去一趟,这个病人身份比较特殊。”护士长急忙汇报道,“是韦誉恒韦书记的母亲。”关注"xinwu799"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