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0章 差点露馅
林羽看到她手机上的照片不由一愣,急忙走过来看了一眼,诧异道:“颜姐,你这照片是从哪弄到的啊?”
虽说看到照片上的自己跟薛沁抱在一起,林羽有些尴尬,但是倒也坦然,毕竟他没做啥亏心事。
“你还有九分钟。”江颜没理他,冷冷道。
“我晕,颜姐,你这表也跑的太快了吧?”林羽有些无语。
“八分钟!”江颜气呼呼的说道。
“好好好,你听我跟你解释,颜姐,是这么回事。”
林羽赶紧讨好的贴着江颜温暖的身子坐下,但是江颜气的把屁股往旁边挪了挪,不让他碰自己。
林羽赶紧将那天的大致事情跟江颜讲了讲。
“真的?就只是抱了抱?”江颜听完林羽的解释,火气消减了不少,看来“何家荣”这自控力还行嘛,没让薛沁那小狐狸精得手。
“千真万确,姐,你看照片,我这不手都张着呢嘛。”林羽赶紧把手机拿过来,将照片翻给江颜看。
“嗯……”
江颜看了眼照片,发现确实是,面色严肃的点了点头,内心很是满意。
“颜姐,那我今晚能睡床上吗?”
林羽小心翼翼的问道,别说,睡了几次床,他感觉重这床睡起来确实比地铺舒服,尤其是还能时不时的碰一下蹭一下江颜软绵绵的身子,简直就是享受。
“不能!”
谁知江颜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他。
“可是我地铺被妈洗了啊!”林羽有些无奈的说道。
“那你就睡地上呗,本小姐可以赏你一床毯子!”江颜抓过一床毯子扔到了他身上,颇有些得意,你这个混蛋,让你偷腥,必须得收拾你。
“这么冷的天,你就给我个毯子,不好吧?”林羽有些委屈道。
“没事,你皮这么厚,冻不透!”江颜说着自己都忍不住要笑出来了。
“我不管,反正我就睡床上了。”
林羽索性耍起了无赖,直接蹬掉拖鞋,爬上了床,呈大字躺在床上,深吸一口气,感叹道:“真香啊。”
“你个无赖,你给我下去!”
江颜一看林羽死皮赖脸的上了床,也赶紧脱掉拖鞋跑上床,用力的拿手推林羽,但是林羽沉的跟头死猪似得,她根本就推不动。
“舒服,不过力道小了点,加把劲啊,颜姐。”林羽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故意拿话气江颜。
“你这个无赖。”
江颜见推不动他,便拿双脚蹬他,她回来后还没来的及换衣服,此时脚上穿的还是黑色的丝袜,有些滑,根本用不上劲儿。
“嗯,这个力道不错。”
林羽笑呵呵的说着,接着突然伸手在江颜柔滑的脚上摸了一下,一把将她的脚抓在了手里。
“不要脸!”
江颜气呼呼的白了他一眼,赶紧把脚抽了出来,起身跑出去吃饭去了。
等她吃完饭、洗完澡回来,林羽正躺床上玩手机呢,而且已经换好了一身睡衣。
“你洗澡了吗?”江颜气冲冲的问道。
“洗了啊,昨天洗了。”林羽翘着二郎腿随口答道。
“昨天洗的能算今天的吗?!”江颜快被这个混蛋气死了。
“颜姐,你有没有点科学常识,冬天是不能勤洗澡的,知道吗,会引发皮肤干燥的。”
林羽毫不知廉耻的替自己的懒惰辩解道。
“那你不会擦身体乳啊,我不管,反正你不洗澡,我就不许你在我床上睡。”
江颜俯身过去一手按着床,一手在林羽腰上狠狠的掐了一把。
“哎呦!”
林羽触电般一下坐了起来,一转头,看到眼前的“美景”,脸色不由一红。
江颜穿的是一身宽松的睡衣,此时她俯身按在床上,领口自然就垂了下来,所以性感的锁骨、诱人的沟线,以及两个白皙的隆起顿时被林羽看了个精光。
她看到林羽的目光后,立马惊呼一声,一把捂住了自己的领口,脸上不由飘上了一团红晕,随后满眼寒光的看向林羽。
“我这就去洗澡!”
林羽吓得赶紧从床上跳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跑进了洗手间,砰的将门关好,长出了口气,好险,感觉自己刚刚似乎与死神擦肩而过。
洗完澡后林羽哼着小曲,一边擦头一边回卧室,结果一推门,发现门竟然被反锁了。
“颜姐,衣服换完没,开开门啊。”林羽以为江颜在里面换什么私密的贴身衣物。
“不开,今晚你睡沙发!”
“颜姐,求你了,开开吧。”林羽哀求道,这沙发上连个被子都没有,他怎么睡啊。
“不开不开就不开!”江颜学着林羽刚才贱兮兮的样子故意气他。
“颜姐,你要不开门,我可就把你让我睡地铺的事跟爸妈说了哈。”林羽灵机一动,威胁道。
“睡地铺?你为什么睡地铺?”
这时江敬仁正好出来倒水,听到林羽这话,一脸疑惑的问道。
林羽吓得一愣,回身看到江敬仁,面色一紧,挠挠头,支支吾吾说道:“那……那什么……”
“什么啊?好端端的你睡什么地铺啊,睡地铺怎么给我要孙子!”江敬仁眉头紧皱,语气有些不悦。
林羽眼珠一转,立马编了个瞎话,“奥,不是现在睡地铺,爸,是颜姐说了,等生了孩子,就让我睡地铺,她跟孩子睡床!”
聪明!
冰雪聪明!
林羽不由沾沾自喜。
“奥,这样啊,没事,到时候大不了换张大床。”江敬仁笑呵呵的说道,“行了,快进去吧,努力去吧,你起码得先有个孩子,然后才有资格谈睡地铺的问题。”
“听到没,颜姐,爸让我进去呢!”林羽得意的喊道。
江颜赶紧起身给他把门开开,等他进来后在他腰上狠狠的掐了一把,气呼呼的说道:“你是不是想死啊!差点就露馅了!”
两人躺在床上后,林羽便拿手轻轻地勾住了江颜的手,江颜狠狠的在他手上掐了一把,也没挣脱,任由他握着。
林羽望着天花板,内心不由有些纠结,不知道自己这么是对是错,因为他发现,自己好像既喜欢江颜,又喜欢叶清眉,有点花心大萝卜的感觉。
不对啊!
他突然精神一振,一个男人同时喜欢两个女人,这叫花心,但是两个男人,喜欢两个女人,这个没问题吧?!
他现在不就是两个男人的合体吗?林羽和何家荣的合体!
同时喜欢两个女人这不很正常吗?只喜欢一个女人才不正常呢!
林羽内心顿时豁然开朗,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
“傻了啊?笑什么?”江颜气的再次在他手心掐了掐,但是林羽突然用力抓住了她的手,仿佛生怕她跑了一般。
“颜姐,你后天歇班是不是?”林羽开口问道,“打算干嘛啊?”
“能干嘛,给你当老妈子呗,帮你洗衣服!刷鞋!洗袜子!”江颜气呼呼的说道,现在林羽越来越懒了,以前这些活儿都是他干的,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全跑到自己身上来了。
“哎呀,这些活不都是洗衣机干的嘛,你别洗了,回头我洗一下,你要没事的话,跟我去原石市场玩玩吧?”林羽盛情邀请她。
“奥,帮你们那个小破珠宝公司选材是吧?让我当苦力?我不去。”
林羽这一说江颜就知道了怎么回事。
“什么叫小破公司,正儿八经的大公司好吧。”林羽转过身讨好道,“不用你出力,就是我们选好石头,找人擦石的时候,你帮忙盯着点就行,别让人把石头给换了。”
“注册资金一百万的珠宝公司,还不叫小破公司?”江颜翻了个白眼。
最后江颜也没能经住林羽的软磨硬泡,勉强答应了下来。
林羽跟江颜两人在家打情骂俏,但是薛沁却在办公室忙的不可开交,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但是整个公司里面灯火通明,所有员工都在加班。
“薛总,利达商场发来了产品下架通知。”
“薛总,南江商城发来了下架通知。”
“薛总,瑞美超市终止了与我们之间的合作。”
……
几乎每过十几分钟,就会有人跑过来告知薛沁一个坏消息。
眼看着辛辛苦苦拓展出来的市场份额这么轻松地被郑天依的山寨产品占领,薛沁心有不甘,但是却又无计可施。
次日一早,京城市中心一栋镜面摩天大楼的高层会议室里,陆陆续续进来了十数位身着名贵西装的中年男子。
他们个个都是华夏商界的领头式人物,手底下所掌握的企业涉及房产、家电、食品、化妆品等多个领域,而且所掌握的公司,在华夏,在同行业中,绝对能排进前五,同样,他们也都隶属于楚云玺创办的云玺集团。
今天,是他们集团例行的月度会议。
很快,长约十余米的意大利进口樱桃木皮会议桌两旁便坐满了人,唯独剩了东首的一个位置。
这时只听外面传来了一阵哒哒的皮鞋踩地声,整个会议室里瞬间安静了下来,落叶可闻。
不多时,门口进来一个英俊挺拔,身着灰白色西装的男子,正是云玺集团总裁,楚云玺。
等他落座后,女秘书赶紧拿来了笔记本。
“楚总,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我觉得您今天有必要先看看我们这个月的销售报表。”
未等楚云玺说话,一个身着蓝色西装的肥胖男子站了起来,一脸忐忑的冲楚云玺说道。他是莱克妮维的老总余寸侨。
“哎呦,老余,这次挺积极的嘛,你们莱克妮维的销售额每月都是最少的,为什么要先看你们的啊?”
人群中一个老总略有些讥讽的说道。
虽然莱克妮维在京城化妆品行业里数一数二,但是一扩大到全国,影响力便小了很多,业绩倒也说的过去,但是在这么多大佬跟前,还是占据劣势,算是倒数。
“就是,再怎么排,也轮不到你们莱克妮维吧?”
“你们那点业绩,说出来都不够丢人的吧?”
“哎,你们看老余这表情,有可能是销售额创了新低吧?”
其他人一听也都立马复附和了几声,虽然他们都隶属于云玺集团,但是之间勾心斗角不断,都想在楚云玺面前露脸,一有机会便互相踩压。
“楚总,您别听他们胡说,这次您真有必要看看我们的报表。”余寸侨头上已经隐隐布满了汗水,作为这里面最不受楚云玺待见的人,他跟楚云玺说话的时候总是小心翼翼,“您还记得您从清海签约的那个雪肤美颜露吗?卖了快一个月了……销售额出来了。”
“怎么?是不是很差啊?”
楚云玺听完咧嘴一笑,说道:“没事,这件事不怪你,是我签的,责任在我,就当我还那小子的一个人情吧。”
“这倒不是。”余寸侨赶紧擦了擦头上的汗。
“那是怎么回事啊?”楚云玺皱着眉头问道,“不会亏钱了吧?”
要真是因为这款产品浪费了渠道,亏了钱,倒是无所谓,但是由此带来的负面影响才是他无法接受的。
他旗下的企业,除了创业初期,迄今为止,还没有一家亏过钱呢。
这个月莱克妮维要是亏损了,那真是给他脸上抹黑了。
“我有些说不清楚,您还是自己看看吧……”余寸侨有些支支吾吾道。给力小说"songshu566"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