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6章 竞争对手
“厉大哥,你这是做什么?”
林羽看到后急忙过来将厉振生和佳佳扶了起来。
“砰砰砰!”
这时对面突然传来几声震耳欲聋的礼炮声,佳佳吓得打了个抖擞,赶紧缩到了爸爸的怀里。
众人不由抬头朝着对面看去,只见街对面的西医诊所正好开业,门前摆放着三个礼炮和十数串鞭炮。
一个身着白大褂的医生和小护士正站在门口的台阶上,台阶下一个身子壮实,戴着黑墨镜金链子的男子正叼着烟点着鞭炮,点完一串就往地上一扔,点完一串就往地上一扔。
一时间礼炮、鞭炮霹雳啪嗒,热闹不已,周围的行人也都纷纷驻足围看。
“大家有兴趣的都过来看看啊,今天店里的东西一律六折!可以刷医保卡!”站在台阶上的白大褂男子跟大家大声的吆喝道。
只见他店里除了药品,还有一些洗衣液、保健品、大米、食用油等物品。
这是现在绝大多数药店的风格,卖药的同时也卖一些其他物品,实现利润最大化。
“先生,我说的没错吧,他们哪是开诊所,简直是在开商店!”厉振生冷声道。
“算了,厉大哥,我们进屋喝茶吧。”林羽笑笑。
他话音刚落,就见一串鞭炮突然飞了过来,在空中噼里啪啦的炸裂,随后落到地上,摔散后四崩而飞,火光夹着炮纸和泥底乱冲乱撞。
厉振生赶紧将佳佳整个护在身后,生怕她被崩伤。
等鞭炮都放完之后,卫雪凝怒气冲冲的冲放鞭炮的大金链子怒声道:“你眼瞎啊,没见到这里有人吗,往这扔什么啊?”
“哎呦,是位美女警官啊。”大金链子看到卫雪凝后眼前一亮,贪婪的在她两条大长腿上扫了一眼,说道:“对不住,一不小心使大了劲儿。”
“放屁,隔着一条马路,你就是再怎么使大了劲儿也不可能扔到这里来吧?除非你是傻逼!”卫雪凝冷声道。
她看的明白,大金链子是故意把鞭炮往他们这边扔的。
“哎呦卧槽,小妞,给你脸了是吧?”
大金链子在后面两条街混的也算有些名气,局长所长也认识几个,所以有些张狂,听到卫雪凝这么骂他,十分不爽。
在他以为,卫雪凝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小片警而已。
“你刚才叫我什么?!”卫雪凝皱着眉头冷声道。
“小妞啊,套了身警服你还是个小妞,脱干净了,照样得给男人玩。”大金链子笑的颇有些猥琐,眼光放肆的在卫雪凝身上打量。
“找死!”
卫雪凝冷哼一声,已经快速的朝他冲了过去,眨眼便到了跟前,一巴掌扇向大金链子的脸上。
大金链子冷哼一声,根本没把卫雪凝放在眼里,伸手要去抓卫雪凝的手腕,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反倒被卫雪凝一把攥住了手腕。
卫雪凝一咬牙,用力一扭,大金链子立马感觉一股剧痛传来,不禁惨叫一声,与此同时,卫雪凝已经一脚踢在了他的腿弯处。
大金链子噗通一声半跪到地上,只感觉厚重的警用皮鞋几乎要把他的腿踢断了。
卫雪凝把他的手往背后一扭,一边掏出手铐,一边厉声道:“我现在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你!”
大金链子急忙撇头冲台阶上的白大褂使了个眼色,白大褂这才回过神来,慌忙跑进屋里打了个电话,“郭二,快带人过来,你大哥被人打了!”
大金链子的地盘就在后街,不出两分钟,郭二便带着十几个小混混冲了过来,手里都拎着棍棒。
“警察打人了!警察打人了!”白大褂突然大声的叫嚷了起来,替大金链子开脱。
“放开我大哥!”
郭二大喊一声,率先冲了上来,一棍子往卫雪凝的胳膊上打来,卫雪凝慌忙躲避,赶紧把大金链子松开。
大金链子立马窜了出去,背着被铐住的手大声喊道:“兄弟们,给我扒了这小娘们儿!没事,派出所所长是我哥们!”
一帮小混混一听这话更加的肆无忌惮了,抡着棍子一边吓唬着卫雪凝,一边伸手过来撕她身上的衣服。
卫雪凝慌忙的格挡着伸过来的胳膊,但是毕竟她能力有限,面对这么多饿狼般的混混,有些难以招架,警服上被人撕出了一条口子。
“何家荣,你再不过来,我就杀了你!”
卫雪凝带着哭腔大喊了一声。
她话音一落,只见一个健壮的身影飞速的冲了过来,速度与体型正好成反比。
他一到跟前,一群小混混瞬间被冲散开去,宛如球瓶被保龄球撞飞一般。
“卫小姐,这点小毛贼,哪用的着我们先生出手!”
厉振生一边哈哈笑着,一边抓着身边的小混混嘁哩喀嚓的一顿掰,要么折断手腕,要么掰断手指,宛如砍瓜切菜一般,面色平淡,眼睛眨都不带眨的。
转眼的功夫,一帮小混混已经惨叫着四散而逃。
虽然那天厉振生跟曾林单挑的时候,卫雪凝已经见识过他的身手,但是看到今天这一幕,还是震惊不已,这种碾压程度就好似一个成年男人对战一帮幼儿园孩子一般。
大金链子也吓坏了,转身就往后跑,但是没跑两步一头抢到了地上,因为腿软了。
“跑,我让你跑!”
卫雪凝冲过来对着大金链子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给他疼的嗷嗷直叫。
随后卫雪凝跟林羽说了一声,便带着大金链子回了局里,这个混蛋竟然敢如此亵渎她,她非让他尝尝姑奶奶的厉害不可!
林羽摇头苦笑了一下,深深的替大金链子感到悲哀。
西医诊所的白大褂也没敢出声,畏惧的抿了抿嘴唇,转头眼神阴狠的看了林羽一眼。
跟佳佳的养父养母喝了会儿茶,林羽便了解了他们的大致情况,男人叫史政,女人叫闫菲菲,两口子开了家饭店,生活还算优渥,但是一直没有孩子,后来经人介绍,收养了当时刚成为孤儿的佳佳。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们,以后有事吩咐一声,我厉振生绝不推辞。”厉振生有些感激道。
“什么感谢不感谢,在我们眼里,佳佳就是我们的亲女儿。”史政满是疼爱的看了佳佳一眼。
“佳佳,你什么时候在这里住够了,就回妈妈那里住两天。”闫菲菲红着眼说道。
“妈妈,我一定会经常回去看你们的。”佳佳很懂事的点头道。
“史大哥,闫姐,你们现在还想要孩子吗?”林羽询问道。
“想啊,做梦都想啊。”史政赶紧点点头,叹口气道:“就算有了佳佳,也还是想要,一个孩子,家里显得空落了些。”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替两位把把脉。”林羽微笑道。
“何兄弟,不是我们信不过你,可是我们去很多大医院看过了,都没有什么效果,可能这就是命吧。”史政推了下眼睛,叹气道。
“我才不认命呢,兄弟,麻烦你帮我看看。”闫菲菲瞅了他一眼,随后把手伸了出来。
林羽探手试了试,又让闫菲菲张口看了下她的舌苔,接着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每次去医院都只检查生殖系统吧?”
“对啊。”史政急忙点点头说道,有些不明所以,那生不出孩子,不检查生殖系统,还能检查哪里。
“我刚才试过,嫂子脉弦细,而且舌黯红,舌边有瘀点,这种症状与中医上的肝气郁结证相符,之所以不孕,主要问题出在肝脏上。”林羽笑着说道。
史政和闫菲菲面色大惊,这个他们以前还真没听说过,不孕不育竟然跟肝脏也有关系?
“嫂子,你每月月事之前,是不是总会感到烦躁易怒,精神抑郁,老是唉声叹气?而且每次来月事的日期不定,量多少不一,小腹急迫或胀痛。”林羽问道。
“对!对!兄弟,你说的太对了!”闫菲菲激动地连连点头,林羽说的症状竟然一点不差。
“我给你开个方子调理调理就好了。”林羽接着低头开了个开郁种玉汤,抓好药,将药和药方一起递给了闫菲菲。
“兄弟,你要是能让我怀上,那你就是我们家的恩人啊!”闫菲菲激动道。
“哪里话,我们都是一家人,你们帮我们收养了佳佳,应当是我们感谢你。”林羽笑道。
“救命!救……命!”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急切的呼救声,林羽等人急忙起身赶往医馆外面。
只见从东面跑过来一个年纪不大但却有些秃头的男子,满头大汗,怀中抱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昏迷不醒。
“救命,救我儿子……煤……煤气中毒……”秃头男子带着哭腔喊道,上气不接下气。
跟在后面跑过来的还有一个妇女和一对老夫妇,应该是孩子的母亲和爷爷奶奶。
男子看到左右两边各有一家医馆,顿时迟疑了起来,不知道该往哪家医馆送。
“去哪家都可以,快点!别耽误时间!”林羽急忙说道,看小男孩的症状应该是中型煤气中毒,耽误不得。
秃头男子立马转身要往林羽这里跑,此时后面西医诊所的白大褂立马跑了出来,大声喊道:“你傻吗,那是个中医馆,煤气中毒中医管个屁用!”
秃头男子一听脚步一顿,接着抱着孩子掉头往西医诊所跑去。关注"songshu566"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