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薛沁的病
“听到了。”薛沁咬咬牙,有些不服气的说道。
现在公司情况危急,她只能选择妥协,要是再不及时解决,那自己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分公司,就得彻底垮掉。
“走,备礼!跟我亲自去何家登门致歉!”宋老冷声道。
宋老给林羽打了个电话,得知他在包子铺,便立马带人赶了过去。
因为正值饭点,林羽此时正戴着卫生帽,围着围裙帮母亲卖包子。
众人看到他这副打扮,不由跳了跳眼皮,脸上略带尴尬,竟然从林羽身上嗅到了一股贤良淑德的气息。
“宋老,您来了,吃饭了吗,没吃来笼包子吧。”林羽笑着说道,接着递给宋老两笼包子。
因为薛沁公司的事,宋老一众人也没吃完饭,这会自然有些饿,便也没客气,直接接了过来,进屋找了个桌子坐下。
薛沁瞥了眼包子,动也没动,她长这么大,还从没在路边摊吃过饭呢。
“姐,吃啊,可好吃了!”宋征一边说一边大口大口的吃着,他还是头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包子。
黄老和宋老俩人也是赞不绝口。
薛沁被众人的吃相弄得也有些饿了,咽了口口水,最后还是忍不住拿起来小口咬了下。
鲜香浓郁的味道立马爬满了味蕾,她不由一惊,这包子竟然比某些五星级酒店的小笼包味道还要好的多,当下再没犹豫,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
等宋老他们吃完,林羽也忙活的差不多了,和母亲把摊子收掉,进了屋。
“您就是小何的干妈吧,常听他提起您,有这么个好儿子,您真是好福气啊。”宋老笑呵呵的对秦秀岚说道。
“宋老您好,我也常听我儿子提起您呢,我也觉得自己福气好,没了一个儿子,老天爷就又送了我一个。”秦秀岚笑着道,看了眼墙上林羽的照片,还是有些感伤。
“妈,您提这个干嘛。”林羽轻轻拍了拍母亲的手,问道:“宋老,您今天来这是?”
其实他看到薛沁的那刻,便知道了他们是为何而来,不过他故意装作不懂。
“奥,我是专程带着这两个不懂事的孩子来给你赔罪的。”宋老笑呵呵的道,“我听说那天他们在公司冲撞了你,在家把他们好好的训斥了一顿。”
话音一落,宋老立马瞪了宋征和薛沁一眼,冷声道:“还不快给小何赔礼道歉!”
宋征有些不情愿的站了起来,说道:“何家荣,对不……”
“叫什么呢!”
他话未说完,宋老一脚就踢了上去,怒目而视,“态度诚恳点!”
宋征赶紧挠挠头,态度恭敬了几分,说道:“何大哥,那天实在对不起,你别跟我一般见识。”
“沁儿!”
宋老见薛沁坐着没动,沉声喊了她一声。
“对不起!”
薛沁噌的站起来,语气颇有些不服气,别着脸也没看林羽。
“小何,你别见怪,这丫头被我惯坏了,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就原谅他们吧。”宋老呵呵笑道。
“宋老的面子当然得给,其实我本来也没放在心上。”林羽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今天沁儿的公司又有人发疯了,还得请小何你过去帮帮忙啊。”宋老笑呵呵的说道。
林羽看到宋老一副讨好的模样,实在有些于心不忍,自己孙子孙女犯了错,竟然还需要他这个老人亲自出面化解。
“宋老,不是我不想帮忙,只不过当时薛小姐对我说过,人要脸树要皮,请我出去,我就是脸皮再厚,恐怕也不能再随便上门了吧?”
林羽瞥了眼薛沁,他并不是有意为难她,只不过她这个大小姐的脾气确实得有人给她治治,她和宋征真不愧是表亲,眼高于顶的性格仿佛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宋老一听便明白过来了林羽的意思,这是要让薛沁亲自开口啊,连忙冲自己外孙女使了个眼色,催促道:“沁儿,还不快开口!这可是你自己的事!”
薛沁现在心里恨死林羽了,从小到大哪个男人敢对自己这么说话?自己又什么时候跟男人低三下四过?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些第一次,竟全给了林羽。
“对不起,我为那天的话跟你道歉,请你出手帮我一次。”
薛沁咬咬牙,还是说了出来,这么多年的商海沉浮,她倒是也学会了能屈能伸,不过心里暗自发狠,一旦被她逮到机会,非狠狠的折磨林羽不可。
林羽嘴角勾起一个微笑,看到前几日还对自己颐指气使的大小姐现在认怂了,竟然莫名有些畅快。
当下他再没耽搁,带着宋老一行人去古庙街买了四枚铜钱、一把小桃木剑和一些纸钱,赶去了薛沁的公司。
刚才听黄老把事情一说,林羽才恍然大悟,原来人是死在窗外啊,那煞气自然也在窗外,怪不得自己在办公室里什么都没有发现。
进到员工办公室,林羽将四枚铜钱分别宋老等四人,让他们分别放到办公室的四个墙角,随后他自己走到办公室中央,暗自将手中的桃木剑加了破魂咒,随后双足站稳,双手持剑,剑尖对准地上用力一磕。
刹那间,四枚铜钱猛地立起,快速的转了起来。
“这怎么可能?”宋征面色大惊,感觉这实在太神奇了。
薛沁的脸色也不由一变,她以前也听说过很多奇诡怪异的事,但都是耳闻,今天却是第一次眼见。
黄老面带惊叹的看了林羽一眼,暗想果真是高人啊。
林羽将木剑往纸钱上一戳,随后走到窗边,迎风一指,纸钱立马纷纷扬扬的飞了出去,紧接着噌噌自燃,立马消失在了空中。
而此时宋征脚边的铜钱突然啪的一声拦腰而段,摔在了地上,其他铜钱也立马停止了转动,躺回到地上。
宋征咕咚咽了口唾沫,伸手一摸,发现额头上已经满是冷汗。
林羽将铜钱收起,看了眼那枚断裂的铜钱,冲薛沁说道:“现在已经没事了,你打电话问问那几个员工吧,他们的疯病,应该已经好了。”
薛沁面色微白,似乎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缓过神来,听到林羽这话下意识的去摸手机。
但这时先有电话打了过来,是她秘书的,一接通,就听女秘书兴奋道:“薛总,老王的病竟然突然好了,医生正准备给他做检查呢,他整个人一下就清醒了!”
薛沁不由张大了嘴巴,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林羽,眼神复杂。
随后她又给另外两个员工的家属打了电话,得到的都是一样的答复,那俩员工也突然就恢复正常了,家属问他们,他们也都记不起来发生了什么,只是说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小兄弟高人呐,今天可是让我老头子开眼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小兄弟刚才用的,应该是断钱解煞术吧?”
黄老看着林羽,眼角间的钦佩自然流露。
“黄老才是高人,竟然一语点破我这点雕虫小技,献丑了。”林羽态度恭敬道。
“后生可畏啊!”黄老点点头,暗自感叹,相比较老宋这俩孙子孙女,林羽实在是强太多了,光这份谦卑的秉性,年轻一辈,恐怕少有人及。
“沁儿,还不快跟小何道谢。”
宋老对林羽是越看越喜欢,要是能跟沁儿凑一对,那该多好啊,可惜啊,怎么就结婚了,苍天无眼啊!
“谢谢。”薛沁语气也没那么生硬了,但还是没有看林羽。
在宋老的强烈邀请下,林羽便一起去了济世堂喝茶。
薛沁和宋征则留了下来,现在公司的怪事解决了,薛沁得想办法重新稳定军心。
到了济世堂,宋老特地将珍藏的信阳毛尖拿了出来,说道:“小何啊,这可是信阳毛尖中的茶王,蓝天玉叶,也就是你来,我才舍的沏。”
“老宋,你这个老狐狸啊!”黄老指着宋老摇头笑道,“小何,我可是托你的福才能喝到这个茶啊,否则见都见不到呢。”
相交多年,他对宋老的心思可以说是了如指掌,自己来他都没舍得沏这个茶,现在才舍得拿出来,显然是想巴结林羽。
“瞧你说的,我是准备等你走的时候给你装上二两的。”宋老被揶揄的老脸一红。
沏好茶后,宋老迫不及待的问道:“小何啊,听小征说,那天你给沁儿看过病了?有没有看出什么来?”
“没有。”林羽摇摇头,纳闷道:“我给她把过脉了,身体很健康,没什么毛病。”
起初林羽还觉得宋老是不是故意测试自己呢,现在见宋老表情这么凝重,看来薛沁是真得病了。
可能是他能力还不足吧,所以看不出来。
“怎么没病,而且厉害着呢。”宋老面色一变,急道:“小何啊,有些病你并不用非得把脉,多观察多接触,也能看出来。”
“我观察了,也接触了,唯一可能就是脾气不好吧,但这并不算病啊。”林羽纳闷道。
“老黄啊,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事你就直接说了得了,在这卖这个关子。”黄老在一旁看不下去了。
“是啊,宋老,您还是直接告诉我她是什么病吧。”林羽也附和道。
林老面色微微一红,一把捂住脸,叹道:“哎呦,丢死个人了,这可让我老头子怎么开口啊。”给力小说"songshu566"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