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别人家的老婆
整个包子店里一片沉寂,所有人都用怪异的眼光看向林羽。
黄毛内心暗自佩服,牛人啊,这么漂亮的老婆,说不认就不认了。
林羽起先有些惊讶,随后就是纳闷,这个叫何家荣的年轻人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咋能娶到这么漂亮的老婆?
看到外面的宝马X5,林羽立马猜到了什么,感情这个何家荣是个富二代啊,这下好办了,还十几二十万的贷款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嘛。
“老……老婆,我这不刚醒过来,跟你开个玩笑嘛。”
林羽讪讪的笑了笑,第一次叫人家老婆,还有些不适应,接着说道:“我欠这帮人一点小钱,你把我银行卡给我,我好取钱还人家。”
“银行卡?你银行卡里有一毛钱吗?”长裙美女冷声道。
“啊?那我的积蓄都放在哪,你帮我保管吗?帮我取一点还人家吧。”林羽有些纳闷,心想这个富二代看来还是个妻管严啊。
“积蓄?”
长裙美女冷笑了一声,有些气愤的说道:“你什么时候有过积蓄,这二十多年来,你吃我们家喝我们家的,什么时候挣过一分钱?”
包子店里更加安静了,众人看向林羽的眼神也更加怪异了。
黄毛内心更加佩服了,偶像啊,娶了这么好看的老婆不说,还吃软饭!
林羽脸上说不出的尴尬,这下他听明白了,什么富二代,感情这男的是个倒插门的软饭男啊。
“小伙子,谢谢你的好意,这钱不用你帮我还,我自己能处理。”林羽母亲急忙替他解围。
“阿姨,我是林羽的好兄弟,这钱我肯定会帮您还,您给我一些时间。”林羽硬着头皮说道。
吃人家的嘴短,既然这个何家荣是吃软饭的,自己也不好意思张口问长裙美女要钱,只能想其他办法帮母亲还钱了。
随后林羽打了个欠条,按上手印,交给了黄毛。
黄毛见林羽老婆开那么好的车,也不担心他还不上钱,便带着一众手下离开了,临走前还不忘贪婪的在长裙美女白皙的小腿上扫了几眼。
“这笔钱我可不会帮你还。”长裙美女冷声道,她不知道这个窝囊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讲义气了,一醒过来就跑来替自己的狐朋狗友还钱。
“放心,我自己能还。”
林羽略微有些不爽,这个女的确实长得挺好看的,但是对自己丈夫态度也太差了吧,当着外人的面毫不避讳的揭他的短。
“小伙子,你这是何必呢,这些债我自己能还的。”林羽母亲红肿的眼睛有些湿润,印象中儿子好像从未跟自己提起过有这么个好朋友啊。
“这是我应该做的,阿姨,林羽不在了,以后我就是您亲儿子,我给您养老送终。”
林羽的眼眶不禁也有些湿润了,母亲明明就在眼前,自己却不能与她相认,白白让她承受这种痛苦,实属大不孝。
“阿姨,明天我再来看您。”
趁眼泪没出来,林羽丢下一句话便快步往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又怔住了,哽咽道:“阿姨,如果林羽泉下有知的话,他肯定不希望您轻生,您应该珍惜生命,好好活下去,把他那份也活下去。”
说完林羽再没犹豫,走出了包子店。
林羽母亲心头一震,愣愣的看着林羽的背影发呆。
长裙美女看了林羽母亲一眼,没说话,转身跟了出去。
上车后,长裙美女有些不悦的说:“你要来当好人我不反对,但你刚醒过来,起码得跟我说声吧,你知道我为了找你费了多大的力气吗?”
“不好意思,下次不会了。”林羽语气有些冰冷,此刻他心里牵挂的全是自己的母亲。
见他神情冷漠,长裙美女接下来的话突然说不出来了,恨恨的看了林羽一眼,用力的挂上档,驱车返回托养中心。
医生给林羽做了个全面的体检,显示一切正常,随后便给林羽办理了出院手续。
回去的路上林羽看着长裙美女精致的侧脸,感觉有些梦幻,突然间就多了个这么漂亮的老婆,实在有些难以适应。
同时他内心也有些自责,自己霸占了人家的身体,又霸占了人家的老婆,真的好吗?
一想到晚上要跟长裙美女同床共枕,他就心跳的厉害。
他很想跟长裙美女打听一些关于她和这个何家荣的信息,毕竟自己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但又害怕被看出异常,最后也没开口。
其实林羽很想编一个失忆的借口,但自己还没失忆她都对自己这么差,要是失忆了,还指不定怎么虐待自己呢。
这时长裙美女的电话响了,她接起来嗯了几声就挂了,接着把车往路边一停,从钱包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林羽说道:“诊所那边有个急诊,我得赶回去,你自己打个车回家吧,我爸妈都在家。”
“我跟你一起去诊所看看吧,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林羽迟疑一下说道,自己连她爸妈长啥样都不知道,回去后得多尴尬啊。
帮忙?
长裙美女冷冷扫了他一眼,这话从一个饭桶嘴里说出来,真是可笑。
车子在一家社区诊所前停下,门口牌子上写着华安诊所,诊所规模不大,总共也就十几个工作人员,不过看起来挺正规的。
长裙美女刚进去,就有一个戴眼镜的男医生跑过来急声道:“江主任,您快去看看吧,都两剂退烧针了,那个孩子头还是烫的要命,嗓子都哭哑了。”
长裙美女急忙换上白大褂,快步走向里面的诊室。
江颜。
林羽从她胸口的工作证上捕捉到了她的名字,忍不住感叹道,人有气质,名字也不赖。
诊室里一对年轻的夫妇正焦急的哄着一个哭闹的小女孩,那孩子也就三四岁,整张脸赤红,跟火烧一样,在年轻妇人怀里用力的挣扎,看起来十分的焦躁,嗓子都哭哑了,声音尖锐刺耳,时不时伴有一阵干呕。
林羽看到这一幕眉头瞬间皱了起来,不知是不是花了眼,他竟然看到孩子身上似乎缠绕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黑气。
不过更让他诧异的是这个孩子的哭声,并不是因为尖锐,而是奇怪,说不上来的奇怪。
“江主任,你可来了!”年轻夫妇看到江颜后仿佛看到了救星。
江颜摸了摸孩子的额头,接着把了把孩子的脉搏,说道:“没事,就是受了惊吓,我给她扎几针就没事了。”
随后江颜吩咐眼镜医生去把她的针袋取过来,顺便让护士开一针镇定剂。
“江主任,这孩子今天怎么哭闹的这么厉害,而且还干呕,前几天并没有过啊。”年轻妇人满头大汗,吃力的哄拍着怀里的孩子。
“你们怎么来的?开车吧?”江颜问道。
年轻夫妇点点头。
“那应该是你们开车开得太急了,这孩子晕车,所以反应才这么强烈。”江颜说道。
“对对,这孩子从小晕车晕的厉害,我也是太着急了,所以车子开得很快。”年轻男子有些自责道。
“没事,打一针镇静剂很快就好了。”江颜说道,对于自己的医术,她向来十分有信心。
华安诊所作为一个社区诊所,能有今天的知名度,几乎全是她的功劳,这点小毛病,自然不在话下。
“不能打镇静剂,她并不是简单地发烧焦躁,如果随便注射镇静剂的话,病情可能会更严重。”
护士已经把针袋和镇静剂取过来了,刚要准备打针,林羽却突然上前制止住了她。
林羽生前本就是医科大的优秀毕业生,现在又继承了祖上的医术法典,医术飞升,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水准。
他觉得这孩子的病并不简单,不能草率的注射镇静剂。
“我在工作,请你出去!”江颜冷声喝道,面色愠怒的瞪着林羽。
她工作的时候,什么时候轮到这个废物插嘴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孩子以前有过隐疾吧?”林羽没有搭理江颜,转头问向年轻夫妇。
年轻夫妇一愣,没想到林羽一眼就能看出来自己孩子以前患过隐疾。
但是见江颜面色愠怒,年轻妇人也没敢直接回话,小心询问道:“江主任,这位也是大夫吗?”
“他是大夫?那我就是清海市人民医院院长!”
没等江颜说话,眼镜医生率先冷笑一声,轻蔑的瞥了眼林羽,讽刺道:“这位是我们江主任的老公,清海职业技校毕业的高材生,毕业后一直没找到工作,俗称无业游民,全靠我们江主任养活……”
“行了,别说了,何家荣,你先出去吧。”江颜冷声打断道,摊上这么个窝囊丈夫,自己脸上也没光。
年轻夫妇眼神讥讽的扫了林羽一眼,心里直纳闷,江主任上辈子这是做了什么孽,怎么会嫁给这么个废物。
林羽自己也有些无语,连他自己都有些看不起这个何家荣了,这人也太窝囊了吧,被自己老婆看不起也就罢了,自己老婆的手下竟然都敢这样对他说话。
“江主任说了,请你出去!”
见林羽站着没动,眼镜医生走过来做了个请的手势。
林羽也不是不识抬举的人,见人家这么不待见他,也再没说什么,转身出去了。
此时江颜已经给孩子注射了镇静剂,孩子瞬间安静了下来,年轻夫妇顿时松了口气,心里认定林羽就是个不懂装懂的傻逼。
江颜从针袋中取出一枚毫针,对着孩子小指的关节处各扎了一下,挤出了一些透明的液体,接着摸了下孩子的额头,说道:“一会儿就退烧了。”
站在诊所外面的林羽一脸郁闷,有些后悔上了这个年轻人的身,自己是活过来了,但这也活的太窝囊了。
想起刚才那孩子的哭声,林羽十分纳闷,一个孩子的哭声,为什么会给自己一种奇怪的感觉呢?
突然,他眼前一亮,猛地一拍手,惊道:“那根本就不是人的哭声!”添加"hongcha866"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