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九十一章:亲眼所见
一直到中午,晓月和云天霖一起吃午饭的时候,阿岩回来只说了一句:“还站着外面晒太阳,动也没动。”晓月不禁抬头看了一眼外面万里无云的天空,心里不由得咋舌,温雅芝的毒辣还是一如既往,似乎有增无减。
“还有,席泽已经从外面赶回来了,应该差不多一点的时候,就能赶过去。”
云天霖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席泽回去,应该会更热闹才对。他看了一眼旁边的人,说道:“下午,想去看热闹吗?”
晓月一愣,还没反应过来,云天霖口中所说的热闹是什么。
他捏了捏晓月的脸解释道:“估计,亲眼看到,应该比听到更加有趣。吃完饭,带你去。”晓月恍然大悟,原来他指的是席家的热闹,可这……
“你的工作呢?”他不是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吗?哪有空陪着自己看热闹,如果只是自己一个人,那她就没兴趣看了。
“带过去,不用开会就不影响。”晓月本想说,他其实不用这样,可她知道,如果自己拒绝阿霖的好意,恐怕他会难过的。于是,摇头就变成了点头。
平日里不喜欢看热闹的晓月,也第一次和云天霖去现场八卦一番。只是,这个结果……却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样。
吃完饭过去的时候,两个人便钻进了一辆毫不起眼的房车里。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晓月粗略看了一下,恐怕这样的车,就算在里面过夜,也是可以的。
而这个角度,正好能够清楚地看到屋子里发生的一切。
此时,白云溪很不待见地站在席家院子里,没有一个人理她。满头大汗,脸上的妆也花了,嘴皮干涩,看样子,像是快吃不消了。
“一直这样?”云天霖随意问了一句,便没有再多看,打开了自己的电脑。
“从早上来就一直这样站着,温雅芝好像也没有打算让她进去的意思。只是这太阳这么毒,现在又是中午,恐怕她坚持不了多久。”
“看看吧!”他想看看,温雅芝看到白云溪晕倒在门口,会不会顾及面子,把人给抬进去。
可偏偏这个时候,席泽赶回来了。他下车的时候,还下意识往他们的方向看了一眼,只是他什么都看不见,乍一眼看去,就像是一辆空车停在那。
席泽没有太在意,一转神就看见妻子站在门口,眼看就要不行了,摇摇欲坠,站都站不稳。
“泽,你……你终于回来了?”此时看到白云溪这样,席泽哪里还有心思去想别的事情,赶紧把人扶住,白云溪顺势靠在席泽的怀里,看他样子,应该还不知道自己的事情。白云溪这才松了口气,既然不知道,那就表示,自己还有机会。
席泽打横将人抱了起来,要往屋里走,被家里的佣人拦了下来。
“少爷,夫人吩咐过了,您可以进门,可是少奶奶不行。”
“你没看见人已经这样了吗?就算她做了天大的错事,也不能这样。你站在外面晒晒试试看。”席泽脾气上来,突然一吼,佣人也不敢挡在门口,赶紧让开。
白云溪这才放下心来,只是一阵头晕目眩,就晕了过去。
“就这样?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晓月看着人已经进去了,便没了兴致,反正也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
阿岩却递给了晓月一个耳机:“少奶奶戴上,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晓月疑惑,试着戴上,耳边就传来了席泽和温雅芝说话的声音。
“我不是说了吗?不准这个女人再进我席家的大门,现在是不是我说话不管用了。”温雅芝刚看见儿子把人抱着进来,气就不打一处来,自己的傻儿子,这个女人都在外面干了这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他还对她这么好。
“可是,这……”
“不用怪他们,这是我的意思。妈,云溪就算再怎么惹你生气,你也不能这样。让她站在外面晒太阳,你也不看看外面太阳多毒,你看看把人晒成什么样子了。”
面对儿子的责备,温雅芝不着急解释。现在儿子绑着那个女人说话,那是因为他还不知道,白云溪都背着他做了些什么好事,等他知道了,自然就不会这么说了。
席泽把人抱回卧室,帮她好好擦了擦脸上的汗,这才起身。看见母亲就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个牛皮纸袋,也不说话。预感到不是什么好事,可自己也躲不过,他只好起身,温雅芝却先进来了。
“不用出去,我们就在这里说。”温雅芝让人把房间门关上,不允许任何人听。
“这件事,你爸还不知道,我没来得及告诉他。等他从英国回来,我再会和他说。你不用为这个女人开脱什么,先看看这些东西,看清楚之后,你再和我说话也不迟。”
席泽看着异常冷静的母亲,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到底是什么事,让母亲如此生气。他深知母亲的脾气,若非是气过了头,她是绝对不会这么冷静的。
而且看她的样子,似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
当席泽看到牛皮纸袋里装着的那些东西时,不堪入目的画面,让他一时间脑子都炸开了。这些……是什么?
“妈,这……”
“你是不是想说,这些照片肯定是假的,对不对?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如果只是照片,我就不会现在还这么冷静站在你面前和你说话了。”
席泽有些不明白母亲话里的意思,不只是照片,那还有什么。
“我虽然不喜欢这个儿媳妇,可这件事事关我儿子的名誉,我怎么会因为几张照片就轻信了。可当我亲眼看见那一切的时候,我还能自欺欺人说,这一切都是假的吗?”
“妈,你……你看到了什么?”席泽心里有些不安,母亲是看到了什么。难道,真的看见了……
“就是你想的那样,我亲眼目睹了你娶的这个女人,穿成坐台小姐一样去酒吧里买醉,勾引男人,甚至把酒吧里的少爷,叫去酒店里开房。被设计的吗?不,我看她,轻车熟路的,可不像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
温雅芝的话,像是一到晴天霹雳,直中席泽的大脑。他的耳边嗡嗡作响,转而看着床上的白云溪,拿着纸袋的手,竟然有些颤抖。
“我亲眼所见,怎么可能会是假的,如果你不信,等她醒过来,你大可亲自问问她,究竟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