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小三都这么嚣张
“进来!”门后传来白云溪故作姿态的声音,白晓月拿出最标准的笑容,推开门进去。
粉色的职业装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白晓月随意一扫,便能清晰的看见她胸前望不到底的事业线。也难怪,不去坐台,真是可惜了。
“你的咖啡!”白晓月很是客气将咖啡放在她面前,白云溪双眼看着天花板,冷冷的应了一声,手里拿着的签字笔时不时在杯子上敲打着。
“昨天,叫你看的资料,看完了吧!我说了,今天会问你。回答不上来,收拾东西滚蛋,这里不养闲人。”白晓月只是静静的听着,现在才看清,这个女人真的越来越让人恶心了。
“嗯!”白晓月故意把声音压得很低,让人看上去很心虚的样子。白云溪见白晓月这样,越是嚣张起来,随意翻着桌上的资料,开始提问。
开始,白晓月的确没什么信心,毕竟她之前没有看完,可当白云溪提了三个问题,都是云天霖早上和她说过要记住的东西时,她这才放心。
看来,他真的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厉害,感觉就像是无所不能。
白云溪见白晓月对答如流,完全不敢相信,有些问题她自己在这里这么久了,如果不是席泽告诉自己,她压根都不知道,可她只是看了一遍资料就知道了?这不可能,白晓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从读书开始,她就比自己优秀,如果让她在公司待下去,很快,这个丫头又会骑到自己的头上,她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你现在告诉我,我们公司,有多少个部门,每个部门有多少人,一个都不能错。”
这个,白晓月压根就没有去记,这个数字对她来说,好像没有什么用处。难道做策划的人需要知道,公司每个部门有多少人吗?
白云溪摆明了是在刁难自己,不想让她顺利通过。
白晓月双手捏紧了自己的裤子,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能发火。
白云溪见她答不上来,得意的笑了起来:“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吗?”白晓月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把自己加了料的咖啡往自己嘴里送去,心脏紧张得要跳了出来。
相信,她应该会喜欢沙拉胡椒味的咖啡的。
白云溪将杯子放在嘴边,突然一笑,就放回原位,看着白晓月对自己的话毫无反应,便站了起来。
“啧啧啧!白晓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干的那点肮脏事。”她突然凑了过来,在白晓月耳边轻声说道。
“哦?我还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这里没有别人,你就不用装了。当时,我妈妈给你找了刘总,你非要装清高,做给谁看啊!你以为,你装装清高,泽就会对你回心转意?那你就错了,他说,见到你,就想吐,特别是你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人呢,做了婊子,就别给自己立牌坊了。”
“白云溪,婊子你说谁。”
“说你!”
“哦,原来,婊子在说我啊!”
“你……”白云溪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白晓月还这么伶牙俐齿,明明是个被扫地出门无家可归的,她凭什么在自己面前,还这副高姿态。
“我知道,泽现在和我在一起,你一直记恨我,觉得我抢了你的男朋友,看我不顺眼,也是理所当然的。昨天晚上,厕所呆的舒服吗?这里的厕所,不好爬吧!哈哈哈!昨天晚上,只是给你点教训,泽听到了你说话,无动于衷,这是为什么,你自己心里想想明白。做什么之前,先搞清楚了,自己是什么身份,再来和我说话。”
她就喜欢看到白晓月无从反驳,憋屈的样子。就像昨天被她关在洗手间里,浇了冷水一样。她要告诉她,得罪她白云溪,是什么下场。
有她在的地方,她白晓月,就得夹着尾巴做人。
“呵!”白晓月冷笑了一声,对于白云溪脸皮厚的程度,她的确是佩服。
“你笑什么。”
“我笑你,如果你觉得,抢了席泽那个渣男,是值得庆祝的一件事,随你咯!我只知道,是自己的,丢都丢不掉,不是自己的,抢来抢不来。我拭目以待,看看你们这对狗男女,能幸福到什么程度。当然,我知道你一直觉得,把自己妹妹的男朋友给睡了,是一件十分光荣的事情。你要炫耀你做小三有多成功,我不会阻止的。不过我清楚的告诉你,你抢走的,也只是我白晓月不要的而已。”
白晓月本来不想提这件事情,这个女人非要说起来,这些都是她自找的。
“你就自欺欺人吧!我就不信,你看到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不会觉得难过心痛。你爱面子,不承认也没关系,我心里清楚就知道。”
“看见你们两个,我只会觉得恶心。”
“我们恶心,你又干净到哪里去?没了席泽这样的阔少爷,你也就堕落到给老头当情妇的下场了。”白云溪突然想起了今天早上看到的路虎,肯定是这丫头在外面做了别人的情妇,就凭她,哪里会再找到比席泽更好的男人。
“真不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今早送你来的路虎,我都看到了,最新款的,这年头,像泽这样年轻的,哪一个不是开跑车。你就不用掩饰了,其实,你找个老头做情妇,还不如顺了我妈妈的意,嫁给刘总,起码,名正言顺。”
白晓月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白云溪,早上送自己来的是云天霖,恐怕他要是知道自己被说成老头,白云溪估计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你以为,我像你一样,见到男人就张开腿吗?”
“你……”白云溪被白晓月一句话给激怒,扬手对着她的脸一巴掌下去,白晓月抬手扣住她的手腕,讽刺的看着她。
白云溪还是和以前一样,除了这招,她还会什么。
“真以为,我还是以前那样,随便你打吗?”白晓月笑了笑,将白云溪的手一把甩开。
“白晓月,是不是不想拿毕业证了。”身后,白云溪吼了一声,晓月的步子一顿,转身看向她。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