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8章 请喝下午茶
姚映夕往电梯的方向看了一眼,指了指:“我…如果boss开会回来看不到我,你就说我出去买东西了。”
她也不好意思让人帮她去买,也不好意思开口说要去买什么。
助理有些为难,眉头微微皱着:“可是……可是姚小姐……”
席远辰吩咐让姚映夕在办公室里等着,会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
在姚映夕回来之后结束,她还能说得过去,如果boss回来看不到人,或是人在路上出了什么事情,她根本一个人承担不了这么大的责任。
姚映夕看出了助理脸上的为难,她犹豫了好一会儿,用着商量的语气问:“真的不能出去吗?”
助理被她这么问,再加上配上姚映夕那张好看得像是从画技精湛的美术生画出来的脸。
助理扛不住的脸色一红,心里呐喊着,简直跟带着笑容温柔的boss一样,男女通吃啊。
果然神都是配着神。
姚映夕也不明白,席远辰的助理跟自己好端端说话,脸颊突然红起,这是害羞吗?还是生气啊?
“那…那个,要是不可以的话,那我就等着,但你能不能给我泡被牛奶?”
姚映夕盯着她开口,眼神要多真挚有多真挚,要多真诚有多真诚。
同样被姚映夕无意之举撩的还有工作区域的大半员工。
刚才他们看到姚映夕时,都纷纷看过来,有些盯着姚映夕的看,但目光不敢太明显,有些听到姚映夕问的那句真的不能出去时。大家伙纷纷抬眸诧异看着她。
助理回答:“不好意思,姚小姐。”
顿了顿,助理又开口:“你出去想要做什么,如果方便的话,我可以帮你去做。”
姚映夕转头看了一眼顶楼在办公的员工,才回头看着助理:“可能你一个人不行,要找多几个人。”
助理惊愕了几秒,脸色恢复自然:“好。”
姚映夕从包里拿出一叠红色钞票,对着助理开口:“我想要一份焦糖玛奇朵和美式咖啡,还要几分甜点跟水果,剩余的大家想吃什么就点,钱不够,你先垫上,待会儿跟我说,我发给你,可不可以?”
担心助理没有带现金,姚映夕询问着。
助理惊讶了一下,才后知后觉,姚映夕可能想出去买下午茶,被她拦住之后,干脆请在这里的员工都吃下午茶。
“可以吗?”
见助理没有回答,姚映夕怕她为难,再次询问:“如果不可以也没有关系,我等席先生回来再下去也可以。”
助理摇头:“没事,姚小姐,可以的。”
倒不是为了大家的下午茶,就算姚映夕不请客,这点小事她还是可以帮忙跑的。
这样子总比boss回来,看不到姚映夕,冰着脸,冷声质问自己,让人毛骨悚然的强,搞不好还可能丢工作。
姚映夕点点头,看着助理接过钱之后:“那麻烦您了。”
“不麻烦,不麻烦,我们都要谢谢姚小姐你的下午茶。”
助理话声一落,大伙异口同声的说了声:“谢谢姚小姐。”
气氛一下子愉快起来,姚映夕也被带动,眉眼都带着笑意往席远辰的办公室走。
刚走回去,看到办公室没人,姚映夕感觉自己坐着也无聊,直接往休息室里走。
刚打开门,看到床头上放着自己的手机时,才后知后觉自己刚才出去都没有注意拿手机。
姚映夕掀开被子脱下鞋子躺回床上,拿起手机看着新闻。
没一会儿,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梁娉音的电话号码。
姚映夕犹豫了一会儿,挂断。有保镖监督着梁娉音,估计梁娉音此时药效还没有解除,甚至不大清醒,打电话来估计是发泄脾气的。
电话挂断没有一分钟的间隔,梁娉音再次打电话过来,姚映夕眉头紧皱,这次不得不接听,没等梁娉音开口,姚映夕先发制人:“以其人之大还治其人之身,不过分,这么骚扰着是觉得我对你太过仁慈,没有把你绑架我的事情加注回你身上,你心里不舒服还是觉得我对你那个惩罚不满?”
梁娉音本来在胸腔里的怒火,一下子被姚映夕先发制人,瞬间脑子一片空白,错愕的愣在原地,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
姚映夕只听到梁娉音喘重的呼吸声,没听到人开口,便挂上了电话。
梁娉音现在这个人从来不值得她在她身上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
姚映夕没有在看手机的兴趣,把手机放回床头的柜子上,找了一本书看着。
同一时间,梁娉音穿着浴袍坐在沙发上,看着挂断的手机,额头上的青筋暴起,她目光猩红的望着手机。
门被人桥响起来,梁娉音穿着拖鞋往门口的方向走,因为房间没有猫眼,她担心姚映夕会不会设计找记者过来,所以没敢马上开门,而是出声问:“谁?”
“娉音?”
梁娉音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连忙打开门。门口站的并不是家里的佣人,而是她的母亲刘欣。
梁娉音看到她时,诧异了几秒:“妈,怎么是你过来了?”
刘欣本来要问梁娉音怎么来这么简陋的宾馆,来这里做什么时。
看到她身上的青紫的痕迹,话在喉咙,瞬间卡在了齿间。
刘欣脸色难看的盯着梁娉音,连忙拉扯着她进入房间里,关上门:“你怎么这么不知检点,闹出这么大的事情出来,还嫌不够,还来这里跟谁啊?”
她气得打了一下梁娉音,就放下她的衣服,往浴室的方向走,也顾不得嫌弃这里环境怎么样。
她一定要找出跟梁娉音发生关系的人出来,梁娉音拿起她拿过来的衣服,直接就换上。
宾馆的房间就这么大,刘欣看了浴室没有人,掀开劣质的窗帘,依旧空空无人,她趴在地上瞄床底,依旧如此。
梁娉音换上衣服,看刘欣还继续去浴室里的方向,翻着房间里的东西。
她眉头紧皱的问:“妈,你在找什么?”
刘欣回头瞪了她一眼,急冲冲的过来:“你说我在找什么,那个野男人呢?”
梁娉音装傻:“什么野男人。”
刘欣火冒三丈:“你当我不是过来人吗?你闻闻这个房间是什么味道,还有你身上的痕迹,别说你无聊自己弄出来的。”
听到流血这么说,梁娉音连忙走大镜子前,才看到自己身上布满着吻痕还有青紫的淤青。
让人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