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章 许恒远别耍花招
席远辰的动作很快,隔天下午,阿南就拿着一份文件来给她。
姚映夕站在卧室良久,才把那份文件拆开,一页一页的往下看。是恒远偷税漏税的证据,还有收买政府官员的影像资料。
这些东西,真的能在最短的时间让恒远集团,许家一家三口彻底玩完。
她手上终于捏住了他们一家人的名门,姚映夕看着看着,就笑了起来。
这么多年,她终于可以把这些不公还给许家人了。
姚映夕的情绪有些激动兴奋,她太开心了,开心的想大笑。
笑了两声,姚映夕喉头一根,笑声变成了呜咽的哭腔。
同一时间,她的电话铃声也响了起来。
姚映夕愣了愣,抬手把脸上的眼泪擦掉,放下手中的文件,走到床头柜上去拿手机。
是席远辰的电话,姚映夕看了两秒,咳了一声,才接通电话:“席先生。”
“阿南把东西给你送去了吗?”席远辰漠然沉冷的声音透过声听筒传过来。
明明是很冷漠的声音,姚映夕硬生生听出一股温暖的感觉,她克制着所有的情绪:“谢谢你,席远辰。”
电话那段席远辰没有马上开口,他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走到落地窗前面,盯着天边的一朵流云,忽然问:“你哭了吗?”
姚映夕被他的问题愣了愣,还没回答,席远辰的声音又传过来:“别哭,姚映夕,有我。”
良久良久,姚映夕才露出一个笑容来,看着外面那一片云彩说:“好。”
“我还有一份礼物要送你,等我晚上回来。”
姚映夕不知道席远辰说的礼物是什么,她习惯性的“嗯”了一声,席远辰便挂断电话。
结束跟席远辰的电话,姚映夕已经不难受了。
她把那两份文件收起来,去厨房看了一眼,发现冰箱里没有什么菜,便准备去一趟超市。
姚映夕会卧室去换衣服,换好衣服去拿手机的时候,手机恰好响起来。
是许恒远的电话。
姚映夕恨透了他们那一家人,所以,只看了一次就记住了这串数字。
许恒远给她打电话做什么?姚映夕想不到,划开接听键。
许恒远的声音立刻传过来,他声音带着笑意:“小夕啊,你今天有时间吗?”
上一次许恒远给她打电话,声音里都是暴怒,这次的语气?
姚映夕没有耐心跟许恒远说这些无聊的话,她冷笑一声,直接开口:“许恒远,我们之间没有必要装的父慈子孝吧?”
“对你,我没有任何时间可以浪费。”
说完,姚映夕便把手机从耳边拿开。
“等等。”许恒远开口,他听了姚映夕的一番话也没有发火,声音听依然带着笑意:“对这我这个爸爸没时间,对着小月你有时间吗?”
姚映夕脸色一凝,声音冷下去:“许恒远你什么意思?”
许恒远听着姚映夕变了的声音,满意的露出笑容,回答她:“小夕你这么聪明不知道爸爸什么意思?”
“许恒远!”姚映夕吼了一声,抬腿快步往外走:“你要是敢伤月月一根汗毛,我一定让你付出代价。”
许恒远很久没有被人威胁过了,可是这段时间几次三番的被人威胁,几次三番的妥协低头,他所有的怒气都在一瞬间升腾起来,语气变的阴狠:“你这么厉害,我当然不会轻易动你那个妹妹,我给你二十分钟,二十分钟你要是没到别墅……”
“呵”许恒远冷笑了一下“啪”的一声,把电话挂断。
“你……”敢字还没说出来,姚映夕耳边已经只剩下“嘟嘟”的忙音,姚映夕看了一眼暗下去的屏幕,快速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了许家别墅的地址。
看着不断后退的景物,姚映夕握着手机的手越来越紧。
姚映月是不是被许恒远抓住了?许恒远对她做了什么?她现在怎么样了?
姚映夕满脑子都是姚映月有没有受伤吃亏的想法,整个人着急的不了。
她不断地催出租车司机快一点,到许家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四十分钟后了。
姚映夕付了钱,跑到许家别墅大门外的时候,打过她的那个保镖已经站在门口等她。
福贵看见她,鞠了鞠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姚映夕看着福贵,深吸一口气,把所有着急的情绪都隐藏好,镇定的往别墅里走。
许家人一家子都在客厅里,姚映夕走进去,何勤芳便开口,温柔的说:“小夕来了呀。”
许恒远也对她说:“过来坐。”
就许馨雅也笑着对她笑了一下。
姚映夕没有时间跟他们废话,直接就对着许恒远开口:“许恒远,你刚才在电话里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许恒远正在喝茶,闻言把杯子放下:“就是你理解的意思。”
“你抓了月月?”姚映夕脸色一凝,朝许恒远的方向走。
她身上有一股跟席远辰很像的凌厉,许恒远怔了怔,喝住她:“站住!否则你今天就别想见到你那个妹妹。”
“许恒远,你别耍花招!”姚映夕止步,看着许恒远的目光仿佛像是一把剑一样。
许恒远看着姚映夕紧张的样子笑了起来::“我怎么会耍花招,月月也是我女儿,我能对她做什么?”
姚映夕瞪着他,空气剑拔弩张的。
过了几秒,姚映夕冷静下来,看着他们忽然露出一个笑容来:“最好是这样,就算你想耍花招,也要看看有没有可信度。”
“月月早就出国留学了,你想用她骗我,你不怕偷鸡不成蚀把米?”
姚映夕在试探,有关姚映月的事情她都格外的紧张,她不太相信姚映月在许恒远的手上。
毕竟姚映月那么大了,从国外把一个人弄回来,姚映夕觉得许恒远还没有那么大的权利,除非姚映月自愿跟他走。可是这样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但是……昨天晚上没有接到的那个电话让她有些不确定。
姚映夕话落,坐在沙发上的许馨雅笑了一下,姿态优雅的把手里的咖啡放下,站起身来:“姐姐,你这话的意思是不相信我们的妹妹不在家里吗?”
“既然不相信,那你还来做什么?”
许馨雅笑着,将了姚映夕一把,姚映夕朝许馨雅看过去。
沉默间,从楼上传来一阵脚步声。
姚映夕对姚映月的脚步声很熟悉,她皱眉,有些不可置信的朝二楼的方向看过去。
很快姚映月的身影出现在楼梯口,姚映夕看着那张熟悉的脸不可置信的开口:“月月?”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