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把你自己弄干净
眼睛里涌起雾气,姚映夕却撞进一个人的怀里。对方扣着她的肩膀,低头看着她红肿的半边脸,眼眸深沉:“谁打的?”
------------------
陌生带着冷意的男声在耳边响起来,姚映夕吓傻了,根本没有听清楚他说的那句话,条件反射的剧烈挣扎。
她挣不开,绝望漫漫涌上来,下一秒,她整个人都被扣在对方怀里,鼻息间全是凛冽的雪松气味。
“不……不……不要……放开……”姚映夕哑着声音说话,话还没说完,下巴被两根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被迫抬起头来看着眼前人的脸。
“是我。”
不算熟悉,但是也不陌生,甚至是印在她脑海深处的一张脸。
姚映夕愣了一下,很快回过神来,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抓住席远辰的西服下摆:“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席远辰低头看着她,还没回答,追她的四五个服务员就已经在他们前面站定。
姚映夕公司的经理,还有头顶被砸破的王总也捂着额头的伤口追了出来,嘴里骂骂咧咧的:“快!快把前面那个小贱人给我抓住!”
“给脸不要脸的下贱小婊子!”
“抓到她老子今天不玩掉她半条命,老子不姓王——”
席远辰抬头看过去,冷冽的视线落到王总身上,王总的声音戛然而止。
姚映夕缩在席远辰怀里,看到王总和经理,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清澈的双眼里带着分明的害怕。
席远辰察觉到了,抬手把人拉进怀里,眼眸沉了沉,周身的冷意已经笼罩着在场的所有人:“你们是要抓她?”
席远辰,席家唯一继承人。听闻过他名字的人很多,但真的认识他的人少之又少。
王总看着席远辰气势迫人,可身边却没什么人,怒气和色欲熏心让他壮着胆子说:“你是谁?把她交出来,少管闲事。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席远辰看过去,还没说话,酒店的负责人便匆匆赶来。
酒店负责人走到席远辰身边,俯身鞠躬,声音谄媚的不得了:“席总,对不起,你难得来一次却碰上这样的事,我马上处理。”
说着,对面前的几个服务生做了一个手势。
几个服务生立即会意,上前要把经理跟王总拖走。
“站住。”席远辰开口,看着经理跟王总,声音没有一丝起伏:“谁动的手?”
王总和姚映夕的经理本来就已经慌了,被席远辰强大的气场压迫着,后背已经沁出冷汗。
姚映夕的经理看了一眼席远辰,又看了一眼王总,心虚的开口:“这位先生,你说的我们听不懂。”
“时间不早了,我也没得罪你们,放开我们,该回家了。”
席远辰仔细看着姚映夕左半边脸颊上的手掌印,抬手接一旁递过来的冰袋动作轻柔的压上去。
“放开我,现在是法制社会,你们这是犯法的!”王总也急了,挣了挣被服务员抓住的两条胳膊,恶毒的看着姚映夕:“臭婊子!快让他们放开我!”
“法?”席远辰看过去,勾了一下嘴角,酒店负责人便已经走到王总身边,抬手用尽力气扇了王总两个耳光。
瞬时,王总的嘴里便淌出血沫,两颗门牙掉在地上,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
姚映夕公司的经理吓懵了,哆哆嗦嗦的在一旁看着,一点刚才在包间威胁姚映夕的威风都没有。
席远辰把姚映夕转了一个方向,脸贴着自己的胸膛。
酒店负责人接连踹了几脚在王总胸口的位置,而后朝经理走过去。
姚映夕的经理全身看着酒店负责人走过来,全身都软了,身子直直的往下坠“嘭”的一身栽在地上,趴着,颤着声音:“不……不是我打的,我没动手。”
“这位先生……映夕……”姚映夕的经理向狗一样往姚映夕身边爬:“映夕……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吧!”
“映夕……”
姚映夕的经理被酒店负责人拦住,趴在席远辰姚映夕脚下一米左右的地方。
姚映夕这会已经冷静下来了,她从席远辰怀里退出来,转身,面无表情的看着经理,眼底全是冷漠。
席远辰低头看了一眼她攥紧的拳头,伸手握住。
姚映夕忘了挣扎,看着经理丑恶的嘴脸,抬腿走过去,接连扇了他三下:“这份工作我不要了,我要报警,告你们蓄意强奸!”
酒店负责人愣了愣,毕竟这是酒店的客人,得有人点头。席远辰从后面走过来,吩咐:“去报警。”
酒店负责人不敢多说,照做。
很快,警察便来了,经理跟王总被带走。
一场差点毁了姚映夕的酒局就这么散去。
酒店负责人迅速收拾好现场,看了一眼沉着脸搂着女人的席远辰,很快离开。
走廊上安静下来,酒精发酵,姚映夕眼前的一切天旋地转。
她回身看席远辰,身子踉跄的往前栽。
“姚映夕?”席远辰一把搂住她的腰,侧头看了她一眼,打横把姚映夕抱起来快步离开。
…………
姚映夕做了一夜的噩梦,梦见姚映月跟梁裕背叛她的画面,梦见自己被人欺负。
梦里,是最糟糕的画面。
她看着王总那张恶心的脸,猛的睁开眼睛。
入目的是洁白的天花板,姚映夕大口喘着气,梦里那种绝望窒息的感觉散去,她才动了动眼珠。
“吱——”的一声,熟悉的男声响起来:“醒了?”
姚映夕看过去,又看见那个男人。
她坐起身来,脑子里想起昨晚上发生的事情。
“谢谢您……”姚映夕看着男人:“昨晚救了我,也……谢谢您,又一次收留了我。”
说着,她已经从床上下来。
两条腿踩在地上,她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并不是她昨天穿的一身,而是一件男士衬衣,长度堪堪到大腿根部。
姚映夕眼眶一瞬红了,抬手照着席远辰的脸打下去。
“你以为发生了什么?”席远辰截住她的手,捏着她纤细的手腕,语气沉冷。
姚映夕仇视的看着他,双眼猩红。
席远辰皱着眉松开她,语气沉冷:“姚小姐,你未免对自己太有自信了一点。”
“我席远辰还没有饥不择食到对一个满身酒气,随地呕吐的女人下手。”
席远辰指了指浴室的方向,转身往外走:“把你自己弄干净,清醒了再来跟我说话。”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