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439章 主动
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姜漫雪也不隐瞒着。
“我以前真的非常爱他。”姜漫雪认真的回答陈小鹿的问题。“但是现在,已经过去了。”
陈小鹿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小声的问。
“现在你已经不喜欢他了吗?”
姜漫雪勾着唇笑了笑。“我不喜欢他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没有什么好再期待的。早点儿看清楚,早一点结束,对我们来说,大概都是幸事。”
陈小鹿点了点头,目光中是些许茫然的神采。“我不懂。”
“你还小。不懂很正常。”姜漫雪笑了笑,然后问她:“说完我了,那现在应该说说你了。”
姜漫雪眨了眨眼睛,看着陈小鹿。
“老实交代,你跟赵双寻究竟是怎么回事?”
陈小鹿的脸上蓦然一红,然后飞快的摇摇头。“哎呀,你怎么问这个啊。”
姜漫雪却不肯轻易的放过她,故意的挑眉开口。
“怎么就不能问这个了?我可是记得你说过的,你最讨厌的就是医生。怎么,难道现在你不讨厌医生了?”
陈小鹿撇着嘴,小声的说着。“我开始讨厌医生,是因为我小时候的事情。可是,赵双寻他不一样。”陈小鹿压低了声音,像蚊子一样哼哼着。
“至少他对我是很好的……”
姜漫雪看着她这幅可爱的样子,忍俊不禁。“嗯,看样子果然还是恋爱最能改变一个人了。不过,赵双寻以前可是个花花公子,这个你应该知道吧?”
陈小鹿点点头。“我知道。他把以前做的事情,都跟我说过了。”
事实上,赵双寻纯粹就是被陈小鹿的哥哥给打怕了。所以,还没有追上人,就已经把自己以前的事情都招了个一清二楚。
姜漫雪忍俊不禁。“那你是怎么想的?”
陈小鹿的眼球转了转。“他以前的事情我可以都当作没有发生过,什么都不管。可是,在我跟他在一起之后,他如果还这样的话,我就……”这么说着,陈小鹿举起了自己的拳头。
“……”姜漫雪忍不住的笑出声来。她是真的觉得陈小鹿可爱的很。
所以,即便是陈小鹿做出这样的动作来,她也只是眯着眼睛笑,什么也没有说。她点点头。
“好,要是以后赵双寻敢欺负你,我就跟你一起教训他。”
陈小鹿的眼睛闪了闪,当即就笑弯了眼,眸子闪闪亮着。“谢谢雪雪!”
姜漫雪见她高兴的很,自己的心情也跟着一起好了。
……
第二天一早,姜漫雪下楼的时候,就看见傅清野正在餐桌上跟陈小鹿说着什么。
只见陈小鹿慢慢的点着头,然后笑的眼睛都弯起来。在看见姜漫雪之后,她愉悦的叫了一声:“雪雪!”
傅清野回头,就看见姜漫雪站在那里。他对她招了招手。“过来。”
然后,陈小鹿就对着他们做了个鬼脸儿,转头跑不见了人。
姜漫雪忍不住的笑起来。“这是怎么了?”她看着陈小鹿跑不见了的背影,有点儿好奇的问。“怎么她看见我就跑的这么快?”
紧接着,傅清野就笑起来。“刚把你卖了,所以不好意思见你。”
“……”姜漫雪挑了挑眉,显然是不太明白他在说什么。
傅清野对着她招招手。姜漫雪走过去在他身边的椅子上坐下来。“到底怎么了?”
“刚刚她跟我说,你昨晚告诉她,不喜欢陆斯辰了?”
“……”姜漫雪眨了眨眼睛,微微的‘嗯’了声。“说过了。”
“是真的,还是糊弄她的?”傅清野故意的问她。
姜漫雪不回答,反而是挑眉看他。“你觉得呢?我会在这种事情上说假话?”
“不会。”傅清野皱紧了眉头。“我觉得你不会。在这种事情上,你还不至于撒谎。”
姜漫雪歪着头看他。“那你还问?”
“生气了?”傅清野的唇角带了一丝笑意。“真的生气了?”
姜漫雪不看他。“嗯。”
然后,傅清野轻轻的拉住了姜漫雪的手。“别生气。我跟你说着玩的。刚刚小鹿是来请功的。”
“请功?”姜漫雪愣了一下。
傅清野笑起来。“嗯。认为她帮我打探到了什么机密。所以,来请功。”
姜漫雪听他这么说,就跟着一起笑起来。她摇了摇头,觉得这丫头实在是傻得可爱。
“那你是怎么奖励她的?”姜漫雪眨着眼睛问他。
“她看上了一套新厨具。我已经答应送给她了。”傅清野叹了口气。然后告诉姜漫雪,半真半假的开口。“为了你,我可真的是赔款割地,什么都能答应她。”
姜漫雪瞪了瞪眼睛。“什么叫为了我?”
她哼了一声,显然是有些恃宠而骄的模样。“我可是说真的。小鹿明明是你的人,去我那里套话也肯定是你受了你的指示。”
姜漫雪现在在傅清野的面前,早就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唯唯诺诺和怯懦的表现,反而什么话都能说出口,什么玩笑也都开得起了。
傅清野喜欢姜漫雪这样跟他撒娇,也喜欢她这样跟他不分彼此。
所以,在他这里,基本就是,姜漫雪说的都对。只要是她说的,他就愿意宠着,愿意去相信。
然后,傅清野低声承认。“好吧,小鹿就是我派去你那里打探消息的。所以,你现在打算怎么回应我?”
姜漫雪眨着眼睛,抿着唇,过了半晌,她突然凑过去,轻轻的在傅清野的脸上落下一个吻。
“这么回应你。”
姜漫雪的眼睛非常的亮。她默默的看着傅清野,然后脸上慢慢的渡上了一层可口的粉红色。
傅清野的眸子在瞬间变深,而且其中蕴藏着惊喜。
这算是姜漫雪第一次主动的去吻他。虽然只是一个凑近了的亲昵。
“这样可以吗?”姜漫雪眨着眼睛小声问他。
然后,傅清野就直接拉住了姜漫雪的手,把她拽进了自己的怀里。在她反应过来之前,狠狠的吻上了她的唇。
姜漫雪的眸子在瞬间怔的大大的。
半晌,都没有闭上。
姜漫雪彻底软在了这个吻里。
半晌,傅清野终于结束了这个吻。
他起身低声问她:“你觉得,陆斯辰真的会跟你离婚吗?”
姜漫雪点了点头。“嗯。凭我对他的了解。他会的。”
这么说完以后,姜漫雪却顿了顿。“不过,我觉得,他好像还在隐瞒什么事情。”
等她的话落音的时候,抬头看向傅清野,才发现傅清野的眸子情绪渐深。
“怎么……了?”姜漫雪眨着眼睛,张了张嘴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不明白傅清野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傅清野眯起眼睛,轻声开口。“凭你对他的了解?嗯?”
“……”姜漫雪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似乎在不经意之间说错了话。如今的傅清野似乎是比以前更加听不得从姜漫雪的口中说出陆斯辰的名字。所以,这会儿他正眯着眼睛看她,神色显得十分危险。
傅清野挑挑眉,加重了语气叫她。“雪雪?”
“嗯。”姜漫雪很无辜的眨眨眼,表情无奈:“凭着我以前对他的……嗯,了解。”
这么说着,姜漫雪做出个‘拜托拜托’的表情。
只是,傅清野对她这幅表情却是显而易见的不满意。
姜漫雪没有办法,只能凑过去,用手指轻轻的戳了戳他的脸。
“怎么?”傅清野高冷的垂眸看她。心里虽然因为她的动作而轻轻发颤。可是面上却没有丝毫的表现出来。
“我有件事想要拜托你。”姜漫雪小声的开口,眼睛里面的光一闪一闪的,显得天真又真挚。
“什么事?”傅清野的声音还有点儿僵硬,显得紧绷绷的。
姜漫雪沉默了几秒,然后才开口道。“帮我找个律师,好不好?关于离婚的事情,我还想再和律师商量一下。”
傅清野想了几秒,然后点点头。“可以。我立刻安排。”
关于离婚这件事,傅清野想的很明白。夜长梦多。他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姜漫雪离婚的事情给解决。之后才好解决其他的问题。
然后,姜漫雪小声开口。“那你现在能不生我的气了吗?”
见傅清野不回答她的问题,姜漫雪忍不住继续解释道:“不管怎么说,我和陆斯辰在一起那么久,我做不到闷着良心说我跟他不熟。毕竟,不论怎样我们都做过那么久的夫妻。我对陆斯辰是了解的。同样的,他对我可能也要了解。”
这么说着,姜漫雪默默的握住了傅清野的手。
“可是,我答应你,以后我会尽力的去了解你,只了解你。所以,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姜漫雪一边说着,一边歪着头去看傅清野。目光里带着恳求的神色。
傅清野的心在瞬间就仿佛被抚平了。他原本不安的心情,在瞬间变的宁静起来。
“好。”傅清野轻声回答。然后,他对着姜漫雪伸出手。
姜漫雪主动的靠进了他的怀里。耳边听到他的心跳。
傅清野的目光终于恢复了之前的平静。这个他放在心上这么多年的姑娘,他怎么舍得让她受任何一点的委屈呢?
他不舍得,所以,一定会尽力的去保护好她。
“其实,我还有一个心愿。”姜漫雪靠在傅清野的怀里,小声的说着。“一直以来,我其实都想去一次游乐园。”
姜漫雪说起这个话题,有些突兀,可是又着实的合情合理。
傅清野考虑了一下时间,然后就明白了姜漫雪为什么会有这个要求。
“好。我来安排游乐园的事情。”傅清野想了想,立刻就确定了去游乐园的计划。
“我想和你一起去。”姜漫雪几乎是在瞬间就猜出了傅清野的想法。她直接告诉他:“像别人那样,买票进场。不想整个游乐园里除了我们以外,就没有别人。”
“……”傅清野的想法被人猜透了,不由得清了清喉咙。
可是最终,他也只是点头应了一声。“好。”
……
不同于姜漫雪和傅清野的温馨气氛,陆斯辰和林雅如这里,反而有些紧张和剑拔弩张。
林雅如满心以为自己会到陆家,会受到陆斯辰的嘘寒问暖。
可是怎么都没想到,迎接她的非但不是关心,反而是来自于陆斯辰的冷漠和漠视,以及陆斯辰小姑,陆星语的冷嘲热讽和嫌弃。
“我说,你怎么这么多事儿啊?”陆星语被叫来照顾林雅如,已经是满心的不满了。“你现在是什么状况,自己难道不知道吗?”
陆星语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难道你不知道你自己现在怀孕了吗?我可告诉你,林雅如,你现在肚子里怀着的是我们陆家的骨肉,万一有个什么闪失,你担待的起吗?”
陆星语越说越气,她直接朝着陆斯辰走过去。
“阿辰,你也不管管她,像什么样子?!现在还是个孕妇,就弄了一身伤回来。不知道是跑到哪里作的。怎么,以后生了孩子,真的嫁到咱们家来,那还不是得飞上天啊?!”
陆星语看林雅如简直一百个不满意。
毕竟,最近这段时间,只要林雅如稍有不舒服,就让陆星语来照顾。单单几次还好,可偏偏林雅如最近身体弱,陆斯辰已经让陆星语来了几次了。
陆星语为此,推了不少的宴会和应酬,自然是满心的不乐意。
可是,她又不好拒绝陆斯辰。只能硬着头皮答应。然后将这些不满全都发泄到了林雅如刀身上。
“小姑,我也不想麻烦您的。”林雅如憋气。她原本就因为受伤而难受的不行,这会儿听见陆星语的冷嘲热讽,自然是不高兴。她忍不住的根她呛声,笃定陆斯辰会帮她似的。
“我原本说请个护工或者保姆就好,但是小姑您上次照顾我,实在是照顾的太好了。所以斯辰说,还是让您来照顾我,他才是最放心的。”林雅如说着,脸上一片温和的笑意。她忍不住用另一只完好无损的手,轻轻的摸了摸自己高高隆起的腹部,朝着陆星语瞥去。
“毕竟,我现在肚子里的,可是陆家的骨肉。所以,也就麻烦小姑您了。”
,content_num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