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433章 不装一装怎么骗你
气氛在瞬间又变的沉默起来。
姜漫雪从傅清野的肩头直起身体,唇角勾出一个笑容来。她定定的看着齐安诺,面上再也不见刚刚的不可置信与震惊的表情。
“你……你到底……”齐安诺震惊的看着姜漫雪的变化。她呆愣愣的闭了闭眼睛,然后再睁开,发现自己果然并没有在做梦。
“是不是觉得我没有要死要活的,所以很难受?”姜漫雪微微歪着头,表情淡漠的看着齐安诺。
她的唇角带着讽刺的笑意。
齐安诺看了眼姜漫雪,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哆哆嗦嗦的张着嘴巴,脸色白的像纸一样。
“你、你都是装的?!”直到现在,齐安诺才反应过来,姜漫雪刚刚是装的。
姜漫雪理所当然的点头。“如果不装一装,那怎么能骗过你呢?”她挑眉冷笑。
这么说完,她从口袋里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在齐安诺的面前晃了晃。“还好,有你的证词在,现在我也不用担心她会拒不承认这件事跟她没有关系了。说到底,能让我彻底的看清楚身边的人是一幅什么样的面孔,我还是要谢谢你的。”
姜漫雪这么说完,冷冷的看了看齐安诺。“至于你……”
她故意拉长了自己的声音。然后抬起眼睛看向了傅清野。
“我觉得你的那个办法非常的好,让她有什么说什么,可能会少很多的麻烦。”
“你敢?!”齐安诺一听这话,立刻就炸了,她发了疯似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不停的挣扎着,想要挣脱开绷带的束缚。“姜漫雪!你敢这么对我,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可惜,姜漫雪的眼神始终冷冰冰的。她的眸中黑沉沉的没有一点儿亮光。
“从你动了想要小涯出事的心思那天开始,你就该死!”姜漫雪的语气冰冷,根本没有半点儿缓和的余地。她的一句话就等同于是终结了齐安诺所有的希望。
傅清野根本不会否决姜漫雪的意思。
所以,他在姜漫雪说完之后,直接伸出手臂,搂住了她的肩膀,小声的开口。
“走吧,我让人来处理。”
他说的是处理。仿佛对待齐安诺,只是件简简单单的物品而已。
齐安诺原本还在剧烈的挣扎着,此时此刻,她像是被人在瞬间按下了暂停键似的,一动也不动了。
姜漫雪不再去看齐安诺一眼,直接转头就走。
傅清野跟着她一起出了病房。只是,还不等他有所反应,姜漫雪突然踉跄一下,腿上骤然发软,直接向前栽倒过去!
“雪雪!”傅清野瞳仁猛地缩紧。
然后一把揽住了姜漫雪,把她整个人都抱在了怀里。
紧接着,他就发现,姜漫雪的眼睛紧闭,身体在不停的发抖。整个人像是抑制不住似的,不停的哆嗦着。
“雪雪,你哪里不舒服?!”傅清野的脸色都变了,紧张的把她打横抱起,张口就要叫医生。
可是,却被姜漫雪紧紧的抓住了衣领的布料。
她的手指不停的用力,骨节发白,嘴唇哆嗦着,轻声的说着:“走……走……”
姜漫雪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像是生命垂危的病人似的,眼睛里灰扑扑的,半点儿光彩也没有。
“离开这里……快点!”这是她唯一能够清晰的说出口的话。
傅清野听的清楚,半点儿也不犹豫,直接抱着姜漫雪离开。
直到他们走出了这栋楼,离开这个医疗区,姜漫雪才稍稍喘匀了气,小声的开口,让傅清野把他放了下来。
傅清野小心的把姜漫雪放在花园旁边的座椅上,然后轻轻的顺着她的背。看她脸色终于好一些了,才稍缓一口气,可是心里依然放心不下。
姜漫雪张了张嘴,刚想说自己没事,可是出口的却已经是轻声的呜咽。
傅清野的脸色变了变,忍不住俯身过去,把姜漫雪抱的更紧了一些。
“为什么……”姜漫雪颤抖着嗓音出口的话,和之前她在病房里质问齐安诺的话是一样的。可是,却已经是完全不一样的心境,也已经是完全不一样的语调。“为什么会这样……”
姜漫雪抬起头。她的手紧紧的巴住傅清野的衣服,仿佛是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似的。
她抖着声音轻问。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傅清野,瞳瞳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她明明说过,她是我唯一的朋友,是我唯一的……最好的朋友……我以为,我这一辈子只会有她这一个朋友了……”
姜漫雪难过的抽泣不止。她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揉碎了,撕烂了。成了几千几万片,一点点的小颗粒,拼都拼不起来。
对于姜漫雪的询问,傅清野只能轻轻的叹了口气,然后把她抱的更紧了一些。
他缓缓的拍了拍姜漫雪的肩膀。然后缓声回答。
“这有什么好难过的。至少经过这件事,你看清了这个人,以后,就再也不会给她伤害你的机会了。嗯?”
可是,这话虽然清醒,但却起不到安慰的作用。
姜漫雪无助的摇摇头。
没有人懂得。没有人懂她为什么会这么难过。因为在她失去了陆斯辰,失去了梦想,甚至失去了自己的手时,唯一留在她身边,陪着她帮助她的人时顾以瞳。
甚至于,在之后她的家里产生了巨大的变故之后,也依然还是顾以瞳,没有离开她,让她一个人孤苦无依的生活。她曾经是那么倾尽所能的去帮助她,可是也同样是这个人。
这个知道她一切弱点,知道她最痛的软肋的人,毫不留情的往她的致命处插刀。刀刀见血,刀刀毙命!根本丝毫的也不手软!
姜漫雪难过的,不只是因为自己最亲近的人背叛带给她的痛楚。她更难过的是,曾经一切的美好,如今都已经蒙上了剧毒的砒霜。只要回想,就会痛不欲生。
“别哭。”傅清野弯腰,给姜漫雪轻轻抹去脸上挂着的眼泪。
然后,小声的安慰她。
“你愿意的话,可以随时把那段录音提交。有这个在,她教唆犯罪的罪名是逃不掉的。”
,content_num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