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419章 你的存在本身就是威胁
乍一听见那个名字,姜漫雪的脑子里似乎断了根弦。
“谁?”她的声音有些干涩,喉咙发紧。几乎在刹那间就丢了声音,几度张了张嘴,可是都说不出话来。
最终,身体摇晃了一下,还好被傅清野揽住了肩膀,才没有腿软跌倒。
姜漫雪的眼睛发红,不可置信的看着张茉,眼神在瞬间变的有些歇斯底里。
“你刚刚说的是谁?!”
或许是姜漫雪的眼神和表情太过骇人。张茉在瞬间吓得说话都磕巴了。
“我、我说……顾以瞳……”张茉抖了抖身体,从来不知道姜漫雪也有这么恐怖的时候。
姜漫雪的脸色在瞬间变的非常难看。她的脸色发白,甚至头脑一阵发晕,眼前白花花的一片。
“不可能……不可能是她……”姜漫雪喃喃的说着。然后,她死死的盯着张茉,语气凶狠:“你怎么知道是她?!你不是说,你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张茉被吓的不轻,忍不住的一个劲儿发抖。
“我、我确实是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可是我知道林雅如是、是从顾以瞳那儿知道的。”张茉尖叫了一声。“是、是真的,我绝对没有撒谎!”
傅清野牢牢的揽住姜漫雪的肩膀。见她已经完全慌了神,便直接替她询问。
“你是怎么知道的?”
张茉觉得她必须把这件事情说清楚,否则自己可能真的会死的很惨很惨。
“是林雅如不小心说漏嘴的。她说是顾以瞳给她打的电话。”张茉紧张的吞了吞口水。“当时,林雅如还、还特别的高兴。她说,连顾以瞳都想让姜漫雪死,就可以看得出,姜漫雪到底有多、多讨人厌了。”
张茉看看姜漫雪,再看看傅清野,害怕的把眼睛垂下去,可还是坚持把话说完。
“毕、毕竟,我们当时都知道,顾以瞳是姜漫雪唯一的朋友……”
唯一的朋友。
这几个字无疑在此时刺痛了姜漫雪。
她的鼻腔一酸,险些落下泪来。
可是,张茉说完这话之后,傅清野的眼神却彻底的冷了下来。
“同样的问题,我之前问过林雅如。”傅清野的声音透着丝丝的残忍。“但林雅如说,是和你们聊天的人告诉她的。是她没有说实话,还是你在撒谎?”
张茉都快哭了。她尖叫着:“我真的没有说谎!真的是林雅如亲口跟我说的!当时、当时她还千叮万嘱,让我不要把这件事情说出去!”
她越是这样肯定,姜漫雪越是绝望。她紧紧的闭上眼睛,垂在身侧的手忍不住的慢慢攥紧。
“林雅如恨你恨的要死,我要是她,我也不会把顾以瞳说出来的。毕竟,这个盟友对于林雅如而言,是最有可能伤到你,最有可能得手的!”张茉着急的跟姜漫雪喊着。“而且,其实、其实最大的可能,就是网上给我们消息的那个人,就是顾以瞳!”
其实,就算张茉不说这话,姜漫雪也差不多已经猜到了。
如果姜思涯做手术的消息,真的是从顾以瞳这里泄露出去的话,那么,在网上联系张茉她们的那个人,肯定是顾以瞳。
可是,为什么?
姜漫雪很想当面问问顾以瞳。张茉所说的那个人,究竟是不是她?而她这么做的目的,究竟是为什么?!
她是这么想的,她也确实是这么做了。
几乎是听张茉说完的一瞬间,姜漫雪就什么都不顾的转头就走。
傅清野没拦住她,吩咐傅黎看好张茉,转头就追了出去。
最终,傅清野手抵在车门上,拦下了想要开车的姜漫雪。
“想去做什么?”傅清野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拉到自己的身边。
“我去问问她。”姜漫雪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她的眼睛通红,似乎有泪光隐隐闪过。“我去当面问她,到底是不是她做的?我想知道,她到底为了什么——”
“你觉得,你问了她就会承认吗?”傅清野没有退开,而是扳过姜漫雪的肩膀,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还是说,她拒不承认的话,你就能相信她了?你问问自己,现在你还能像以前那样信任她吗?”
“那我能怎么样?!”姜漫雪忍不住的叫了一声,她的眼泪在看向傅清野的时候,就忍不住的掉了下来。
“你告诉我,那我应该怎么办?!现在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最好的朋友有可能背叛了我!她想让我死……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姜漫雪紧紧的抓着傅清野的衣袖,最终还是忍不住哭出声来。
她痛苦的把头抵在傅清野的肩膀上,呜咽出声。
傅清野轻轻的环住她,然后轻抚她的脊背,温柔的安慰着。“你知道。从你知道是她拿走了你的画开始,你就该知道,你们不是一路人。也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了。”
姜漫雪不停的摇头。她啜泣着:“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我知道她……她可能还在意那件事。”姜漫雪抽了抽鼻子,眼睛哭得红红的,抬头看傅清野。“可是,我真的已经决定不追究了。从她哭着打电话让我原谅她的时候开始,我就真的不想再追究了。在我心里,她真的比一幅画要重要的多。”
“我知道。”傅清野抬起手,用拇指轻轻抹去她的眼泪。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毕竟,他太清楚姜漫雪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可你放下了。她也放下了么?”傅清野叹了口气,没有办法指责姜漫雪太过天真。“雪雪,你可以不去在乎的事情,不代表别人可以不在乎。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存在本身在她心里可能就是一种威胁?”
这话太重,也太痛了。
姜漫雪从来没有想过。或者说,她从来不敢想。自己的存在对于别人,对于那个对自己而言,意义重大的朋友来说,竟然是一种威胁。
她的表情霎时就变的灰白一片,没有丝毫的血色。
傅清野看的心里一阵后悔。他不该说出口,不应该告诉她这么残忍的事情。
“对不起,雪雪,对不起。”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