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414章 酸酸甜甜的小橘瓣
姜漫雪睡的并不太安稳。
在梦里她要么是被关在一个封闭的房间里,要么就是一直在飙车,身后不停的有人在追赶她。
而她踩下油门的时候,车子就失控般的直冲向了悬崖!
姜漫雪大叫一声,直接从梦中惊醒。
她猛地坐起身来,大口的喘着气。
可是很快,就被人从身后轻轻的抱住了。
“做噩梦了?”让人安心嗓音在顷刻之间就响起。傅清野轻轻的给姜漫雪顺了顺后背。
姜漫雪慌乱的点着头。她手脚冰凉,许久都没有从梦里缓过神来。
傅清野把她的手合在一起,轻轻的揉搓。
“梦到什么了?”傅清野轻声问着,嗓音温柔又满是耐心。“害怕就说出来。说出来以后就不怕了。”
姜漫雪小时候也听妈妈这样对她说过。她靠在傅清野的怀里,犹豫了一会儿,小声的开口。
“记不太清了。”姜漫雪的心脏还在‘砰砰’直跳。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刚刚从过山车上下来的人似的,心脏差不多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一样,让她紧张的不得了。
“只记得,好像是在一个很小的房间里。没有人,只有我自己。”姜漫雪抬起头去看傅清野。“你们都不在,我想逃出来,可是却没有办法。”
姜漫雪的梦境诚实的反应出了她这些天的近况和她的恐惧。
傅清野听完之后,忍不住轻轻吻了一下她的发顶。
“还有,后来我在一辆车上,后面有车在追我。我……只能拼命的开,然后掉下悬崖……”
姜漫雪这么说完,傅清野抱着她的手臂都不由的紧了紧。
“没事的,都是梦。全都是假的,那些都过去了。”傅清野不停的在姜漫雪的耳边劝慰着她。可是,他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反而有些紧张和不自然。
可是,只有傅清野才知道,他在听见姜漫雪说着这个梦境的时候,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做后怕。
他想起来看见的陆斯辰让车子去撞姜漫雪的车尾,想要逼停她的那一幕,就不禁心发冷,手发凉。如果自己再晚到一些,那么,后面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谁也不知道,谁也不敢保证。
想到这里,傅清野只想找个机会给陆斯辰一个狠狠的教训!
傅清野在安慰姜漫雪的同时,也在自我安慰。
可是,纵然安慰有用,但他依然还是眸色发沉,把这作为一个教训,牢牢的记在了心里。
过了许久,姜漫雪才缓缓的吐出一口气。
她转向傅清野,露出个浅浅的笑容。
“我没事了。”姜漫雪眨了眨眼睛,然后看了一眼时间。稍稍的发愣。“我好久没看见过时间了,都忘了问现在几点了。”
傅清野知道她这几天过的不好,虽然想问,但也不急在一时。
更重要的是,傅清野并不想让姜漫雪现在去回忆之前的事情。如果可以,他更希望她能忘记。
“五点半。你没睡多久。要不要再躺一会儿?”傅清野见她的眉宇之间依然透露着疲惫,不禁心疼。
姜漫雪摇摇头。“不睡了。我饿了。能给我找点儿吃的吗?我想吃点东西,再听你跟我讲讲小涯的事情。”
傅清野从来不拒绝姜漫雪要求。
“好。”傅清野揉了一下她的头发,然后下床。“你再休息一会儿,我吩咐人去给你准备早餐。半个小时之后下楼来吃早饭。”
姜漫雪乖乖的点头,然后目送傅清野出了门。
她在床上坐了一会儿,环视四周。眼尖的认出这里是傅清野的卧室。然后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套着的是曾经傅清野给她在家里准备的睡裙。不由的失笑。
姜漫雪没有再躺下,而是起床去了浴室,好好的洗了个澡,放松了下身体。
她泡在浴缸里的时候,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舒服的谓叹。
大概过了半小时左右,傅清野就来敲浴室的门了。
“雪雪,洗好了么?可以下楼吃饭了。”
姜漫雪应了一声,从浴缸里出来,冲去身上的泡沫,换了睡裙后,擦着头发出来。
她的头发擦至半干,然后把毛巾留在了浴室里。
“我好了。我们下去吧。”姜漫雪说着,就要去开门。
结果还没走出两步,就被傅清野给揪着衣领拽了回来。
“等等,头发吹干再下去。”傅清野不由分说的给姜漫雪按回到椅子上。“好好坐着。”
姜漫雪有点儿委屈的看他:“可是我好饿啊。傅清野,你这是虐待我吗?做好了早餐,又不给我吃。”
傅清野被她这幅可怜兮兮的表情给逗笑了。随手塞了个橘子给她。
“只能吃半个。空腹吃水果不好。”他的眉头微调,带了些无可奈何的纵容。
姜漫雪见他笑了,又故作严肃的表情,自己也忍不住神情轻松起来。
其实,从刚刚开始,姜漫雪就注意到,傅清野的情绪其实也不怎么轻松。所以她才故意的逗他,这会儿气氛终于活络起来,她也稍稍的松了口气。
姜漫雪剥开橘子吃了一小瓣,然后忍不住挤着眼睛。
“好酸……”
傅清野似笑非笑的看她。“酸儿辣女。正好给我生个儿子。”
“……”姜漫雪刚想开口说话,然后傅清野就打开了吹风筒,呼呼的风声直接盖过了姜漫雪的声音。
看着镜子里唇边还噙了一抹似笑非笑表情的傅清野,姜漫雪忍不住憋气。
好气哦!可……心里还有点儿高兴是怎么回事?
傅清野的手指穿过姜漫雪的发丝,温柔的吹拂着她半湿的发。
没过多久,头发就吹干了。
他把风筒收起来,对着姜漫雪招招手。
“走吧,下楼吃饭,小馋猫。”
姜漫雪回过神来。抓起桌上的橘子,然后趁着傅清野不注意的时候,塞了一瓣橘子进了傅清野的口中。
咬牙切齿的哼道:“酸儿辣女!你自己生去吧!”
然后,她一溜儿小跑的从楼梯上跑下楼去,溜了。顺便,还留下了一阵愉悦的轻笑声。
“……”
傅清野无奈,却眯着眼睛,咬开了口中的橘瓣儿。
嗯,真甜!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