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406章 措不及防出现的人影
姜漫雪没什么表情的提醒着周秘书。
她这话说出口的时候,十分的平静,似乎一点儿起伏也没有。
周秘书沉默了几秒钟,依然是笑着回应她:“好的,夫人。”
“……”姜漫雪抬起眼睛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车子开走的时候,姜漫雪从车里向着楼上再看去。书房里的灯依然亮着,但陆斯辰已经不见了人影。
她的目光忍不住的下移。然后就看见二楼之前还开着灯那扇窗户,现在已经关上了。
姜漫雪忍不住的心中一紧。
如果周秘书说的是真的,这里除了她以外,没有关着别人的话。那个在二楼的人会是谁呢?难道是之前躲进去的管家?
可是,如果周秘书说了谎呢?
姜漫雪的眼睛微垂。她像是随意的问道:“我怎么没见到肖叔?”
周秘书开着车笑了笑,然后回答她的问题。“我刚刚还看见肖管家,说是给路总准备的牛奶凉了,不久前才去收了呢。夫人找肖管家有事吗?”
管家既然已经碰到过了周秘书,那就说明他没有在那栋楼里。那么,二楼的人会是谁呢?
姜漫雪心里隐隐的埋下了一个疑问。
她把视线收回来,安静的回答周秘书的话。
“没什么事。只是这几天多亏了肖叔照顾,想要谢谢他而已。”姜漫雪心里对肖管家有所怀疑,但是对周秘书也并不完全信任。她有意的把话说给周秘书听,但是听不听得出来,就不是她该操心的事了。
对此,周秘书并没有发表什么看法,甚至他连半点儿表示也没有,只是认真的在开车。
姜漫雪摸了摸自己的脸。因为之前流过眼泪的缘故,她只觉得脸颊上发干发紧的很,这会儿车子开出这座庄园之后,她慢慢放松下来,才隐约的感觉到。
这是一片比较偏僻的区域。
可是因为环海区的关系,所以道路宽阔,路灯也修的比较多。即便是在晚上,也亮如白昼。
只是,大概是因为深夜多缘故,行驶在环海路上的车辆非常的少。
大约开了十分钟以后,姜漫雪看着周围的街区,微微的皱眉。“周秘书,现在我们是去哪里?”
周秘书从后视镜里看看姜漫雪,脸上依然带着标志性的笑容。
“夫人,再不久就要到了。”他依旧是没有回答姜漫雪的问题,而是这么说了一声。
只是,姜漫雪却直接开始紧张起来。
而且现在,她只觉得头脑有些发晕,不知道是因为车上太闷,还是因为车速太快的缘故。
姜漫雪有些无力的靠在车座上,呼吸都有点儿发紧。她半阖着眼睛,只觉得连手也有些抬不起来。
这种感觉来的很快,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席卷了全身。
周秘书回答完姜漫雪的话之后,原本以为还会再听见姜漫雪其它的问题的。
可是,等了半天也没见姜漫雪说话。
他不由得抬起眼睛朝着后视镜看了一眼。然后就看见姜漫雪脸色发白,嘴唇更是毫无血色的靠在座椅上。
周秘书心惊了一下。他马上问道:“夫人,您怎么了?”
姜漫雪动了动嘴巴,可是连半个字儿也说不出来。她的呼吸有些急促。意识是清醒的,但怎么都无法有任何的动作。就好像是身上压了一大块大石头似的,她就像一只弱小的蚂蚁,根本移不开巨石半分。
周秘书马上踩下了刹车。
他有些慌张的解开安全带,去后车座那里查看姜漫雪的情况。
“夫人?您哪里不舒服?”
姜漫雪半点儿力气也没有,浑身都软绵绵的。她想开口说话,却连舌根好像都不听使唤。除了眼睛还能努力的转动之外,姜漫雪连眼皮都觉得沉重万分。
然后,她突然就想起了自己喝下的那半杯牛奶。
姜漫雪的思绪飞快的冷静了下来。她很清楚,如果是车上被人做了手脚的话,那么,周秘书不可能一点儿事情也没有。
虽然并不排除周秘书有可能提前给他自己准备些什么措施。但是,看着现在周秘书着急的样子,并不像是装出来的模样。可以看的出来,他确实是在意料之外的。
“夫人,夫人?”周秘书一连叫了姜漫雪几声,都没有得到回应。吓得冷汗都出来了。连忙拿出手机,然后播了个号码出去:“陆总,夫人她好像……”
周秘书的话还没有说完,姜漫雪突然睁大了眼睛。她的眸中满是惊恐的表情。
然后,下一秒钟,周秘书先是一愣,紧接着头上一痛,就直接朝着姜漫雪的方向趴下来,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姜漫雪满目惊恐的看着突然出现在视野中的人,冷汗在瞬间就吓出来了。
可是,奈何她浑身软的没有力气,不能喊也不能叫。她只能奋力的喘着气,喉咙里隐隐的发出呜咽声。
周秘书的后脑上很快就有血流出来。他无力的趴在姜漫雪的身上,如果不是还有微弱的呼吸,姜漫雪真的以为他被一下砸死了。
很快的,周秘书就被粗暴的拉开,随意的丢在路旁。
然后,姜漫雪就看见肖管家那张熟悉的脸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其实在刚刚周秘书下车拉开车门,过来检查姜漫雪是怎么了的时候,姜漫雪就从后视镜里看见,后备箱正在悄悄的打开。
可是她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根本无法提示周秘书。
一直到刚才,周秘书被打翻在地。她才彻底的看清楚,这个行凶的人居然真的是肖管家。
“夫人。”肖管家的脸上依然是与常无异的微笑。可是如今这笑容,在姜漫雪看起来,竟然带了些阴森森的恐怖神色。她拼命的想要有所动作,可是根本就无动于衷。
肖管家察觉到了她的惊恐和紧张,笑着安抚她。“夫人不用担心。只是药效发作了而已。根据您喝下牛奶的药量来计算,这些药也就只能够维持这种状态到中午而已。”
这么说完,肖管家看了看地上躺着的周秘书。不屑的冷笑了一声。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