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403章 你能看着我说你不爱我吗?
姜漫雪嗅到了陆斯辰身上的酒气。
她的心突然被刺了一下。
陆斯辰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是她没有想到的。可是,她随即想到的问题却是,如果陆斯辰今天没有喝酒,他还会再问出这样的话吗?
陆斯辰不知道姜漫雪在想什么。他只看见姜漫雪低下头去,然后目光变得有些犹豫。
这在陆斯辰的眼中看来,就是她在动摇。
不由的动了动手指想要握紧姜漫雪的手腕。
可是,他才刚刚有了动作,姜漫雪就挣脱了一下,把自己的手腕从陆斯辰的掌心中解救了出来。
“如果这句话,你早一点问我的话,我肯定会感动的不得了。”姜漫雪勾着唇角,可是笑容怎么都显得有些苍白无力。“陆斯辰,我刚说过了。你曾经是我这一生中最爱的人。为了你,我可以放弃一切。”
她转过头,看着陆斯辰,低声的开口。
“包括我自己。我可以为了你,让我变的不像我。可是,你也听见了。那是曾经,只是曾经了。”
姜漫雪快速的眨了眨眼睛,把眸中的酸涩感眨去。
“最爱你的那个我,其实早就已经死了。死在了我和林雅如同时被绑架的那一天,死在了你选择了林雅如,而放弃了我的那片大海里。”
姜漫雪还记得被冰冷的海水淹没时,她惊慌失措的心情。
“其实我早就应该意识到。从那一天起,我就开始对你渐渐的死心。直到今天为止。陆斯辰,那些都已经是曾经了。”
陆斯辰似乎是被姜漫雪的话刺痛了。
他转过身,逼近了姜漫雪,抬手扶住她的肩膀,紧紧的握着她的双肩。
“都过去了?你确定吗?!”陆斯辰的眼睛有些泛红,这样近的距离里,姜漫雪能够非常清楚的看见他眸中的血丝。
陆斯辰咬了咬牙:“姜漫雪,你口口声声的说那些都是曾经。那你现在敢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真的不爱我了吗?!你能吗?!”
陆斯辰这种咄咄逼人的姿态,刺痛了姜漫雪的神经。
她突然之间就再也忍不下去了。
几乎是在瞬间爆发!她挡开陆斯辰的手,狠狠的盯着他,声音在发抖。
“陆斯辰,你认为现在说这些还有意义吗?!就算你后悔了,又能怎么样?!”姜漫雪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她深深的喘气,眼泪在瞬间涌了上来,就连声音也带上了哭腔。“难道你后悔了,我就得陪你再重来一遍吗?!难道你后悔了,我爸爸就能再活过来了吗?!”
姜漫雪用力的推了陆斯辰一把。他原本就喝了酒站不稳,被她这么一推,自然是一个趔趄。后背直接撞在了门板上。
“什么都是你在说,什么都是你来决定!”姜漫雪艰难的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我也是个人,我也有感情!我也知道疼!凭什么你一句后悔了,我就得放下一切原谅你?!”
姜漫雪的眼睛红红的,眼里含满了眼泪。可是她执拗,绝不肯让眼泪涌出来。所以,她抬起手臂,狠狠的擦了掉那些多余的水分,吸了吸鼻子,死死的盯着陆斯辰。
“不就是说那句话吗?我有什么说不出口的?”姜漫雪扬起头,她看着陆斯辰,倔强的连眼睛都不肯眨一下。“陆斯辰,你听好了,我不——”
“我爱你。”
在姜漫雪那句话出口之前,陆斯辰突然出声。彻底打断了姜漫雪的话。
她的声音卡在了喉咙里,怎么也发不出来。
然后,时间就在这一刻停住了。
姜漫雪看着陆斯辰,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忘了说话,也忘了自己究竟在做什么。
“不要说出来,好不好?”陆斯辰的眼圈发红。他的手颤抖着,想要去触摸姜漫雪的手。他想牵住她,可是又不敢。
就像是幼稚园里,渴望交到朋友的自闭小朋友,鼓足勇气去迈出第一步,可是他恐惧被拒绝。
“不要说出来那句话。漫漫,不要说。”陆斯辰小心的凑近姜漫雪,把头埋在姜漫雪的颈间,用手臂环住她,把她牢牢的抱进自己的怀里。声音沙哑而颤抖的祈求着。
可是,姜漫雪没有丝毫的反应。她就像是被人当头一棒似的。陆斯辰这一句话砸下去,姜漫雪就呆了,傻了。不哭不笑,甚至连动也不动。
“漫漫。我爱你。我爱你……”陆斯辰胡乱的亲吻着姜漫雪的鬓角和耳垂。声音里充满着不安与绝望。
他不知道说了多少声,似乎是要将自己曾经所有未出口的告白,全部都补上似的。
姜漫雪终于有了反应。可是,她突然哑着声音叫了一声,随即崩溃了似的大哭着,拼命的想要把抱着她的陆斯辰推开!
她的拳打在陆斯辰的背上,整个人被他牢牢的按在怀里。
可是,姜漫雪却像是失控了似的,哭喊着,发着狂。
全程她都说不出一句话,只能痛苦而绝望的哭泣着。
“对不起……漫漫,对不起。”
她越是想要挣开,可是陆斯辰越把她抱的更紧。他不断的在她耳边道歉。可是,他的道歉没有丝毫的作用,反而更像是一把刀,在狠狠的割着姜漫雪的心脏。
“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姜漫雪不再挣扎推拒他,而是用手死死的攥住陆斯辰的衣服。
从最初喃喃的低语,逐渐转为嘶哑着声音的嘶吼!
“陆斯辰,我恨你!”
陆斯辰的身体在瞬间僵住。他用力抱着姜漫雪的手臂慢慢的松开,然后最终无力的垂下。他垂着眼睛去看姜漫雪,第一次感觉心居然这么痛。
姜漫雪仰着脸,眼泪到底还是藏不住,顺着眼角滑落下来。
她的眼睛一瞬不眨的看着陆斯辰,目光中带着如坠深渊的痛楚和撕心裂肺。
“陆斯辰,在你眼里,我究竟是什么?我是一个物件,你想怎么摆就怎么摆?还是一块抹布,你想扔在哪里都可以?”
姜漫雪剧恸之余,连声音都发不出,只能勉强的发出些气音。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