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401章 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姜漫雪的直觉向来非常的准确。
她曾经不止一次的靠直觉规避了许多危险。
所以,这一次,她也选择相信自己的感觉。她尽量的让自己的语气变的平静一些,不让管家察觉出有什么不妥。
“肖叔,您知不知道林雅如来是做什么?”
“这……”管家顿了顿,犹豫的皱起了眉。“这我可不清楚。您也知道,先生的事情,我是不能随便过问的。”
姜漫雪点点头。她微微低头,什么话也没说。
片刻之后,管家见姜漫雪只是拿着手里的牛奶杯,不喝也不动,便再劝了几声。
“夫人,不然您再喝点儿?”管家叹了口气。“明天也不知道先生什么时候去公司,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万一您明天再有什么不舒服,饿着肚子可就不好了。先生在家,我也没有办法给您来送吃的。”
姜漫雪明白他的意思。
点了点头。她慢慢的把杯子里的牛奶小口的喝掉。喝着的时候,偷偷的观察管家的表情。
只见他的眸光中流露出些许热切的希望。
姜漫雪瞬间就顿住了手。她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喝牛奶这个动作,肯定是管家乐得见到的。
可是,他为什么乐于见到呢?
姜漫雪含在口中的牛奶艰难的咽了下去。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喝的这杯牛奶里面,极有可能是被人加了什么东西。而加东西的人,肯定就是管家没错了。可是,至于加了什么,姜漫雪还不清楚。
到现在为止,她已经喝了有小半杯的牛奶了。
可是身体还没有出现什么不舒服的感觉。
但手里剩下的这半杯,姜漫雪说什么都不肯再喝了。
她把牛奶杯放回了托盘上。然后歉意的看向管家。
“肖叔,我是真的喝不下去了。真的很抱歉。”姜漫雪的表情充满了歉意。
管家见姜漫雪多少已经喝下去了大半杯,也就不再逼她继续喝。而是把牛奶杯收好,抬头看向了姜漫雪。
“夫人,您现在这样,我也很担心您。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或者我能够帮您的,您可以尽管吩咐。只要是我能做到,我保证绝对不推辞。”
姜漫雪感激的看着他。“肖叔,真的谢谢您。您能帮我打一个电话吗?”
管家的表情微顿。“您想要打给谁?”
管家原以为姜漫雪会说把电话打给傅清野或者是她的朋友。但是没想到,姜漫雪接下来说的话,让他险些没有憋住脸上的表情。
只见姜漫雪想了想,沉下声音开口:“我想让您帮我打给我的律师。”
“您的律师?”管家的声音有一瞬的发抖。
姜漫雪敏锐的察觉到了。果然有事。她在心里下了结论。
现在,姜漫雪已经可以确定,管家肯定针对自己有某种目的。只是,她还没有一个确切的方向,来确认自己究竟应该怀疑什么。可是,联系之前管家曾经谈起过的话题,姜漫雪总觉得,这个目的总归和自己还有姜思涯脱不了关系。
再加上管家之前三番五次的提起过自己的父亲,难道……
“嗯,我的律师。我想请您打电话给他,就说……”
姜漫雪的话才说了个开头,就听见外面传来了汽车的声音。
不止是姜漫雪觉得意外,就连管家的脸色在这时也巨变。
他猛地站起身,端起餐盘和杯子就往外走,临走前还不忘转过头跟姜漫雪说着:“夫人,先生回来了,我得快点儿离开。”
姜漫雪也显得十分的配合。她快速的点点头,然后感激的看着他。
“肖叔,您快去吧。我不会跟他说起半个字的。”
肖管家以最快的速度出了房间,并且把姜漫雪的卧室给锁住了。
他如果现在端着牛奶杯下楼,肯定会跟回来的陆斯辰迎面撞上。
所以,他直接拐进了陆斯辰的书房。因为不放心,他还特意去了书房的洗手间里等着。以至于他的额头上都因为今天这惊险的意外而冒出了一头的冷汗。
而姜漫雪则在管家离开之后,以最快的速度冲进了洗手间。
她将手握成拳,死死的抵住自己的胃,然后在马桶前弯下腰,将刚刚喝下的牛奶全部吐出来。
因为强行催吐的关系,姜漫雪的眼角都泛出了生理性的泪花。而她则死死的掐住了自己的手心,强迫自己不能发出任何的声音。
姜漫雪将牛奶全部呕完之后,按了下抽水,自己扶在洗手池前,看着镜子里自己狼狈的模样,有些意外。
她已经许多天没有好好照镜子了。
自从被关在这里,姜漫雪活的就像是个行尸走肉。她没有具体的时间观念。
之前卧室里还有个挂表,可是后来,陆斯辰似乎是不想让她知道时间,所以直接让人把表给摘走了。
姜漫雪只能数着月升日落来估算时间。
她这段时间可以说是很少的时间睡觉,大多数时间,就算是躺在床上,她也依然无法安然入睡。
再加上陆斯辰有意的不让她吃东西,让她的体力更加的薄弱。
所以,现在从镜子里看见自己,姜漫雪都要认不出自己了。
之前她的脸上才稍稍长了点肉,可是现在已经再次瘦的脱了相。
如果不是姜漫雪扯了扯唇角,镜子里的人也同样的扯了扯唇角的话,姜漫雪绝对认不出这个人就是她。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突然之间有些疑惑。
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才把自己搞成这副模样。为了陆斯辰吗?可是,陆斯辰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陆斯辰,她又何苦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把自己弄的如此的惨不忍睹呢?
就是在她这样自省的时候,陆斯辰推开了她卧室的门。
陆斯辰是让周秘书送他回来的。
事实上,他在肖何的酒吧里喝了不少的酒。
别说开车了,就是走路,也不禁有些摇摇晃晃的了。
然而,他下车之后,却拂开周秘书想要扶住他的手,摇晃着身体,一步步的上了楼,走进了这间卧室。
他就在门口站着,安静的看着姜漫雪。看了很久很久。
直到,姜漫雪从镜中看到他,然后转过身来。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