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390章 分出胜负就可以离开了
傅清野听到这话就笑了。
是那种轻蔑的,带了点儿漫不经心的笑容。
他都不知道林雅如这么蠢的人,怎么姜漫雪都能让她欺负成那副样子。
只要想到以前姜漫雪那副受尽委屈,可是又不敢说的模样,傅清野就觉得心里有一团火在烧。
他越是生气,可偏偏脸上的表情就越是显现不出来。
“好啊。”傅清野点了下头。“可以放。不过,在放之前,我们来玩个游戏好了。”
他这话才出口,傅黎的眼中就充满了了然的神色。
果然如此。看着傅清野这幅表情,傅黎就知道,傅先生这是生气了。
傅清野所说的游戏,自然不可能是真的游戏。
他吩咐人把林清远和林雅如面对面的坐好。并且让人把他们身上的绳子解开。
而在他们两人中间,摆着的是傅黎刚刚拿着的那把匕首。
“我们来抛硬币决定胜负。”傅黎站在他们两人面前,双脚微微的分开,冷漠的说着所谓的游戏规则。“你们两人来猜正负面。有花为正,没有为负。猜中的人可以拿起你们面前的这把刀。可以选择刺对方,也可以选择刺自己。”
傅黎说的这个游戏规则特别的没有人性。以至于他的声音也像是从地狱传来的恶魔的低吟。
“先生吩咐,十局分胜负。十局之后分出胜负,就可以放人了。”
如果但凡林雅如聪明一点儿,她就能听出傅黎这话中的圈套。他只说最后十局分胜负,可是并没有说十局之后,是赢的人留下,还是输的人留下,抑或是都可以被放走。
她不停的摇着头,双臂抱着自己的肘部,万分的恐惧。
“不、我不玩,我不玩这个游戏——”
“林小姐,现在您恐怕是没有选择的权利。”傅黎在林雅如想要从座位上站起,逃跑的时候,眼疾手快的按住了她的肩膀,直接把她按在了椅子上。“您现在可是非玩不可的。”
和她相比,林清远倒是镇定很多。他看着不停发抖,一直在哭的林雅如,喘了几声。他现在呼吸的时候,腹部都在一阵一阵的发痛。
“小如,别怕。”林清远忍着痛,安慰林雅如。“呆会儿不管是你拿到刀,还是哥哥拿到刀,都往我身上招呼。知道吗?”
林雅如的眼泪流的更加汹涌了。
“哥……”她叫着林清远,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我皮糙肉厚,忍得住的。”林清远费力的朝着林雅如笑了下。
林雅如只是哭,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她只是默默的抱紧了自己,哭的特别绝望。
傅清野眼神意味不明的看着他们,半晌,才轻哼着开口。“真是兄妹情深。好了,可以开始了。傅黎,不要浪费时间。”
他的耐心向来很少。更没有时间在这里看这两人相互表演兄妹深情。
“好的,先生。”傅黎点点头,不再耽误。
他直接拿出一枚硬币,向着上方一抛。然后伸手接住,放在自己另外一只手背上。
“好了。”傅黎冷酷的催促着。“猜吧。”
“哥……”林雅如紧张的捏住自己的裙角。她眼里带着眼泪,惊恐的看着傅黎的手。仿佛那只手掌下面扣着的不是硬币,而是能够要她命的东西似的。
林清远倒是十分的冷静。
他努力的坐直了身体。看了一眼林雅如,跟她说:“小如,你先猜。不要怕,有哥哥在呢。”
林雅如抽泣着呜咽,她不肯猜。
可是,傅黎却冷冰冰的出声。“如果你不猜,那么我会随机选择惩罚。到时候谁会被刺,可就更说不定了。”
“正!”随着傅黎的话落音,林雅如就已经惊恐的尖叫出声。“我选正!”
她不要随机!如果一旦被随机到,她就会被刺的!如果是这样选择的话,就算输了……就算输了,至少还有哥哥,他肯定会救自己的!
林雅如这么自我宽慰着,原本发抖的手,也不再像之前似的抖的那么厉害了。
而她的意思那么明显,别人自然很容易就懂了。
虽然这是林清远自己选择的,可是他听到林雅如竟然这么说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有些心寒。不过,在看看林雅如的肚子,林清远就不那么计较了。毕竟她还怀着孕,自己是男人,也是哥哥,本就应该好好的保护她。
这么想着,林清远抬起头,目光坚定的看向傅黎。
“我选负。”
“很好。”傅黎二话没说,直接挪开了覆盖在硬币上的手掌。
映出来的那一面没有花。是负面。
傅黎挑了挑眉毛,然后对着林清远做了个手势。
“恭喜,林先生。您赢得了第一局。现在您有权力拿起这把匕首,然后选择是刺对方,或者是刺自己了。”
林清远在傅黎的指示下,拿起面前的那把匕首。
他在拿起匕首的第一时间,环视了一下四周。
周围全都是保镖。林清远根本就没有逃跑的胜算。更何况他现在受了伤,能不能站起来,都是个问题。而且,他要跑出去,还得带着林雅如这个孕妇。
所以,他只能放弃持刀逃跑的打算。然后乖乖的执行游戏规则,尽量让林雅如早点儿离开这里。
虽然林清远也猜到了,大概林雅如想要离开,并没有那么容易。
“哥……”林雅如一脸紧张的看着林清远,嘴唇发抖。她还是在害怕,害怕在最关键的时候,林清远会选择给自己一刀。所以,她一直在非常紧张的观察着林清远。并且露出非常可怜的表情,柔柔弱弱的叫了他一声。
“放心。”而林清远则是以为她是在关心自己,不由得宽慰道。“哥没事。”
这么说完,林清远就拿着匕首,直接用力的扎在自己左侧的肩膀上!
一瞬间,他脸上的冷汗都飙出来了。
因为刀子还要再次使用的关系,林清远憋住气,一个用力,把匕首从伤口处拔了出来!
血很快就从他的衣服里渗透出来,湿了大半个肩膀。
“哥!”林雅如尖叫一声,眼睛红了。
林清远手发着抖,把匕首放回到远处,眼睛去看向傅清野。
“傅先生,这样、行吗?”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