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387章 说错话你就要死了
林雅如如置冰窖。
她浑身打着寒颤,一脸惊恐的看着傅清野。
忍不住的抖着嘴唇,唇色惨白灿白的,显然是受足了惊吓的模样。
“不不、不,我什么都没有说!不要、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林雅如几乎是在傅清野朝着自己的方向走过来的时候,就开始不受控制的尖叫。“哥!救救我!哥——”
“傅先生!”林清远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林雅如这样,只能出声恳求。“傅先生,请您看在、看在陆斯辰的面子上……”
“陆斯辰?”傅清野冷笑。“他在我这儿有什么面子?”
林清远一下梗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细细的回想,这两人确实丝毫不对盘。如果陆斯辰在傅清野这里有丝毫面子的话,他们现在也不必是现下这个光景。
“那、那请您看在姜小姐……”
“闭嘴!”傅清野直接打断了林清远的话,他像野兽露出獠牙一样,凶狠的瞪着林清远。“你觉得,姜漫雪会原谅一个要伤害姜思涯的凶手?”
这话怎么听怎么讽刺。
林清远在话一出口的时候,就后悔的想要咬掉自己的舌头。可是没办法,他是关心则乱。在傅清野这里,唯一能牵制住他的,也就唯有姜漫雪一个人了。所以,他才几乎是想也不想的直接就脱口而出。
傅清野根本不理会林清远。
或许是因为姜漫雪手机上还没来得及变更的备注。清远先生四个字,足以说明姜漫雪当初对这人的尊重。
傅清野不愿意做任何让姜漫雪不高兴的事情。所以,即便是林清远是林雅如的哥哥,其实他也并没有过多的为难过他。可是,这样做的前提,必须是他不要触犯到自己的逆鳞!
在距离林雅如几步之遥的地方站定,傅清野慢慢的开口。
“我一般不打女人。把你知道的全都说出来。我可以考虑放了你。”
傅清野冷眼看着林雅如,口气森冷的威胁着。事实上,他从刚刚林雅如和林清远的对话里,就能猜出个一二了。
再加上林清远之前才说过的,姜漫雪有危险这件事。傅清野知道,林雅如一定知道什么。
或许是林雅如被吓得太狠了,她听到这话的第一反应就是哭着摇头。
她坐在椅子上,手脚被绑着,根本移动不了身体,可还是拼命的想要向后躲。
“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求、求您了……”林雅如忍不住的求饶。
如果她面对的是别人,或许还会因为她哭泣求饶的模样生出些许的同情心。
但是,可惜的是她对面的人是傅清野。
傅清野这辈子所有的心软和不舍得全都放在了姜漫雪一个人身上。姜漫雪是他唯一的软肋,也是他拼命想要守护的所有。
而林雅如几次三番的伤害,甚至想要毁灭她。
傅清野不可能原谅这样的祸害。更不可能对这样的人产生同情。
因为这个女人一旦得势,就会成为最心狠手辣的那种人,不会给别人留半分的活路。
所以,傅清野根本不为所动。
他懒得自己动手,直接抬起手,动了下手指,招呼来旁边沉默站着的保镖。
“我不打女人,但我不介意别人替我动手。”
傅清野回头看了一眼。当即就有人给他搬了张椅子来。
随即,傅清野端靠在椅子里,冷眼看着脸都吓到变色的林雅如:“我问,你答。如果你说的答案让我不满意,他就会动手。”
这么说着,傅清野露出个略带血腥的笑容。
“至于,你能不能撑到陆斯辰发现你不见,再找到你,就不一定了。不过,我劝你还是尽力撑着。不然你如果被打死了,我会请人划开你的肚子。”傅清野冷漠的看着林雅如,以手为刀,比划了一个动作。
不止林雅如,这下就连林清远的脸色也变了。
“到时候,我会让人取出你的孩子。”傅清野说着非常血腥又残忍的话。“不过你放心,我会让这个孩子活着的。我会把他放进保温箱里,亲手交给陆斯辰。还会附上一份亲子鉴定报告。”
傅清野的表情阴测测的,透着十足的诡异和冷漠。
“林雅如是吧?你猜,如果陆斯辰看见这个还活着的孩子,和一份证明他和孩子没有血缘的鉴定报告,会不会亲手拔了他的氧气管?”
他低语的声音透着十足的轻柔,可是,那话中的恶意,就像是从地狱而来的恶魔!
在话出口的时候,就等同于是一道要命的魔咒!
林雅如吓得脸色青白,忍不住的尖叫出声。
傅清野不耐的闭上眼睛,微微的侧头。他好看的眉叠在一起,不含感情的吩咐:“太吵。”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才一出口,林雅如的嘴巴就已经被傅黎用一块手帕牢牢的堵上了嘴巴。
“嘘。”傅黎在林雅如的耳畔,轻声的提醒她,说的话十分的中肯。“林小姐,收声。您如果再叫的话,我会把这条手帕塞进您的喉咙里。到时候您就算想说话也说不出来了。知道吗?”
林雅如拼命的喘着气。眼泪扑朔扑朔的往下掉。可是却被傅黎的话给吓到,真的半点儿声音也不敢发出,只能拼命的点着头。
这让傅清野非常满意。
“傅先生——啊!”林清远才开口叫了傅清野一声,紧接着就被人狠狠的一拳揍在了肚子上!他当即在椅子上蜷缩起身体,痛呼出声。然后,又生生的挨了两拳!
傅清野冷漠的看着他,仿佛在看着一具冰冷的尸体。
“如果不是看着姜漫雪的面子,你早就死了。”傅清野冷淡的警告了他一句。分明是在提醒他不要再挑战他的底线,说些不知所谓的话。
林清远被保镖狠揍了一顿,瘫在椅子上,呼哧呼哧的喘着气。
他嘴角带血的模样,吓坏了林雅如。可是因为傅清野的威胁,林雅如根本不敢出声,她甚至连看也不敢再看林清远一眼,默默的转过头,不停的发抖。
“现在我来问,你来答。”傅清野终于心情好了一些,耐心多了几分。“姜思涯手术的消息,你是怎么知道的?”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