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367章 别把人想的像你一样肮脏
陆斯辰冷眼看着姜漫雪,淡淡的呼吸着,并没有出声。
寂静的室内长久的沉默着。
最先沉不住气的依然是姜漫雪。
她咬了咬自己的唇,低声的哀求着陆斯辰:“我、我只想知道小涯的情况……”
“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陆斯辰眯起眼睛,冷笑一声。
他的嗓音里带着浓浓的不满和淡漠。
姜漫雪把手攥紧了一些,压着嗓音问他:“你想让我怎么做?”
“把灯打开。”陆斯辰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这么吩咐道。
姜漫雪掀开被子下床。她赤脚踩在冰冷的地上时,有一瞬的打颤。
可是,却还是忍着冷意走到了门口,把卧室里的灯打开。
暖色的灯光亮起来的时候,已经习惯了黑暗的眼睛,有些不习惯的闭了闭。过了好一会儿才重新睁开。
姜漫雪转向陆斯辰的方向,只是,在这会儿终于看清陆斯辰模样的时候,她蓦然愣住。
不为其他,只因为陆斯辰的脸上带着明显的伤痕。
那是新添的伤痕,像是被狠狠的打过似的。
陆斯辰冷笑着,他因为姜漫雪的目光,抬手自己摸了一下唇边的伤痕。
“看到这个你很意外?”陆斯辰的眸子里闪烁着十足的冷意。“我是在没防备的情况下,被你那个相好的给暗算了而已。不过你不用惊讶,他比我还惨。”
姜漫雪的神经瞬间紧绷起来:“你打了傅清野?!”
然后,陆斯辰的脸色瞬间黑了。他原本随意搭在沙发上的手臂瞬间绷紧,连拳头都攥了起来,手臂上的青筋蹦出,看上去就十分的骇人。
“我还没说那个人是谁,你就主动说是傅清野。就这样,你还敢说你们之间是清白的?!”
陆斯辰的模样像是随时随地都能暴起杀人似的。
姜漫雪的呼吸紧了紧,咬紧了牙反驳他。
“我和傅清野之间清清白白!是你总是疑神疑鬼,如果我会跟他有什么,也都是被你逼得!”
“你还敢说?!”陆斯辰用力拍了一巴掌沙发的扶手,暴怒而起。
姜漫雪梗着脖子冷笑着问他:“怎么?你恼羞成怒了?陆斯辰,别把人想的都像你一样肮脏!我实话告诉你,我现在确实很后悔,后悔我怎么就没有跟他真的有什么!”
她这句话才刚刚落音,陆斯辰就已经大步流星的冲到了她的面前,抬手直接给了她一巴掌,并且一下就把她按在了门上,眸子猩红。
“不知羞耻!”陆斯辰气的浑身发抖,他的嘴唇惨白,似乎在拼命压抑着自己暴涨的怒气。
姜漫雪被打了耳光,耳朵嗡嗡作响,一侧的脸颊很快的就肿了起来。
陆斯辰的手掌已经攀上了姜漫雪的脖子,仿佛只要稍稍用力,就能掐断她脆弱的脖颈。
“你有本事就杀了我!”姜漫雪的眼睛血红,她死死的攥住陆斯辰的手腕,指甲几乎掐进他的皮肉里。“像杀了我父亲那样,杀了我啊!”
陆斯辰粗重的喘着气,他死死的咬着后槽牙。
“姜漫雪,你想激怒我?!”
“来啊!杀了我啊!”姜漫雪嘶哑着嗓音,尖锐着嗓子叫嚷,“陆斯辰!你这个杀人凶手!你这个刽子手!要么你就像杀了我父亲那样杀了我!不然,我一定会报仇的!”
姜漫雪只觉得所有的愤怒和憎恨在一瞬间全部爆发出来,吞噬掉了她的理智!
疼痛刺激了她的神经,她强压下的惊恐和憎恶在这一刻全部都涌出,止都止不住。
陆斯辰冷笑:“终于不装了?明明听到是我找人杀了你父亲,居然还能低声下气的求我。姜漫雪,原来一直以来都是我小瞧你了。现在不再继续装了?!”
陆斯辰用手指捏着姜漫雪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让她那双充满恨意的眸子里全都印着自己的模样。
姜漫雪胸膛起伏的粗重喘息着:“求你也没有用!你就是个禽兽——唔!”
被那双精光乍现的眸子紧盯着,陆斯辰身上的血液都要沸腾了。
他几乎是连思考也没有,完全凭着本能,直接低下头去用力的堵上了姜漫雪的唇,用力的碾压……
姜漫雪的眸子在瞬间瞪大。她拼命的反抗着,想要把陆斯辰推开。
可是,陆斯辰的手劲儿太大,他死死的攥着她的手腕,把她压在门板上,让她根本动弹不得半分!而那个强迫的吻……已经不能算是吻了。他完全是在啃噬着姜漫雪的唇舌,直到舌尖上充满了血腥气。
那甜甜的的血腥味道,反而更加刺激了陆斯辰的神经,让他的情绪更加的高涨——
“放开我!你——陆斯辰!你混蛋!”
姜漫雪拼命的抵抗着,眼泪顺着眼角流出来,她绝望的尖叫着。
“我恨你!我恨你——”
这句话就像是一双无形的手骤然按了暂停键一样,陆斯辰双眼泛红。却停下了啃咬她下巴和脖颈的动作,稍稍的拉开了距离。
陆斯辰灼热的气息尽数喷在姜漫雪的耳垂下。
他的眸色犯冷。
姜漫雪以为自己逃过了一劫。她在陆斯辰稍稍离开的瞬间,用力的推开他!然后慌乱的拉着自己被拽下,露出半个肩头的睡裙,想要跑回到屋子里面,寻找一个安全的区域。
可是,就在姜漫雪才把他推开,想要跑开的时候,陆斯辰突然动了。
他突然伸了下腿。姜漫雪的脚踝上还锁着脚环,上面长长的链子被陆斯辰勾住。姜漫雪才跑了两步,身后突然传来拉扯的力道,她一个踉跄,直接扑倒在了地上。
姜漫雪慌乱的朝着后面看去,就见陆斯辰的手里捏着那条细细的金色链条。
“你觉得你又能逃到哪里去?”陆斯辰的眸色发暗。他的手腕微微用力,拉扯着链条,姜漫雪就被迫的朝着他的方向北拖动着。就算她再怎么挣扎着,也不能远离他一分。
脚环在姜漫雪的脚踝上摩擦着,很快就勒出了一道道的血痕。
可是现在,巨大的恐惧感早已经超过了疼痛感。
姜漫雪绝望的往反方向爬着,想要逃出陆斯辰的掌控……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